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学院武

作者:奇热文学
类型:官场沉浮 状态:已完成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21235人
  《我为学院武》写的一本异能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星刹术,方大忠之间的故事。我为学院武评论交流微信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我为学院武最新章节



我为学院武相关资讯

我为学院武精彩情节

迦南梗着脖子道:“别担心,男女生一定会分开,不能在一块赛跑啊!”

迦南安慰明显更有效,陈阳马上精神了很多。

匆匆吃了午饭,四人共同回宿舍,路上墨瑜寒拉了迦南偷偷问他:“你今天感觉出咱们系里有几个练过的?”

迦南说:“四个,不包括咱俩,一个在一班,一个在二班。你呢?”

墨瑜寒一听迦南竟然不能感觉到墨柳,明白这丫头有点水平,当下也没暴露她,回道:“我跟你一样。”

迦南鄙夷地道:“我还想着你能多发现几个呢!”

墨瑜寒很是惭愧地道:“可能就这几个了吧!”

前面方大勇转过身:“能快点不,这么慢做什么呢!”

俩人答应一声,急忙追上。

下午全体准时到操场,便看到上午体育部的五个人身着运动装,每人上都挂着秒表,另一端还挂个哨子,手里都拿着个硬皮本,相当专业地等在跑道上。背后不远一众运动服在整理着铅球、尺子之类的器材。

测试并没有特别内容,百米跑,立定跳远,掷铅球。如果感觉长跑还不错的可以自己要求表演。之后想踢球的可以报个道,将新生足球队组出来。

才布置完,迦南就梗着脖子离队,把脖颈上的青印比划给文体部的看,然后便一脸奸笑地走到旁边树下凉快去了。

墨瑜寒忍不住暗骂。这时有人过来带着大家穿过操场,在对面的百米跑道准备100米测验。

起跑线上,一男生一身专业装束,脚穿跑鞋在做准备运动,墨瑜寒正诧异哪来的大哥这么隆重,旁边有老生向大家道:“这是咱们汉语系的鲍威尔,姚明,系体育部副部长。”

此人向众人点点头说:“一会我带大家跑,把你们得最快速度拿出来。”

大家还没如何,陈阳那豆芽却先不高兴了,凑到墨瑜寒身边说:“太他妈的会装,他肯定觉得咱们都没他跑得快。”

墨瑜寒笑笑道:“人家乃飞人,别理他!”

不想副部长突然看向这边:“你刚说什么,同学?”

墨瑜寒淡淡回:“没什么。”

谁知此人瞪着眼说:“我不是问你。”

墨瑜寒错愕,很是怀疑这究竟是在学院还进到混混帮,这人怎么这么牛逼烘烘的。只见他仍死瞪着身边的陈阳,墨瑜寒一时火大,又说道:“他倒未说什么,不过是说你一定没我跑得快。”

众人皆惊,同时望向墨瑜寒和陈阳,陈阳在一旁很是迷糊:“我是这么说的?”

副部长这时却装得颇有大将风采,微微一乐说:“你比我跑得快再好不过了,可以为咱们系取得更多荣誉。”

墨瑜寒看着他那假笑真想吐,又听得他道:“既然短跑是你的特长,大家就往后退退,先为他测试。”想要和墨瑜寒单挑。

大家马上散开,一同望着墨瑜寒,墨瑜寒微微笑说:“我没说短跑是我的特长。”

众人又惊讶,旁边的老生跟身旁的新生叨咕了两句,过来说:“墨瑜寒同学对吧?你不是讲自己比金风跑得还快吗?”

墨瑜寒笑道:“是我说的,但是我并不是说短跑,而是说一万米。”

叫金风笑说:“嘿嘿,那也行啊!一会我们就来跑次一万米试试。”

墨瑜寒却依然不改笑容:“我只是说比你跑得快,可没说要跟你比。”说罢两手插进裤兜,居然头都不回地离开了。

那老生亦是怔了好大会,这才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又给大家分队,组织新生测试。那金风脸色僵硬,突然拾起自己扔在一边的衣裤,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迦南正笑眯眯地坐在阴凉处的台阶上,忽觉有些异样,脖不能动,整个身子转了过来,发现墨瑜寒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迦南诧异地看了看远处,剩下的男生全仍在那边,惊讶地道:“你怎么过来了。”

墨瑜寒面不改色地说:“没怎么,一时冲动了。”

迦南问:“为什么冲动了。”

墨瑜寒说:“遇见了装B的家伙,一上火便冲动了。”

迦南问:“谁?”

