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辞旧迎新 在读:6386人
  旧朝颓唐,新国初立,朝政不稳,风雨飘摇.武林各派,受人盅惑,欲入政门,反新复古.倾巢而出之下,安有完卵.武林盟主,体谅苍生,一己之私之力,反目成仇武林.耗光心血,两败俱伤.终拒武林于朝门之外,后归隐山林于山野之间,无人知其踪影.殊不知道江湖中一场更大的阴谋正忽然自前方过来一骑人马,浩浩荡荡的二十来个魁梧大汉。看到这气势冲冲的样子,陈南止住了哭声急忙迎上前去。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一声凌厉的鞭声向他身上奔来。“啪”一声脆响,陈南背上的丧服慢慢的被鲜血渗透开来。“还我妹妹命来,你必须说清楚我妹妹是怎么死的,不然我就让你陪葬。”领头的大汉气势冲冲的质问道。。...

清穹脑  清穹升级记  清穹少龙  清穹丸  清穹图  清穹剑影  清穹颗粒  旭日上清穹  清宫图2020年生男生女表  清穹的意思是什么  

清穹最新章节



清穹精彩情节

  忽然自前方过来一骑人马,浩浩荡荡的二十来个魁梧大汉。看到这气势冲冲的样子,陈南止住了哭声急忙迎上前去。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一声凌厉的鞭声向他身上奔来。“啪”一声脆响,陈南背上的丧服慢慢的被鲜血渗透开来。“还我妹妹命来,你必须说清楚我妹妹是怎么死的,不然我就让你陪葬。”领头的大汉气势冲冲的质问道。

  又战了片刻,镖师已经受伤过半,剩下的几个人也已呈现力不从心之势。安荡山只好放开手脚,施展出毕生所学,他威武的气势,一时间竟让对方乱了方寸。钢鞭在他手里呼呼生风,不断有人在他的钢鞭下负伤或丧命。

  这时那队人差不多来到了眼前。三十多人全是三四十岁的彪悍大汉,而且看上去个个都是练家子,眼睛里泛着寒光。只是如安展所说一样,手里并没有武器,一个个商人装扮。

  待众人清醒过来,再看那初生婴儿:天庭饱满,地格方圆,明眸蚕眉,目若悬星,高鼻阔口……加上一头白色的胎毛更显得出尘脱俗。

  “大家准备出发!”安荡山一声令下,镖队浩浩荡荡的向前走去。凡思就骑马跟随在舅父身边,一路上兴奋的东张西望。“思儿别只顾着玩,你可要当心,如果真遇到劫匪你要保护好自己,有危险千万不要逞强。”“舅父这些话你都说了太多遍了,耳朵都生茧了。凡思有些不耐烦的答道。

  “啊!”只听到家辉一声惨叫,几人还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家辉就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你敢打家辉,”说着家威也一拳向凡思打来。“啊!”同样家威也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起来。

  在用尽全力最后一击后,终于被大胡子用六尺钢刀按在了马上缚了去。

  “听说这次押的镖很贵重,不过这趟镖也很危险。”镖队中有人议论道。“是呀,据说是押的今年全县上交州里的税收,而且一路不太平,连续三年别的镖局都被劫了,今年咱们可要小心点。”另一人附声道。

  果然,混战了不多时就有几人负了伤。而对方却是越战越勇。安荡山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可是自己只能以凡思为中心,在他四周拼杀。也有几人在他鞭下受了伤,但人数少的劣势还是越来越明显。

  片刻功夫,昊茗带着村里的郎中焦急的赶来了。郎中查看一下,狐疑的看着当思说:“不是看到身上的拳印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做的,性命是无虞,不过受了很深的内伤,两个人的心肺都受损了,需要调理一段时间。”说着在两个人身上各施了针,只见两个人悠悠的醒了过来,恐惧的看着凡思。

  “镖头,前面山路上有一队商人打扮的队伍从对面走来,但看上去似乎有点问题。”被派去探路的安展禀报道。“快说来听听!”安荡山显然着急起来。“他们有几十个人,修为和我们这些人差不多,却就一辆拉货的车子,堆的挺高,可是这下着雨看上去车辙却很浅,和空车压过的差不多。”

