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剑荒城

作者:一杯浊绪
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完结编辑:山川湖海 在读:15571人
  一个随波逐流的浪子,一位天纵奇才的音律公子,一个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一个神秘的的江湖组织,众多剑术高手、、、俱聚于边陲小城,演绎出一段可歌可泣的江湖轶事。本书力图简约清新明快的武功,行云流水的笔风,酣畅淋漓的更紧凑情节,望读者能不喜欢!任逐流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下是一片竹林,微风轻吹,荡得竹叶轻声吟唱。在此品上一盏茶,喝两杯好酒,该是多么舒服的事?任逐流愉快极了。。...

逆水寒荒城剑  

纵剑荒城最新章节



纵剑荒城精彩情节

  小二的脚步很轻,速度却不慢,茶马上就端上,任逐流浅啄一口,似在回味,又似在沉思,更似在享受。他已有好久不曾如此享受过了,人生苦短,若能多几回享受,岂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他渐渐的进入了忘我,坛坛众生中,沧海之一栗,如能多几次忘我,也岂不是件很享受的事?可惜总有人是不解风情的,无论哪里都有这种人,清风楼也一样。正在任逐流沉在忘我种时,一个很不好听的声音把他从“忘境”中呼了回来。”你起来,这个位置我要坐。“这个声音不但粗野,而且很不客气,任逐流颤了一下,抬头慢慢的看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老子说话你听不到吗?那人浓眉大耳,身高七尺有余,着一身上等布料金色服饰,手提一柄大刀,刀鞘上一粒宝石异常显眼,少说也在百两黄金之上,他的人也像这柄刀一样,一副惯坏了的纨绔子弟模样。任逐流一愣,微微浅笑道:”对不起,我先来的。“那人不说话,忽然一刀挥出,在桌面上一扫,随即停止,谁也不知道他此举是何用意,谁也不知道他的刀是否出鞘过。他向前一步,双手按在桌上,用鄙夷的眼光打量着任逐流道:”这样够不够?”任逐流也似乎没有看到,口里却道:“好刀法!”“我叫叶龙。”那人道。任逐流哦了一声,轻轻拭着杯子,像是惋惜至极。”你既然知道,那就起来吧。你应该知道,这一刀如果削向人一定比削杯子差不了多少,叶龙再次强调,我保证和这杯子一样变成三段。任逐流道:”我先前说过了,我先来的。““你要我帮帮你?”叶龙双手忽然暴伸,任逐流就像一只小鸡般被拎起来,从窗口飞了出去。老子摔也把你摔、、、‘死’字没说完,叶龙就发觉不太对劲了,他明明看到任逐流从窗口飞出去了,回头一看,任逐流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我叫你滚。“叶龙再次拎起任逐流,从窗口扔出去,看你死不死。”“不死。”叶龙眼都没来得及眨,任逐流又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死才怪,叶龙这次没有直接扔出去,抓起任逐流仔细打量了半天,然后用尽平生所有的力气抛了出去。怕有闪失,特地爬在窗子上看了一眼,确定那小子已着地,才回头做出一脸得意的笑容。可是做这个表情也需要那么一点点时间的,无奈他做表情的转换速度不是很快。所以连他自己都分布清此刻他脸上的表情。”玩够了就歇着吧!他正要笑的时候就看到了任逐流又坐在老位置上。“拔你的剑。”叶龙脑羞成怒的道。“为什么?“任逐流还在喝茶,用那个断成三分的茶杯,茶水竟然没有渗出一滴。好快的刀,但手更稳。”因为我要宰了你。“叶龙才不管他拔不拔剑,那一刀已经出鞘,银色的光芒,刺得每个人一阵目炫,任逐流的全身都被笼罩在刀光中,无论怎么移动,都免不了伤在这一柄快刀下。有人已在为这年轻人叹息,虽然素不相识,但眼看一条无辜年轻的生命就此了结,心里难免生出一丝悲来。这一刀,世上绝少有人能接得住。“如此玩法,早晚都要死."任逐流在安慰自己,那么死在我手上也没有什么分别了。