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着锦(二)

“嗖……”“砰!”“嗖……”“砰!”……烟花蓦地次递的升起来,夜幕中像银蛇一般窜入空中,接着又猛的炸开,零乱如霰,又缤纷如雨。李桂呆呆地的望着,如雨的烟花下,隐约的笑声里,一股遗世的孤独的却暗自潜来……如此过了半晌,不知道为何却又想起了贾政,一丝暖李桂呆呆的看着,如雨的烟花下,隐约的笑声里,一股遗世的孤独却暗暗潜来……如此过了半晌,不知为何却又想到了贾政,一丝暖意随之出现在他的心田。。...

“嗖……”“砰!”“嗖……”“砰!”……

烟花蓦然次第的升起,夜幕中像银蛇一般窜入空中,然后又猛的炸开,散乱如霰,又缤纷如雨。

李桂呆呆的看着,如雨的烟花下,隐约的笑声里,一股遗世的孤独却暗暗潜来……如此过了半晌,不知为何却又想到了贾政,一丝暖意随之出现在他的心田。

“对我来说,他是个好人呐!哎……”

长长的一声叹息之后,李桂困意袭来。

……

而在此时贾母的两间小屋处已是灯火恢弘,花墙、院树上到处挂满了红灯笼,在屋子与庑廊之间的鹦鹉架上也扯了一块长长的红娟,红娟的南北面各摆着两张黑檀木的八仙桌,北面的桌子是女眷用的,南面是府里的男丁用的。

中秋阖家团圆之际当然要聚在一起,何况贾母又是喜欢热闹的人!

也因此贾母早早的穿上了一身大红的飞蝠对襟绸袍,头缠锦色绣榴枝的裹巾,端坐在外间锦缎太师椅上,夜色朦胧之际,贾宝玉、贾琏、贾赦、贾珍、贾政等依次赶来。

当贾政赶来时,贾宝玉和林黛玉、薛宝钗、三春等正在屋子里猜谜语。听到贾政的声音,贾宝玉拿着纸条的手一下子僵住了。

而当贾政向贾母行礼毕,贾宝玉不得不从屋里走了出来,哆哆嗦嗦的向贾政行礼道:“孩儿,孩儿参见爹爹。”

实际上贾政已经忍贾宝玉一天了,从听闻报喜的那一刻起就忍着!

而之所以忍着主要原因就是今天是中秋佳节的缘故!在这个时刻他不愿意大动干戈,但他肚子里对贾宝玉毕竟有气,而且很大,因此看到贾宝玉后禁不住怒‘哼’了一声,沉声道:“孽畜!”

他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听在贾宝玉耳里却如惊雷一般,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好在贾母是一直注意着贾政的,见此急忙说道:“你且过去吧,你在这儿,大伙都觉得约束。”

因为严肃的缘故,贾母以前也经常驱赶贾政,贾政也知道这点,只要他在,内眷们就快乐不起来,他是一个至孝之人,因此闻言再次对贾母深深一弯腰,去了红娟的南面。

不过他虽然走了,贾宝玉却清楚事情还没有结束,因此失魂落魄,而纵然林黛玉、薛宝钗、三春等人全解,可李桂高中这事太出人意料之外,纵然饮酒间,贾赦、贾珍、贾琏等人也不由自主的提起,因此‘李桂’这个词还是不时的落入贾宝玉的耳中,贾宝玉的心也一直平静不下来,脸色阴郁难看,而他不高兴,里面的内眷也就难以尽兴。

就这样,对于荣国府的内眷而言,一场中秋之宴有些沉闷的度过……

……

第二天一早,李桂刚从井水里打了水,林之孝就带着三个杂役走了进来。

“林大叔,这是?”不明白林之孝要搞什么,李桂一边起身行礼,一边疑惑的问道。

林之孝则微笑着还礼道:“昨天二老爷就吩咐了,说这里是仆役房,你住这里已经不合适,所以让我在东首的客房给你找个房间,房间我已经找好了,也收拾好了,只是昨天你回来的晚了。你看你有什么要搬的吗,吩咐就是。”