墨瑜寒说:“叫金风,说是汉语系的鲍威尔,文体部的副部长。”

迦南问:“是练术的吗?”

墨瑜寒一怔:“我忘记看了。”

迦南又徐徐转回他上身道:“下次机灵点。”

墨瑜寒盯着自己眼前,没看出有东西如此开心,好奇道:“你在看什么。”

迦南抬手一指:“那边女生们掷铅球呢,看她们扭的,哈……”没说完就又笑了,一边笑一边伸手支着脖子,好像脑袋会掉下来。

墨瑜寒骂道:“真无聊。”

话音才落,听见操场那边的哨声跑道上响起,一道道亮丽的风景从跑线冲出,是女同学们在跑100米。最前面的女生超过后面的人一大段,墨瑜寒一看正是墨柳。心中释然,好歹练过的,即使不用气,使出全力常人也是无法追上的。

迦南却好像捡到了宝似的大叫道:“哎,没想到你姐还挺厉害啊!”

墨瑜寒惊道:“谁说她是我姐。”

迦南一脸迷茫:“早上她不是……”

墨瑜寒直接阻止他:“白痴也听得出是玩笑啊!”

迦南恍然醒悟:“哦。”墨瑜寒刚松口气,就听迦南的话锋一转:“那是你的女朋友!”

墨瑜寒一脚把迦南自台阶上踢下去道:“别胡说。”

迦南跃过五层台阶,一下飞到了平地上,纵使练家子亦着实摔得不轻,还爬没起来便已经破口大骂道:“你居然如此对待伤患,你这个暴徒,你……”尖叫声打断他未完的话,突然有大活人掉在跑道上,令女生们很是吃惊。

迦南那1.8的个头,躺在地上马上一下就占了三个跑道,几个女生好奇地打量这不明来客。

旁边跑道上墨柳早已冲过去亦忍不住扭头来看,看到是迦南,又看到旁边站在上面的墨瑜寒,了然一笑。

此时被迦南吓到的几个女生看清是自己一个系的新同学,便好心地上前将他扶起。迦南愣住的同时发现三人里有一个还长得不错,马上心中窃喜。对墨瑜寒的怨恨亦变成感动。三人问其怎么了,迦南一付满身伤痕,马上就会倒下的样子,哀怨地一指墨瑜寒那里。

三女一扭头,看见正是清早大骂“滚远点”的男生,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暗想此人果真是不怎么样。

那边墨柳已经自终点走回来,笑呵呵地问:“什么事什么事。”

一女生走上前拉过墨柳就告状说:“你弟刚打人了。”

墨瑜寒听得很清楚,面色非常难看。

墨柳也总算关照了下墨瑜寒的情绪,赶紧解释道:“他并非我弟,当时开玩笑而已。”

那边迦南也觉得有必要稍微替墨瑜寒维护维护形象,亦帮忙解释道:“他跟我闹着玩的!”

众女生仍在吱吱喳喳:“玩也不用如此过分啊,万一摔坏人呢!”

“是啊是啊。

然后另几个女生也从终点凑到过来这边,迦南被众女生环绕,暗乐,早把墨瑜寒抛到脑后去了,沉浸在众女的关心声中心花怒放。

墨瑜寒一脸烦闷,撇撇嘴不屑地离开了。

体育场旁有家旧饭店,门外当街摆着几张桌椅。墨瑜寒要了饮料,坐下慢慢地喝着。

忽然看到近处的桌上,有五个人朝着自己窃窃私语,认真一瞧,发现其中一个人正是适才那个鲍威尔金风。

墨瑜寒面不改色的将视线移到了别处。可对方却完全不想罢休,几个人突然站起,一同朝墨瑜寒这边走过来。

墨瑜寒依旧仿若没见,悠闲地喝着自己的饮料。五人却已到了墨瑜寒桌前,墨瑜寒依旧是好像我什么也没看见似的。

“喂!”其中一个出厉声叫道。

墨瑜寒头都没抬,眼皮都没眨,不屑地问:“有事?”