那一道耀眼的强光已划向任逐流,有人刚脆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就心不会悲,至少不会有太多的复杂情愫。可是闭上眼睛的人后来都后悔了,于是不停的追问没有闭上眼睛的人任逐流是怎么破解这一刀的,更可愤的是睁着眼睛的人竟然也回答说不知道。据他们说,他们已经看到叶龙的刀已经砍在任逐流的脖子上,偏偏那脖子比刀还硬,紧接着叶龙就倒下了,永远的倒下了。他们也知道这么说别人不会相信,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任逐流还活着这又是个铁定的事实叶龙的尸体很快就被抬了出去,清风楼上还是人来人往。丝毫没有因为死了一个人而受到影响。连大家吃喝都还很尽兴,能这么镇定的客人并不多,这样的掌柜更不多。任逐流也没有去想太多,江湖中的事,本就不必想太多的,想的太多,往往是庸人自扰,因为江湖实在复杂得太多了。夜幕终于降临,清风楼上燃起了灯,昏暗的油灯下,客人越来越少,任逐流在喝酒,一杯一杯的,慢慢攸攸的一直喝个不停。他不能没有酒,这么多年来,有过太多的故事,经历过无数风霜,有朋友,有敌人。有背叛,有相惜,有肝胆昆仑,有尔虞我诈。就如这秋风摧残草木一般,数度经年,浊世浮尘,一切都早已物事人非。唯一没有变的只有这一樽酒杯,无论他是喜是悲,得志或是失意,只要他伸手就会一如既往的落入手中,一刻未曾叛离过。这一切的尘事都已融入了酒杯,喝下肚,渗进血液,刻入心扉。好多时候,却又想用这只浊杯来释解心中的烙印和创伤,永久和回忆。于是越喝越多,装满的尘事也更多。任逐流喝到第三十杯的时候,酒意正甚。忽然耳边传来咚的一声,打破了酒楼的宁静,紧接着又咚的一声,楼梯晃动了一下。跟着咚咚之声连续响起,楼梯像是受不住力,吱吱左右摇摆起来,紧跟着整个酒楼都晃了几下。一个身材矮小的的老人慢慢的走上酒楼来,不知道这么一个不足百斤的身体如何有这么大的力量。没有人在意,众人连看都没有看老人一眼,在这酒楼里,无论发生任何事,充其量都只不过是一阵风吹过,一阵雷打过。老人眼睛扫了酒楼一圈,最后走到任逐流桌前,弓身问道:"我可不可以坐这里?“任逐流一抬头,微笑道:”当然可以,只要不叫我滚,随便坐哪里都可以。“老人慢慢的在任逐流面前坐下,看了看任逐流的酒杯,问道:”什么酒?“任逐流道:”竹叶青。“老人又道:“好酒!”任逐流道:“茶也不错”老人道:“什么茶?”任逐流道:“也是竹叶青。”老人向店小二道:“我也和他同样的来一份。”两人不再打话,任逐流又慢慢的喝了三四杯,老人也不慢不快的喝了几杯。整个酒楼里只有端放酒杯的声音。老人喝完第十八杯的时候,突然叹道:“果然好酒!”任逐流道:“茶也不错的。”老人道:“是很不错。”两人又不再说话,独自喝着自己的。老人道:“我叫叶凡。落叶的叶,平凡的凡。”任逐流道:“好名字!”老人漫步经心地道:“叶龙的叔叔。”任逐流哦了一声慢慢的又再喝,比叶凡还要随意。叶凡道:“尊称?任逐流道:“任逐流。”叶凡道:"叶龙死了。“任逐流道;‘是的。‘叶凡道;’你杀了他。‘任逐流随口道:”嗯.‘像他那种人,不会活得很长的。这句话任逐流没有说出来,他知道这位老人一定能理解。叶凡道:“你喝好没有?”任逐流道:“好像还能喝两杯的."叶凡道:“那麻烦你喝快点,喝完有事做。”任逐流又哦了一声,继续喝了两三杯。叶凡喝完最后一杯,问道:“你用什么兵器。”任逐流道:“剑。”叶凡道:“正好我也用剑。”任逐流道:“哦。”叶凡道:“你的剑呢?”“在手里。”任逐流右手一伸,把剑摆到桌上。叶凡道:“你喝酒的时候是不是从来都把剑握在手里?”“大部分时候都不是。“”今天是例外?““是的,因为你来了。”叶凡由衷郑重的道了一句:“谢谢!”任逐流只是点了点头,对于一个剑客来说,你的对手手里连喝酒的时候都握着剑,那是多么至高的尊敬?不需要任何语言修饰,任何语言也都无法去述描。“你的剑呢?”“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文人的笔,赌徒的骰子,屠夫的刀。一个剑客连剑都忘了带,那是多么可笑的事。