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昨天晚上,是你在照顾我吗

早晨的风透着一丝丝微簿的凉意,窗外的树叶被吹得沙沙直响。床上的人冷得打了个寒颤,缓缓地的撑出眼皮,长长卷翘的睫毛随着轻轻颤动,像极了正欲振翅飞翔的的蝶翼。昨天的宿醉床上的人冷得打了个寒颤,缓缓的撑开眼皮,长长卷翘的睫毛随之微微抖动,像极了正欲展翅飞翔的蝶翼。。...

清晨的风透着一丝丝微薄的凉意,窗外的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

床上的人冷得打了个寒颤,缓缓的撑开眼皮,长长卷翘的睫毛随之微微抖动,像极了正欲展翅飞翔的蝶翼。

昨晚的宿醉令她头脑昏沉,浑身乏力,腰间的位置隐隐作痛。

她努力了好几次,眼皮都没有完全撑开,她透过半睁的眼缝,扫视了一下周围,陌生的环境,却又透着一点点的熟悉。

这是哪儿呀?

黎漾闭着眼,想了老半天,脑海里才闪过了一个答案。

她仅用了一秒钟,就确定了这个答案是正确的。

她现在,在陆迟墨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她虽然只待过一次,还不至于记不起来。

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黎漾再也想不出答案,只得强撑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来。

屋里的窗户打开着,风吹得纱帘半飘了起来,如梦如幻。

虽然通了风,黎漾还是不难闻出,屋里有着淡淡的酒香……

她的嗅觉一向很好。

她没有找到自己的拖鞋,只好光着脚踩到地板上,回自己的房间收拾。

房间的门是开着的,黎漾径直走进去,年轻的女佣正在替她房间里的花瓶更换上新鲜的花束,整个房间花香缭绕,使人闻着心情也跟着稍稍变好。

女佣见了黎漾,微笑着问好,“夫人,早上好。”

黎漾也笑着回应,“早上好。”

女佣还捧着一把花束,说道,“我去先生的房里把花也换一下。”

黎漾点了点头,“去吧。”

女佣一脸微笑的捧着花,从她身边经过,正在要走出房间的时候,黎漾下意识的开口,喊住了她,“等等……”

女佣止住了脚步,“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吗?夫人……”

黎漾回道,“没有,我就是想问问,先生在家吗?”

女佣一副了然的表情,笑容依旧如初,“先生正在楼下的花房里呢。”

“哦……”黎漾应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好的,夫人……”

女佣抱着花束,迈着轻盈的脚步离开。

整个别墅的女佣似乎都是受过专业的培训,无论何时何地,她们都面带笑容,仿佛从来都不曾有点半的烦恼。

有时候黎漾看着,都觉得心情会莫名好些。

看来,人往往比较会被外界一些东西影响情绪。

黎漾在房间更换好衣服,随意化了点淡妆就下了楼。

女佣说,陆迟墨在花房……

黎漾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定决心般走向花房。

这次参加饭局的事,的确是惹恼了陆迟墨,以他的身份地位,她是给他丢人了……

如果这种事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万幸的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正关系,陆迟墨既没有宴请宾客,大办婚礼,也没有和她度所谓的蜜月。

他似乎是在故意隐瞒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才能完完全全不被外界所知,也是,像她这种买来的替身,有什么必要让别人知道?

难道他要宣告全世界,他娶不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所以只能找一个长的像的替代品吗?

这样一来,不管是从哪方面讲,他都会很没面子。

甚至,还会成为大家心目中的笑话,虽然都不敢明着说,暗里,还是偶尔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敢传。

黎漾深深吸了一口气,踏进了阳光花房里。

里面暖气充足,百花齐放,花香夹杂着一层淡淡的水汽,出奇的好闻。

陆迟墨的别墅后明明有一片花海,可是他还是嫌有些花没办法反季节开放,所以后来又大动干戈,弄了这么一间阳光花房,使得他喜欢的花,可以一年四季都能看得到。

只是黎漾不明白,他那么冷漠的一个人,怎么会偏偏喜欢鲜花这种东西?

阳光花房里,又暖又香,陆迟墨就坐在一个手工编织的藤椅上,逗着那只捡来的萨摩耶犬,“奶油”玩耍。

他把钥匙扣丢出去,“奶油”就去捡回来,他再丢出去,“奶油”便又再捡回来……

他穿着深蓝色的居家服,一副悠然自得的轻松模样,甚至仔细看去,唇角还带着那么一点微扬的弧度……

“奶油”的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系了一只铃铛,陆迟墨一丢钥匙扣,它撒着脚丫子跑起来时,便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银铃声,动听极了……

黎漾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陆迟墨完全没有半点察觉,倒是“奶油”先看到了她,连陆迟墨丢出的钥匙都没再去捡,欢快的跑到她脚边,跳来跳去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很高兴。

几个月不见,它还是认得她的。

都说狗最忠诚,看来一点都不假。

黎漾蹲下身去,将那团雪白的身子抱在了怀里。

陆迟墨从藤椅上站起来,压根都没去看她一眼,只丢给她简短的两个字,“吃饭。”

