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提成哪里去了

“林老板,两百万对于普普通通家庭来说,确实是个天文数字!”“虽然对于你来说,但是是凤毛麟角而已!”秦阳盯着林福章,淡淡地笑了笑。林福章冷哼道,“你说得是的,但就凭你林福章冷哼道,“你说得没错,但就凭你夸夸其谈几句话,就想从我这里拿走两百万?你当我是傻子啊?”。...

“林老板,两百万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的确是个天文数字!”

“但是对于你来说,不过是凤毛麟角而已!”

秦阳盯着林福章,淡淡地笑了笑。

林福章冷哼道,“你说得没错,但就凭你夸夸其谈几句话,就想从我这里拿走两百万?你当我是傻子啊?”

“我知道你心里还有不服,所以我决定牛刀小试!”

“怎么个试法?”林福章忽然来了兴趣,紧盯着秦阳又问。

“你现在每说句一句话,一定很痛苦吧?”

“没错!我右座牙有颗牙齿最近发炎了,说起话来是有些发疼!不过这种小问题,是个医生都能看出来吧?”

说到痛处,林福章才下意识地摸了摸下颚。

秦阳摇头纠正道,“不是发炎,而是你那颗牙齿里生了蛀虫!”

说罢,这小子猛然伸手在林福章的下颚处重重拍了一巴掌。

众人只听得“咯噔”一声后,林福章立即传出“哎哟”一声惨叫。

“擦,你敢打我们老爷?”

“我跟你拼了!”

何宁和王鹏二人想趁机拍马,纷纷又举起甩棍要朝秦阳身上砸去。

钟泉慌忙将二人喝住,“住手!”

“看看他要说什么!”

“张嘴!把废血和蛀虫吐出来!”

秦阳冷声发令。

此时林福章嘴里已经包了一泡血水,就是秦阳不让他吐,他也要将其全喷出来啊。

“啊——真有一只蛀虫!”

“还是黑色的!擦,居然有米粒那么大!”

当林福章嘴里的血水喷到他脚下的青石地砖上时,何宁和王鹏二人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死东西,原来是你在我牙齿里作祟啊!”

林福章看到那黑虫还在不断蠕动,慌忙抬起一脚将它狠狠踩死。

秦阳也不多言,只在路边的花丛里摘下一朵含苞待放的月季,拿到林福章面前道,“张嘴!”

“小兄弟,你这是要干什么?”

林福章还有些不解,但此时他对秦阳的态度,已经有了明显的转变。

“难道你牙齿不痛了么?”

“痛,当然还痛,不过比先前好多了!”林福章连连点头。

秦阳呵呵道,“让我再施小技,保你牙齿不再发疼!”

“张嘴!”

“好好!”

林福章迅速张大嘴巴。

秦阳将未绽开的花瓣拨开,再将里面的露水连着花粉一起滴入林福章的座牙之中。

林福章只觉牙齿里一阵神清气爽,刚刚还痛得要命的地方,瞬间就如打了麻药一样,完全没有感觉了。

“虽然我帮你止了痛,但你嘴里右起第三颗座牙已经快被蛀虫掏空了,所以你有时间的话,最好去医院找牙科医生帮你补上一补。”

顿了一顿,秦阳又道。

林福章已经这小子神乎其神的医术给惊住了,立马就拱手行礼道,“神医,您何不好人做到底,现在一并帮我把牙齿补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再说了,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本神医可不想浪费时间。”

秦阳直接摇头拒绝。

林福章还不气馁,拍着胸脯就保证道,“神医,只要你补好了我的牙齿,我马上送上两百万的支票——不,两百零八万,再追加八万作为奖赏!”

“你这条件倒是挺诱人的!”

“可惜我手里现在并没有补牙齿专用的3M树脂啊。”

秦阳一脸无奈地咂了咂舌头。

钟泉慌忙劝说道,“老爷,秦神医已经尽力了,咱们还是别为难他了!”

“嗯,老钟你说得是!”

林福章点点头,又恭恭敬敬对秦阳说道,“秦神医,请您移步到府上稍坐片刻。”

“嗯,孺子可教!”

秦阳怪笑着在林福章右肩上拍了两下。

何宁和王鹏瞬间流了一层冷汗:尼玛,这神人竟真的成了林老爷子的座上宾了?!

“林老板——”

“神医,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福章!”

将秦阳迎到正屋坐下后,林福章又满脸堆笑地迎合道。

“呵呵,福章老弟啊,看在你一片虔诚的份上,我就再送你一样好东西——爽身粉,这个只要涂到你下面,我保证让你从今天起穿上干爽的内裤。”

秦阳边说边从裤包里取了一小包淡黄色的粉末状物体。

“就这么一小包?涂完就可以了吗?”

