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她的换装游戏

听见楼下林安的尖叫声,三人跟离弦的箭唰的冲了下去。“安安!”“安安——”也没!也没!这里也也没!!但是短短几秒钟,人了看不见了,林母早晨给她的菜刀,还横倒在楼梯上,旁边一团很新鲜的血迹,艳得惹眼。“血、这血......”林母抖着手指,想摸又不“安安!”。...

听到楼下林安的尖叫声,三人跟离弦的箭唰的冲了下来。

“安安!”

“安安——”

没有!没有!这里也没有!!

不过短短几秒钟,人已经不见了,林母早上给她的菜刀,还横躺在楼梯上,旁边一团新鲜的血迹,艳得扎眼。

“血、这血......”林母抖着手指,想摸又不敢摸,眼眶已是通红一片。

林昱咬着牙,胸脯快速起伏,双眼盯着地上的血迹,像被人当头揍了一拳,脑子嗡嗡作响。

“这边——”屋子里的老林抖着嗓子大叫了一声。

林母倏地起身,跌跌撞撞的赶紧跑过去,林昱已奔到了窗户边,老林指着那扇破碎的窗户。

“这里,血从这里消失的!”

几滴鲜红的血液,像是赤色的零星花,绽开在浅浅绿苔的窗台。

林昱伸出窗台往下面看了一眼,这里是三楼,是从这里被带走的,他瞬间就想到那些弹跳力惊人的跳蚤人。

林安落在了他们手里,那么娇气的人受了伤,他不敢往后想.....

这些该死的混蛋——!!

来不及阻止,一个腾跳翻身,林昱就从窗口跃了出去,人唰地从窗外消失!

“林昱——!”

老林吓得大喊一声,攀着窗台急急往下看,林母神魂一颤,转身就往楼下跑。

等二人下到楼底,就看到跪在地上的林昱,趴在一片蒿草之中。

“——林昱!”

林母拔腿就往那边跑,扭到脚了么,还是骨折了,林母又急又气似火烤。

“妈,你先别过来!”林昱听到声,立刻抬起上半身,叫停了跑过来的两人。

见他无恙,脸上也没有痛苦的神色,虽然不明所以,二人还是停在原地。

林母焦急追问道,“你没事吧。”

林昱再次伏身在地,随口道,“没事”说完,又往前爬了几步,过了几秒,“找到了——!”

找到地上的血迹,就像找到线头一样,林昱抬头站起身,跟着地上蚁行的血迹,提脚追踪而去。

老林和于丽珍紧随其后,跳蚤人逃窜的路线极其隐匿,林昱在两栋废墟间穿插而过,不时跟猎犬一样,停下搜寻地上的血迹。

路越来越偏,植物也越来越茂盛,地上的血迹找起来也越发困难。

林昱从地上爬起来,摸了一把头上的汗,额头上瞬间多了几道灰渍,“往那边。”

他们已经进入一片密林之中,城市中间的小森林,这里之前很有可能是个公园。

三人在齐腿深的野草中,踽踽前行,不敢走得太快,怕一不小心走错了方向。

血迹已经无迹可寻,林昱只能凭借地上压过的草痕来判断,他们并不懂追踪术,只能一点点慢慢的摸索,纵使心里已经急似火燎。

强迫自己冷静的林母,扭头观察四周,不断的对比细微的差异,想从中找到遗漏的踪迹。

按图索骥的三人,走走停停,天气明明不热,他们却都满头大汗,神情焦躁。

“看那边——”

林昱手指着斜前方的位置,老林眯眼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好像写的什么——夏、夏日乐园?”

“过去看看。”林母不欲再等,扒开旁边的杂草就往那边走。

到了近处,才发现那几个字,是用利器直接在立柱上划拉出来的,每一笔都非常锋利,没有转角。

灰白的石柱,那几个字隔远看也非常明显,原来上面裹着一层暗红的血,有的位置凝结成了发黑的血痂。

不知为何,林昱想起跳蚤人那一双尖利的手,感觉这些字像是被他们一点点抠出来,可是他们认字吗?

鬼气森森的几个字,根本不像它字面的含义充满生机,纵使看起来不详,林母还是径直走了进去。

里面像是被打理过,不像外面那样野草横生,地上依稀能看到石板的轮廓,倒像个生机勃勃的破落园林。

“这里也有!”

快步走在前面的林母,蹲在地上,双指指尖沾了一抹鲜血,地上的石板上两道红痕。

“就是这里没错了。”

林母站起来环顾一周,双拳紧攥,眉间隐见煞气,安安就在这附近!

沿着地上的血迹,老林三人朝园林深处走去,林间树影重重,暗影幽碧,风吹影动,拂面凉气森森。

这时一道白影在树影间一晃,林昱当即紧追而上,皱眉望着那一点,心里疑惑,人类?

林昱三人一路疾追,七弯八拐跑了数百米,眼看就要追上那个身影,却被一群四肢着地,白花花的肉体猛然冲击,三人悚然顿住了脚步。

数十双漆黑的眼珠,眈眈望着他们几人,伏蹲在地上的人,那姿势分明就是跳蚤人,只是身上却诡异的套了一层光裸的肉皮。

套在他们身上的肉皮,并不贴身,甚至露出里面猩红的肌肉,像是皮崩肉裂一样,比原本全身通红的模样更加瘆人。

而在这样一群披着人皮的跳蚤人后面,是一座五角凉亭,亭内坐着一个红衣女人,她正拿着一个人皮头套往一个跳蚤人身上戴。

“试试这个?”