任逐流却笑不出来了,对于一个剑客来说,自己的对手连剑都不带,那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的对手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令一种是那个剑客已超脱剑的本身,剑随处都在,又何处都不在。任何东西都可以是剑,一瓣飞花,一片落叶都可以当剑。甚至一滴甘露,一阵残风都可以是剑。而任何东西都又不是剑,连剑都不是剑。难道叶凡已属于后者?任逐流本该生气,却没有气。直觉告诉他叶凡绝不是后者,一个剑客的直觉大多数时候比狗的鼻子还要灵,任逐流一直相信他的这种本能。但叶凡也绝不是前者。对于一个剑客,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敢于弃剑一战,那需要多少勇气?所以任逐流不但没气,反而生出一种崇敬来。任逐流确信叶龙绝不可能有飞花摘叶的修为,潜意识中却免不了生出一丝波动,叶凡这一计攻心无疑很成功。任逐流道:“有一个问题。”叶凡道:“你问。”任逐流道:“你见过我?”叶凡道:“我看过叶龙的尸体。”任逐流叹道:“看来你已占据了先机。”叶凡不说话,右手的指节有意无意的在桌上敲了一下,任逐流的面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叶龙的指节又敲了一下,任逐流的神经都开始绷紧了。酒楼里顿时生出一股冰冷的气流来,渐渐的弥漫了每个角落。任逐流的鼻尖上隐隐有汗在慢慢的溢出来,叶凡倘然自若,右手的指节又很随意的在桌面上敲了一下。任逐流的一滴汗珠即将落下,将落未落间,任逐流幕地跃起。一股看似柔和的暖流堪堪从脚底流过,流向窗外,只听见吱呀几声,微弱的灯光可及处,几棵竹尖立刻被那股暖流吹断。竹叶散漫在风中,如千万只蜻蜓展翅。叶凡的修为竟至如斯!任逐流身在半空,无借力处的身体立刻坠下,正在此时,叶凡的指节迅速动了起来,一连难以察觉的动了七八下,无形的气流流向半空坠落的任逐流,任逐流来不及来不及拔剑,那股暖流已吹到。慌乱中一种求生的本能异常发挥,任逐流右手弃剑变掌,双掌迎向那股暖流,不料那股暖流无端消失,忽而流向他背后,任逐流只得立刻变招,身体在空中强行倾斜,双掌继续迎向那股要命的暖流,谁知那股暖流又转而流向脖劲处。任逐流大骇,难道我竟然要死在这股暖流下?意念中却有一个声音迅速升起——怎么可能?再次的求生欲望,内心无由来的清醒起来,原来如此。任逐流脸上一抹笑意,身体变成一根转轴,平端在空中飞速旋转。那股无形的暖流被带得转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消逝,瞬间被带得消失殆尽。任逐流再次翻身,身体转得直起,待身体转停,双脚正好轻盈落地。任逐流一伸手,将剑握在手中,大大喘出一口气。适才一连窜的动作,无一不堪称完美。这一攻一守只在电光火石间,其中的凶险只有局中人能体会。叶凡冷冷一笑:“果然英雄出少年。”双手在桌上一摊,两把匕首自袖中滑出。任逐流看着两把匕首,一股剑意正从叶凡的一双枯手中缓缓升起。如果这两把“剑”出手,会是如何的石破天惊?任逐流手中跟随他多年的长剑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危机,欲跃欲试。任逐流右手平伸,一向不习惯握剑的左手却有了新的感觉,在两把匕首的狂嚣下被激活。在无意中伸出,想去深情地抚摸剑鞘。绝不能让这两把匕首出鞘,任逐流决定把它们未发动的袭击斩杀在鞘里。否则,此战必败无疑。谁知杀意刚盟,任逐流立刻感觉到了一种错觉。他暮然发现,要抢得先机是多么的困难。甚至连拔剑都不能。他连动都不敢动,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压力,叶凡之外的一股强大压力,来自于窗外的秋风中。秋风萧瑟,刮入步满杀气的酒楼中,在两大高手的杀意弥漫下,这股风还是随意的吹向任意一个角落。任逐流的衣袂被卷起,冷风中隐现出的内衣已湿透。他的左手就停在空处,一寸也不敢移动,像是立了百十年的木偶。叶凡冷笑一声,两把匕首在空中相互交错,齐齐嗖的一声,已然出鞘。