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你大可以哭得再大声一点

陆迟墨伸出手捂着了她的嘴,她没办法忍不住的摆着头呜呜咽咽,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掉下……他低着头在她耳边,冷冷的地说,“你大也可以哭得再大声地一点儿,叫得再大声地一点儿,让黎漾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她比谁都害怕让别人看到她此时此刻的样子,她觉得既羞辱,又狼狈。。...

陆迟墨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她只能不住的摆着头呜咽,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掉落……

他低着头在她耳边,冷冷的说道,“你大可以哭得再大声一点,叫得再大声一点,让所以的人都知道你在这里。”

黎漾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她比谁都害怕让别人看到她此时此刻的样子,她觉得既羞辱,又狼狈。

门外的人敲了敲门,发现里面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她身边有人在说,“你刚刚听错了吧,哪有人在哭?”

“应该不会听错啊,我听力很好的。”

“你看门上都挂着维修,而且也被反锁了,不可能有人,我们走吧,去另一边的洗手间……”

“那好吧……”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原来越轻,原来越远,明显是刚刚那两人已经离开了。

黎漾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忍受着身上传来的疼痛。

惨淡的唇色上沁出了丝丝血红,形成鲜明的对比,看起来愈发触目惊心。

她目光呆滞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哭不闹,安安静静,仿佛是没有灵魂的玩偶。

直到最后,一切都终于结束,她才稍稍拉回了一些理智。

陆迟墨站在她跟前,一双长腿随意靠着盥洗台,摸出烟来抽上。

从他紧紧凑在一起的眉头,能显然分辨出他情绪极为不悦。

一时间,整个洗手间都萦绕着淡淡的烟草味。

他又一次凶猛的睡了她,他只觉得心烦,因为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

频繁的失控,也让他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明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再下去,却还是会因为她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就惹得他雷霆大发。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听见身边传来了一阵呕吐声。

他垂眸看去,黎漾双腿跪在地上,抱着洗手池吐得不成样子。

她今晚没有吃东西,几乎把之前还没消化完的全都吐了出来。

她摸索着按下开关,冲洗着她吐出来的污秽……

水潺潺的流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酒味……

她吐了,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就那个抱着洗手池,不肯离开半步。

没一会儿,她又吐了,最后终于经不起折腾,身体往后倒去……

在她要倒在地上的那一瞬,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身后抱住了他……

她慢吞吞的掀起了眼皮,嘴唇蠕动着说了几个字后,又缓缓闭上了眼,终于晕了过去……

她说得很小声,如蚊子哼哼,但陆迟墨还是听懂了。

和六年前,她在他身下辗转承欢,情到浓时喊出,一模一样。

他脸上的神情瞬间阴郁到了极点,眉梢间的那股子寒意又冰又冷。

也不知道这个动作僵持了多久,他才终于脱掉了他地上的西装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随即站起身,大步走到门口,拧开门把径直离开。

司机早已把车开到了大门口候着,见他抱着人过来,迅速下车拉开车门,直到他的身子完全坐了进去,他才关掉车门,回到了驾驶室,开口问道,“陆总,今天回城南华府?”

陆迟墨的私人房产很多,但他大多数只去两个地方,一个是城南华府的独栋别墅,一个是他母亲生前住的郊区别墅。

只是,他似乎好长一段没有去郊区那边了。

但是作为一个专职司机,在老板没有开口的情况下,他还是不敢自作主张。

司机等了好一会儿,陆迟墨都没有吭声。

车内气压很低,司机就算坐在了前排,也感觉到了陆迟墨的情绪似乎很不高兴。

正在司机快要被压得踹不过来气的时候,陆迟墨终于开了口,声线比往日还要冷上几分。

“去郊区……”

“好的。”

司机发动车子离开了会所门口,在回郊区的一路上,都将车开得又慢又稳。

早在陆迟墨一上车,他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又从后透镜里看到了醉得不醒人事的黎小姐,所以他很是识趣,不敢开快一分。

老板的私生活,虽然他不敢开口过问,不过心中还是很好奇的,可以说,他跟着陆迟墨十几年,至少在有他这个司机在的时候,他的车上就没有出现过任何异性,哪怕是公司的女合作商。

