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等鹰来

程云淓在空间小家里给秦征找了好几件很适合他穿的衣服。秦征原来是那一身衣服破的破破烂烂的烂,又是血又是泥,了都不能够穿了,那双不知道什么皮子做的靴子也裂了好大的口子。程云淓怕他除了什么需,换下去后就用塑料袋装着放到沙发床床下,想等他什么时候看过了说秦征原来那一身衣服破的破烂的烂,又是血又是泥,已经都不能穿了,那双不知什么皮子做的靴子也裂了好大的口子。程云淓怕他还有什么需要,换下来之后就用塑料袋装着放在沙发床床下,想等他什么时候看过了说可以扔了再扔掉。。...

程云淓在空间小家里给秦征找了好几件适合他穿的衣服。

秦征原来那一身衣服破的破烂的烂,又是血又是泥,已经都不能穿了,那双不知什么皮子做的靴子也裂了好大的口子。程云淓怕他还有什么需要,换下来之后就用塑料袋装着放在沙发床床下,想等他什么时候看过了说可以扔了再扔掉。

这少年不过十四五岁,还没有长成,以程云淓过去做培训老师的眼光来看,他的家境应该是很良好的,营养充足,手上虽然有茧子,但却不是做农活的老茧,而是捏笔或者握刀剑的茧子。这个年代的人营养感觉都不太够,长得也没有现代都同龄孩子结实,不过秦征虽然现在还是根细竹竿,就个子来说在他这个年龄的少年里,即便是跟现代社会的孩子们比,好似也没有觉得矮。

贴身的保暖内衣裤都是给老爸买的,全新的羊羊羊,给秦征穿了有点大,不瞎折腾--比如被刀剑划破的话,穿个几年也应该没有问题。哥哥的几件高领低领的羊绒衫比了比也都能穿,就是大一些,倒是能叠加着穿两三件用来御寒。

空间小家里现成有好几双男式鞋,有给老爸买的,也有给哥哥买的,都是全新的名牌货,程云淓费老大劲才买到,要么在某宝直播间血拼抢的,要么找代购海淘的,质量式样都是顶呱呱,价格不菲。老爸比哥哥个子矮,脚也要小一些,所以给老爸买的几双鞋的鞋码还算合适,程云淓就把给老爸买的一双魔术贴的厚底雪地靴拿了出来,心里一时有点酸溜溜的。

这双鞋程云淓看中好久了,好容易找代购买到,还是给老爸老妈买的情侣款,想尽一下宝贝女儿的孝心,却没有机会给老爸老妈穿了。

全身上下只有裤子目前没有合适给秦征穿的,几条给哥哥买的牛仔裤、冲锋裤都因为他腿上的伤口包扎得很厚而套不上去,倒是翻出来一条自己冬天时候穿的家居休闲运动裤,水货三叶草的,宽宽大大,加了细密舒服的厚绒,虽然有点短,穿上厚厚的羊毛袜再套上雪地靴,外面再披一件自己去北欧看极光时候买的黑色长款大鹅羽绒服,应该还算不冷。

这么从上倒下给秦征一打扮,嚯!即使脸色苍白,额头和脸颊上青肿和擦伤的血痕未消,又贴了创可贴,擦了一大片的碘伏,但看这个鼻梁这个眉骨,这个很有轮廓感的下巴,还真是个帅气美少年呢!

接下来的一天,程云淓都觉得秦征怪怪的,始终垂着眼帘,正眼都不看她。吃药换药都听话得很,也没用疑惑又不好意思问的目光瞟伐瞟伐,而且时常拿着一个黑色的哨子样的东西,放在唇边吹,又没吹出什么声音来,像在运气似的,真是好奇怪。

阿梁也觉得秦家阿兄有点奇怪,自从午饭前他充当小拐杖,让秦家阿兄撑着小肩膀去院子后面上过茅厕,把阿姐在他昏睡的时候都给他接过几次尿的事儿告诉秦家阿兄后,他的脸就红得发紫,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发烧了,会不会又昏睡不醒呢?

阿梁把自己的担心悄悄告诉了阿姐,引得阿姐笑了半天,然后摸摸头,告诉阿梁不用担心,阿姐会照顾好“所有的人”的。

好吧。

阿梁坐在炕桌上,用手撑着脸蛋,瞧着躺在自己的小床里吐口水泡泡和一手拿着一块饼干,左边一口右边一口吃得专心致志的小鱼儿,忧伤地叹着气。以前阿姐时时刻刻都陪着他们三个,说话念诗讲故事,教他们画画,唱歌哄小鱼儿和皓皓睡觉,现在呢,从昨天到今天,阿姐花了好多时间和精力在外面照顾那个秦家阿兄,午睡都没有来陪皓皓睡呢!

