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挖坑(一)

“我怎会敷衍了事,二奶奶安心,我细细地想一想,想起了好法子,自然而然会找你。”说罢,李桂站了出来,向王熙凤拱了抱拳。心里却心里想:“或许是这个时候……”王熙凤也明白防盗从来不都是一件大麻烦事,并且以李桂现在的的势头她也好强制,因而点了点螓首,地说:“好。”王熙凤也知道防盗从来都是一件麻烦事,而且以李桂现在的势头她也不好强制,因此点了点螓首,说道:“好。”。...

“我怎会敷衍,二奶奶放心,我细细想想,想到了好法子,自然会找你。”说罢,李桂站了起来,向王熙凤拱了拱手。心里却想着:“也许就是这个时候……”

王熙凤也知道防盗从来都是一件麻烦事,而且以李桂现在的势头她也不好强制,因此点了点螓首,说道:“好。”

随后李桂起身,众人散去。

俄而薛宝钗带着莺儿走了进来,丰儿通报后,王熙凤立刻迎了出来,同时笑道:“什么风把妹妹吹来了,快屋里来。”

薛宝钗和王熙凤最近也是寻常见,已经熟稔之极,闻言薛宝钗只是一笑,随后锦鞋轻抬,跨过了门槛,落座上茶后,薛宝钗直接笑问道:“嫂嫂,你找李桂干什么?”

薛宝钗能这么直接来问,原因还是因为熟稔,王熙凤也随便呷着茶,回道:“还不是因为盗窃的事,昨天的事可吓死我了,我可不想再出了,所以找他来,想向他讨个法子。”

“他说了吗?”薛宝钗杏眸一凝,葱白的手指紧捲着手绢问道。

“他没说,只说回去好好想想再给我说。”王熙凤随意答道,说完螓首一抬,略带诧异的问道:“妹妹,你问他干什么?”

王熙凤毕竟也是心窍玲珑的人!

薛宝钗也不隐瞒,回道:“我还不是为了铺子的事,铺子里偷窃之事甚多,以致亏空,我本想让哥哥向他讨个法子的,不过嫂嫂既然问了,我就不让哥哥去了。”说着薛宝钗笑了起来。

“你倒会占便宜,以后可得好好谢谢我。”说着王熙凤身子晃了晃,也笑了。随即问道:“理国公的礼你可备了?”……

……

王熙凤和薛宝钗闲谈不提,而李桂毕竟是最近荣国府的红人,王熙凤和薛宝钗闲谈之事,她召唤李桂的事情也像风一样,由内宅向外宅传来了。

而还是那句话,荣国府里的仆役手脚大都不干净,道理很浅显,荣国府就像是一座宝山,人哪有入宝山而空手的道理!

因此在偷窃方面,对于大多数仆役来讲,只有大盗和小偷的区别,比如赖大,当大观园起来的时候,他家的小园子也起来了,还请贾母前去观赏……而即使是个马夫,一月也能从荣国府顺一小斗巴豆!

因此初闻王熙凤让李桂想防盗的法子时,大多数仆役,特别是有司职的中高层,心里都是蓦然一紧,而当听到李桂只是应承仔细想想时,他们立刻浮想联翩:他们都知道李桂是自幼又长大在府里的,也知道李桂清楚荣国府里偷窃的人有谁、有多少,因此他们本能的感觉到李桂是在推脱。

不过当听到周瑞家的拿话挤压李桂时,他们心里几乎异口同声的骂了句:“坏娘们!”

……

李桂回去后,并没有多思索,而是拿起了毛笔,他心里有着现成的方案——学校的安保可是他亲自管理的事情,对这事他门儿清。

而这其中的细节他也门儿清:就做一件事情而言,有决策者,有方案制定者,有执行者,比如在王熙凤让他出防盗的法子这件事上,王熙凤是决策者,他是方案制定者。而对目标,也就是偷窃者,在荣国府里就是众仆役,就现阶段而言,他若出了防盗的法子,对决策者,他们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动,因此怒火必然落在他这个方案制定者身上。

而李桂却知道如何把怒火转移到执行者身上的法子,那就是一定要向目标传递出他无可奈何、被迫制定的信息,这也是刚才他拖一拖的原因之一,而如果那个执行者是周兴……周瑞家的居然在推动……

一边写着字,一边仔细思量着,字有些歪了,不周正,李桂全心想着,也没注意到,直到门口传来‘呼’的一声,李桂这才惊醒,转头一眼,只见晴雯正气呼呼的大踏步走进来,雪腮微鼓,眼神犀利冰冷。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停下笔,李桂问道。

“还不是周瑞家的!你不知道!这不是把你往火里推吗!”晴雯一边收拾着捅了捅炉火,一边气呼呼地说道。

“你都知道了,听谁说的?”李桂心里一动,问道。

“院子里都知道了,都说周瑞家的坏呢!”说话之时,晴雯一边往砂壶里添着水,美丽的螓首却抬了起来,娇俏的脸上一脸的愤懑之色:“你,你怎么办?”

显然晴雯也知道了其中的两难。

“嗯,走走看。”李桂含糊着说道。

李桂不是不想仔细向晴雯解释,只是他知道晴雯的性子有些暴躁,以后还需要她到院子里查探动态,他怕晴雯爽直火爆的性子让她露出了马脚——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

这样含糊的回答让晴雯微微一愣,而她又是直爽的性子,杏目一睁,急促问道:“走走看?怎么走?”

“因时而动,到时你就知道了。”

又是模模糊糊,晴雯爆炭的性子立刻点燃,一个大大的大眼白直接抛向了李桂。

……

周瑞家的院子在荣国府里只能算是平常的院子,但好歹是单独的小院,中午时分,周瑞回到了院里,跨门而入,看到围在炭炉边,吃着果脯的妻子,周瑞渐渐地脸上刹那间怒气满面,一撩青袍的前襟,跨过门槛,就伸手一指,怒冲冲喝道:“你还有这闲心,你知道府里怎么说你的吗?你怎能拿话挤他。”

“挤他怎的!莫说我不知道那些人说什么,我是咽不下这口气,说我怎么的,也不过几天的事,你当拿李桂真有法子。”周瑞家的起也不起身,就怒匆匆的怼道。

她是王夫人的陪房,仗着这层关系向来在周瑞跟前势大,当然也是因为这层关系,他才成为荣国府总管之一。

周瑞家的这一发飙,周瑞照例软了,但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拉了个锦墩,一边在炭炉边坐下,一边说道:“你说那李桂没这个本事,我有点不信,你看昨天。”

“你这老糊涂,你倒李桂当时为何推辞,还不是怕得罪人,就是有法子,他也不敢拿出来;而且历朝历代,何时断了强盗的,他能有什么好法子!”

说着周瑞家的狠狠得瞅了周瑞一眼,再次愤愤道:“你这老王八能受得了这气,老娘却受不了,就是拼着一身剐,这次也一定要那李桂好看!”

古往今来从没断绝盗贼之事,这是真的,周瑞也感觉李桂是不敢的得罪人,毕竟赖大站在那里,想通了这点,周瑞的心也放下了,陪笑道:“娘子言之有理,是为夫糊涂了。”

“你这老王八,又何时清醒过!”再次瞅了周瑞一眼,周瑞家的怼道。

这章不应当有错别字了吧,哎,天天码的两眼昏花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