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清尊素影 在读:26329人
  现阶段谍战题材小说和影视作品不多,经典作品更是凤毛麟角,为了能满足广大处在书荒中的读者对于经典谍战作品的渴求,【龙潭怪杰】的诞生已属必然,本作品堪比【狙杀】和【黎明之后之前】,可能超越经典更是我辈的责任和夙愿,本书肯定很值得一看,是很值得你所有收藏一生的经典之突然,灰衣男子猛然停下了脚步,眼中闪现出一抹惊恐骇然之色,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的神秘男子挡住了他的去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向了灰衣男子的眉心,雨水拍落在黑衣男子的黑色礼帽上,不时溅起阵阵水花,黑洞洞的枪口在雨夜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阴森冰冷。。...

龙潭怪杰最新章节



龙潭怪杰相关资讯

龙潭怪杰精彩情节

  王敬中看着薛玫瑰眼中森冷的目光不禁心里就是一哆嗦,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颤颤巍巍的小心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声音颤抖的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站,站长,其实,我也不太相信这次泄密是发生在八十六军,我怀疑泄密更有可能是发生在我们上海站内部,也许这次事件又是一直隐藏在我们上海站内部的那个代号暗火的共党卧底所为,只是这个代号暗火的卧底,好像一直都是处于半休眠的状态,并不是经常出手,但是每一次出手都会给我们造成巨大的损失,而且他每次行动都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想要抓到他难度太大了!”

  突然,灰衣男子猛然停下了脚步,眼中闪现出一抹惊恐骇然之色,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的神秘男子挡住了他的去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向了灰衣男子的眉心,雨水拍落在黑衣男子的黑色礼帽上,不时溅起阵阵水花,黑洞洞的枪口在雨夜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阴森冰冷。

  此时,王敬中低头看着薛玫瑰的绝美的容颜和曼妙的身材,却是一点私心杂念也没有,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滴落在地板上,发出一阵阵哒哒哒的清脆的声响,回荡在死一般寂静的办公室内,显得是那么的清晰,仿佛每一滴冷汗都狠狠的砸到了王敬中心里那根最脆弱最敏感的神经上一般,让他的大脑可以飞快的运转起来,快速的思量着该如何应对面前这位铁血美女上司的责问。

  这个黑衣男子,名叫刘子风,中共地下党党员,国民党军事统计调查局上海站督察室上校主任,代号“暗火”!

  随着这声清脆的枪声,灰衣男子的身体缓缓向后倒去,眼中露出一丝明悟,脸上浮现出一缕解脱的笑意。

  薛玫瑰很是不屑的淡然一笑:“哦,王处长,这么说你是怀疑这件事是八十六军中的共党的卧底干的喽,哼,亏你想的出来这么白痴的借口,这次林凤举是在前往上海的途中被八十六军的检查站突然抓获的,没想到这个林凤举竟然是一个软骨头,还没等动刑,就已经表示愿意投诚了,为了稳妥起见,我们根本就没有让他们就地突审,而是派人连夜就将他押送回上海,八十六军方面消息封锁的十分严密,就算是八十六军有共党的卧底,他们又如何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并且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途中将林凤举截杀的呢?”

  灰衣男子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不可思议的惊呼了一声“是你”,啪,一声清脆的枪声突然响起,而后快速消散在了暴雨之中,灰衣男子的眉心处一个圆圆的血洞骤然浮现了出来,鲜血汩汩而出,很快便被大雨冲刷的一干二净。

  他缓步来到灰衣男子的尸体旁边,俯身在尸体上仔细翻查了一番,从尸体的内衣口袋当中找到了一个油布包和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竟然是一张合影,合影的众人之中就有灰衣男子和自己,自己的头像上还被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圈。

  薛玫瑰看着脸色苍白的王敬中微微一阵冷笑:“哦,王处长,这么说你是一点责任也没有喽,我是不是应该给你记上一功啊,你说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你没有泄漏消息,那么泄密的人就是我喽?”

