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郭老汉

程云淓怔了一下,手背上立马被阿幽叨了一口,棉手套立马破了一个洞,手背上一阵巨痛的痛疼,她更本也没办法争扎,立马松绑篓子捂着手惨嚎出来。阿幽的小脑袋在秦征怀里“噔”地一下竖了出来,很很好奇地“咯咯”两声,放佛在说:“我也没有用劲啊怎么她叫的这么大阿幽的小脑袋在秦征怀里“噔”地一下竖了起来,很好奇地“咯咯”两声,仿佛在说:“我也没用劲啊怎么她叫的这么大声?”。...

程云淓怔了一下,手背上马上被阿幽叨了一口,棉手套立刻破了一个洞,手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她根本没有办法挣扎,立刻放开篓子捂着手惨叫起来。

阿幽的小脑袋在秦征怀里“噔”地一下竖了起来,很好奇地“咯咯”两声,仿佛在说:“我也没用劲啊怎么她叫的这么大声?”

“放开小娘子!”旁边响起一声大吼,一个轮圆了的扁担带着风声“嗡”地朝着秦征劈头盖脸打了下来,秦征放开背篓躬身往旁边一转,再一伸脚,那抡扁担的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一个狗啃屎,头朝下飞出去了。

“如何?”秦征急声问道。

后面追来的人已经看得到他了,指着他大喊大叫,再有个几米便能扑上来了,这时候还在婆婆妈妈个啥?

程云淓又疼又急,忍不住大叫:“滚滚滚!”

秦征身子一侧,躲过一只丢过来的扫把,深看程云淓一眼,抱着阿幽转身便溜出去丈把远,惊得程云淓目瞪口呆。

她看着外面披了不知哪弄的破旧袍子遮住真实面目和身影的秦征几个起落便跑出视线,都觉不出手上的疼了,嘴里喃喃惊叹道:“这轻功!这跑酷!妈哟我可开眼了!”

身边脚步隆隆,一群人叫嚷着,操着家伙越过程云淓追着秦征的背影方向而去,领头的那个就是那位穿着锦鼠大氅的年轻人,也是几个起落,便把后面的人甩出去好远。

程云淓盯着他身影看半天,这才发现,后面追着的人怕不是在追秦征,竟然大多都是在追他的。估计是刚才毁坏了几个草棚还没有得到赔偿就被这几个人跑了,所以流民们气得便都追了上去。

“二娘!二娘!”蔡二慌慌忙忙地扑到了程云淓身旁,连声喊道。

“小娘子!小娘子!可有受伤?”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老汉怀里抱着一个男童,也急切地跑了过来,然后又惊呼一声,“二郎!”

刚才抡扁担的那个少年,艰难地从旁边爬起来,吐了口嘴里的泥沙,摇摇手:“阿翁,儿无事。”

他无事,程云淓却有事。

蔡二小心翼翼地把她的手套摘下来。阿幽那一啄只是象征性地轻啄了一下,没如同程云淓以为的那样,在手上啄了个血洞,却正啄她手背的骨头上,就像被棍子敲了一下似的,鼓起一个青肿的大包,上面的皮蹭破了,泛出了血丝。

“痛!痛痛痛痛痛!”程云淓哇哇地惨叫,眼泪都出来了,“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看我把你翅膀剁了嘴巴切了拔了毛煨成鸡汤喝!哇,痛!”

蔡二被她的惨叫叫得心慌意乱,生怕骨头断了,小心地给她活动了一下手之后松了一口气。

“快去医棚看看!”那老汉放下怀里的小男孩,和那少年一起凑了过来,急着抓了一把地上夹杂着冰渣的泥土就要往程云淓手背上盖。

“等下等下!”程云淓大叫,赶紧缩回手,“这位翁翁干嘛?”

“敷上泥灰便不流血了。”那老汉解释道,还要继续把手里的泥土盖上来。

程云淓想到这应该是古代穷人对处理小伤口的认知,盖上泥土或者草木灰止血,这个时代局限性太大,穷苦人哪里知道就这么小小但举动也许会造成细菌感染或者败血症等更严重的后果?

她连忙无力地摆手,指着树下的冰块说道:“拿块冰来即可。”

那少年离那冰块最近,赶紧走过去捞了一大块冰,撩起身上的麻衣擦了擦,递给程云淓。

“谢谢小郎君。”程云淓把冰块按在手背上,忍着痛,冲他笑着道。

那少年看样子也就比秦征略大一两岁,站起来不比秦征高,穿着单薄的打着补丁的旧衣,憨厚地红着脸笑。

程云淓看他捡了扁担站在一边,感觉到刚才他不是追阿幽,也不是追那几个什么东风先生座下护卫的,竟是来保护自己的,非常意外,正准备问,就只听那老汉扯了躲在他身后的那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按着头让他跪下给自己磕头,吓了一跳。

“五郎快给小娘子磕头!”老汉说道,“上次要不是小娘子帮忙,你怕是不得大夫诊治便被赶出医棚了。”

“啥?我帮过吗?”

“小娘子忘记了,前几日老汉家这不争气的小孙儿腹泻三日,到医棚求医,正是小娘子帮着清理打扫,还给了那个肥......肥皂。”

“哦!酱紫啊!”程云淓想起来了,忍不住看着那个害羞的小男孩,笑眯眯地问他,“弟弟几岁啦?可曾读过书?吃过什么药?”话出口觉得不对,赶紧调整了一下,又重新问道:“弟弟好点了吧?”

“好多了好多了,吃了益和堂大夫两剂药,已经不腹泻,也能吃的进东西了。”老汉蹲下来抱着孙儿,爱惜地摸摸他的头。

穿越空间好生活最新章节

穿越空间好生活相关资讯

穿越空间好生活

作者:轻水撩雁翎
类型:网游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29166人
  奇幻世界吗?突然大地震,而更奇幻的是,大地震中被埋在自家公寓天花板下的程云淓一睁眼,居然意外发现自己怀里有一个哭得声嘶力竭的婴儿,再一伸出手,哇噻!怎么回事?我怎么也变为了一个满身血污的八岁宝宝?我那花了血本刚付了首付刚房子装修好住了将近半年的小家呢?我那双十一双十二屯积的物资呢?来来来,都给我一同再次穿越回来!我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四有好青年,还不能够在这中国古代有所做为了?看我种地、养娃、防疫、赚铜鈿……再看我提升人民体质、提升农民素质……咦?小郎君,切记怕嘛,我但是个去努力工作又不粘人的小妖怪哦!“哇啊--哇--”。
  • 镜子里&散发,

    她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动着,又是震撼又是惊讶,又是不知所措。再瞥一眼镜子,忍不住有些嫌弃地看着镜子里小小的自己,实在是又瘦又小,穿着一身破衣服,蓬头散发,满身的血,好脏,好丑。

    2021-09-21 07:14:3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把满&一个空

    “好的,我明白了!”程云淓擦了一把满头的白毛汗,故作镇定地站在沙发前对自己说,“我死了,我又活了,我穿越了,我有了一个空间!”

    2021-09-22 10:50: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