叶龙两手一探,像在探索黑暗中的一根细丝,那两把匕首却像活物一般跟着手移动,反而像是匕首在探索他的手。两把匕首在叶龙手中,犹如握住了两根看不见的细丝。匕首闪动的青光,噬向任逐流。任逐流几近绝望,恍惚中,任逐流拔剑,剑光一闪,与两条青色相映,容在一起茫然交错。任逐流转身,出剑。却不是刺向叶凡,而是刺向窗外的秋风,两条泛着青光的匕首不由一滞,本已噬向任逐流的两条青龙竟被那灼眼的剑光带出窗外。三条瞬间的华丽光龙,齐齐射向竹林,划出永恒的美幻。啊——,这一声夸张的惨叫来自于死亡前的绝呼。竹林里一阵骚动,风还在吹,夹杂着衣袂的带叶的声音,渐渐的什么也听不清楚。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在不备下躲得过这三条华丽光龙的骤然袭击。任逐流背身,剑在左手,在划出永恒的瞬间华丽后,意犹未尽,即将垂下的剑尖一抖,复再荡起,在任逐流面前灵动地转了半圈,迅捷划向身后,银色的光环鬼斧神差的划一道精美无比的弧线。叶凡一诧,惊疑的看着这道弧线,身体向后滑开三尺,两把本已退去青光的匕首吐着信子,再度复活,猛然噬向那道银狐。光彩交错,滑翔而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温柔如一场睡梦!光彩瞬间消失,晓梦初醒,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不过一场梦境而已,多么的不可信。嘎然而止,酒楼上觥筹交错,原来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沉寂的酒楼响起一个如雷贯耳的声音:“叶凡起誓,有生之年绝不追伐任逐流,叶家和任逐流没有节怨,叶龙死于意外。”叶凡握着两把匕首断靶,一字一字掷地有声地道。酒楼里每个人都停得清清楚楚。一位酒客双手抱剑一偮,朗声道:“华山派游雨萧可作见证。”这酒客居然是以剑术驰骋关内外的华山的后起游雨萧。曾以一柄华山亲承古剑连挑十七名当世名剑,从未一败的游雨萧。“巨鲨帮沙大海也可见证。”座中一人长身立起,手里还拿着一只鸭腿。这位就是以吃喝名动江湖,一双铁掌诧叱长江水域的巨鲨帮总瓢把子沙大海。据传此人剑术犹在其铁掌之上。“腾冲薛子吟也可作证。”一位头发中间束起,两鬓遮眼的年轻人站起来,使人一见之下就感一阵阴凉。这人就是人称"蝎子剑",自称剑法如蝎子鸣的蝎子吟。此人只游于滇西腾冲一带,名气却不弱于当世任何一位用剑名家。座中还有几人未曾发话,可看他们的表情,已是默许。而且名气都不会比说话的三人差。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小酒楼中,竟聚集了众多雄霸一方的高手。叶凡向各位看了一眼,稍微点了点头,眼中尽是无尽地沧桑。秋风凌冽,刮着他的灰衣,他像一棵风干了的老树。是的,他老了,真的老了。等同窗外那不名身份的人和自己的夹击下,他还是败给了任逐流。如果窗外那人还活着,不知道他是否也会庆幸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叶凡手一抖,两把匕首鞘没入秋风中,慢慢的走下楼,脚步轻浮,摊软无力,来去形同两异。“人生如梦,草木一春。秋风瑟瑟,怜我身老。”叶凡一步步走入黑暗中,一句凉比一句,一字字扣人心魂,听者不禁悲从中来。念道最后,变成一声无力的哽咽。任逐流急忙下楼,呼道:“叶先生稍等。”飘到叶凡身侧,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叶凡先是一愣,而后满是疑问。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是众人都听到那黑暗中传来了咚的一声脆响,一双无力的腿绝不可能有这么重的脚步声。任逐流笑了,他总会令自己多笑笑的,哪怕是苦涩的笑。况且是开心的笑!“任大侠留步。”任逐流一惊,背后传来一股冷气,游某想向你讨教两招。“任逐流没有听到,任凭那股剑气威胁着他的身体,游雨萧不得不收回剑,不快的自言道:”总有一天我要你向我拔剑。“任逐流大步向前走去,心里叹道:”又是一个多事之秋,秋风秋雨愁煞人啊。“

