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雨落忘川云凝兰

作者:生之极
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歌陌路 在读:23457人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故事,这个一个山贼的故事,这是一个止于山落于川的故事 月魄雨落忘川云凝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离她们不远处的一片天空上,出现了一只手,这只手从天伸出,带着无与伦比的意志,然后横着一划,天空尽然被撕开了一条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虚无,从这裂缝中产生了无穷的引力,吸引着它周围的一切,就好像一头远古的巨兽,张开了其狰狞的血口,贪婪地吞噬着万物,甚至是光也不能逃脱。...

永夜雨落忘川云凝兰最新章节



永夜雨落忘川云凝兰相关资讯

永夜雨落忘川云凝兰精彩情节

  一个男子从这巨口中走出,仿佛身后那恐怖的引力对他没有一点影响,随手一抹,刚刚那如同远古巨兽的空间裂缝瞬间被修复。吸引力消失,万物也回到了应该在的地方,就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如果刚刚这一幕被人看到,哪怕是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存在,也会倒吸一口凉气,这种弹指间破碎虚空的能力,根本无可想象。随着这男子的到来,原本阳光普照的天气,竟然突然就阴沉下来,太阳就如同十分惧怕那男子一样躲进了云层里,天下起了雨。

  这时一对人马正在回小山村的路上,带头的是个大汉,身材高大魁梧,浓眉广颡,燕颌虎须,一看就知道是豪爽之人,旁边跟着书生青年模样的文士。后面则跟着几个人手,中间有马拉着一箱货物。“大当家,今儿个这一趟收货这不错,够兄弟们吃几个月啊。这几个月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这一趟,累是累了点,但是还真不错,瞧、我还给我那婆娘买了个首饰,她早就想要一个了。说着就拿出了一个玉镯子。其中一个人说道“王哥,你对嫂子还真好啊,这镯子怕花了你这一趟大部分血汗钱了吧!”你别拿去乱说啊,你嫂子要是真的我买这么贵的东西送她,她非让我让不了床。”哈哈哈哈“这话引得大伙儿笑了起来,说笑间就来到了村门口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离她们不远处的一片天空上,出现了一只手,这只手从天伸出,带着无与伦比的意志,然后横着一划,天空尽然被撕开了一条口子,露出了里面的虚无,从这裂缝中产生了无穷的引力,吸引着它周围的一切,就好像一头远古的巨兽,张开了其狰狞的血口,贪婪地吞噬着万物,甚至是光也不能逃脱

  阳光和煦,大唐皇朝某个不知名的小山上,一群农妇正在采摘着山茶花,“王家嫂子,你对你家汉子可真好啊,这春茶刚刚长好,你就来采茶了,怕你家汉子回来喝不到新茶啊?”其中一个年长的打趣道。王家嫂子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接着就毫不示弱的还击道“李家的姐姐,你不也一样,不知道是谁,天还没亮,就吆喝着大家来采茶啊?”接着她们又说拉起了家常。聊起了各家的趣事。

  如果这雨,在多下会儿,回都小山村的路上可能这群农妇就先发现这个婴儿,

  雨越来大了,顷刻间就从原本的蒙蒙细雨,变成了瓢泼大雨。这片天地仿佛对这个未知的客人十分不欢迎,尽管如此,男子的脚下没有一滴雨水,就好像他不是在这个世界的一样,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又或者说,他是他,天地是天地,他竟然能和天地分庭抗衡。男子将婴儿轻轻地放在了小山村门前的一棵树下,然后取下自己贴身戴在胸前的一块玉佩,温柔地系在了婴儿的颈上,亲了亲婴儿的额头,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看到男子笑,婴儿也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看到婴儿笑,男子眼中露出了强烈的不忍,转身离开,刚踏出的一步却停止空中,无法落下,充满着不舍,想回头最后看一眼,却狠下心没回头。紧接着,眼中的不舍便被坚毅和煞气替代。一步迈出,消失在了虚无之中,在这男子消失的一刻,雨停了,太阳从云层里走了出来,雨后初晴,山中呈现出不一样的景色。在那男子消失后,婴儿的眼里包满了泪水,小嘴撇着,十分委屈,就在眼泪即将溢出的刹那。一滴雨从树叶尖滴落,正好落在婴儿的鼻子上,这滴雨成功的吸引了婴儿的注意力。一滴,一滴的雨从树叶滚落,滴在了婴儿的脸上,逗着婴儿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是时不时的张开小嘴去接那雨水。不一会就与新的朋友玩的不亦说乎。完全忘记刚刚离别的悲伤