李桂没想到贾政还会这么细致……呆了一呆,说道:“麻烦林大叔了,我只是有些书籍、笔墨砚台之类的。”

“贤侄客气了,这都是二老爷吩咐的。”

……

破桌子、烂椅子的不用搬,而除此之外,除了两个被、毯,李桂也没有什么笨重之物,三个杂役一趟绰绰有余。

几下收拾好之后,李桂便跟着林之孝往新宅走去——中秋官员休沐三天,李桂暂时还不用到学监报到。

新房实际是客房,紧靠着宁国府的西墙,和普通的客房不同的是,林之孝给李桂安排的房子是客房中的贵客房,单聘仁、詹光、卜固修都住在这样的房间里。

客房都带一个院子,经过单聘仁的院落时,一股淡淡的火硝味钻入了李桂的鼻子。

一路行去,最后走在贵客房的最后一排,林之孝打开了小小的黑漆木门……

推门而入,迎面便是一丛青竹与无花果,翠叶葱葱,李桂只觉一股清幽之气迎面扑来……

……

而在此时,贾政终于不用再忍!吃过饭,到了书房之后,贾政便立刻对伴鹤爆喝了一声:“把那孽畜给我叫过来!”

见贾政如此暴怒,伴鹤急匆匆的抖了个诺,撒腿就往外跑。

一溜烟跑到贾母的两间小屋时,鸳鸯正端着铜盆,往外泼水,伴鹤来不及行礼就问道:“鸳鸯姐,宝二爷可在这里?老爷找他。”

贾宝玉当然在这里!人都有预感的,贾宝玉就预感今天会有事发生,也因此他一直精神萎靡不振,即使林黛玉与薛宝钗与他说话,他也是有气无力的!

不过当听到伴鹤的话后,贾宝玉却一扫萎靡,一下子挺直了腰杆,随后双手就抱住了贾母的胳臂,惨然道:“老祖宗……”

而贾母虽然溺爱贾宝玉,但她又是注重规矩的,对于老子教训儿子这样的事情,她是不会阻止的。

不过对于贾政教育贾宝玉她是有底线的,那就是贾政不可以打伤贾宝玉,更不可以打死贾宝玉。

因此贾母安慰道:“玉儿不用怕,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贾宝玉听此,像向刑场一般,万难起身,然后磨磨蹭蹭、沮丧如败鸡随伴鹤而去……

到了贾政的书房门口,带着万分忐忑,贾宝玉喊了声:“孩儿拜见父亲大人!”

“你这孽畜还不进来。”贾宝玉话音刚落,贾政暴戾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贾宝玉的脸一下子变的苍白,回头望月亮门处看了一眼,见鸳鸯正站在月亮门处,这才稍稍安心,慢腾腾的迈步进了书房。

而贾宝玉刚迈进书房,不等他行礼,贾政就把手里的《朱子集注》往书桌上使劲一拍,怒喝道:“你这孽畜,我且问你,你素日干什么去了……”

而贾政刚说到这里,外面就响起了刘婆子的声音:“老爷,老爷,大喜啊,宫里来人了……”

“啊……”

圣命如天,顾不得贾宝玉,贾政一下站了起来,随即大声喊道:“更衣。”

大虞朝的官员一般有三套服装,便服、官服、祭服,此时此刻迎接圣旨当然要退了便服,换上官服。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可以&府,也

    放了赖尚荣,助赖尚荣为官,可以使荣国府得到‘宽仁、厚道’的名声,这个名声是荣国府,也是贾政所想得到的。

    2022-05-17 11:01:04详情点赞(0)回复(0)
  • 母等才&贾宝玉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2022-05-18 01:00:43详情点赞(0)回复(0)
  • 能不感&梦醒无

    由传道解惑之师瞬间变成给学生提茶倒水的……李桂不能不感叹乾坤易转,梦醒无常!

    2022-05-18 07:02:48详情点赞(0)回复(0)
  • 第二种&显示出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2022-05-19 07:4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以上&者说贾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2022-05-17 10:09: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但是&是荣国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2022-05-17 01:30:3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其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2022-05-18 06:52:5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