B市的有钱人不少,可哪个不是左拥右抱,满肚子的花花肠子,唯独这个男人他不一样。

他出生在只手遮天、富可敌国的陆家,作为陆家的唯一继承人,作为B市最矜贵的男人,他却洁身自好到令人发指。

当年的名流圈,大家都在私下偷偷传他不喜欢女人,直到后来他的身边有了个秦小姐,谣言才不攻自破。

可作为他的专职司机,他却一次都没有真正见过这个秦小姐。

倒是黎小姐,在这车上两回了。

第一回,是黎家破产,黎小姐在大雨中苦苦哀求她的男友借钱,可他的男友却携了新欢,对她不屑一顾。

那天,陆总从看到黎小姐的那一刻,就让他停车,直到黎小姐晕倒。

他本来以为,陆总会去救她,可是陆总却让他开车离开了。

他本来以为,陆总会见死不救,可没过一会儿,又让他掉头。

他还真是猜不透,陆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还记得当时,他连伞都还不来及替他撑上,陆总却已经打开车门,淋着暴雨,将黎小姐抱回了车上,还顺带捡回了一只猫。

第二回,就是现在了。

司机在后透镜里又偷偷瞄了一眼,黎小姐真是喝得伶仃大醉,完全没有任何意识。

而陆总,表情甚是吓人啊。

和以往每次暗中悄悄看着她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他已经快忘了,陆总第一次看见黎小姐,让他停车时有多少年了。

大概将近十几年吧,那时候陆总都还在上学,黎小姐年龄也还很小。

那个时候他还不喊他陆总,而是喊少爷。

自从陆总去了公司,他才自觉换了称呼。

大马路上突然蹿出了一只狗,司机沉浸在回忆里,分了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躲开了,只得猛地踩下刹车。

陆迟墨抱着黎漾没有系安全带,身体被巨大的惯性往前拉,可他反应出奇的快,用膝盖迅速抵在了前排的座椅后背,这才稳住了身体。

司机吓得脸都白了,正要道歉,却听见“呕”地一声……

黎小姐吐在了陆总身上。

霎时间,整个车子里都满是浓郁的酒味。

司机彻底面如死灰。

要知道,陆总可是有洁癖的。

都怪他分了心去想别的,才弄出了这样一幅局面。

司机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陆总。”

陆迟墨的脸色异常难看,司机本以为他要发作,并且在心里做好了等死的准备,可等了半响没动静,直到身后砸下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开车?”

啊?!

司机还是愣了足足一秒,才回过神来,重新发动车子。

陆迟墨打开了一点窗子,抽出车里的湿巾纸,把她唇畔擦拭干净后,将她的身子挪了挪,才又换了纸巾,皱着眉重新擦拭自己身上。

也许是她之前吐得差不多了,这次吐出来的,竟然全都是液体……

大约一个多小时候,车子稳当的停在了郊区别墅。

司机下车替他开了车门,陆迟墨抱着黎漾下了车,回到别墅。

思雨还没有睡,见陆迟墨进门,恭敬的喊道,“先生。”

陆迟墨只是微微颔首,表示听到了。

思雨闻到了酒味,又看到了陆迟墨怀中的黎漾,担忧的问道,“先生,夫人她……”

“没你什么事。”陆迟墨冷声打断了她,“明早吩咐厨房,熬一点白粥和醒酒汤。”

思雨点头,“好的,先生。”

陆迟墨没再说什么,直接抱着黎漾进了他的房间,把她放到了床上。

待他把浴缸的水放满,又将她扒干净,放进了浴缸。

她的身上有几处淤青,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特别扎眼。

她似乎醉得很厉害,任他摆弄,都没有半分反应。

陆迟墨把她洗干净后,又重新放回了床上,这才顾上了自己。

陆迟墨洗完澡出来,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视线一边在床上飞快扫过……

女人身上的被子早就踹到了一旁,她蜷缩在床角,床上已经被她吐来打脏了好几块地方……

她的身体瑟瑟发抖,双手摁在肚子上,秀气的眉紧紧蹙在一起,嘴里偶尔发出一声痛苦的申吟,“疼……”

“疼死活该!”陆迟墨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还是放下了帕子,走了过去,将她的身体抬到了自己腿上,伸手替她揉捏。

不知道是不是做噩梦了……

她的眼角有泪水流出,不停的喊着妈妈……

陆迟墨替她揉了好一会儿,她的眉头才松了下来,唇角染上了一丝淡淡的笑……

嘴里喃喃的喊出了几个字……

“初晨哥哥……”

恋你如花饮甘露最新章节

恋你如花饮甘露相关资讯

恋你如花饮甘露

作者:默妍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春风酿酒 在读:11000人
  陆迟墨说,“十个亿,你家的债我替你还,三十万,你母亲的手术费,我替你出。”“十亿零三十万,你,跟我结婚了!”“程旭!”。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