  雨始于天,终于地,从天到地的过程就是他的一生,他的一生垂直飞流而下,轨迹固定唯一,越接近终点,反而越来越快,而那男子周围的雨,却在即将接触到男子的一瞬,静止了,然后往不是终点方向移动了一点,改变了自己的轨迹,从此,这雨与别的雨不一样,他的一生多了静止,多了一个方向,他的一生更丰富,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男子披散着长发,凌空而立,一身黑袍沾满了鲜血,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男子怀中抱着一个婴儿,婴儿不哭也不闹,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珠在眼里转个不停,这看看,那瞧瞧,对这个世界充满这好奇,还伸出小舌头去舔那襁褓上侵染的鲜血,然后露出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好似在说这奶奶太难吃了。十分可爱,男子一步迈出,下一瞬就出现在山里,一个小山村前。

  大汉正打算带头进村,突然就听见了咯咯咯的笑声,闻声而去,看到了婴儿所在的那颗树。老二,你快看,那儿有个东西,说着就下了马,青年文士也随即下马,紧跟着大汉过去,走过去,看到了正在和树上滴落的雨水嬉戏的婴儿。”是个孩子,老二”说着将其抱了起来。青年文士答到“嗯,我们寨的孩子我都记得,应该没有这么大的,应该是别人故意留下的”“你是说,这个孩子是个弃婴?”大汉看着这婴儿,眼中露出关切,婴儿也看着大汉,大眼对小眼,婴儿充满了好奇,用手扯着大汉的胡须,发现了新事物,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大汉笑了,老二,你看着孩子浑身上下都透出机灵劲儿,既然是个弃婴,俺们也不能不管,我看着这孩子就很喜欢,就收他做儿子了。说罢大汉,哈哈大笑。“大哥,这孩子我也很喜欢,但现在只是猜测,也许这孩子的父母有是难言之隐,暂且将孩子托付给别人。今后怕是会回来找他的。没事,回来找他俺们就给他把,然后在结个亲家,哈哈哈哈,你就是想的太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这孩子就是我雷烈的儿子,。文士露出一丝无奈,好吧,大哥,咋们先收养这孩子。大哥,让我来找找这孩子身上,看有没有什么与他父母有关的线索。说着就伸手在婴儿伸手轻轻触摸这,大哥,这有块玉佩,文士,将那刚刚破虚离开的男子留在婴儿身上的玉佩拿在手里,观察这。这个玉佩一面雕刻着一轮满月高挂空中,月亮上有一颗树,显的十分突出,几乎占据了月亮的一半。另一面这刻着一个几乎无法辨别的古老文字。“这是啥哦,月亮上长着一颗树?还有一个比我老雷写的还丑的一个字,怎么认嘛。老二,你瞅瞅。这方面你在行,你瞅瞅。“大哥,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我觉得那一个字,应该是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文字。我看像洛字。嗯,应该是洛字。而且大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身份可能不低,这种级别的玉石我从来没见过,而且这雕刻手法,巧夺天工......文士正要开始评价这雕刻艺术,就被大汉打断,得得得,我管他什么身份,无非就是老套路,什么大家族的少公主,和别人私定终身,最终被家族被家族抓回,男子为了救回孩子他娘,丢下孩子,这些书我都看过了。诶,大哥,你也有兴致看书了!嗯,子曾经曰过: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文士又要开始讲学,打住打住,老二,你说这个字是洛字,是不是这孩子的姓啊,或者是名?“应该是姓,大家族一般有新生儿都会给他的制作一个身份玉佩,用来判定是嫡系,还是旁支。而且大哥,我始终觉得这孩子身份没那么简单,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

  大汉嘴角一抽,将孩子抱离文士,走向远处望着前方的连绵不绝的大山。说道,老二,你说这孩子姓洛是吧,你说我们能在这山中越到他也是一种缘分。不如就叫他洛山吧,洛,有水,加山,有山有水。嗯,不错不错,我雷烈也颇有几分风雅,。文士听完,立刻敢过来,不妥,不妥,洛山。洛山。名落孙山,大哥不妥啊。大丈夫在世,当考取功名为国分忧。大汉一听有人反对他的“风雅”顿时不高兴了。你懂什么。老二,我才不会然这孩子去考什么功名,就安安心心的当个山贼,省的一天到晚之乎者也个不停。大哥别啊,我看这样啊。不如叫洛川。大哥您刚刚说洛有水,各山各水,有山有水。我觉得解得很好,十分“风雅”。风雅这次书生故意咬的很重,传说东海浩瀚无边,希望这孩子能海纳百川。大汉一听,还是老二你比较风雅,我老雷自愧不如啊,好一个海纳百川。哈哈哈哈,大汉大笑起来,看向怀中的婴儿,从今以后你就叫洛川,我雷烈的儿子。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