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准备出发

早饭程云淓是用空间小家里的早餐机做的网红款培根奶酪三明治,煎了方型的荷包蛋,夹了番茄片和生菜叶进来,撒了海苔碎,咬一口便能拉出长长的奶酪丝,香喷喷的尤其非常好吃。只可惜除了小鱼儿一口一口吃得兢兢业业之外,连阿梁都会觉得有点儿心不在焉。那只红鹰始终在门那只红鹰一直在门口一本正经地踱着步,阿梁很想拿手里的三明治喂给它看他吃不吃,却又怕它跳起来啄屁股,好纠结。。...

早饭程云淓是用空间小家里的早餐机做的网红款培根奶酪三明治,煎了方型的荷包蛋,夹了番茄片和生菜叶进去,撒了海苔碎,咬一口便能拉出长长的奶酪丝,香喷喷的特别好吃。可惜除了小鱼儿一口一口吃得兢兢业业之外,连阿梁都觉得有点心不在焉。

那只红鹰一直在门口一本正经地踱着步,阿梁很想拿手里的三明治喂给它看他吃不吃,却又怕它跳起来啄屁股,好纠结。

“你不让红鹰给你带个回信吗?”吃完早饭程云淓发现红鹰吃完了一整盒乌鸡肉和一整块鸡胸肉,就这么飞到院中的枯树枝桠上站着,并没有要飞走传讯的意思,就问道。

“它叫阿幽。”秦征说道,晃开问句,只是一笑。

他很快吃完了程云淓精心准备的早餐,什么也没问,连里面脆脆的培根和香香的奶酪,都没有引起他的注意。按照刚才的商议,他要到村里去找一下可以用得上的工具。程云淓想了想,并没有拦他,便让他慢慢地朝院外踱去,自己开始收拾起来。

天比清晨亮了一些,但依然没有太阳,西北风比前几天都要平缓,雪却已经停了快两天了。这段时间因为呼呼的大风,地面的积雪不深,只是村里因无人打扫,四处都是白皑皑的,反射着云层的光芒,亮的刺眼。

秦征穿着程小娘子给他准备的衣服鞋袜,出门前又硬被她在头上套了顶毛茸茸的灰色羊绒围巾和厚毛帽子,牛筋厚底的防滑防水雪地靴踩在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冷。

阿幽站在树杈上看着他走出院子,询问地叫了两声,展翅飞了过来,在他头顶上一个盘旋,又落在了村头一棵大树光秃秃的枝丫上,歪着头,看着秦征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向那日程云淓发现他的狗窝边,弯下身在窝棚里翻了几下,抽出了一把断了一小半的长刀。

秦征把刀拿在手里看了看,刀把上凝着的血污已经冻成了冰坨,刀刃已卷,刀身上伤痕累累。

这不是秦征自己的兵刃,他的长刀早就断了,这是在拼杀中随手捡到的不知是哪位同袍的兵器,它的主人已经倒在那大雪封住的山林里,一腔热血洒尽。

秦征的眼神掠过那狰狞的断口,看向枝丫上的阿幽。

早在他们潜入伏龙山密林中发现秘密栈道的时候,就放出来三只红鹰报信,然而当他带伤冲出伏龙密林,却并没有看的所需要的布防和援兵。阿幽带来的羊皮纸是唯一有回应的。耶耶、兄长和卢三郎被突厥大军围困在瓜洲,鞭长莫及。而近在咫尺的沙洲刺史魏赞面对如此军情,却置若罔闻,没有一丝的动静。

所以,他要去宣城,他倒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是否与那几张被他贴身藏起的沾满鲜血的信件有关联。

只是,目前甚至还不能快走的自己,真的能够带着一个婴儿三个儿童,在这酷寒的冬日,穿越二百多余里安全到达宣城吗?

即便在村里找到了类似独轮车、背篓之类的工具,他如今这个状况,怕是连推都推不动、背都背不起。

王家庄跟别的西部边境小镇相比,因为挨着山脚,靠山吃山,村民大半是猎户,所以生活条件还算好,秦征找了两户人家就找到了两三个背篓。他挑了两个看上去比较结实的,准备用来背皓皓和小鱼儿,另外一个小一点的让程小娘子背一点吃食,不用太多,倒是还需要带伤厚实的被子铺盖,晚上夜宿的时候不会冻到,这样的话就需要再来一个背篓了。

若是能找到一辆独轮车便更好了,三个孩子和吃食铺盖都可以放在独轮车上,他之前虽然没有推过,却也曾看过别人推,应该是会比背着孩子们走要省力和快捷。

秦征一手拎着背篓,一手拄着断刀,尝试着迈开大步,想看看自己的身体目前能承受多大的强度和力度。

作为一名斥候,这一路的路线村落戈壁都在他脑海里,此时他把行进路线过了又过,觉得虽然前途茫茫,却也不是没有生机,无论程小娘子的法力发不发挥的出来,安全走到宣城,应该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几个婴幼儿却要受些寒苦了,必定会比躲在这临时的小窝里要艰险得多。

秦征一边想着,一边离开已经搜过的几栋房子,准备走到对面另外间院子里再继续寻找,却发现村里几只狗子在他们躲避的院子门口跑来跑去,阿梁跟着它们在院子门口呼呼喝喝地蹦跶着,好像还挺开心的样子。

再转眼一看,程小娘子正蹲在院门口,用力地绑着一辆……车?