  咔嚓一道狂暴的闪电猛然从阴霾的天空中劈落而下,宛若一道天火,瞬间驱散了黑夜的阴霾,黑色的礼帽下一张俊朗坚毅的脸庞在闪电的映照下清晰的显现了出来,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帅气轮廓看上去是那么的英俊,一双如同深潭一般深邃黑亮的眼眸透射出两道比冰雨更加冰冷的寒芒。

  随着这声清脆的枪声,灰衣男子的身体缓缓向后倒去,眼中露出一丝明悟,脸上浮现出一缕解脱的笑意。

  薛玫瑰看着满头大汗的王敬中,不慌不忙的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金色的防风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缓缓的坐了下来,修长的美腿交叉在身前,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

  突然,王敬中眼前一亮,偷偷看了一眼一脸怒容正眼神冰冷的盯着自己的薛玫瑰,而后再次低下头,勉强挤出一丝苦笑的说道:“站长,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我一听说八十六军抓到了一个共党派往上海准备重组地下组织的交通员,就立刻将这个消息向您进行了汇报,咱们上海站除了我们两个之外,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谁知道共党怎么会知道了林凤举叛变的消息呢,并且派人在途中将他截杀了,我们派去秘密押送的一个行动组全都被干掉了,这共产党实在是太神通广大了!”

  她对着王敬中好看的柳眉微微一挑:“王处长,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这次共党截杀林凤举显然是事先得到了准确的消息,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提前在前往上海的路上设下了埋伏,如果要是八十六军的共党卧底干的,他们怎么可能会赶到我们前面,干的这么从容呢,而且从现场勘察的情况来看,杀手只有一个人,现场只留下了一种型号的弹孔,显然杀手是胸有成竹,等候多时了,难道你还认为这件事情泄密的源头在八十六军吗,你最好把你的猪脑子从裤裆里拿出来再用一次!”

  咔嚓一道狂暴的闪电猛然从阴霾的天空中劈落而下,宛若一道天火,瞬间驱散了黑夜的阴霾,黑色的礼帽下一张俊朗坚毅的脸庞在闪电的映照下清晰的显现了出来,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帅气轮廓看上去是那么的英俊,一双如同深潭一般深邃黑亮的眼眸透射出两道比冰雨更加冰冷的寒芒。

  他淡然的扫视了一眼四周,转身看着天边已经逐渐放晴的天空,若有所思的用力抽了几口,而后嘴角微微翘起,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手指用力将烟头向后弹出,烟头在雨幕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啪嗒一声准确无误的掉落在了灰衣男子的尸体之上。

  呼的一声,灰衣男子的尸体顿时燃起了冲天大火,将漆黑的暗夜瞬间驱散了,他没有再回头,只是将风衣的领子立了起来,将戴着一双黑色手套的双手插入到了兜里,目光冷峻而又坚定的大步向着远处走去,背影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了雨夜当中,此时,灰衣男子的尸体、照片和酒瓶,已经在暗夜里的冲天大火当中化为了灰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雨水将他的脚印抹的一干二净。

  王敬中一听顿时吓的嘴角一咧,额头上又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连忙有些惊慌的解释道:“不,不,不,站长,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您怎么会是泄密的人呢,就是您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怀疑您呢,我的意思是说,消息走漏的源头未必就一定在咱们上海站啊,也许是八十六军那里发生了泄密也不一定啊,毕竟军方人多嘴杂,难免发生泄密啊!”

  “查,给我一查到底,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王敬中,你这个情报处长是他妈的怎么干的?”啪的一声,薛玫瑰豁然站起,用力一拍桌子,指着对面的情报处长王敬中破口大骂道。

  • 的怎么&面的情

      “查,给我一查到底,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煮熟的鸭子都能飞了,王敬中,你这个情报处长是他妈的怎么干的?”啪的一声,薛玫瑰豁然站起,用力一拍桌子,指着对面的情报处长王敬中破口大骂道。

    2020-10-17 05:19:05详情点赞(0)回复(0)
  • an.&读,最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2020-10-17 09:10: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悟,脸&解脱的

      随着这声清脆的枪声,灰衣男子的身体缓缓向后倒去,眼中露出一丝明悟,脸上浮现出一缕解脱的笑意。

    2020-10-18 03:02:2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