“你的名字?”

知道还问,墨瑜寒心里犯嘀咕,可还是回答:“墨瑜寒。”

“小子,你非常嚣张呀!”对方明显已经控制不住。

墨瑜寒却依旧自我:“你也非常嚣张。”

“你再说一遍!”对方厉声怒吼,便一拳重重地打在了桌上。

但听“啪嚓”翠响,桌子腿竟然断掉,当场倒地。就在同时,墨瑜寒放在桌面的饮料也跳了起来,一点不剩地泼在那人脸上。那人一脸迷茫,傻傻地看着他的右手,任着冰冷的饮料从领口流入。

墨瑜寒沉默了片刻,点点头道:“好掌法。”

随后立起身来,两手插兜扭身而去。他们正准备追,饭店老板已闻声自屋里走出来,挡住五人吼道:“你们干什么。你们都是哪个学院的学生?不赔我的桌子别想走。”

金风赔笑跟老板道:“抱歉,我们赔。”

墨瑜寒不知她什么意思,奇怪地看着她。墨柳轻轻地问:“发现了几个?”

墨瑜寒一时没理解:“什么?”

墨柳说:“少装了!难道你不清楚自己是怎样的人!”

墨瑜寒恍然明白说:“被你发现了!”

墨柳不以为然说:“不然怎么找你提箱子?”

墨瑜寒也弄不明白拎箱子跟这是否有必然关系,只好沉默不语。

墨柳再次发问:“你发现几个?我们系里。”

墨瑜寒老实交待:“加上咱俩,三个。”

墨柳笑笑道:“那一个便是你身边那个名迦南的吧。”

墨瑜寒点头承认。墨柳又说:“没想到你如此差劲。”

墨瑜寒不可思议:“什么?”

墨柳说:“才发现到三个,你敢说你很强吗?”

墨瑜寒狂汗,如果不是墨柳之前偶然暴露,他甚至才感觉到两个。而且还有一个是自己。当下立刻虚心求教:“到底有几个?”

墨柳淡淡说:“总共五个,三个在咱们班,剩下两班各有一个。”

墨瑜寒更吃惊,没想到自己竟然差距这么大,自己竟然只发现一半。自己没发现的这两个,估计身手都比自己好吧!这时,墨瑜寒才真切发现自己的弱小。如今看来存在的练家子远多于自己的想象,其中大部分自己都感觉不出来的吧!

墨柳沉思了一会,突然问道:“你如何内窥的?”

墨瑜寒完全并无反应:“什么?”

墨柳重复:“你如何内窥?”

墨瑜寒还是不懂,墨柳耐心地问了四遍,到是墨瑜寒先崩溃了:“什么呀,我听不明白。”

墨柳吃惊地看着他:“你不知道内窥吗?”

墨瑜寒摇头说:“没听说过。”

墨柳问:“你跟谁学的术?”

墨瑜寒犹疑不语,墨柳却也没再追问,向他解释道:“通过气息去感应有否有同类,这就是内窥啊!。”

墨瑜寒大悟:“原来内窥就是这样的啊!”

墨柳疑惑:“连内窥都没听过?没人告诉过你?”

墨瑜寒一边认真记下一边摇头,这些专有名词爸爸从未教过他。墨柳此时又说:“你连内窥都不懂,那你是如何感应到别人的。”

墨瑜寒道:“不知道,我就是可以感觉到有的人。”

墨柳问:“那你如何感应到我的?”

墨瑜寒说了昨天事情的经过,墨柳一点头道:“原来如此,你对内窥根本是白痴。但在有人气息泄漏时才能下意识感觉到。如果是这样的,我肯定地告诉你,只要是你能感应到的人,都不是真正的高手。”

墨瑜寒惊叹,问墨柳:“那要怎么做?”