这两个家伙一个就知道吃,一个就知道睡,都不能理解现在的形势和自己的心情,真气人!

第二天一大早,阿梁就被早早叫起,穿好衣服扶着秦家阿兄去方便。他嘴巴撅得高高的,觉得秦家阿兄好麻烦,阿姐已经在隔壁正房里给他布置了净桶,可以少走很多路呢,他却偏要走好远去后院茅厕方便,自己又走不利索,摔倒了怎么办?又着凉了发寒热怎么办?

秦征看出了阿梁的不开心,想正色跟他谈谈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但一想到自己,禁不住眼前一阵发黑,停住蹒跚的脚步,站在院中等着这阵晕眩过去。

小厢房的门半开着,雪后清晨寒冷的空气中传来一阵阵温暖的食物的香气和婴儿特有的“咯咯咯咯”的笑声,阿梁蹦跳着冲向院中堆起的小雪人,踢起一阵阵的雪雾,院外狗吠声声,诺大的一个山村,显得又安静又温存。

然而,秦征却知道,这安静的背后隐藏着时刻会掩上来的浓厚恶臭的血腥和残酷。

他抬手慢慢地把大氅前襟那一条精巧的小机关拉开,是的,程云淓给他穿衣服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叫“拉链”,怎么做出来的?

“不知道呢。”

程小娘子一脸的“懵懂”地说道,实力演绎了什么叫“一问三不知”。

雪后的寒风如刀般顺着敞开的衣襟钻了进来,让秦征狠狠地打了几个寒颤,肩背、肋下和大腿上火辣辣的大片伤口却因这刺骨的寒冷侵入身体而平缓了一些。他扶着院内一棵枯树站定了,吐出一口长气,将捏在手里的鹰哨抵在唇边,缓缓地将体内凝聚的真气送入这小小的铁哨中再传出去。

“阿梁,”程云淓在房间里提高声音道,“去柴房里拿几个土豆过来。”

“哎!”阿梁扭头应了一声,拍拍手上的雪沫子,穿得像个小球一样,颠颠儿地迈着小短腿跑向柴房,踮着脚伸着手把柴房门的插销顶开,撅着屁股像小土拨鼠一样钻了进去。

秦征左右看了看,不自觉地向着柴房的方向走了几步,一时间又觉得这种窥探非常地可耻,犹犹豫豫地停下了脚步,只能看到阿梁拖出一个带小轮子的深蓝色的篮子,篮子的一端有一个长长的把手可以拖着,他又颠颠地把这个篮子拖到小厢房门口,迈着腿跨进门,问:“阿淓阿姐,要几个土豆呀?”

秦征长眉一皱,土豆又是什么?

这不过一天两夜,这吃的穿得用的,都是秦征以前所不曾见过的,那粥里的颗粒雪白饱满的大米、精细白净的面粉、都一样粗细长短或者扭成各种小圈圈的汤饼,还有那“煲仔饭”里的“腊肠”、酸甜可口的“番茄炒鸡蛋”、冬日里不可能出现的新鲜翠绿的蔬菜、甘甜的橙子和苹果、味道醇香,五花三层的“东坡肉”、那雪白精致的碗碟、弟弟妹妹们爱不释手的印着色彩斑斓漂亮图案的分格小盘子小杯子、放一夜水依旧是温的奇怪的杯子、身上穿着的轻飘飘却可以御寒的大氅、精巧的“拉链”、毛茸茸却柔软有弹性的“高领羊绒衫”…..还有他们每个人脚下穿的靴子,不说那质地厚实又防寒的鞋底吧,竟然还分了左右脚呢!

这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娘子,从死人堆里扒出来几个孤儿,一个人忙里忙外照顾着三个弟弟妹妹和一个伤势严重的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是怎么弄到这些食物和衣服用品的?是怎么弄到这吃了不过两天就退烧的药丸的?

秦征把手中的鹰哨用力捏了捏,忽然想起小时曾在阿耶的书房里翻到一些奇志怪谈的杂文,里面有许多鬼神妖怪的小故事,不是狐狸精化作少女迷惑书生,就是女鬼幻化成人吸取过路人的阳气……难道说她竟然是妖怪?或者说,她本来就已经……不然怎会逃出尸骨坑?

