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神棍的那些年

作者:修横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初心未许 在读:20309人
  一个不不起眼的的檀木盒子,引发出一个规模庞大的组织;一场逆天的旷世神祭,牵涉出了远古女妖;  一个无所作为的大学生,机缘之下走上装神弄鬼的道路;一份共患难的生死友情,却牵涉出了人性的灰暗。  朦朦胧胧的爱情,待好好珍惜时却意外发现已物是人非。为了友情,他就学道,为一个瘦弱的中年男人,面无血色的站在一副棺木面前,棺椁大大的敞开着,里面躺着一具身穿清朝官服的尸体。尸体早已腐烂,但官服很鲜艳,像是新裁剪的一样,棺木底下一滴滴的留着某种液体,一切都显得格外妖异。。...

我做神棍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我做神棍的那些年相关资讯

我做神棍的那些年精彩情节

  赶紧扶起厚皮奶坐下,就听她把昨晚发生的事跟我爷爷奶奶说了下,我爷爷一下子拍桌站起来,立马问:“你说一个青铜鼎”?

  厚皮爹说本来也没有打算挖坟的想法,那天想给孩子弄点肉食,听说坟地兔子野鸡多,因为没人敢去,他又是那种不信鬼神的人,所以没在意,拿上笼子就过去了。结果追一只兔子,追着追着就没有了,他就在坟地四周找,在茅草下发现了洞,好奇之下,就开始挖,没想到越挖越深,越挖越往整齐,结果就挖到了老祖宗的墓。

  突然来到草堆那里,农村人都知道,屋外一般放着草堆,家家户户用的都是灶囤草用来烧火做饭。

  就这样熬到了鸡叫,厚皮奶看天亮了,于是叫厚皮爹,这回厚皮爹醒的很快,起床后,厚皮奶把昨晚的事一说,厚皮爹说不怕,再来老子弄死他,厚皮奶不再说什么,就去做了早饭,结果叫孩子吃饭的时候,发现孩子双眼紧闭,嘴唇发紫,根本叫不醒。厚皮奶当时就哭了,厚皮爹也看出来事情不简单,慌了,吧嗒吧嗒的吸着旱烟。

  突然一声猫叫,厚皮奶脸色一变,说昨晚上的又来了。我奶奶没吭声,缝制完最后一针,用牙咬断了线头,放下灰布袋,掸了掸身上。说,你们两呆着,我出去一下,说完拿上袋子就出去了。

  我奶奶回头看了下,说了句给脸不要脸。

  奶奶说了句:“还不少啊?怎么着?是要祸害人家的子孙?就无意砸了你们几个小崽子的窝,还想闹事嘛?”

  老厚皮手里还拿着刚从棺椁里取出的陪葬品,一个青铜鼎、一块圆形玉和一个看不出名堂的木盒子,再无其他。老厚皮就这样呆立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移动棺椁时,奶奶闻到了一股骚味。

  听到这,我爷爷开口就骂道,老厚皮个畜生,不知好歹的东西,把老祖宗的坟都给挖了,不孝子孙。我奶奶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孙小港村本来就是姓孙的一个家族,只是大了之后才出现的分家,形成了村落。

  这个木盒像个小型储物柜似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打开,我奶奶迟疑了一会,对老厚皮说,你带我去坟地看看。厚皮爹拿上铁锨,再一次准备挖坟,路上奶奶问他,你是怎么发现这个老祖宗坟的?

  冬天的夜晚来的出奇的快,还没到六点天已经黑透了,我奶奶吃了晚饭,哄了孩子睡觉,并给了我爷爷一块木牌,刻着一些不认识的符号,说这个你拿着,晚上还是注意点好。我爷爷看了看,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跟我奶奶生活这么些年,爷爷嘴上虽然不愿承认鬼神之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认可的,便把木牌收进怀里,让我奶奶小心点。奶奶点点头就摸黑出去了。

  领头的狐狸似乎不屑,叫了几声,唆使黄皮子扑了过来。由于是冬天,穿的多,奶奶避之不及,棉袄被撕开了一块。

  “等等。”我奶奶突然想到了什么,狐狸骚,鸡毛,会不会狐狸作怪,就让老厚皮停下,把棺木里面的东西给翻一遍,果然,在官服下面发现了一个洞。奶奶明白了,原来是狐仙作怪,心里便有了打算,边让老厚皮继续把坟给埋上。

  “是的,一个圆形青铜鼎,一个木盒子。”厚皮奶答道。

  然后就对老皮说,“晚上你杀只公鸡,记得一定要留住鸡血,并从脖子下刀,不要拔毛,就放在那里别动,等我晚上再做安排。”

  奶奶没说话,直接走向老厚皮,让他把挖的东西拿出来看看。老厚皮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直接把三样东西拿出来,我奶奶仔细看了看,也没什么特别。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个木盒子上,我奶奶在想,尸体都烂了,怎么盒子还没有烂,完好无损。

  我奶奶听他这么一说,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就说了句,以后积点德,少做这些事。

  **的时候是厚皮爹举报我爷爷写反动的诗歌,对革命不满意,导致爷爷差点被批斗,还好由于父辈在做地主的时候对穷人不错,大家知道他是乡长太爷唯一的儿子,都有想帮忙保下来的意思,才没有被批斗。

  在那个困难时期,我爷爷是地主后代,又是国民党的乡长后代,加上奶奶有点神婆的嫌疑,自然成了批判的典例,虽然父亲兄弟四个(没有姐妹,这也是让我奶奶遗憾的地方,因为她常说等她百年之后,都没人会替她哭了。)但是家里到没有很穷,奶奶的哥哥们都干革命去了,现在是功臣,不时接济,因此生活过的还可以。

  • 皮奶不&,豆腐

      厚皮奶不知道说什么,我奶奶就拉着她走,说“没事,你乡长爹刀子嘴,豆腐心,他不会见着孩子挨冻挨饿的,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2021-07-09 10:20:06详情点赞(0)回复(0)
  • 怎么发&老祖宗

      这个木盒像个小型储物柜似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打开,我奶奶迟疑了一会,对老厚皮说,你带我去坟地看看。厚皮爹拿上铁锨,再一次准备挖坟,路上奶奶问他,你是怎么发现这个老祖宗坟的?

    2021-07-10 06:25: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尽扯些&没有用

      奶奶对我爷爷说:“感觉今晚出奇的冷,好像有什么事不对。”我爷爷男权思想很重,头都没有抬便直接回了一句,“纳你的鞋底,尽扯些没有用的。”

    2021-07-11 07:49:03详情点赞(0)回复(0)
  • 晚上,&睡觉。

      话说回来,那天晚上,爷爷正在屋里头点着煤油灯看书,奶奶做鞋,捎带哄着我三叔睡觉。

    2021-07-08 03:05:2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