林福章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下半身湿热发臭的缘故,这老小子每天至少要换三四次内裤,为此他找遍了江北的泌尿外科医生,男科医生,但断断续续治疗了近三年,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成效。这种顽疾让林福章烦恼频频,痛苦不堪啊,不曾想秦阳今日送上一包神奇的爽身粉,这让他是又惊又喜啊。

“不必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你试试就知道了——去吧!”

“好好好!”

看到秦阳自信满满的神情,林福章慌忙接过药包进内屋去了。

钟泉这时又凑上来问道,“敢问神医医承何门何派?日后我们也好登门拜访啊!”

“我师父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我下山的时候,特意叮嘱我不要透露他和门派的半点儿信息!所以很抱歉啊钟管家,这个秘密我无可奉告!”

“哦,理解,理解!”

钟泉虽然有些失落,但听秦阳如此一说,更觉他身份神秘,必是久隐世外的高人。

“哈哈哈,秦神医,你这药粉实在太神奇了,我涂上后,那顽疾果然好了!”

不久,林福章一脸兴奋地从里屋跑了出来。

秦阳笑着点点头,又摇了摇手中纸扇道,“那么福章老弟,你是不是可以把我的诊金支付了?”

“这是必须的!”

林福章很快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送到了秦阳手上,又道,“另外,还有八万治疗牙齿的费用,我想通过手机转账给您!”

“你是想要我的手机号吧?直接说就可以了嘛,我可是很喜欢结交朋友的人!”

别看秦阳昨天才来到地球,可短短的十几个小时里,他竟将地球上的生活习性以及所有物事摸了个透彻,因此现在玩起手机来也是得心应手。

“神医,能否让我也加一个好友?”

钟泉见林福章加上了秦阳的好友,他也赶紧拿出手机凑上前去。

“当然可以!”

秦阳对钟泉今天的表现很是满意,因此又毫不吝啬地让他加了。

林福章顿了顿,又轻声道,“神医,我还有一种顽疾——”

秦阳打断道,“我知道,因为嘛!这病在我这里虽是小儿科,不过它的诱因还是你体内肾精和气血长期亏损造成的,所以就算是本神医,也没法在一天之将它治好——”

“那,那您的意思也是没有办法了?”林福章瞬间有些着急,作为男人,患了这种疾病,就像做太监一样难受啊!

“谁说的?”

“虽然一天治不好,但是十天半个月绝对没问题!”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请神医在府上小住半个月吧?哦不,神医想住多久住多久!”闻言,林福章又是喜出望外。

秦阳又笑着拍了拍这老小子的肩膀道,“放心,小爷是个守信誉的人,既然收了你这么多诊金,保证会把你治好;不过一直住在你这高墙大院里,实在太闷了!这样吧,我每天抽一个小时时间来你这里,这样你也不用成天陪着我!”

“好好好,还是神医想得周到啊!”

“老钟,赶紧吩咐下去,以后秦神医可以自由出入我林府;所有人见了神医如见我亲临,倘若有谁敢对神医不敬者,家法伺候!”

“是!”钟泉立即点头。

林福章又拉着秦阳一手恭敬问道,“神医,您还没吃早饭吧?我让厨房给您弄几个下酒菜如何?”

“大清早的你让我喝酒?你这是要我英年早逝吗?”

“哎呀呀,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老糊涂了!”

“算了算了,小爷我不与你计较——明天起,我正式帮你治疗那种顽疾,你赶紧让人准备一些上好的人参和鹿茸,还有灵芝,虫草之类的,这些都是补气血的必须之物,另外还有些药材,我需要上山去采,所以今天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罢,秦阳转身就走。

林福章听说这小子要去采药,巴不得他赶紧离开,于是又让钟泉开车相送。

秦阳知道这老小子想派老钟跟踪自己,所以出了院门便使了一招凌波微步,转眼就消失在二人的视野中。

“高人,果然是高人啦!”

钟泉见状,又连连惊叹不已。

林福章见了这一幕,心中更是将秦阳尊为了圣人。

上午十点半,骄阳似火。

苏轻雪风尘仆仆地从外面工地回来,倒了一杯纯净水刚喝了两口,苏小曼就黑着脸推开房门道,“气死人了,这个月工资又降了几大百!姐,快看看你工资少了没!”

“工资到账了吗?”苏轻雪还有些诧异。

苏小曼道,“九点二十就到了,赶紧查看你的工资卡啊。”

“好。”

苏轻雪一脸激动地打开手机银行,根据上个月的业绩提成,她这个月至少可以领到三万二的工资,然而看到到账的工资数目时,她顿时傻眼了:尼玛,怎么才发五千六百二的工资啊?那两万多的提成哪里去了?

护花游龙最新章节

护花游龙相关资讯

护花游龙

作者:无双公子
类型:现言小说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酒止步 在读:5978人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遭归来时化成龙大哥。下回分解苏家的废物女婿如何复活为强者......可让他大感诧异的是,此刻自己还完好如初的活着!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还躺在一张宽大的硬板床上。。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