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坏蛋(一)

李桂刚出礼事堂的门口,就看见晴雯微昂着螓首,双颊微露着笑意望着他,就如似放未放的花骨朵,而眼神却鲜艳的很厉害,像是看见了什么新东西,“怎么了?”边走,李桂边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很奇怪的问答。而晴雯并没提问,而已笑意紧拢,紧步跟了上来。但她的性子而晴雯并没回答,只是笑意紧拢,紧步跟了上去。但她的性子毕竟是活泼伶俐的,走了几步,脸上的笑意终于没忍住,如鲜花绽开,口中嗤嗤的笑道:“你……可真坏!真没想到!““。...

李桂刚出礼事堂的门口,就看到晴雯微昂着螓首,双颊微露着笑意看着他,一如似放未放的花骨朵,而眼神却鲜亮的厉害,好像看到了什么新东西,“怎么了?”一边走,李桂一边打量了一下自己,奇怪的问答。

而晴雯并没回答,只是笑意紧拢,紧步跟了上去。但她的性子毕竟是活泼伶俐的,走了几步,脸上的笑意终于没忍住,如鲜花绽开,口中嗤嗤的笑道:“你……可真坏!真没想到!““

李桂没想到晴雯居然会这么评价他!而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晴雯的心扉已经被打开,突然之间李桂有种感觉,如果他稍微一用强,晴雯极有可能半推半送。

但是想到这里,李桂又感觉自己实在是太邪恶了!

“还是等着水到渠成吧,这已经踏出良好的一步了!”

心中想着,李桂笑道:“我这可不是坏。”

“那是什么?”晴雯歪着螓首,笑问道,眼神却已柔的如清亮的溪水。

“惩恶即扬善!我这是善。”

“善?”晴雯眼波流动,艳光慑人,但随即樱唇微微撇了撇,笑道:“我是说不过你,你们读书人就会狡辩!”

“哈哈……”

……

而与此同时,王熙凤和平儿、丰儿也离开了礼事堂,他们三个走后,其余众人立刻做鸟兽散,只是剩下了周瑞和周瑞家的,周瑞家的依然萎泥在地,周瑞恨极,上前踢了一脚,怒骂道:“你这愚妇,让你别与他争斗……”

而这一脚相似提醒了周瑞家的似的,她‘咕咚’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脚上像踩了风火轮似的,飞一样直向王熙凤走的地方奔去,根本没在意周瑞的一脚!

她还想暗箱操作!

而当跑到王熙凤跟前时,周瑞家的一下子瘫在了王熙凤的面前,鼻涕泪横流道:“二奶奶,你可要帮一帮我,我哪有这个能耐!”

王熙凤现在已经想通了,李桂的奖惩措施又是奖银子,又是罚银子的,分明是前面拿着黄豆,后面提着鞭子,这人只要上了套,就会拼命干,除非这人是个傻子!

也就是说李桂前面所讲的做事首先在人,表面上合情合理,实际上纯粹是他瞎扯蛋!然而用意也很明显,就是报复周瑞家的!

她要是不配合……李桂会不会给她挖坑她不知道,但李桂背后站着的是贾政,她知道李桂是有机会给她挖坑的,最为关键的是李桂已经给她选好了一个稻草人,而她要是再去选一个稻草人,那么下一个稻草人更有推脱的理由,不知道会找到谁头上,又是个麻烦!

而且从位置上来讲,作为决策者,王熙凤本能的讨厌执行者的推脱——这不是扯她后腿吗!

一念之间,轻重得失在王熙凤脑海里闪过,王熙凤微笑道:“你且起来,你和周兴暂先做着,等我选好了人再去换你。”

说罢莲步轻移,径直走过。

周瑞家的跟王熙凤多日,很是了解她的脾气以及行事风格,毕竟揣摩上意是他们这些中高层管事的本能,也是平常喜欢做的事,因此,周瑞家的立刻听出了王熙凤话里的敷衍之意,而她又是一天也不想接这个职务的,因此听了王熙凤的话,周瑞家的简直像是大冷天的被兜头泼了盆凉水。

许久她才反应了过来,哭哭啼啼着往王夫人的三间大房子跑去,求见了王夫人之后,周瑞家的哭泣着把礼事堂的事向王夫人说了一遍,最后说出自己的请求——请求把她换下。

她也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阻挡不了这项措施的施行。

而王夫人是一个不怎么敏慧的人,要不然她也不会让王熙凤代替她管家,因此听周瑞家的叙述时,她竟感觉一切合情合理,只是好像又变成了周瑞家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同时她更知道这件事是贾政注意了的,李桂既然举荐他,贾政又是看重李桂的,昨晚酒席的场面依然历历在目!

