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5113人
  那日春光明媚,万里河山生机勃勃,激情汹涌澎湃。踏青回去的卢万宁却看见家中遇劫,家人被屠,曾经的家园被一把大火焚化怠尽。到此后,卢万宁再无秋天。判案、实地探访、追缉……只为求一个真相,求一个艳丽秋日,余生静好。这是一个中国古代女侦探,断案复仇,案子和汉子鱼与熊掌的故事。秀州乐溪县城外的银杏林中火光跳跃,数十人举着火把在林子中搜寻。。...

谋春最新章节



谋春相关资讯

谋春精彩情节

陈员外只得过继了三房的孩子,便是这失踪的陈四郎。

小郎君默默地朝前走了几步,绕着车子一点点地查看。

深夜的树林异常安静,周边的人此时大气都不敢出,只静静地举着火把为他照明,似乎怕惊扰了他查看现场。

你要么是与人同谋绑了四郎,要么便是你认得施银之人,深知此人所谓何求?是同谋还是别有隐情?

李二磕头如捣蒜,额上伤口迸裂,鲜血洇湿了白纱,似是说了真话。

三房无计可施,只得收买了陪伴四郎的小厮李二,偶在孩子下学途中见上一见。

小郎君说对了,抢走四郎的另有其人。

乔声瑞不由低叹了口气。

一阵寒风吹过,树上浅金色的扇形叶子飘飘摇摇洒了一地。

小郎君颔首沉思,片刻后对乔声瑞低语:“县令,怕是陈四小郎并不是陈家三房带走的,这很有可能是第三起孩童失踪案。”

小郎君浅浅一笑,没有回答两人疑问,反而瞧着李二身上的簇新薄袄,温声问道:“李二,你这身薄袄可是新置?看着真是好东西,且应是西河坊朱家成衣铺的手艺吧?”

衙役们还仔细问了三房,他们之前确实收买了李二,经常在小四郎下学的路中偷见孩子,但是之后大房逐渐松了口,愿意与他们重新商议孩子之事,三房也就没再按原计划行事。更不可能再给李二那些银两。

“阿咸为何如此说?”站于一旁的县令乔声瑞也是不解,微微低下头,轻声问道。

市井传言乐溪县衙这一年多来破案神速、有案必破,全因新来的乔县令身边有个洞若观火、足智多谋的束发小郎君,人送外号“小神断”。

故而若是今日之事是陈家三房所为,他们只要按原计划行事,给了李二银子,在四郎下学途中带走他,然后沿着官道立马往北去,中途若换水路也是顺路,如此既省时又省力,何必多此一举绕来绕去?

李二瞧着在场众人从县令到衙役对这个文弱小郎君都一脸恭敬,先是满肚子的诧异,暗想这小郎君不知是何来历,随即冷风一吹一个激灵想到一个人。

“阿咸,这会是本月第三起失踪案吗?失踪孩童也不知是生是死,真是急死我了。”秀州乐溪县县令乔声瑞眉头紧皱,朝着立于马车边,正看着手中银杏叶子出神的一清秀小郎君诉苦道。

“何以见得?”乔声瑞问道。

所以,四郎应是落入了他人之手,且这人是怕李二认出他,这才蒙了脸。”

乔县令听完李二的供词,赶紧吩咐身边两名衙役快马赶去陈家三房,查看三房是否已经动身。

  • 是生是&。

    “阿咸,这会是本月第三起失踪案吗?失踪孩童也不知是生是死,真是急死我了。”秀州乐溪县县令乔声瑞眉头紧皱,朝着立于马车边,正看着手中银杏叶子出神的一清秀小郎君诉苦道。

    2021-11-21 11:2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身薄袄&可是新

    小郎君浅浅一笑,没有回答两人疑问,反而瞧着李二身上的簇新薄袄,温声问道:“李二,你这身薄袄可是新置?看着真是好东西,且应是西河坊朱家成衣铺的手艺吧?”

    2021-11-20 09:42: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月来接&了线索

    县令乔声瑞正为这半月来接连发生的孩童失踪案头疼,苦于无处可查,此时突然有了线索,顿觉清朗起来。

    2021-11-20 01:37: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郎不&了四郎

    小的见四郎不见,担心您怀疑是小的谋害了四郎,这才谎称酉时便到了此处糟了抢劫。小的真的没有害四郎啊。”

    2021-11-21 03:02: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县令您&带着众

    没成想到了那小的就被人打晕了,醒来后就在这银杏林中。还没等小的缓过神来,便瞧见县令您带着众人寻到此处。

    2021-11-19 07:32:1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