  因为刚刚两人都受到了侮辱,所以这次下手都是用尽了力气。又是一声惨叫,昊茗捂着脸蹲了下去,鲜血立马顺着双手顺流而下。至此两人仍然向着蹲下的昊茗身上踹去。

  多说无益,顿时刀枪剑戟交叉挥舞。对方果然是有备而来。还好镖师们训练有素,见招拆招并未慌乱。只是对方人数偏多,以少战多明显有点力不从心。

  “你是何人?关你鸟事!”安荡山咄咄逼人看着这道姑,手中钢鞭意欲再次扬起。“大汉且慢,救人要紧,”道姑又道:“你气血涌头,难怪没看出舍妹仍一息尚存。”“何以见得?”安荡山狐疑的盯着道姑。“贫姑受人所托,前来探视此人,怎奈闻其暴毙,但见一路上鲜血点点滴滴,虽不密集,可见棺中之人仍有气息,能否让贫姑渡渡这有缘之人?”

  “这雨下的好呀,不会像前几天那样热了。”镖队中有人兴奋的说道。安荡山的侄子安乐同样兴奋的接过话岔:“是呀,再过几天就到了,一路上这么太平,看来今年咱们走运喽,这趟镖走成了,咱们镖局在咱马牧县里就更厉害了,这镖可是没有局子敢接的。”“大家别太得意,现在离咱们的地盘越来越远,脚下这样的山路也越来越多,所以大家要更加打起精神,高度警惕四周的动静……”正在安荡山为大家提醒时,一人骑马飞驰而来。

  “诸位朋友做的什么生意?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一名领头的满脸胡须的大汉貌似热情的问到。“哦,人多路窄,各位兄弟先请过。”安荡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想让他们赶快过去,免得大家提心吊胆。

  这次钢鞭来的又急又狠,大有一鞭取命的架势。原本扶柩痛苦的小孩也吓的爹爹舅舅乱喊。眼看钢鞭就要抽到陈南的头上,却被一根拇指粗的树枝震开。众人舒口气的同时,看到一个身着衣服破旧但还算干净的道姑。

  于是二十余大汉翻身下马,利索的打开了这具楠香棺木。映入眼前的果真是一具临产孕妇的尸体。“妹妹……”饶是七尺大汉也被失去至亲的打击给击溃,情绪再次激动起来,举起钢鞭又向陈南抽来。

  “停下,我们靠路边聚集起来。”安荡山一声令下,二十余人迅速靠到一边。

  “原来这小子不简单,随我来两人捉了这小子,为弟兄们报仇。”大胡子说话间已经奔到凡思面前,随后又赶来两人,三个人不再大意,招招攻中带防。镖局中眼看着凡思被几个人围困起来,却脱不开身来营救。

  • 棺木。&动起来

      于是二十余大汉翻身下马,利索的打开了这具楠香棺木。映入眼前的果真是一具临产孕妇的尸体。“妹妹……”饶是七尺大汉也被失去至亲的打击给击溃,情绪再次激动起来,举起钢鞭又向陈南抽来。

    2021-01-11 03:35:06详情点赞(0)回复(0)
  • 们以后&昊茗至

      “知道我弟弟的厉害了吧,哼,让你们以后再欺负人。”昊茗至此才敢理直气壮的说话。

    2021-01-11 04:31:09详情点赞(0)回复(0)
  •   “&。”

      “大师快请”陈南和安荡山同声说道。“可惜,可惜”道姑查看后摇头道:“本来稍早几个时辰贫姑定能保他们母子平安,如今由于失血太多,七魂六魄差不多遗失殆尽,看来只能保腹中胎儿了。”

    2021-01-11 08:13:31详情点赞(0)回复(0)
  • 次下手&着双手

      因为刚刚两人都受到了侮辱,所以这次下手都是用尽了力气。又是一声惨叫,昊茗捂着脸蹲了下去,鲜血立马顺着双手顺流而下。至此两人仍然向着蹲下的昊茗身上踹去。

    2021-01-10 02:12: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