墨柳说:“方法就是收和放。”

墨瑜寒连声道:“等一下。”说着急忙从包里掏出笔和本,迅速翻开后真诚地看着墨柳说:“说吧。”

墨柳相当无奈:“很简单,我说过你就理解了,不需用记。”

墨瑜寒脸一红,赶忙将本子收回去。

墨柳说:“收,就跟收敛气息似的,只不过比收敛气息要更强烈的收敛,此时周围假如还有气息,那么你自然便能察觉到。”

墨瑜寒大喜道:“对啊,为何从来没想到呀!”

所有人回头看着一路嘀咕的墨瑜寒和墨柳,眼神仍然是我明了的意思。

墨瑜寒和墨柳连忙笑笑,发现辅导员也摆着我理解的面孔看着二人,饶是他们脸皮厚却也由不得发红了。

大家移开目光后,墨柳狠狠看了墨瑜寒一眼,墨瑜寒还陶醉在兴奋中,目不斜视,墨柳继续道:“放跟收相反,要把气息暴露出来。通常情况,是以身体为圆心发散分布,因为可以使空间最大。此时在你气息范围里存在异常状况,你就可以发现。”

墨瑜寒点头问道:“那收跟放有何区别?”

墨柳一脸看傻子的表情道:“收和放,一听就知道相反了,你竟还问有何区别。”墨柳是在低声咆哮。

墨瑜寒着急:“不是,我是想说……”一时间又找不到恰当的词语来表达。

墨柳却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通常用的是收,这样会暴露目标;但放的难度远高于收,但在战斗时或是有什么危险的就要用到放。你想知道是这个吧?”

墨瑜寒使劲点头。

墨柳叹气说:“没想到你这么弱,我真是看错了,好了,你可以尝试用收,试试能否感应到我。像你之前连内窥都不会,铁定是不能感应到我的。”

墨瑜寒点头。他通常气息都会在收敛情况下,现在仅是增强收敛的水平,这对他一点都不难。

瞬间墨瑜寒已是满脸惊讶的表情,回过头来看着墨柳,惊愕地仿佛吞下了大象。

墨柳问:“怎么样?感应到我了吧?”

墨瑜寒点头惊讶:“感应到了,并且我发现咱们全班竟然都会术。并且都很强。”

墨柳拍了他后背一把掌道:“胡说八道。你怎么内窥的你。”

墨瑜寒很是纳闷地说:“根据你说的办法收的啊!”回过头又道:“还有你的耳钉,为何亦有气息?难道它已经成精了?”

墨柳也换上吞象的表情,看着墨瑜寒问:“你能感应到我的耳钉有气息?”

墨瑜寒点点头道:“确定无误。”

墨柳连连赞叹:“没想到,真没想到。”

墨瑜寒又迷茫了:“怎么了?”

墨柳说:“你能感觉到所有同学体内有气息,不过气息都非常微弱对吗?”

墨瑜寒说:“是啊!全是高手呀,气息埋地比你要深。”

墨柳摇头说:“笨蛋,不是因为是高手。他们都是一般人,只是任何人体内都会很少这样的气息。很多人会在危难时爆发比平时要强力量,实际上就是不经意猝发自己的气息。其实咱们学的术,正是教人怎么把气息增强,以及怎样运用自己气息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墨瑜寒点头,墨柳继续道:“我如此吃惊,是由于你用收就能感觉出普通人存在气息,只有放才能做到的程度。小子,这证明你非常强你明白吗?”

墨瑜寒毫不客气地点头道:“当然,我早知道,只不过还不太知道运用而已。这运用时还有没窍门,你赶紧教我啊!”

墨柳说:“每种术修炼的方法都不相同,他们的使用技巧肯定也会不一样。内窥这普遍的玩艺就无关紧要了,所以我的术的技巧对你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墨瑜寒说:“哦,如果是在招式你就不用教了,我想知道没有有像内窥似的的东西?”