这一切都是幻象吗?自己是中了她的幻术吗?她给自己吃的那些药丸,是不是石头土粒?还是……自己本来就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在阴间,还未喝孟婆汤……

一阵寒风吹过,秦征一抖,胳膊上寒毛“唰”地一声,根根竖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僵硬着脖子缓缓转过身,看着不知何时走到自己面前的程小娘子正扬起头冲自己微笑,头皮一阵发麻。

“你站在雪地里不冷吗?”程云淓笑眯眯地问道。

程云淓觉得自己有点矮,跟秦征小帅哥说话得仰起头。虽然没有太阳,但地面的白雪和天空阴云连在一起反着阴沉的白光,照的她的眼睛睁不开,只能眯起眼睛,看着秦征背着光阴影下苍白的脸。

这青春期的男孩子就是爱逞能,在大冷天里敞着羽绒服,额头上竟然有一圈细细密密的小汗珠,刚才一个人站在树下也不知道想什么,迷迷蒙蒙的,喊他进来吃早饭连喊几声都没听到。

“你怎么啦?是不是伤口又疼了?”程云淓走上前一步,赶紧把羽绒服的拉链踮起脚尖给秦征拉到下巴下面,仔细地左右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决定等下进去就再给他测个体温,明明早起已经不发烧了呀?

秦征怔怔地看着她,感觉到她微凉的小手费力地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睛一瞥,看到她脚下有一圈淡淡的影子,又感受到身体上伤口的疼痛,不由得抚了抚狂跳的胸口,应该不是女鬼吧,虽然没太阳,但有影子呢……难道是狐狸精?可是,又不能看她有没有尾巴……

程云淓莫名其妙地看着秦征的脸色变换,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低头看到他手里拿着的哨子,就搭讪着问:“这是什么呀?我看你一直在吹它,是哨子吗?可是,怎么没有声音呢?”

秦征一时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

程云淓脑子转的非常快,想起小时候看过一部霓虹的电视剧叫《犬笛》,训犬的笛子吹起来人类也是听不到声音的,可村里那几条土狗并没有吠叫和躁动啊,更没有闻声而来,所以,这黑色的哨子应该不是召唤狗狗的。

程云淓不禁疑惑地问道:“这哨子是只有你能听到,我们都听不到吗?”她想着刚才秦征边吹边往天上看,不由得也手搭凉棚抬头看天,嘴里碎碎念地自言自语,“是在召唤鸽子吗?可是鸽哨应该有声音呀?难道说真的是在召唤神龙?”

秦征:“......”

“这是鹰哨,”秦征说道,“用来红鹰传讯。”

“红鹰传讯?是用来召唤你们部队里......是召唤你们戍边卫的救兵吗?”

秦征微微一笑,淡淡说道:“是,也不是。”

“嗯?”程云淓挑眉看他。

秦征却没有回答,只是又将鹰哨放在嘴边,悠悠地吹了一口长气。

程云淓依旧手搭凉棚抬头望天左看右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阿姐,你们在看什么呀?”阿梁含了满嘴的食物,腮帮子鼓鼓着,扒着门板拉长声音问。

仿佛在回应他的疑问一般,一声清啸忽然远远地响起。

“什么声音?”程云淓有点兴奋,踮起脚使劲仰起头。

秦征努起双唇,勉力又吹了一声。

又是一声清啸。

在寒冷的清晨,那啸声清晰而嘹亮,由远及近,呼啸而来,惊空遏云一般。

一抬头,只见阴沉的天空中,一个红色的身影,伴着这清冷嘹亮的啸声,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他们的小院疾速地掠空而来。

穿越空间好生活最新章节

穿越空间好生活相关资讯

穿越空间好生活

作者:轻水撩雁翎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29166人
  奇幻世界吗?突然大地震,而更奇幻的是,大地震中被埋在自家公寓天花板下的程云淓一睁眼,居然意外发现自己怀里有一个哭得声嘶力竭的婴儿,再一伸出手,哇噻!怎么回事?我怎么也变为了一个满身血污的八岁宝宝?我那花了血本刚付了首付刚房子装修好住了将近半年的小家呢?我那双十一双十二屯积的物资呢?来来来,都给我一同再次穿越回来!我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四有好青年,还不能够在这中国古代有所做为了?看我种地、养娃、防疫、赚铜鈿……再看我提升人民体质、提升农民素质……咦?小郎君,切记怕嘛,我但是个去努力工作又不粘人的小妖怪哦!“哇啊--哇--”。
  • 强用胳&哦哦,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2021-09-20 04:00: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有了&间!”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2021-09-20 11:45: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匪徒把&怀里。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2021-09-22 03:34:2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