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淬炼

“啊!他在哪里?”说话的之间,秦可卿一下子从椅子上弹来出来,明眸流光,荣光重焕。“在老爷那里。”宝珠回道。“啊!赶快……”说着秦可卿就照了下镜子,理了下妆面,拿起来了胭脂……中国古代的女子大概如此如此,把丈夫当作自己的一片天,唯一的一天天,无论丈夫是龙“在老爷那里。”宝珠回道。。...

“啊!他在哪里?”

说话之间,秦可卿一下子从椅子上弹来起来,明眸流光,荣光焕发。

“在老爷那里。”宝珠回道。

“啊!快快……”

说着秦可卿就照了下镜子,理了下妆容,拿起了胭脂……

古代的女子大抵如此,把丈夫当做自己的一片天,唯一的一天天,不论丈夫是龙是虫,是美是丑!秦可卿纵然美貌高贵,但此时也没跳出时代这个圈子。

而秦可卿此时的情况更加特殊,所以乍闻贾蓉到来的消息,秦可卿凌乱了……

洗了头面,画了眉毛,点上胭脂,理了裙摆,秦可卿便倚门而望。而贾荣与贾珍父子之间并不亲密,交谈很少,因此只是过了一会儿,月亮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闻声秦可卿急忙探头,贾蓉已出现在月亮门旁。或许是南方的阳光太毒辣,原来白皙的脸庞颇显黝黑。

“相公……”秦可卿叫了一声,然后如飞燕一般迎了上去。

……

“相公受累了!”

“嗯,那南方真乃烟瘴不通之地。”

“你相公黑了嘢!”

“嗯,那里太阳真毒!”

……

软语慰藉之间,秦可卿帮贾荣更了衣、梳洗了一下,然后又亲自泡了茶端到了贾蓉的手里,待贾蓉喝完茶之后,秦可卿才斟酌着说道:“相公,有件事我想跟你说说。”

“什么事?”贾蓉轻松的吐了一口气随意说道。

现在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事能比去南安州更折磨人的了。

秦可卿本想讲贾蓉走后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直接告诉贾蓉,但话到嘴边却突然觉得把最初贾珍非礼她的事情讲出来不妥,原因一是毕竟她弄瞎了贾珍的眼睛(她相信贾珍不会把这件事情说给贾蓉听)讲出去好像她做事有些过激;第二就是李桂曾经告诫过她,不要将石灰包的事情讲出去。她也觉得讲出去,一些事情说不清。

因此斟酌了一下,秦可卿说道:“爹爹近来让我管家,却不给我库房钥匙,这个月的月例还没发,震国公……”

听到这里贾蓉就知道贾珍还没有得手!而他又是个有特殊爱好的人,顿时一下子对秦可卿以下的话兴趣阑珊。而他向来又是惧怕贾珍的,这一趟南安州之行的劳顿,让他对贾珍的惧怕又增加了几分。

因此闻言贾蓉故作轻松的说道:“现在修园子忙,爹爹也许是忘了,你且再等等。哦,对了,刚才来时恰好遇到薛大傻子,说在庆春楼给我摆酒接风,我这过去。”

说罢,贾蓉站了起来,抬步就往外走。

秦可卿没想到贾蓉以前装聋作哑,现在火炭已经落在了她的脚面,他还在装聋作哑!

“相公!!”秦可卿急切而悲怆的叫了一声。

贾蓉闻言脚步停顿了一下,但随即敷衍了句:“我去去就来。”说罢,出了门。

一腔期望化为飞灰,呆呆的望着贾蓉远去的背影,秦可卿的一颗心在无尽的黑暗中沉沦,泪水蓦然从她的明眸里涌出……

或许人心就是这样,犹如打铁,先是火热的希望,粹水后变成冰冷的绝望,然后在一遍遍的轮回中,最初的那颗心逐渐变硬、变小、变无。

不知过了多久,秦可卿才反应了过来,然后寂寞的走到贵妃榻坐下,同时哀哀的想着:“你们逼我,你们都逼我……我看你们能逼我到什么时候……”

而不知怎的,胡乱的、恨恨的绝望了想了一阵子,秦可卿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李桂所讲的江湖,那恣意逍遥的江湖!

