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惯性

时间如流……而世间的事情也原则着通常的规律,有汹涌澎湃、有高潮、有低谷,但终归归入波澜不惊。李桂在翠云诗社所引发动荡不安也是如此,毕竟这期间也有官员想让贾政引见一下李桂,但贾政忙着兴建大观园,杂事麻烦缠身,又明白李桂不喜杨天,信王爷的诗会一开始他都推托,因而李桂在翠云诗社所引起动荡也是如此,当然这期间也有官员想让贾政引荐一下李桂,但贾政忙于修建大观园,杂事缠身,又知道李桂不喜张扬,信王爷的诗会起初他都推脱,因此对于同僚的这些要求,贾政都以李桂学业繁忙婉拒了。。...

时间如流……而世间的事情也遵循着一般的规律,有激荡、有高潮、有低谷,但终究归于平静。

李桂在翠云诗社所引起动荡也是如此,当然这期间也有官员想让贾政引荐一下李桂,但贾政忙于修建大观园,杂事缠身,又知道李桂不喜张扬,信王爷的诗会起初他都推脱,因此对于同僚的这些要求,贾政都以李桂学业繁忙婉拒了。

当然他说的也是实情。

而这期间西山书院,甚至东亭书院都有人请李桂入社,不过也被李桂婉拒了——他可没有什么闲扯蛋的心情!而众人见他性格确实隐逸,也就不再打扰了。

这期间沈正阳也觉得李桂性子过于隐逸,儒家又讲究君子慎独,独了最起码不利于提高学业,他本来想教育李桂一番的,可巧刘子山来拜访他,闲谈中提及李桂的月考,竟是中上等,如此,沈正阳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到了十一月初十,一场大雪封了西山,西山停课。当李桂冒着风雪回到他的小屋时,小屋的炉火已被晴雯弄的通红,脱了也撒,晴雯早已泡好了热茶……

随后的时间里,虽然雪化,但是天气却冷了起来,北风偶尔的吹着,李桂干脆不出去了,和北方人一样,猫起了冬。

当然他也没闲着,平时还是一如既往的背书、练字、手腕僵硬时弹弹琴什么的。

偶尔的也会想想他的发财大计,只是这大计既要不占用他的时间,又要符合他的身份,贩夫走卒之类的是绝对不行的,还要有发展壮大的潜力,这类大计一时半会他还是没找到。

而经过十多天的细细观察,晴雯终于在心里认定李桂是个随和、随性、且沉默寡言的人,简直就像一只兔子!因此晴雯不但心弦放松,而且在李桂面前言谈举止也逐渐‘真我’起来,变的活泼。

时间一晃到了十一月十四,这天屋外刮起了北风,外面滴水成冻,不过李桂的屋子里却炭火熊熊,温煦如春。

尧舜与人同耳!

到了晚上,默写完《孟子》第卅二章,李桂把细豪毛笔放在了笔架上,而这时晴雯已经端上了茶。

端上茶之后,晴雯便重新回到了火炉旁,不过这次她没有做针线活,而是以刀削之肩支撑着螓首,静静的等待着李桂的弹奏。

晴雯不懂音律,但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李桂弹奏的好听!这其实就是流行音乐的魔力所在,当然也是李桂琴技逐渐娴熟的缘故。

一曲弹罢,晴雯赶紧从火炉上拿下了砂壶,倒入木盆之后,又加了些凉水,试了试温度,给李桂端了过去。

此时李桂已经脱了鞋袜……每晚他最喜欢这泡脚的一刻,因此当晴雯端来木盆之后,他立刻慢慢把脚伸了进去,然后细细的揉搓着……

中间偶尔的抬头,却发现晴雯一双凝眸紧紧盯着他,樱唇微微抿着,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你干什么?”样子很奇怪,李桂一怔,好奇的问了句。

“那个,哪个……”

晴雯性高,平素不求人,但心里的这件事不求却不行,而她爆碳的性格里又有爽利的一面,因此踌躇了两声之后,雪腮一鼓,一口气讲出了藏在她心里许久的话:“那个,大秀才,我还想听你讲的那个故事,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以前在这个时候都讲的!”

好像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虽然以前初一、十五的讲故事也不是他讲故事的理由,而且静极思动。

点了点头,李桂随意说道:“嗯,好……”

而就在这时街面上悠长的梆子声准时响了起来,紧随梆子声的是一道带着苍老韵味的更夫的声音:“天寒物燥,防火防盗。”

“天有些晚了。”闻声李桂继续说道。

“那,那明天!明天正好,小红还要听,哦,明晚怎样,晚上她不当值!”急促的话语间,笑靥逐渐在晴雯如雪的俏颜上绽放。

“这丫头笑起来居然这么好看!”心里嘀咕着,李桂点了点头。

……

晴雯是个心直口快的人,第二天早上春杏提着食盒进屋之后,晴雯便一边帮着春杏拿着碟碗,一边对她笑道:“今天晚上大秀才讲故事,你可别忘了来。”

听李桂讲故事一直是春杏神牵魂绕之事,她还曾问过李桂,只是没得到肯定的答复,因此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呀!’春杏不由得叫了一声,手一抖,一碗莲子粥差点洒掉。

而和李桂一起吃过早点之后,晴雯便兴冲冲的说道:“我去后宅找小红去。”

李桂知道晴雯找小红干什么,同时他也认为讲故事多个人听也没什么,顶多多烧点开水的事,于是点了点头。

……

而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或惯性,对于贾代儒来讲,即使下雪,义学也是不能停的,他要趁机向荣宁二府要几两炭火银子,然后在停。

对贾政来言,他对贾宝玉学业的监督也没有因李桂的中榜而松懈,相反他对贾宝玉学业的监督更紧了、也更细致了。

至于监督的方法,作为一名古板之士,贾政用功的依然是老方法,那就是从跟在贾宝玉身边的长随身上打探。

今天正是十五,本不是询问贾宝玉学业的日子,询问贾宝玉学业情况的日子应当是月初月末,但可巧月初之时正是翠云社开社之日,李桂在期间大放异彩,贾政没时间去询问,实际是忘了,而月中这一天贾政不当值,所以又想起了这事。

而对于周兴来讲,和最初的李贵一样,虽然贾政紧紧询问过他两次,但他已觉得好比过鬼门关,而上一次要不是恰巧贾赦派人来喊贾政商议园子的事,那板子一定打在他屁股上!

因此当伴鹤找到他时,大冷天的,青色小帽下他的额头立刻出了一层汗!

其实周兴也想学李桂的,通过贾政的赏识而飞黄腾达,只是一来他大字不识一箩筐,底蕴和李桂想比是天差地别;二来贾代儒现在所讲也非《诗经》,而是《论语》!

和《诗经》想比,论语绝对不朗朗上口,而以周兴浅薄的相当于无的文化功底,他根本拎不清!

“伴鹤老弟,老爷今天心情怎样?”随后周兴低下头,忐忑的向伴鹤问道。

“近来修园子,银两上有短缺,老爷心情有些不好。”伴鹤如实回道。

闻言,周兴顿时觉得屁股冷嗖嗖的。

……

贾政还是在书房召见了周兴,待周兴行礼后,贾政边带着天生的严肃,拂须问道:“如今学到哪里了?”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