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偷走

那位穿着锦鼠皮狐裘的青年被撕扯得连发髻都有些歪了,竭力继续维持着体面地,沉声地说:“大胆地!我等乃东风先生座下侍卫,尔等好大的胆子如此出言不逊?”“管你东风西风!郑郎君,是这几个歹徒,踏坏了小的家草棚,让小的一家老小如何生存下来?”“小的家的草棚也被射进两支长这争斗吸引了四周草棚住户的注意力,所以没有人注意到程云淓溜进了林子,在草棚之间躲躲闪闪地寻找着,边找边轻轻地喊着:“阿幽?阿幽?”。...

那位穿着锦鼠皮大氅的青年被拉扯得连发髻都有些歪了,极力维持着体面,沉声说道:“大胆!我等乃东风先生座下护卫,尔等竟敢如此无礼?”

“管你东风西风!郑郎君,就是这几个歹徒,踏坏了小的家草棚,让小的一家老小如何生存?”

“小的家的草棚也被射进两支长箭,幸而小的耶娘带着孙儿去粥棚未在草棚,若非如此,定是一箭穿胸惨死!呜呜呜呜呜......”

“若不是当场捉住,尔等恶人便跑掉了,让儿一家冰天雪地的怎么活?”

“......我等何曾要逃?”

“不是揪住你们,那不就逃了?”

“胡说八道,那猎物中箭跌入那边林间草棚处,我等不过是......”

“突厥杀我家人抢我土地,好容易逃到宣城,竟又险遭不测,上天大老爷,您是给不给活路啊!”

“郑郎君,您要为儿家做主啊!”

“郑郎君,让恶人赔钱!”

“赔钱!赔粮!”

“苍天哪!快赔钱赔粮!”

程云淓从人腿之间又费力地挤出来,摸了摸头上的汗珠,朝着刚才那护卫所指的方向跑过去。

这争斗吸引了四周草棚住户的注意力,所以没有人注意到程云淓溜进了林子,在草棚之间躲躲闪闪地寻找着,边找边轻轻地喊着:“阿幽?阿幽?”

过了好一会,忽然听到一阵“咯咯咯咯”的声音,从一家草棚的后面发出。

程云淓赶紧绕过去,刚站定,阿幽的小脑袋突然从草棚后堆着的柴草堆里冒了出来,吓的她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阿幽!”程云淓大喜,赶紧伸手去捞它,却被它伸出锐喙在手上一啄,要不是缩得快,得立刻一个血窟窿。

程云淓生气了,做势要打:“不听话,揍你哦!”

阿幽歪着脑袋看着她,喉咙里轻轻“咕噜咕,咕噜咕”,也不知在说什么,倒是乖了一点,任由程云淓扒开它脑袋上的茅草,把它抱了出来。

“受伤了没?”她嘴里问着,感觉到了阿幽右边翅膀在轻微颤动,撩开羽毛一看,果然,有一处近十厘米长的箭伤,像是被锐利的箭头划过造成的,淡红的大羽毛掉落几根,露出翻着血渍的嫩肉,把程云淓心疼的。

她边偷看四周情况,边抹了抹阿幽脚上拴着的小竹管,想把它拿下来,阿幽却又是一啄,锐利的铁爪骤然威胁地张开,不肯让她动。

程云淓没办法,只能从空间小家里拿出一条又长又大的灰色国际名牌羊绒围巾,把阿幽从头倒脚裹起来,再顺手把旁边一个破篓子拖过来,把它小心翼翼塞进去,在上面堆上茅草和细柴。

“不许叫!不要乱动,不然打屁屁!”程云淓威胁道,“等回家就给你好吃的。”

阿幽在篓子里呆着不舒服,喉咙里又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动来动去。

程云淓背起破篓子就跑。

她知道不能直接回家,便先往林子深处跑去,后面传来一声叫:“哎,那个小娘子,你背着什么?”

