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规矩

元春回乡省亲不只是是荣国府的事,是宁国府的事!为了去迎接元春,荣宁二府把他们的后花园都连通了!而实际上元春回乡省亲也不只是是荣宁二府的事,是贾氏一族,四王八公一系的事!而元春回乡省亲是我的荣耀之事!因而在封了银子,走后戴权一行传旨的太监后,贾赦、贾政随后四王八公等听到消息,次第来道喜,兼或提些建议。。...

元春省亲不仅仅是荣国府的事,也是宁国府的事!为了迎接元春,荣宁二府把他们的后花园都打通了!

而实际上元春省亲也不仅仅是荣宁二府的事,也是贾氏一族,四王八公一系的事!

而元春省亲也是荣耀之事!

因此在封了银子,送走戴权一行传旨的太监之后,贾赦、贾政、贾珍、贾琏并没有离开,而是趁着兴头,商议起接待元春的事宜来。

随后四王八公等听到消息,次第来道喜,兼或提些建议。

而这其中,贾赦老不中用,贾政只对他感兴趣的感兴趣,不喜欢俗事,对这些却不热心,当然也是不懂的缘故,因此以后迎亲地址的设计,用工请人,原料采买、工程督建等等事宜,绝大部分都落在了贾珍和贾琏的身上,贾珍忙的脚不落地,暂时没心思打秦可卿的注意了。

而李桂也知道荣国府因为修建大观园而贫困,他本来有心告诉贾政不要这么奢侈的。但转而一想,别说现在以他的身份告诉贾政他听不听的进去,即使听进去,贾政也不会这么做,其余人也不会同意贾政这么做,因为这牵扯到了皇家的颜面……

破破烂烂的迎亲不是对皇家的侮辱吗!

想到这里,李桂突然感到勋贵世家的衰败其实真是必然!

……

随后的时间,荣国府客来客往,热闹非凡,当然这一切与李桂无关,小门一闭成一统,他大多数时间都是背书、练字,手酸之时调拨一下七弦琴,这当中他只是出去了一趟,买了些书。

……

第三天是到学监报道的日子,因此一大早,吃过早饭之后,拿了十来两银子,李桂便打算出门。而李桂刚迈出远门就见王荣匆匆的迎了上来。

“王大哥你这是到哪里去?”李桂抱了下拳,随意的打了个招呼。

而王荣唱个诺后,刚硬的脸上涌出了笑意笑嘻嘻的说道:“大秀才,二老爷刚才让伴鹤传话了,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李桂:“……”

……

学监和应天府衙门一条街,在考场的西侧,斜刺着对着应天府衙门。当李桂来到时,路两边的榆树上已经栓着五六辆马车,路上有零散的考生正往贡院里走,触目所极,或布或绸都是一身新袍。

进入贡院,迎面是一尊孔子像,孔子像后是三间青瓦小房,一个长案排在小房前,长案前则是一长队生员。

这种场面李桂很熟悉,自觉的排在了后面……额而一个绿袍官员从小屋里走了出来,大声喊道:“凡报备完备者到圣像前听候。”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生员才报备完毕,而当李桂报备,递上那块号牌时,那书写的教谕抬头看了李桂一眼。

大约半个时辰报备完毕,然后那绿袍官员做了自我介绍,乃应天府学正刘子山。随后便是流程:刘子山带领众生员拜孔子像;然后刘子山宣读生员学习事项,最后是生员的福利待遇。

大虞朝学监的情况和明朝差不多,原来的生员需要在学监学习,并有月考,岁考等平时的检测生员学习情况的手段,不过自从学院兴起之后,学监便不组织生员集体学习了,原因很现实,学院里的教习要么是三殿学士,要么是名儒,甚至学正都是他们的学生,比如刘子山就曾拜在西山西溪书院院长沈正阳的门下,他们现在开院教学,他刘子山还搬什么门弄什么斧!况且有他们讲学,生员们自然愿意去他们那里,也因此渐渐的学监只保留了月考、季考和岁考。

也因此刘子山在学习的注意事项中特别强调生员们平时可随意去西溪书院、东亭书院、岚山书院读书,只是月考、季考、岁考时必须来书院。

考试的内容月考是《四书》习文一篇,也就是用《四书》里的一句话或一段话作一篇文章。

这个看似简单,实际上想写好并不容易,因为要写好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熟背经书,这样还能引经据典;第二是正确的礼节经书,这样还能引用的正确。

而季考与岁考则加上了表、策等实用性文体。

至于生员的福利待遇,除了见官不跪,免除徭役之外,廪生与增生有月米六斗,可每月在应天府衙门库房领取,也可年终一起取。附生则没有。

李桂成绩乙字第二十八名,正好属于增生。

讲完这些之后,刘子山大手一挥,设宴太白楼。

随后众生员三五成群、欢天喜地的往太白楼而去,途中互相攀谈结交,互相吹捧热闹非凡。

李桂是不愿意主动和他们攀谈的,以他的心里年龄已经不愿意把精力浪费在这些可有可无的事情上。不过这期间也有几个生员与他叙同年,他们都是先自报姓名,但听到李桂的名字后往往会愕然一下,然后随意交谈一下,问下去哪个书院读书,三言两语之后,便拱下手离开了。

这样的态度带着明显的冷淡,有着很深的不愿结交的意思,李桂明白之所以如此可能与他出身为仆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大虞朝也是讲究出身的,而且和其他一样,娼妓子孙、仆役、罪犯以及其后代是不允许科考的,他虽然沾了贾政的光,但却挥不去其他生员心里的暗影,他们是有点不屑于与他为伍的!

不过对于他们的态度,李桂并不在意——他也过了在意别人态度的年龄,很清楚我就是我!

……

时光回溯……

因为要上朝点卯的缘故,三更天时贾政就起来了,这不仅是因为荣国府距离紫禁城有一段距离,更是因为从紫禁城到乾清宫还有一段距离。

这段距离是不短的,从东华门的下马碑开始,经过文华门,过了内水河的小石桥,到了箭亭广场,再经过景运门,才到乾清宫。

而这段路程只能步行。

贾政起这么早,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蹭灯!

皇宫内严禁烟火,但内水河的河水也不是吃素的,特别是天寒地动之时,自大虞朝立朝以来,腿脚不好的老臣掉进去,挂了好几个!

泰宁帝登级以后便特许年纪大的几个重臣可以掌灯。而其余人自然跟在了后面。

一般来讲众大臣只需在冬天蹭灯,但相伴而行,久而久之的养成了习惯。

当贾政来到紫禁城的东华门时,天色依然漆黑,东华门还没开,几个灯笼红彤彤的刺眼,看了眼前方里侧的灯笼,贾政习惯性的走到了首辅赵文重的身后。

而他刚刚站定,耳边就响起了梅知孚的声音“存周果然慧眼如炬,佩服佩服。”

感谢鹏十,黄权波等的打赏,感谢各位的投票。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