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完本编辑:朱颜瘦 在读:2866人
  新书《姑娘她戏多嘴甜》已开。————杜家有女,定亲四月,丈夫领皇命甲胄征战,自此聚少离多。成亲三年,丈夫战死沙场沙场,马革裹尸。她流尽眼泪,嗣子族子,青灯古佛,换得一座贞洁牌坊。 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年迈之时,她才知丈夫之死是一场阴谋,却已无仇可报。她看见满院子的花,就如他撩开盖头的那三日,她听到爽直笑声,就如他在她身边的那些年。她明白自己活不长了,她站在牌坊下,手扶冰冷石柱,她切记这贞洁之名,她只要你他能陪她到老。 她切记养别人的孩子,她要他们的亲儿。若能回以前,她决会让丈夫妄死,绝会让仇人不得善终没有开窗,这味道就一直萦绕在佛堂里。。...

善终最新章节



善终相关资讯

善终精彩情节

“锦灵儿,不用叫锦蕊了,你替我梳头吧。”杜云萝低声道。

少年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他知道祖母又一次认错人了,这半年来,她总在他身上看见别人的影子。

世子爷,我站在牌坊前发过誓,我对着那桎梏了我一生的牌坊发过誓。

这,不是老迈的杜云萝,这是她的从前。

床尾的架子上挂着准备好的衣衫,墙角花架上摆着好看的花瓶,绣了锦鲤戏水的插屏遮挡了通往外间的路。

这是她一生荣耀,亦是一世桎梏。

她的心,已经给了穆连潇,无论过去五年、五十年,还是一辈子、两辈子,既然可以再与他相见,为何还要做些扯后腿的事情?

除了,平安归来……

从前,姐妹们都说,嫁与将士就是一场豪赌,她不愿赌,与长辈大闹一场,最后被母亲以死相逼上了轿;

她早成了白发老人,而那个人永远在最好的年华里。

云萝苦笑摇了摇头。

杜云萝的注意力不在锦灵身上,她只听见了自己焦躁的心跳声。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把掀开了幔帐,探出头去。

锦灵取了铜镜,前后左右照了照,姑娘素来挑剔,梳头这种事情,她总是做不到让姑娘满意,等杜云萝不假思索地点了头,锦灵才放下心来。

杜云萝摇头,好多话想问锦灵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随着她在梳妆台前坐下。

锦灵的容貌太招人了,府里多少人惦记着,回事处赵管事的婆娘来求了她数次,她点头应了,将锦灵配给了赵管事的侄儿。

明明是那么好的儿郎啊,她为何要相信那些闲言碎语?为何要被逼着才上轿?为何要让他带着牵挂上阵?为何要伤透父母的心?为何直到捧着他的牌位痛哭之时才明白一颗心已然交付?

哭声远了,她的眼前是倒塌的牌坊,是毁了半边墙的祠堂。

锦灵,锦灵才是真正贴心贴肺为她好的。

这些长辈们之间的事情,原本不该杜云萝知道,可偏偏传了些出来,杜云萝听了姐妹们的话,不喜定远侯府那出生入死的武将身份,冲到莲福苑里大闹了一场。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