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长安

作者:江浸月啊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青诗 在读:25026人
  大结婚前给前夫睡了,还被前夫抢婚,我说顾长安,你丫早干嘛去了?!"你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新郎官儿都在咱家等三个小时了!你是诚心要老妈丢死人是吗!?"陈母富有穿透力的声音让此时正在昏睡的陈溪璐一下子就清醒了,猛然惊醒,拿起床头上的时钟看了看,天呐,都下午两点了!。...

许你长安最新章节



许你长安相关资讯

许你长安精彩情节

话音刚落,怀里的女人没有了挣扎的动作,安静的像一直乖顺的猫咪。

"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要跟你说几次,我TM今天要嫁人了!你以为除了你没人要我?你以为我忘不了你?呸!自以为是的东西,我告诉你!我陈溪璐早就想不起来你了!"说着陈溪璐便抬起自己的手,想要给顾长安炫耀一番自己现在的男朋友送给她的大钻戒,可抬起手那一刹那,陈溪璐就愣了。

"妈,溪儿……今天恐怕结不成婚了。"结实有力的胳膊忽然从背后环住陈溪璐,那有些熟悉的古龙香水味侵袭在空气中,抢过电话,听到身后声音的一刹那陈溪璐差点儿从床上跌下去。

抬起头望向陈溪璐的双眸,顾长安才意识到陈溪璐早已不知何时通红了眼眶。

"哦还有,就因为我叫你,你就能从日本马不停蹄的飞回来,顾长安,你怎么那么听话啊?"

可那闹钟却被顾长安不着痕迹的躲开了,还露出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陈溪璐,撇嘴笑了笑,而后把系在腰上的毛巾扯下,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完全不搭理陈溪璐的话茬。

"对啊,我忘不了你,就凭你对我做出的那些事,我怎么能忘了你顾长安呢。"

毕竟……她曾经真切的爱过这个叫顾长安的男人。

陈溪璐看着顾长安很久都没缓过神来,直到顾长安不安分的手开始摸索上陈溪璐的脸颊,那熟悉到再熟悉不过的手……

语毕,陈溪璐便拎起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长安你个王八蛋在跟我动手动脚试试!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自重点!我今天就要结婚了!"陈溪璐的脸颊有些发烫,她虽然百般不愿承认,但在刚刚顾长安的嘴唇贴上她耳边的那刹那,她心里确实有点莫名的悸动。

"你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新郎官儿都在咱家等三个小时了!你是诚心要老妈丢死人是吗!?"陈母富有穿透力的声音让此时正在昏睡的陈溪璐一下子就清醒了,猛然惊醒,拿起床头上的时钟看了看,天呐,都下午两点了!

"妈……妈……我现在马上过去……"陈溪璐一边儿拿着电话安抚着自家母亲要崩溃的情绪,一边摸索着床下的衣服开始慌乱的穿着,心想着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啊!

陈溪璐现在甚至有些崩溃,她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当初已经说好了老死不相往来,可现在自己大婚之日找上门来!想到这儿,陈溪璐就气不打一处来,刚好顾长安开始把舌头探入了陈溪璐的嘴里,陈溪璐哪儿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于是她便狠狠的咬了下去,果然疼的顾长安松开了死死拽住她的手。

顾长安似乎是有意的,又将自己的手轻轻抬起,缓缓的摸向陈溪璐的腰, 可却被陈溪璐一把推开。

慌乱的转过身,陈溪璐瞪着眼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男人,愣了好久才开口:"顾……顾长安!"

"连我们结婚的婚戒都舍不得丢,你还说你忘了我?"

"被人形容成卖的丢银行卡的感觉怎么样?"

无论陈溪璐如何反抗,嘴巴里骂了多难听的话,顾长安仿佛就像听不到一样,看着陈溪璐愤怒的表情,一直在怒骂的嘴巴,顾长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那样直接的吻了上去,即便陈溪璐拼命的抵抗,用手不断的推搡着,顾长安都无动于衷,甚至想更深一步的进行下去,一只手紧紧攥着陈溪璐的手腕,另一只手开始从腰缓缓滑到陈溪璐的双腿之间。

  • 喝到烂&!

    陈溪璐现在简直是欲哭无泪,早知道昨天就不该去过什么单身之夜,喝到烂醉如泥!

    2020-09-21 01:3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露出&腰上的

    可那闹钟却被顾长安不着痕迹的躲开了,还露出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陈溪璐,撇嘴笑了笑,而后把系在腰上的毛巾扯下,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完全不搭理陈溪璐的话茬。

    2020-09-24 05:26:17详情点赞(0)回复(0)
  • "陈溪&的穿着

    "妈……妈……我现在马上过去……"陈溪璐一边儿拿着电话安抚着自家母亲要崩溃的情绪,一边摸索着床下的衣服开始慌乱的穿着,心想着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啊!

    2020-09-23 09:10:18详情点赞(0)回复(0)
  • 怎么也&次的电

    陈溪璐怎么也想不到,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自己居然是被一个响起了无数次的电话吵醒的。

    2020-09-22 04:57: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安不安&索上陈

    陈溪璐看着顾长安很久都没缓过神来,直到顾长安不安分的手开始摸索上陈溪璐的脸颊,那熟悉到再熟悉不过的手……

    2020-09-21 09:22:14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在咱&是诚心

    "你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新郎官儿都在咱家等三个小时了!你是诚心要老妈丢死人是吗!?"陈母富有穿透力的声音让此时正在昏睡的陈溪璐一下子就清醒了,猛然惊醒,拿起床头上的时钟看了看,天呐,都下午两点了!

    2020-09-23 03:09:00详情点赞(0)回复(0)
  • 顾长安&开。

    顾长安似乎是有意的,又将自己的手轻轻抬起,缓缓的摸向陈溪璐的腰, 可却被陈溪璐一把推开。

    2020-09-23 10:17: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