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难言

“进去。”贾政回了句,不带情感的声调却在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出上位者的威仪,随即他顺手拿起来了书桌角边的茶盏。伴鹤砰然而入……而不待伴鹤施礼,贾政便问着:“外面何事喧闹?去年案首为谁?宝玉怎样?”说着贾政吹了吹茶杯上的浮叶。伴鹤是一路一路小跑进去的……他贾政回了句,不带情感的声调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上位者的威严,随后他随手拿起了书桌角边的茶盏。。...

“进来。”

贾政回了句,不带情感的声调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上位者的威严,随后他随手拿起了书桌角边的茶盏。

伴鹤应声而入……

而不待伴鹤行礼,贾政便问道:“外面何事喧哗?今年案首为谁?宝玉怎样?”

说着贾政吹了吹茶杯上的浮叶。

伴鹤是一路小跑进来的……他不知道贾政听到李桂中榜,而贾宝玉没中的消息会怎样,但他感觉这个消息应该尽快告诉贾政,毕竟报喜的要来荣国府的大门!

此时他依然心潮起伏……

“好在没晚!”

心里庆幸了一下,伴鹤一边暗暗喘了口气,同时行礼回道:“回老爷,李桂中榜了,外面的锣鼓是来报喜的,今年的案首是……”

贾政从没想过李桂会中榜!毕竟他对‘李贵’太知根知底,他甚至认为贾宝玉有一丝侥幸,而李桂也不会有,因此,他刚才提到了贾宝玉,而没提李桂。

“什么,你再说一遍!”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等伴鹤说完,贾政头一抬,脱口而出。

而在此时鞭炮声响毕,一道粗豪的大嗓门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恭喜、贺喜,政老爷慧眼如炬,贵府李桂高中乙字第二十八名。恭喜政老爷……”

“啊……”“当……”

贾政布满胡须的下颌一下子张开了,但手中的茶盏却落在了地上——消息太突如其来,贾政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

而贾政是最热心科考的,也最重视科考,贾珠考了个秀才,他都要弄个诗书簪缨之家的牌子挂起来。至于李桂,不论怎么说李桂出生在荣国府,在荣国府长大,又是他慧眼如炬……因此对于李桂中榜这事贾政还是极为高兴的。

“快,快,快发喜钱,快去放鞭炮!李桂呢,宝玉怎么样?”

下一刻贾政一边急匆匆的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而这时他意识到了贾宝玉榜上无名——如果贾宝玉榜上有名,那么不论是报喜的还是伴鹤都应该先提贾宝玉的名字!

因此说话之间贾政眼光闪烁,里面有欢喜、有怒气、有遗憾……很是复杂!

而这时伴鹤已经回道:“回老爷,李桂应该在路上,我在应天府发榜处看到他了,二爷,二爷……”

听到伴鹤提到贾宝玉,再看伴鹤吞吞吐吐的样子,贾政一下子就明白了,没由来的心烦意乱,大袖一甩,皱着眉截断了伴鹤的话:“你快去对夫人说……喜钱不可少了?”

“是是……”伴鹤躬身而退,出了门,像箭一般直奔贾母的两间小屋。

当然他的速度虽快,但这么大的动静,往内宅传讯的可不只是他一路,此时刘婆子也正飞一般飞向贾母的两间小屋……

……

而贾母屋里的众人反应和贾政差不多,外面的嬉闹声被他们认为是哪家公侯添丁添子的,或者是哪家公侯突然来了什么兴致,比如贾母兴致来了,就会叫场大戏,那也喧闹。而且这个时候有些兴致也正常,因此初时她们也没在意,甚至因为的喧嚣,她们的反应要比贾政还要晚一些。

直到报喜的鞭炮声在荣国府的大门前骤然响起……

而在这一刻像流光闪电一般,一个念头一下子在众人的脑海里升起:“难道宝玉中了?!”

但随即众人立刻就在心里否定了这个念头,而打牌的兴致被搅乱,贾母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扭头对身侧的鸳鸯说道:“出了什么事了?你让人看看去。”

“嗯。”

鸳鸯答应了一声,正想移步,而就在这时刘婆子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二奶奶、二奶奶在吗?”

