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完结编辑:忘川情 在读:3325人
  三位将军的计谋,毁了了一个追梦少年的人生。为了报仇雪恨,为了复兴,他弃文学武,从小立志成了世界最强大者。三位逍遥散人的一场博弈,人界千万载的命运,只因为一场屠杀,降临到在了这个少年的身上。一剑侠途牵吕尹,三生客径笑承言。“北十西五!”一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面若古井,手执白棋淡然下到,不过思索间,双瞳却微微地露出了一丝紧张。。...

承言易办的意思  承言韩国女艺人  承言者丧滞句着迷的意思  承言者丧  承言旭个人资料  承言名字怎么样  言承旭  承言者丧什么意思  承言者  承言是什么意思  

承言最新章节



承言精彩情节

  “什么事那么神秘?“认识魏离那么久以来,吕承还是第一次见到魏离那么神秘,因此之前生的气都压了下来,聚精会神地看着魏离,似乎只要一疏忽,就会漏掉某些信息。

  “什么?今天下午便走?”魏离的一句话几乎把吕承给惊呆了,魏离的父亲魏宇,乃当朝兵部右侍郎,二品大员,他的乔迁之喜,定是要四处通报,八方来贺,这次要搬家,居然走得那么急,还没人知道,吕承心里一大堆的疑问,“这什么道理?”

  这个小身影自然便是刚刚从街上打闹回来的吕承,此时家里大人们都出去工作,就只有管家带着小吕承在家,管家自然去忙自己的事,便任由着吕承在庭院里玩耍。

  青袍老者不说话,只一个劲地摇头,随后便御剑离去,只留下一句话在空中飘荡:“雨兄尽可放心,我说到做到,日后若能在江湖上再听见我的名字,雨兄过来风行观取我性命便是。”

  当今圣上正眉头紧锁地坐在龙椅上,其下文武百官在细声讨论着,每个人都面带愁容,似乎有什么令满朝文武忧愁的事发生了。

  听得柳英的一番话,李欢方才恍然大悟,吕承是个惹祸精是一家子人都知道的,这次这么早就回来,闯的祸可能不小。“小承,你究竟又闯什么祸了?”旋即李欢低下头来问吕承。

  “吕承,你给我站住!”高个子男孩边跑边大声喊到。

  皇帝的一番破口大骂,吓得文武百官全部瑟瑟发抖,再没一人敢进言,大殿上再次变得鸦雀无声,一时又陷入了那种尴尬的局面。皇上失望地看了一下一个个低着头的文官们,失望地摇了摇头,随后将目光转向了武官:“既然文官无谋,那众武官,何人愿意帮朕上阵杀敌,护我江山?“

  对于这个差别,吕承和魏离在平时玩耍时,根本不会在意,因为不到十岁的孩童,是根本不会懂这种人情世故的。但是每到他们一起闯祸,或者一起去干了点什么要大人们帮助的事的时候,两人之间的隔阂便显露出来。

  “我没那闲时间!”魏离叫得那么急,却还是过来叫自己出去玩,吕承顿时就火冒三丈,对着魏离就是一阵狂骂,“谁像你啊?自己不读书不要紧,不要来影响我啊!我可不像你,有个这么好的家庭,我不读书,你要我家一辈子来管农活啊?”

  “东五南十二!”青袍老者似乎并不服输,转换了方向继续下到。

  “北九西四!吃!”坐在青袍老者对手位的,是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见下如此一着,马上下手,吃了一目。

  “再如何寒窗苦读也要适时休憩片刻嘛!”魏离左手拍了一下吕承的肩膀,然后右手指了一下身后,说到,“走,我们出去玩去!”

  “皇上,方才微臣与几位同僚商量,认为依当今局势,应做此决定。“那”王爱卿“见皇上高兴,忙把自己的意见给皇上说了出来,

  “小孩子家乱说什么?“听到吕承的话,柳英根本不相信,只道他是乱说,随后便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西九南十!再吃!”白袍老者一着重棋,直接把黑棋的大龙给屠了,然后微笑着道:“风兄,定局已成,你还要坚持么?”

  “王爱卿,快快谏来!“看到终于有人肯提议,皇上龙颜大悦,激动得几乎站了起来。

  “笨蛋魏离,你来抓我啊!”吕承在远处笑着跳着讽刺那个叫“魏离”的男孩,个子小跑不快,但强在灵活,也让魏离束手无策。

  “其实,今天我在集市里又把能叔的摊子弄倒了,所以今天很早就溜回了家。“魏离低着头,很不好意思地盯着吕承说到。

  吕承骂得喘着粗气,魏离却急了起来,也不管吕承愿不愿意,拉着就往外拽。虽然两人家世悬殊,但是彼此却是挺好的朋友,见魏离这样,吕承也不反抗,任由着魏离把自己拽到自家院子旁边的一个无人小巷里。

  • 但是脸&说说看

      “你这两个小兔崽子!怎么又来我这里捣乱!”中年大汉虽凶巴巴的,但是脸庞上却是带着一点点无奈的笑容,“你们说说看,这个月是第几次了?”

    2021-05-06 03:17: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恍然大&这么早

      听得柳英的一番话,李欢方才恍然大悟,吕承是个惹祸精是一家子人都知道的,这次这么早就回来,闯的祸可能不小。“小承,你究竟又闯什么祸了?”旋即李欢低下头来问吕承。

    2021-05-04 06:43: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男孩&。

      “傻瓜才站住呢!“那叫“吕承”的矮个子男孩明显不够那高个子男孩快,眼看地就要追上了,却死活不愿放弃。

    2021-05-06 04:42: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是&点放自

      见刘能似乎有只要两人不吵架就放过他们的趋势,吕承和魏离两人都不敢做声,只是惺惺地看着刘能,希望眼前这个大叔肯早点放自己走。

    2021-05-04 05:1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从小巷&许久不

      过了一会,跟上去的那群小孩从小巷中跑了出来,分散而开,却许久不见魏离和吕承出来。再过一会,一个壮实的中年大汉左手提着魏离,右手提着吕承,怒气冲冲地走出大街,便把两人扔在地上。

    2021-05-06 07:13: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只&,便任

      这个小身影自然便是刚刚从街上打闹回来的吕承,此时家里大人们都出去工作,就只有管家带着小吕承在家,管家自然去忙自己的事,便任由着吕承在庭院里玩耍。

    2021-05-06 09:1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红润了&我下次

      想到这里,小吕承的眼眶顿时红润了,每次闯祸都要魏离的家世来撑腰,自己却无能为力,这使他恨透了这人情世故。“娘,我下次不敢了。”吕承带着哭腔说出这话。

    2021-05-06 01:15: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做到&兄过来

      青袍老者不说话,只一个劲地摇头,随后便御剑离去,只留下一句话在空中飘荡:“雨兄尽可放心,我说到做到,日后若能在江湖上再听见我的名字,雨兄过来风行观取我性命便是。”

    2021-05-05 10:25: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人隔开

      “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吵了!”对于两人的争吵,刘能也不做什么分辨,直接把两人隔开,似乎对这两个孩童的争吵已经达到了习以为常的地步,“你们有哪次不是这样?就不能给我消停一下?”

    2021-05-04 06:07: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欢也&爷,每

      不一会,中年妇女便一边手揪着吕承的耳朵走了出来,后面管家李欢也跟着出了庭院。“我说小少爷,每次你都只知道躲在厨房的米缸里,还真以为你是老鼠不成?”李欢看着吕承那可怜样,好声没好气地说到。

    2021-05-04 05:18:3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