同时王夫人又是个‘以夫为天’的纯粹封建女子!而且本性上她是一个自私、薄凉的人,因此听了周瑞家的哭泣后,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先下去吧,回头我给老爷说说,看他怎么说。”

周瑞家的见这样踢皮球,一下子如丧考妣!

……

而在周瑞家的找上王夫人的时候,贾母两间小房东侧的贾宝玉的院子里,林黛玉、薛宝钗、三春、以及贾宝玉正聚集在一起。

贾代儒拿到薪火银子后终于放假了。不过即使放假,贾宝玉并没有放松学习——他的心里憋着一口气!

也因此贾宝玉并没有放松学习,此时他正坐在书桌边,月白镶边金丝绣菊的长绣已经卷起,左手提这笔,面前一张娟纸,秀若春山的眉头微微皱着。

林黛玉穿着一身灰熊皮的夹袄毛茸茸的站在他的身边,侧着螓首,雪白的瓜子脸上,一双若春山远黛似的的秀眉似颦非颦着,她的眼睛看着的却是打开的论语,或者说打开论语上的一段话: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为虑也已。

而三春和薛宝钗则坐在锦墩上,围着火炉……闺中女儿,大多数时间都是用游戏、闲谈、针线或者当个家长的听客来打发时间,大雪封天,她们更只能如此。而闲谈当然要找有趣的话题,或者说热点话题,李桂可以说正当其时,不过她们几个闲谈的内容与李桂却并没有什么关系,原因贾宝玉在旁也!

她们随意闲谈着,皎好的面容娴静恬淡,但偶尔微微的轻笑,美丽却又如惊鸿一现。

“妹妹,你说这题该怎么破?”

孔子这句话的内容表面上是后生可畏,但贾宝玉又隐约觉得这和孔子的纲常伦理不合,毕竟孔子说过子不教,父之过,这分明又是敬父,延伸是敬长,这明显是矛盾的。

贾宝玉的直觉是对的,孔子在这句话里体现的思想是今胜于昔。

而林黛玉虽然心有七窍,又家学渊博,但她和贾宝玉实际是同类人,所关注的只是诗词、曲、传奇、小说之类的文艺类学问,对于枯燥的经学,她也是不喜的,也没什么研究。

因此皱了皱眉说道:“这个我还没想出来……。”

而她话音刚落,珍珠帘‘哗啦’了一声,莺儿走了进来,然后一边对着薛宝钗屈膝行礼,一边说道:“小姐,二奶奶回来了。”

薛宝钗来此正是为李桂之策而来的,贾宝玉这里只是暂时落脚,因此闻言立刻起身,对着三春笑道:“我找琏二嫂子有事,我先去了。”

惜春年幼,在屋里已经拘的烦了,闻言立刻笑道:“宝姐姐,你找琏嫂子何事,我也去耍会儿。”

说话之间,迎春和探春也瞧向了薛宝钗。

虽然顾忌着贾宝玉,但薛宝钗也觉得着并非什么不可说之事,于是笑道:“我听说今天李桂要给琏二嫂子防盗的法子,我也想学学,我们家铺子也是偷窃之事多发。”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释:贾&不堪,

    至于为什么助赖尚荣为官者、希望得到名声者不是贾赦而是贾政,《红楼梦》中其实已经给了解释:贾赦为人不堪,在朝中并无实职。

    2022-05-17 10:22: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桂在&运的办

    李桂在心里喃喃了句,随即心里想到另一个摆脱既定命运的办法,那就是延续荣国府的荣华,荣国府不倒,他自然不倒。

    2022-05-16 03:53:07详情点赞(0)回复(0)
  • 逃脱既&树倒猢

    而至于逃脱既定命运,不当树倒猢狲散中的猢狲的方法,在《红楼梦》里也隐约提到了,这个方法就是赖家的方法。

    2022-05-16 06:34: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有两

    如果被人认出,大概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被送回荣国府讨赏钱;要么应了曹公的隐笔……

    2022-05-18 12:2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过在&上没有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2022-05-17 11:36: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放了赖&个名声

    放了赖尚荣,助赖尚荣为官,可以使荣国府得到‘宽仁、厚道’的名声,这个名声是荣国府,也是贾政所想得到的。

    2022-05-16 12:36:0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