独尊戒神

作者:沁沫
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完结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9011人
  大汉一听,睁开眼睛了眼,脸色忽变,就这样缄默两分钟。忽的站站起身来,踢了踢小碎石子,喃喃道:“俺老猪八戒、伱,....一,二.....七,八,九。九戒...。”猪八戒收了收手。小男孩未明因为。猪八戒再次道:“伱,以后就叫九戒,猪九戒。”还没等九戒自从九戒到了伐工部后,天天都是对着木柴劈的砍的。。...

一剑独尊神庭  一剑独尊神简介  

独尊戒神最新章节



独尊戒神相关资讯

独尊戒神精彩情节

  自从九戒到了伐工部后,天天都是对着木柴劈的砍的。

  这可是个好机会,便抬脚跨过门槛,蹦跶着里面去了。

  这倩大姐听了九戒终于因生病打道回府了,心里总算缓了口气儿。“倩姐姐!”秀儿迈着步儿前来,脸上焦急可见。稍稍用帕子抹了抹汗,道:“那破孩又来了!”倩大姐听了,心惊,他这时不是在床上吗?倩大姐眼色面露迟疑。秀儿焦急地道:“是真的。”倩大姐矮胖的身子跳下了小木凳,随着秀儿到了门口。

  “诶哟,你倔的个什么劲。还闹得生病。回头我分菜给你罢了。”山锤唠叨道。手里不忘给九戒敷上毛巾。

  九戒气冲冲往里走去,大声道:“好你个不守信用的家伙。”矮墩子笑了笑到:“这就是你尊敬长辈的方法?况且,我也说了,是替你转告并没有说会不会答应加菜。”九戒拱了拱手:“还请大婶,带我进去找大厨子。”矮墩子也不急,慢慢掏出个镜子:“我真有那么老么,想我也不到30,才29呢!”九戒见,连忙改口道:“这位大姐,不知大厨子在哪?”矮墩子收起镜子,起身,慢慢走进厨房。“诶,大姐等等。”大姐此时一手端着一个大碗盆子朝着橱柜里头放。抬手关了橱窗。眼神严肃的看着九戒:“找我加菜可不行,这不规矩。”九戒顿时回过神来:“好大姐,方才多有得罪。”矮墩子摆了摆手,走到秀儿面前,只听秀儿道:“倩姐姐,这马上就到了家主的生辰。”倩大姐点了点头,有回身对九戒说道:“你回去罢了。”

  矮墩子笑了笑,看着这个十岁的小男孩,疑惑的道:“你这个小破孩怎么会在这?”

  “厨子!”门前两位男丁拱手。倩大姐盯着这个倔破孩许久。九戒也不示弱回视她。倩大姐抚了抚衣袖道:“这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九戒自然听出了其中含义,利索地跪下磕了三响头:“九戒拜见师傅。”

  九戒想了想,不管时间多么紧,爹爹说过,要以礼待人,尤其是女人...想到这,九戒如实回道:“我在伐工部做事儿,您知道这谁是厨子吗?”矮墩子依旧不急不慢地扫地,头也不抬。人家不急,他九戒急呀,眼瞧着就快到上工时间了。正待九戒开口时,矮墩子开口了:“去,到厨房缸里头捣一瓢子水。”九戒无奈,张望了一会儿,抱起大缸一步一点的走到矮墩子旁。‘哐当’水缸重重落地水溅了一地都是。这缸少说深50厘米,宽30厘米宽,虽小,却有50斤重。矮墩子点了点头:“你这个没脑子的,此水缸非彼水缸,也没叫你把它整个给搬来。”边说还单手叉腰一手指着九戒,样子别说有多别扭。九戒皱了皱眉:“这谁是厨子?”矮墩子用手浮起一片水滴,在万里晴空之下显得五彩缤纷,落在满是尘土的地面上,顿时那灰尘也不再飞扬。丫鬟在旁浅笑。九戒见矮墩子依旧不肯理睬于他,有点恼火,突然又想起了爹爹曾哀声说过,这什么事儿,都得让着点儿,尤其是女人呐~不该惹...九戒想到值得不行,也怕她不吃硬的,那就来软的。本来想着这矮墩子可能说话好些,可...顿时一改阴沉,换上明媚堆笑:“大婶,您坐下,我来帮您捶捶背...”说完,也不知哪搬来的木凳子,恭谨地放在矮墩子面前。矮墩子也不问什么,也就坐下。这一锤,也就锤了半小时。矮墩子也极为满意的眯了眯眼。这时后院的洗碗婆子怕是洗好了。矮墩子睁开眼:“你个破孩,找厨子有何事儿?”九戒想了想:“加菜。”