  任逐流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下是一片竹林,微风轻吹,荡得竹叶轻声吟唱。在此品上一盏茶,喝两杯好酒,该是多么舒服的事?任逐流愉快极了。

  一秋风残阳西下,余辉笼罩着枫林,映出一片衰败的金黄。晓风轻吟,或许是树的不挽留,片片枫叶陆续不舍的脱落,无助随风飞逝,飞出一翩翩沧凉来。“也许是风的追求吧!”任逐流一捋耳际的发綃,迎着风抖了抖衣上的灰尘,粘满泥尘的憔悴面容上挤出一丝苦笑,轻叹了一声,又是秋天了,言语中有几分无奈和惆怅。日已落下,天还未拉下黑幕,西南的黄昏有些长。道旁有一棵风干了的老树,光凸凸的枝丫上,一只不知名的大雀沙哑的嘶鸣了几声,像是在报晓日暮。站在山包上,依稀看到几间破旧的小楼,叶逢间可以窥见杂货,包子、酒等字样。招牌已经褪色,房屋已经失修,显得异常萧条。“这应该是个美丽的小城."任逐流又笑了,带着悦色,懒懒散散的走入这条陌生狭长的小巷。街道旁两旁苍木屹立,道上落满了一层枯叶,足有半尺厚,微风拂面,刮得甚是舒服,枯叶轻飘飘的摇曳着,像是含羞的蝴蝶欲坠又起。任逐流随意抄起一片火红的叶片叼在嘴唇上,缓缓闭上眼睛,长吸一口风,似已陶醉了。他喜欢秋天,喜欢那种稍许的萧条和淡淡的忧郁。每到秋天,他常会独自爬到山顶,让秋风刮着身体,一个人眺望无边的荒芜,慢慢的等待黄昏的来临。然后独自领略那一道道风景,逐羊群的的牧民,扛锄头牵着牛的老汉,晚归的渔民,还有那背草的姑娘,偶尔向他这边仰望,浅浅的一笑,泛起两个带着一点点妩媚的可爱酒窝。然后他静静的发呆,默默的体会着那份别人不能体会的孤独,直到大地一片漆黑,他会卧在山顶听着秋风,枕着枯草静静的睡去。”我是不是又想起故乡了?“我有家吗?任逐流又苦笑了一下,踩着软绵绵的枯叶走上了清风阁。酒楼里很安静,连跑堂的伙计走路都几乎没有声音,谁也不想破坏这秋的美境吧!况且是这么优雅名号的的酒楼,酒楼很少有名字取得如此优雅的。酒是个很豪爽的东西,即使你是个很有修养知书达礼的公子还是学富五车的书生,喝完酒后就会显得非常豪爽,甚至颠覆自己。所以爱喝酒的人喜欢醉,醉了才够豪爽。男人都不喜欢别人说他小气。故酒楼的名字也就取的够豪爽一点,比如百日醉,醉仙楼,想不出名字的掌柜就会把门口那个酒字写的非常大。但任逐流知道这一定是个酒楼,酒鬼有时和动物一样,有一种超常的嗅觉。任逐流一向是能喝几杯的。清风阁上已有好几拨客人,不一样的是这些人都很安静,有几个人已经喝得满脸通红,但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有几个已经喝得舌头都肿了,但叫小二在拿酒时声音还是很适中,有几个刚喝完一杯,正在倒第二杯,声音自然更小了。不知是客人成就了了清风楼的安静,还是清风楼抑制了客人的喧哗。

  • ,微风&舒服的

      任逐流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下是一片竹林,微风轻吹,荡得竹叶轻声吟唱。在此品上一盏茶,喝两杯好酒,该是多么舒服的事?任逐流愉快极了。

    2021-01-25 06:45:5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