随后走出了阳光花房。

在他从藤椅上站起来的那一瞬,黎漾有抬眼偷偷打量他,脸色明显冷了下来,不如之前的好看,她知道,他在他心里的厌烦程度,从来就没有减少过一分半毫。

“奶油”的头在黎漾身上蹭来蹭去,似乎在催促着她离开。

她无奈的笑了笑,抱着“奶油”走到了餐厅。

陆迟墨已经坐在餐桌旁了,他低着头,一边看报纸,一边吃早餐。

动作十分随意,却也难以掩盖住那股与身俱来的高贵气息。

黎漾将“奶油”放在一旁的座椅上,然后她就坐到了陆迟墨的对面。

陆迟墨专心致志的看着报纸,黎漾只看得见他那双低垂的眼,清清冷冷。

今天管家没有过来问她用什么餐,而是思雨直接给她端上了一碗热腾腾的白米粥,几个清淡的菜,和一杯泡制好的醒酒汤。

醒酒汤?

黎漾想,看来,思雨是知道她昨天晚上喝酒了,才会这么体贴。

正好她现在头还有点疼,胃也觉得不大舒服。

黎漾端起醒酒汤,感受到手中的温度刚好合适,便喝上了几口。

整个餐厅没有人说话,思雨也是大气不敢出一声,只偶尔传来报纸翻页的声音和“奶油”铃铛的清脆响。

黎漾拿着勺子,轻轻搅拌着白米粥,等到感觉不那么烫时,她才吃上了一小口。

小米粥熬得很粘稠,几乎入口即化,黎漾小心翼翼的抬眼,陆迟墨的动作和眼神,并没有什么变化。

她又喝了一口粥,才小声开口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要在国外待好几个月的吗?”

可是这个口口声声说要在国外待几个月的人,此刻正在她面前,悠闲的看着报纸,吃着早餐。

他终于放下了报纸,她猝不及防,还未来得及收回的目光,和他碰了个正着。

他看向她的眼神很厌烦,甚至透着一丝极易察觉的深恶痛绝,“怎么,我回来了,你很失望?”

黎漾握住粥勺的指尖轻颤了一下,迅速敛下眼睑,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几乎遮住了她的眼。

她低低哑哑的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冷笑,“那你倒说说,你是什么意思?”

黎漾本想回答,可没想到,脱口而出的竟是,“昨天晚上,是你在照顾我吗?”

这一句话,从她起床到现在,在她心里想了又想,煎了又煎,终于控制了她的大脑,在她毫无意识,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这样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

昨天晚上,虽然她喝醉了,但是她还是隐约感到了,昨天晚上在她吐过后,有人抱了她洗澡、给她吹了头发。

后来她好像又吐,胃很不舒服,有人替她按摩了胃部,还喂了她一些水,床单,似乎也换过……

她一度以为,会是……

可他在陆迟墨房间里醒来的那一瞬,她就知道了,不可能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那,又会是谁?

黎漾的话,在陆迟墨的意料之外。

他明显愣住了,却又在一瞬间恢复正常,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呵!”

他的语调又冰又冷,“想得倒是挺美。”

黎漾的眼眸不自觉的沉了下去。

果然不可能是他。

那样的贴心照料,哪里是他干得出来的事?

他那么厌憎她,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折磨她一番,以泄心头之恨。

又怎么会,照顾她?

他只会粗暴的撕开她的衣服,把她当成发泄品。

一分一毫的尊重,都未曾给过她。

看来,应该是她喝糊涂了……

她醉得不省人事,他肯把她捡回来,她就该感恩戴德了。

可是昨晚的一切,不知为什么,却在她脑海里异常清晰……

她始终觉得,不可能是做梦。

陆迟墨看出了她的疑惑,她似乎不打算就此罢休,如果她一定要想下去,那么,他可以给她一个答案。

他冷淡的开口,“是思雨。”

站在一旁的思雨被突然喊到名字,只觉得一脸懵逼,“啊?……”

一道凌厉的视线瞬间射到了她的身上,她猛地止住了原本想要说的话,重新笑着开口,“是的,夫人,昨晚是先生让我照顾您的。”

原来如此,黎漾向思雨说了声谢谢。

低下头,默默吃着碗里的粥。

还是同一碗白米粥,却不似先前那般好吃。

甚至感觉,有点如同嚼蜡。

粥很快见底,陆迟墨冰冷的声音在黎漾头顶砸下,明明是简单的几个字,她却惊的浑身发抖。

“《少爷》不是今天开机吗?!”

恋你如花饮甘露最新章节

恋你如花饮甘露相关资讯

恋你如花饮甘露

作者:默妍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春风酿酒 在读:11000人
  陆迟墨说,“十个亿,你家的债我替你还,三十万,你母亲的手术费,我替你出。”“十亿零三十万,你,跟我结婚了!”“程旭!”。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