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埋人(二)

这时王熙凤正靠在礼事堂正中央唯一的一座太师椅上,一身貂裘,凤冠流苏、金钏步摇,锦鞋踏。而她的右侧从上到下分别为1坐着赖大,再往上则站着林之孝、周瑞、王善保等荣国府更高级管事;左侧则站着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等婆子:整个阵式如同众星拱月,愈发看起来王贾喜进来之时,她正吩咐着事,见贾喜不守规矩,正要呵斥,但听到贾喜的话后,她却淡淡的笑了——以她的精明以及对世事的理解,她当然知道李桂的难处,不过作为一个决策者,她是不会在意李桂的难处的!。...

此时王熙凤正坐在礼事堂正中央唯一的一座太师椅上,一身貂裘,凤冠流苏、金钏步摇,锦鞋脚踏。而她的右侧从上到下分别坐着赖大,再往下则站着林之孝、周瑞、王善保等荣国府高级管事;左侧则站着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等婆子:整个阵式犹如众星拱月,越发显得王熙凤恍若神妃仙子,美艳而威严。

贾喜进来之时,她正吩咐着事,见贾喜不守规矩,正要呵斥,但听到贾喜的话后,她却淡淡的笑了——以她的精明以及对世事的理解,她当然知道李桂的难处,不过作为一个决策者,她是不会在意李桂的难处的!

当然对于李桂是否会出力,最初她心里有一份笃定,毕竟贾政在那里!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周瑞家的耳旁风,她心里的那份笃定有所动摇,很是怀疑李桂在对她耍滑头,因此对于周瑞家的找上王夫人,她心里赞成的,而她也早已听说了李桂有些小方法。

“你这小滑头,我倒要看看你这方法怎么个‘小’法!”

心中想着,王熙凤对贾喜说道:“让他进来。”随后又转头吩咐平儿道:“给他搬个椅子。”

而众人听到李桂到来,心里都不由得一咯噔,恍然之间他们中心思谨慎者都感觉到了一股暴风雨将来前的沉闷,就像是空气里陡然有了压力,本来就寂静的场面更加沉寂。

而王熙凤的话响起的时候,他们竟好像依稀听到了暴风雨来临前的远处的雷声……

……

李桂跨步而入,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众人的灼灼目光……不过这样的目光是伤害不了他什么的,四五千人的学生家长大会上他都坦然自若,慷慨陈词,这等目光对他而讲,相当于无!

“这娘们好气势!怪不得喜欢掌权。”

随后看着王熙凤美艳而威严的样子,李桂心里嘀咕着,来到王熙凤面前,抱拳行了个礼,淡淡说道:“见过二奶奶。”

说着身体一扭,对众人环报了一拳,算是行了礼。

众人看到李桂从容坦然、好像胸有成策的样子,心里都是微惊,感觉李桂所说的‘小’只怕是有点大!但是当李桂彬彬有礼的向他们抱拳之后,他们微惊的心又恢复了初时的心境。

包括周瑞也是如此,其实周瑞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在他老婆的这种做派下,李桂真要是说出厉害的法子,众人肯定会怨恨他夫妻俩,而李桂先是说小想法,又这么有礼!随后周瑞一边起身还礼,一边想道:“不知道他的法子有多小?要是两边的面子都能过得去,就算了,不可得罪大家。”

而周瑞家的却不这么想,随意还礼之际,她愤愤想道:“他说小,会不会小到没有,分明还是敷衍,看他怎么说,哼哼,都这样了,总要把这口气出出来……”

众人还礼之际,王熙凤也起身对着李桂曲膝福了一下,她起身之时,平儿已经搬了椅子放在了李桂的身边,随后王熙凤指了指椅子对李桂说道:“你且坐吧,待我讲完事。”

随后王熙凤三言两语把鸡零狗碎的事讲完,又接过平儿端上来的茶,浅浅的呷了一口茶,解了口中干灼之意,这才对李桂笑道:“你找我何事,可是想好了法子。”

“正是。”李桂言简意赅,抱拳回道。

“那说来听听。”王熙凤笑道,心里却在念牙:“还是二叔有用,一出面就成了……这小子好像看不起我!”王熙凤行事虽然有男子之风,但行事却依然有女子的细敏与小心眼。

闻言本来紧盯着李桂的众人,瞬间屏住了呼吸。图穷见匕之时,李桂毫不犹豫抽匕,抱拳笑道:“回二奶奶,二奶奶应该知道,古往今来,虽严刑峻法,但未曾有绝者,故而完全防住窃贼乃不可能之事……”

“既然是不可能之事,又未曾绝者,那岂不是……不耽误我继续吗!”众人闻言,心里都是一动,本来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

而周瑞家的却从李桂的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随即她就冷声喝道:“李桂你是不是想敷衍二奶奶,荣国府对你不薄,你居然……你要是没法子就直接说出来,别没本事还充大半蒜!”