那个怪物乖乖的蹲在她的脚边,像是听话摇尾的狗,任她随意动作。

“啧,不好看。”

她取下那个长发飘飘的人皮头套,随手扔在桌上,那个跳蚤人再次露出惨红肌肉的脸。

她在桌子上挑选了一下,又找了一个短发的人皮头,给他套了上去,然后抬着那张脸左右端详。

那张桌上,这样的人皮还有许多,肉色叠在一起,像是一堆皱巴巴的衣服,又像是肥腻腻的猪油。

凉亭内那个红衣女人依旧在乐此不疲的玩着换装游戏,像是没看到突然出现的他们一样。

眼前的一幕令人头皮发麻,林母强忍着不适,攥拳上前一步,狠狠瞪着那个女人,“我女儿在哪里?”

她一出声,那红衣女便停了下来,微微侧头,看了他们一眼,面露疑惑,“女儿?”

随机了然的哦了一声,“哦,那个小姑娘啊?”

说完,她又转过头,将那个头套取下来,似乎还是不满意。

“都找到了这里,你们应该很喜欢那个小家伙吧。”她不答话,反而独自慨叹起来。

红衣女从桌上拿起一个空荡荡的人皮头套,爱怜的抚摸它的黑发。“怎么办,我也很喜欢呢。”

“她的身体那么软,皮肤那么滑,我都舍不得剥下来,那件肉皮衣服,还是穿在她身上最好看。”

林母一听整个人都炸了,恨不得立刻手撕了眼前的女人,咬牙切齿的吼道,“把我女儿还给我!”

女人轻哼一声,斜觑了他们一眼,眼波似刀,“你们杀了我那么多的玩具,还想抢走我的新玩偶?”

不知想到什么趣事,倏然她又笑了,“虽然不能给你们,但是可以给你们看最后一眼。”

她伸出一根细长的手指,冲他们眨眼炫耀,“她现在可漂亮了。”

林母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窸窣叮当声响,一条细长的锁链像是扬长的鞭,慢慢伸展开来,盘旋在凉亭上空。

而在锁链的尽头,像升旗一样被慢慢拉起来,挂在顶端的,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林安。

半空中的少女,双臂张开,像是展翅的蝶,她纤细的腕关节、肘关节、膝关节、踝关节都被锁链从中间洞穿,细长的锁链将她稳稳的牵扯在空中,像是固定的标本。

看到她的瞬间,林母只觉血液倒流,目眦欲裂,呃呃张着嘴发不出声,崩溃失控的脸上,双眼通红泪流满面。

“安、安安......”

“来吧,小宝贝,给大家表演一支舞。”

凉亭内的女人指尖微动,穿过她四肢的锁链,像是拉扯玩偶的线,牵动着她的四肢随之弯曲伸展。

少女无力耷拉着脑袋,手脚摇晃摆动,在空中轻盈起舞,汩汩鲜血从拉动的肉洞中不停涌出——滴答滴答!

“怎么样,好看么。”红衣女拍着掌,竟随之打起了轻快的节拍。

我们一家掉进了里世界最新章节

我们一家掉进了里世界相关资讯

我们一家掉进了里世界

作者:野马难驾
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连载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4102人
  异变突然发生在周二早晨。本应是电梯间的门外,一片漆黑,雾气袅绕。外面乳白色的瓷砖,变为了荒草横生的土地。与他家一墙之隔的老李家,消失了得半块砖都看不见。往昔热闹的场面的老林一家围在门口,望着外面基因突变的世界,集体失了声......已有近书友Q群:963337958,评论交流各位宝贝来耍!站在阳台的林国栋,听到屋内的叫声,闷不吭声的走了进去。。
  • 去,你&定先和

    “那明天我和林昱出去,你和安安就在家里。”考虑到外面不确定的风险,老林决定先和儿子出去探探风。

    2022-06-25 08:29: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妈,这

    林昱现在也回过神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妈,这是咋回事儿啊?”

    2022-06-25 10:35: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啸的门&一言。

    风声呼啸的门口,中邪了一样的两人,静立不动,不发一言。

    2022-06-25 05:36: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于丽珍&成这样

    于丽珍摇了摇头,“不知道,你爸一早打开门就成这样儿了。”

    2022-06-24 08:17: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椅全垒&,一旦

    林昱负责把桌椅全垒在阳台上,这些桌椅的边角全部朝外支立起来,缝隙里放了锅碗瓢盆,一旦有人靠近,或者挪动这些桌椅,碰撞到碗筷勺子,立刻就会发出响声。

    2022-06-24 03:20:33详情点赞(0)回复(0)
  • 林昱两&的现状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几人也是疯狂猜测了一番,有林昱两兄妹黑洞外星人的科幻论,也有老林两夫妻的鬼神说,反正不管怎么猜,都是毫无头绪,对如今的现状也没有丝毫帮助。

    2022-06-26 08:49:58详情点赞(0)回复(0)
  • &示没有

    同时,坐在门口的老林,拿出手机,屏幕左上角仍然显示没有信号,他抱着一丝希望还是摁了110,结果发现根本拨不出去。

    2022-06-25 11:24:00详情点赞(0)回复(0)
  • &械,双

    在洗手间洗漱的兄妹二人,动作机械,双目失焦,一副神魂离体、浮游天外的神态。

    2022-06-26 07:21:2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