  这大厨房里头,一个个子高高的偏瘦的丫鬟,一个脸儿白净,倒是个斯文的小厮,还有一个矮胖的女胖墩。丫鬟正拿着抹布抹灶台,小厮那着个伞形竹拍打苍蝇,而,那女胖墩正拿着个扫帚扫地。大院里两道分叉路旁皆有种植树木,一旁柳树,一旁松树,分叉路口中央有个大石头。简朴又不失礼仪。

  九戒站了站,双手拍了拍自个身上的麻皮衣抖落一地上的灰尘。抬脚迈进去,见这屋里头就这么一个男丁,也不拘束,直着问:“你可是这当家的厨子?”小厮斯文,摇了摇头细声细语道:“不是,我...”九戒见他语气缓慢,声如蚊子。不耐地掏了掏耳。环视一圈,就这离得最近的矮墩子吧。话说也奇了,这九戒也不过一米七五多高的身子,一站在矮墩子旁边,她才到他大腿。刚好一米的身子。一站在矮墩子旁边,别人瞧见,或许以为这是哪家的,一个哥哥带着个邻家妹妹出来玩呢!可瞧近点,便不会这般想,这矮墩子又胖,手里微微起了皱纹,脸上也是又黄又油,怎么看都是年上35多的中年女人,因为没怎么保养倒显得更加像黄脸婆。

  这回,九戒可是在铺上躺了一个星期,这算快的了。九戒不死心,待身体好了之后又一咕噜爬起身来。跑到茴香苑门外坐着,他每天来每天都有盆洗菜水等着。这一来一回也就半个月过去了。终于这回子,又是山锤给抬回去的。

  矮墩子定了定神:“既如此,你可以回去了,我会转告她的”

  倩大姐叫来了两男丁,道:“去把他赶出去,以后不准他进来。”男丁一人架一个胳膊,打算把他扔出去,不料九戒满嘴利齿,张口一个牙印要往上盖。倩大姐见了:“姑娘们抄家伙!”于是,又有一群手拿滚面棒的姑娘们,抬手便把九戒给围上,拳打脚踢的。里面还有些稍稍心软的,还算打的轻的了。待到大的如死鱼一般,倩大姐才叫人把他架出去。

  九戒,眼帘微微颤动,慢慢地睁开眼:“山锤哥,我没事儿,你且去上工吧。”山锤也是个死板子,人家说什么,他就去了。这等他一走,九戒从床上一咕噜又爬了起来。他且睡一觉就好了的身子,现在看起来丝毫感觉不到他生过病。偷偷溜出了伐工部,又到茴香苑门前坐着。

  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在卧房里,推了推旁边的路子:“醒来,都天亮了,还敢赖着床不动?”

  “不错,好个狗鼻子”矮墩子正在大厨房门外坐着。

  路子才从屋里出来给撞上了九戒:“九戒,你上哪去快活了,瞧你满头大汗的。”这一家伙故意嚷嚷道。九戒也不理他。他不理别人,不代表别人会放过他。可见这人的脸皮子是练到了可耻的不能再高升的程度。

  九戒想,也罢,快要上工了,也就匆忙的道了声谢,匆匆回了伐工部。

  刚过响午,这伐工部里头也他最小,是最不显眼的一个。趁着大家伙们熟睡了,他偷偷跟着收拾餐具的丫鬟身后。

  跨进门,随即闻到一阵香,“蛋羹。”九戒出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