墨柳说:“有倒是有,但是我想你即使不知道叫什么,自己应该也会运用了。譬如把气放在手上,发出的简单一拳不管速度还是力量都更强,放在腿上能跑得更迅速跳得很高这类,你肯定都知道的?”

墨瑜寒说:“知道,就这些了?”

墨柳耸耸肩道:“我知道只有这些了。”

墨瑜寒目光自她身上转移,突然又回头问:“这耳钉是什么情况?”

墨柳神秘地说:“全都让你知道,我就不用混了。”

墨瑜寒无奈,停止了收,正要试试放,才放出没半米,就被墨柳狠狠掐了一把。墨瑜寒惊声惨叫,全体又惊奇地回头,正看到墨柳的手从墨瑜寒胳膊上放开。

导员大概觉得她现在应该发表两句,便咳嗽一声说:“咳,个别人还是要注意一下嘛!毕竟今天才刚开学,往后有很多时间。”

众皆晕倒,不住地惊叹这老师跟中学真不一同。而墨瑜寒和墨柳此时真想钻到地缝里去。

墨瑜寒揉着被拧得地方瞪墨柳问:“干吗呀你?”

墨柳说:“你笨蛋啊!在这儿用放,你这么厉害的气息,任谁都会发现不对劲。”

墨瑜寒惊叹:“我如此厉害。”

墨柳仰头无语。

之后无事,在校园的大道小路地走了一圈后,早已该吃午饭,大家都已经饥肠辘辘,队伍里时不时有肚子发出“咕噜”声,就像狼嚎一样。

辅导员的解散令一下,众人呜啦一下便向食堂冲去。这一上午逛下来,今后的课会在哪上还没搞清楚,学校的食堂都分布在哪倒是已经清楚。

墨瑜寒也回到了以宿舍为单位结成的行动小队,四人刚好在食堂凑成一桌。刚买了饭菜,不远处就响起了下课铃声,只是转瞬的时间,食堂便热闹地好像万人广场一般。数不清叫化子似的的老生饿狼似地杀进食堂,几乎令人觉得他们到学校只是为了这顿饭。

几人边吃边聊。提起过会的测试,陈阳是满脸愁容。他长得仿佛豆芽菜,头脑构造如何尚不知道,四肢肯定不发达。墨瑜寒不解地道:“体能测验不就是想知道是否有在哪方面很强的新生,再拉到运动会为他们做苦力嘛!又不要体育考试,你担心什么。”

陈阳惆怅地说:“都刚成为同学,而且那么多美女,如果我太差,很丢人啊!”

方大勇点头道:“丢人,真的很丢人。”

我为学院武小说名字叫做《我为学院武》,这里提供我为学院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为学院武小说精选:迦南梗着脖子道:“别担心,男女生一定会分开,不能在一块赛跑啊!”迦南安慰明显更有效,陈阳马上精神了很多。匆匆吃了午饭,四人共同回宿舍,路上墨瑜寒拉了迦南偷偷问他:“你今天感觉出咱们系里有几个练过的?”迦南说:“四个,不包括咱俩,一个在一班,一个在二班。你呢?”墨瑜寒一听迦南竟然不能感觉到墨柳,明白这丫头有点水平,当下也没暴露她,回道:“我跟你一样。”迦南鄙夷地道:“我还想着你能多发现几个呢!”墨瑜寒很是惭愧地道:“可能就这几个了吧…

我为学院武小说名字叫做《我为学院武》,这里提供我为学院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为学院武小说精选:墨瑜寒不知她什么意思,奇怪地看着她。墨柳轻轻地问:“发现了几个?”墨瑜寒一时没理解:“什么?”墨柳说:“少装了!难道你不清楚自己是怎样的人!”墨瑜寒恍然明白说:“被你发现了!”墨柳不以为然说:“不然怎么找你提箱子?”墨瑜寒也弄不明白拎箱子跟这是否有必然关系,只好沉默不语。墨柳再次发问:“你发现几个?我们系里。”墨瑜寒老实交待:“加上咱俩,三个。”墨柳笑笑道:“那一个便是你身边那个名迦南的吧。”墨瑜寒点头承认。墨柳又说:“没想到你如此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