在周瑞家的想来,不论李桂是怕了,还是真没办法,只要低了头,她就出了气。

但李桂是不能低头的!还是那句话,此时他还不能有无能、甚至是半瓶水的名声,而要是被一个仆役打下去,他颜面何存!

“真是自找死路!”

闻言,李桂心中冷笑,沉默了片刻,才继续笑道:“但是我想到了一个法子,能够将盗窃之事最大量的减少。”

古往今来窃贼未曾绝者,这是事实,因此王熙凤也深觉李桂言之有理,而能够最大量的减少盗窃事件,对她来讲,可以说是正合她心中所求,因此闻言风骚的身子向李桂处一探,说道:“什么法子,说说。”

而听了李桂的话,众人的心不觉又是一提,都暗暗的瞅了周瑞家的一眼,心里都暗道:“这娘们,这时候还在玩火,就不知道各自后退一步,他刚才沉默不言,刚才又那番话,分明是想退了!”

众人思忖之间,李桂已经笑道;“也不算什么新鲜的法子,院试时已经实施,就是考生进场时需经过检房搜身,以防夹带,我觉得府里也可如此,只是反其道而行之,四门处设置一房,门房也可兼当……”

王熙凤虽没上过学,但国家重士,院试、乡试、殿试的考试规矩那时知道的。而她甚至贾政都没想到把院试检查的法子转移到荣国府里来,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

首先是大环境,就像是自然科学没在中国古代发展起来,就是以为大环境轻视。荣国府的环境是在贾母的影响下是善待下人,而这样的法子自然谈不上善待,因此王熙凤等上层里根本没有这根弦!

另一个让人不识世间珍珠的因素是个人的见识、学识与天赋,在这三个方面有一个有欠缺,差不多都不能看到眼前的珍珠。而王熙凤虽然听说过院试查抄的方法,但也仅仅是听说而已,没亲身经历过,感受不深,这一点也阻碍了她把院试检查的方法移植到荣国府。至于贾政则是个人天赋的问题了!

而第三个因素,则是对官府的敬畏,这也阻碍了世人的思维。

不过经过李桂这样一点拨,她立刻恍然大悟,随后轻拂了下秀额,笑道:“我怎么早没想到!真是读书人,脑子想的快!”

而院试检查之严格,那可是全国都有名的,几乎乡野都知道!乡野传闻考试时连之苍蝇都飞不进去,而荣国府要是真这么实施了,只怕苍蝇也飞不出来!

“这小想法可不小!”

王熙凤痛快的声音里,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都暗暗向周瑞以及周瑞家的怒目,同时心里咬牙切齿:“自己作死,还要拉着我,他刚才都想退步了!”

想到这里众人心里又恨不得时光倒流,堵上周瑞家的嘴!

而待王熙凤说完,李桂继续笑道:“此策虽然可行,但是关键在于落实,若检查之人不负责,有也相当于无,我这有几个法子,或可保此策施行。”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来自于&更好的

    原因,来自于后世,李桂很清楚,这是赖家借着贾家的肩膀,攀上了更好的高枝。

    2022-05-18 12:28: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以上&比赖家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2022-05-17 08:26: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九班的&……

    而他以前是县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二十九班的班主任……

    2022-05-17 12:14: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这具

    而至于各自的因素,李桂觉得这具躯体的条件并不比赖尚荣差多少!

    2022-05-19 08:21: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的星&…

    而是贾宝玉的长随又是他与寻常仆役的另一个不同点,贾宝玉可是荣国府星光之所聚,借他的星光,他也是很引人注意的,他要是跑了,荣国府肯定不会毫无波澜……

    2022-05-17 08:16: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整个

    荣国府是很在意名声的。其实在意名声的不仅仅是荣国府,而是整个上层!

    2022-05-16 06:44: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府的认&的生意

    他很清楚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高升,有赖家方面的原因。赖家三代都在荣国府为仆,他们的忠心获得了荣国府的认可,同时他们又与荣国府利益交织、捆绑,比如赖大就与贾赦合伙做着私铁的生意。

    2022-05-17 08:12:04详情点赞(0)回复(0)
  • 法来改&方法!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2022-05-18 07:39:00详情点赞(0)回复(0)
  • 越是富&定越是

    这句话反过来的意思是赖家越是富贵,那么荣国府变肯定越是繁华!

    2022-05-19 03:55: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家生子&府的仆

    当然,要是平常的奴仆跑了,或许荣国府不会兴师动众,但是李贵的身份不同,首先他是家生子儿,也就是说他父母以前都是荣国府的仆役。

    2022-05-19 01:50: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