有人远远地喊着:“......被那小娘子捡了去......”

又有人喊着:“不能让他们跑了!”

她一听,撒腿跑得更快了,在草棚子之间穿来穿去,有路便跑,一头扎进了林子,越跑越进去。

而身后的脚步纷乱,有追她的,有追着追她的人的,也有凑热闹的,吵吵嚷嚷喊着:

“小娘子,快把背篓放下!”

“站住!还没赔呢!”

“郑郎君,总得有个说法吧!”

“都给我抓回来!”

林子里不是没有搭建好的草棚和流民,只是少许多,跑进去程云淓便有些后悔,其实应该往热闹的地方跑的,到哪个草棚子后面的视角盲区躲一下,说不定能躲掉。这一跑反而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住了。

人小腿短,覆盖了冰雪的路也不好走,很快背后的脚步声就近了。

一个不留心,脚下被凸起的树根一绊,程云淓整个人直飞出去,摔了一个大马趴。背后拿个捡来的破篓子一点都不结实,麻绳子毫不犹豫地断了一根,阿幽从篓子里被甩了出去。包着它的围巾散开,它把小脑袋从里面钻出来,愤怒地冲着疼的还没爬起来的程云淓“嗷”地抗议地大叫了一声。

程云淓几乎能看到这家伙眼中的鄙视,好像在说:“真笨!”

背后脚步声和嘈杂更近了,几乎能听到冲过来的人的喘息声。程云淓顾不上膝盖和手掌的疼,一把抓住篓子就要把阿幽往里塞,冷不防旁边却伸过来一双手一把揪住了背篓往一旁拖。

“这是我的是我的!”程云淓急火火地不顾阿幽伸出头来啄她的手,死死抓住背篓往回拉,结果直接在冰雪的泥地上连人带破篓子,被拖了出去。

“是我是我。”秦征的声音在面罩下响起,“挣扎两下便放手。”

穿越空间好生活最新章节

穿越空间好生活相关资讯

穿越空间好生活

作者:轻水撩雁翎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29166人
  奇幻世界吗?突然大地震,而更奇幻的是,大地震中被埋在自家公寓天花板下的程云淓一睁眼,居然意外发现自己怀里有一个哭得声嘶力竭的婴儿,再一伸出手,哇噻!怎么回事?我怎么也变为了一个满身血污的八岁宝宝?我那花了血本刚付了首付刚房子装修好住了将近半年的小家呢?我那双十一双十二屯积的物资呢?来来来,都给我一同再次穿越回来!我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四有好青年,还不能够在这中国古代有所做为了?看我种地、养娃、防疫、赚铜鈿……再看我提升人民体质、提升农民素质……咦?小郎君,切记怕嘛,我但是个去努力工作又不粘人的小妖怪哦!“哇啊--哇--”。
  • 很显然&凄惨的

    很显然,自己正采取一个俯卧的姿势,趴在一个襁褓之上,襁褓里一张哭的鼻涕眼泪横飞的小脸儿,眼睛紧紧地闭着,没牙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正发出嘶哑又凄惨的哭嚎声。

    2021-09-25 09:43: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程云&淓发现

    这么一想,一个闪眼,程云淓发现自己又扑倒在尘土飞杨的土坑里,抱着那个仿佛都哭得奄奄一息的小娃娃,然后,手上拿着一条滴着热水的洗脸毛巾……

    2021-09-25 08:02: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程云淓&蓬乱,

    程云淓猛地想起刚才仿佛在自己家卫生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过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身是血,头发蓬乱,惊讶地在镜子里瞪着她!

    2021-09-24 01:56: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原主&人,一

    “可是,怎么又有那个房间呢?”程云淓挣扎着靠着土坑半坐起来,努力不去看除了原主耶娘外别的死人,一边抱着弟弟拍着哄着,一边看着手里的洗脸毛巾,“我能回去我的家吗?”她想。

    2021-09-24 01:28:1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