秦征微睁双眼,拎着背篓和断刀怔了片刻,才慢慢地走回小院门口。

是的,那是一辆车,虽然秦征之前从未见过,但也从两个轮子上看出来,确实是一辆车。

这辆车不高也不长,除了轮子是黑色的,身体上罩着白色的不知什么材质的罩子,前轮往上的位置高高翘着两个……把手?中段则是一个黑色的仿佛是鞣制好的皮制的小马鞍样的座垫,最末还翘起一个像小靠背的东西。

程小娘子正在这辆“车”旁边,将一个看上去也仿佛是“车”的深深的篓子,用工具安装在那辆白色两轮车的侧边。

“这是,什么?”秦征站在旁边,按耐住心脏的狂跳,尽量平静地问道,虽然心里对自己说,她变出什么来都不应该意外,却还是觉得,好意外。

“这是小车车!”阿梁跳过来,带点炫耀地抢着说道。

“哪里弄来的,小车车?”秦征继续问道。

“家里呀。”阿梁想了想,确实是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阿淓阿姐就带着他骑过这个小车车了,所以很肯定地点着头,对秦征说道。

程云淓拿个扳手,正费力地把链接电瓶车和侧兜的螺丝拧上,闻言抬头冲秦征甜甜一笑,不等他询问,就又低下头手拉脚蹬地用起力来。只是自己实在太小,力气不够,这种螺丝点点螺丝刀也没法用,憋得脸红脖子粗都觉得拧的太松。

她气喘吁吁地停下手,抬眼对上秦征都要瞪起来的眼睛,说道:“你来!过来帮我忙!”

秦征正在酝酿改如何开口询问,是不是就要开门见山地问清楚她到底有没有法术?有多大能耐?这几天他们吃的喝的用的,是真·食物用品,还是石头子儿小树皮儿变的?这个奇怪的“小车车”到底是怎么变出来的?到底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语言还没完全组织好,就被程云淓一把拉了过来,手里被塞了一个冰凉的工具,指着小车车和侧兜之间的连接点,教他道:“用这个扳手套住这个螺丝帽,往右边,对,右边,使劲拧,使劲使劲,拧到完全拧不动了就好了!”

对的,小车车,程云淓的小电瓶车,又被她拿出来用了。

她的小电瓶车其实不大,是某著名电瓶车牌子里女士偏小一点的,不然以她现在才八岁的营养不良儿童的小体格是根本不可能搬得动它。

车车虽小,动力却很强大。

这辆电瓶车是程云淓同事半卖半送给她的二手车。

同事小两口都是骑行爱好者,先是骑自行车,之后进阶到了电瓶车,自家两辆电瓶车都改装过,换了大功率的电池,续航逼近200公里,还曾经骑着这辆电瓶车穿越川藏线,速度耐力都没问题,45度坡也冲得上去,即便冬天寒冷电池能量不够,打个对折,续航开个100公里也应该没啥问题。

秦征正在安装的那个侧挂兜也是同事的改装,本来是欧洲著名骑行品牌里的自行车可折叠行李拖挂车,两个20寸的加宽加厚越野自行车轮,车身用坚固的合金条管和涂硅防雨布做成的,防风防雨,还带个半透明的雨罩。同事家里有俩大金毛,为了带出去兜风,就改装成了电瓶车拖挂车,不但能后拖,还能用钢板和螺丝安装在电瓶车一侧的防撞档上,变成个侧挂。

只是,这种拖挂城里是不能上路的,违章了,而同事老婆怀孕之后,被丈母娘耳提面命不许小两口再骑电瓶车出门瞎溜达,于是就连车带拖挂、带零件等等,很便宜地打包转让了。

当秦征提出要离开大王村的时候,程云淓心里就有了这个打算,这一溜婴幼儿和重伤员,二百多里地,靠脚走能走到明年去,六七天必然是秦征安慰他们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秦征觉得自己能在重伤的情况下背着几个娃靠走路的去宣城,他能吃苦能扛得住,程云淓可没对自己的能力有那么高的评价,即便自己是个成年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现在她还是个体重不到50斤的宝宝。

这电瓶车略微有点小,就算他们都还是孩子和少年,也坐不下五个。她趁着秦征出去找背篓和小独轮车的功夫,赶紧跑进空间小家一顿翻找,还好,拖挂车她搬新家的时候还用过,装了一整箱的书籍也能很轻易地拖动,负重150斤左右没啥问题。拖挂连接的小钢板和螺丝也都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在阳台的收纳箱里放得好好的,一找就找出来了。

本来想安装成后拖挂,又怕不注意的时候有人扑上来把拖挂车给拉住了,就干脆麻烦点,安装成了侧挂,这样在雪地里开动的话,虽然比后拖挂要慢和笨拙,却安全得多。再在电瓶车和拖挂车的轮胎上都装上防滑链,相信雪地里也不太会打滑。

阿梁在小车旁边跳着,举着小拳头给秦征加油,学着程云淓,回声一样叨叨:“这里用力!这里用力!”