王熙凤是替贾政掌家的,一般事情都是王熙凤处理,在荣国府的仆役看来,报喜这件事也不例外。

以王熙凤的伶俐,立刻知道刘婆子来找她可能和大门的喧闹声有关,因此立刻说道:“进来吧。”

而刘婆子刚迈过门槛王熙凤就问道:“什么事?”

“回二奶奶,门口来报喜的了,说是李桂中了,贾喜让来通报……”

刘婆子一边行礼,一边急匆匆的说着,说到这里,起身露出了一张犹带惊愕的脸。

刘婆子万万没想到李桂会中榜!而屋里的其他人又何尝会想到!

“额……”

闻言王熙凤长颈往后一仰,樱唇里‘咯’了一声,随即她就感觉这事情有些棘手——这事该怎么办?李桂虽然中了,但他原来只是荣国府的下人,怎么办,一个先例都没有!

柳叶眉皱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当’的一声轻响传进了王熙凤的耳中,王熙凤猛然从思索中惊醒,才觉出偌大的场面已经一片死静,可以明显的看到周圈的贾母、王夫人、林黛玉、薛宝钗、三春脸上的错愕。

而轻响声则是因为贾宝玉手中的骨牌跌落在牌桌上的缘故,贾宝玉的脸色已经苍白的没有一片血色!

王熙凤明白贾宝玉脸色惨无人色的原因,报喜里没提贾宝玉的事情,那贾宝玉一定是名落孙山了……这不仅仅是贾宝玉被李桂比下去的事,更现实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回头贾政怎会对贾宝玉善罢甘休!

只怕谁拦也拦不住!

“这猴崽子竟给我出难题!居然考上了!”

心里嘀咕着,王熙凤看向贾母,微笑道:“老祖宗教教我,这事该怎么办?孙媳还没经历过。”

这样的事情,即使贾母活了七八老十,但她也没又遇到过!

不过在贾母心里贾宝玉是第一位的,贾宝玉的事情也是第一位的,因此,在王熙凤问话的时候,贾母抓住贾宝玉的手,轻轻的拍了拍。

于此同时两道老眉皱了起来……

而贾母毕竟是见过世面的,清楚不论如何李桂中榜是给荣国府赚了名声,此事也关乎荣国府的名声,不可小家子气。

因此她眉头略微皱了皱就说道:“鸣炮、赏钱,多赏些。”

而她话音刚落,屋子外就响起了伴鹤急匆匆的声音:“太太、太太,老爷让我来传话于你。”

“进来……”

……

“老爷何事?”

“回太太,老爷说李桂中了,让太太发喜钱,还说喜钱不可少了。”

伴鹤躬身回道。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学生提&能不感

    由传道解惑之师瞬间变成给学生提茶倒水的……李桂不能不感叹乾坤易转,梦醒无常!

    2022-05-20 08:5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天的残&,蓊蔚

    一场春雪过后,虽然花木的枝丫还带着冬天的残白,但融化的雪水洗净了纤尘,芽眼处的鹅黄嫩绿已经显露了出来,晨曦中,蓊蔚洇润之气暗腾,春意欲发。

    2022-05-22 10:35: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以上&比赖家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2022-05-22 01:5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至于为&释:贾

    至于为什么助赖尚荣为官者、希望得到名声者不是贾赦而是贾政,《红楼梦》中其实已经给了解释:贾赦为人不堪,在朝中并无实职。

    2022-05-21 11:46: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当逃奴&充满了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2022-05-21 07:39:00详情点赞(0)回复(0)
  • 名声,&锦上添

    也因此豪门勋贵更需要好的名声,他们毕竟是皇帝的近臣、宠臣,他们有了好名能给皇帝的名声锦上添花。

    2022-05-21 02:35: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当然,&李贵的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2022-05-22 08:08: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些拎包&递茶倒

    现阶段他的工作主要是陪贾宝玉去贾代儒那里上学,干些拎包端砚、递茶倒水的活。

    2022-05-21 11:39: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