以她的年纪她知道那不是现实的东西,可是在此情此景下,她却忍不住的想着!

许久,秦可卿抿了抿樱唇,对宝珠淡淡的说道:“宝珠,你把那黄金瓜去当了吧!”

“啊……”

……

下午,和以往一样,李桂从西山书院回到了荣国府,而刚入小院就看到西墙已经挂上了两根竹竿,竹竿上晾着他和晴雯的衣物。

前世也曾这样,和女友有一套房子,衣服晾在阳台,只是后来女友劈腿了一个富二代……

他知道晴雯是不会离开他的,除非是他撵她走,不知怎的,想到这里,一股家的感觉竟在他心底油然而生……

跨过门槛,迎面而来的就是煦暖的热气,热气里还带着淡淡的香味,温香怡人。

而这时晴雯已经从里屋走了出来,先是轻轻的向李桂一笑,说了句:“回来了。”

随即就用旧麻布包了砂壶把,转身把砂壶提到了屋里,然后一边往铜盆里倒水,一边说道:“洗洗吧!哦,对了,刘婆子又有了个孙子,你和她有来往不?”

李桂记得中榜后,王婆子也来给他送过贺礼,“有。”他一边应了声,一边从书架最上方拿出了账簿,然后又从床下摸出了小木箱,那里有他的全部家当,三百多两银子。

随后他翻了下账簿,对晴雯笑道:“回头你拿十两银子给她送过去。”说着李桂把箱子往晴雯跟前一推。

以前藏的深,只是因为平时屋里没人,现在晴雯来了,自然不用再深藏!

而贴身丫鬟一般都掌管着主人的财物,比如贾宝玉的财物就由袭人掌管着,当然这也代表着关系的进一步亲近,因此见此晴雯俏脸一红,明眸狠狠剜了李桂一眼,但还是接了过去,转身把箱子放在了她的小床里。

李桂本没有多想,只是觉的放在晴雯那里既方便又安全,因此晴雯这一剜起初倒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但随即他就明白了,心里莫名的得意,他淡淡的笑了。

而在这时晴雯的声音传了过来:“上午丰儿姐找我绣鸳鸯的眼睛,对我说王善保的小儿子月底结婚,你要行礼吗,行多少?”

闻言,李桂笑容一僵,心里却感觉他所谓的家底子好像都成了流水。

“归根结底我还是个穷光蛋啊!得想个办法了……”

心里想着,李桂再次翻了翻账簿,然后回道:“五十两。”

……

梳洗罢,只是翻看了一会书,春杏就提着食盒走进了院子……

放好酒菜之后,李桂便招呼晴雯一起上桌。这不合规矩,昨晚晴雯曾经力辞,但李桂不许,因此这次晴雯就没推脱。

但是在晴雯心里已经给李桂打上了随和可亲的标签,警惕之心渐渐减少。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是优待&,林黛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2022-05-20 10:11:14详情点赞(0)回复(0)
  • 而即使&之屋,

    而即使没有人认出那又如何!以他现在的年龄、资产,无片瓦之屋,无立足之地……

    2022-05-20 11:40: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躯体的&不比赖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2022-05-20 04:22: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府出场&黄腾达

    《红楼梦》里荣宁二府出场露脸的人物几乎下场都是悲惨的,但是在荣宁二府的败落中赖家却飞黄腾达,赖尚荣稳稳当当的做着官,没受任何影响……

    2022-05-19 03:37: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荣为官

    放了赖尚荣,助赖尚荣为官,可以使荣国府得到‘宽仁、厚道’的名声,这个名声是荣国府,也是贾政所想得到的。

    2022-05-19 04:52: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容就是&玉喝使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2022-05-17 05:56: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是延&倒,他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2022-05-17 09:18:57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也&法就是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2022-05-18 01:37: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荣国&繁华!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2022-05-19 03:19: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