他坐过小车车,可快了,“嗖”的一声就跑好远呢!

阿梁跑到程云淓跟前,拉着阿淓阿姐的衣袖,认真地说:“阿姐,我们去镇上吗?我们去找耶耶和阿娘!”

程云淓微微一怔,她也不知道阿梁的爹妈到底在哪个镇上,在哪家大户人家做帮工,原主的记忆中并没有多少有关的信息。她也曾问过阿梁,可他还小,自己也说不清楚。若是就在附近的双石镇,在突厥骑兵过境扫荡之后,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面对着阿梁期待的眼睛,程云淓不禁有点心虚。孩子的眼睛最纯真,也最敏感,阿梁马上感觉到了阿淓阿姐内心的不确定,禁不住紧张起来。

“去找耶耶阿娘!”他喊起来,“我要找耶耶阿娘!我要找耶耶阿娘!耶耶!阿娘!阿娘!”小小的孩子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急切和恐惧,憋了这么多天的委屈和害怕一下子爆发出来,“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站在枯枝上的阿幽被突发的哭声吓了一跳,忍不住喉咙里“咯咯”轻叫了两声,歪着脑袋朝着那边疑惑地看过去,看着这个小小孩站在雪地里无助地哭号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程云淓赶紧放下手中的工具,走过去一把把阿梁抱在怀里,拍着他的头,嘴里不停地哄着:“我们去找耶耶和阿娘好不好?我们这就出发去镇上,镇上找不到我们慢慢找好不好?”

阿梁的小身体一开始紧紧地绷着,张着嘴巴嚎哭不停,慢慢地在程云淓的抚慰下软了下来,靠在阿淓阿姐的肩头呜呜地伤心大哭,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程云淓掏出纸巾给他擦鼻涕,房里的小鱼儿和皓皓,却因为听到了阿梁的哭声,又看不到阿姐阿兄的身影,也害怕地跟着哭了起来。

秦征皱起了眉头,这哭声此起彼伏,震得他太阳穴突突乱跳,真不知道程小娘子是怎么能一人小小的人儿,哄住三个婴幼儿的。

“秦阿兄,”程云淓喊他,“你给阿梁擦擦眼泪,我进去哄哄那两个小的!”

秦征眼皮子乱跳,无可奈何地站起来走过去,还没来得及把手里的扳手放下,程云淓就把阿梁推到了他身边,阿梁闭着眼睛呜呜大哭,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衣襟,把鼻涕眼泪蹭了他一身。秦征眼见着程小娘子奔进小厢房,一把把跌在门槛上哭着伸手要抱的小鱼儿抱了起来,一边轻轻摇着哄着,一边把脸贴上了她满是鼻涕眼泪的可怜的小脸蛋。

秦征怔了一会儿,笨拙地伸出手把阿梁搂在怀里,在他的小肩头轻轻地拍了拍。

穿越空间好生活最新章节

穿越空间好生活相关资讯

穿越空间好生活

作者:轻水撩雁翎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29166人
  奇幻世界吗?突然大地震,而更奇幻的是,大地震中被埋在自家公寓天花板下的程云淓一睁眼,居然意外发现自己怀里有一个哭得声嘶力竭的婴儿,再一伸出手,哇噻!怎么回事?我怎么也变为了一个满身血污的八岁宝宝?我那花了血本刚付了首付刚房子装修好住了将近半年的小家呢?我那双十一双十二屯积的物资呢?来来来,都给我一同再次穿越回来!我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四有好青年,还不能够在这中国古代有所做为了?看我种地、养娃、防疫、赚铜鈿……再看我提升人民体质、提升农民素质……咦?小郎君,切记怕嘛,我但是个去努力工作又不粘人的小妖怪哦!“哇啊--哇--”。
  • 自己的&和划破

    程云淓看着自己抱起小娃娃的手,那不是自己的手,这双手又瘦又细又小又脏,满是血污和划破的伤痕,这分明……是个七八岁小孩子的手!

    2021-09-20 11:20: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地间顿&时一片

    她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纳闷地想着:“魔都怎么会地震呢?”就只见天花板整个地塌了下来,天地间顿时一片黑暗……

    2021-09-20 12:09: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勉&…”

    程云淓的内心深处又涌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怜爱,仿佛这小娃娃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一般,忍不住用手肘撑起身子,勉强用胳膊把小娃娃圈起来,爱怜地拍了拍:“哦哦哦,宝宝不哭哦……”

    2021-09-22 08:2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是自己

    这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这软软细细又童稚的,竟然是自己的声音?

    2021-09-21 05:5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月的&在了怀

    匪徒把男女老少赶到这个坑里,一个不留地虐杀了他们。而原主把弟弟,六个月的皓皓保护在了怀里,阿娘把两个孩子保护在了怀里,耶耶把阿娘和孩子们保护在了怀里。

    2021-09-22 10:07: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明&间!”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2021-09-22 07:55:4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