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余韵

而在这时,冬窗含雪,炭火熹红,美人如玉,李桂举起来了酒杯一饮而尽……雪夜灯萤,王熙凤的三间大房里,王熙凤也正和贾琏闲聊着,讲诉着夜间的事情,听了王熙凤的叙述,贾琏搂着王熙凤的手一下僵了,半晌才地说:“没想起这小子竟然……”言罢咂舌不己。王熙凤王熙凤温柔道:“我到觉得你该跟他学学,多亲近亲近。”。...

而在此时,冬窗含雪,炭火熹红,美人如玉,李桂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雪夜灯萤,王熙凤的三间大房里,王熙凤也正和贾琏闲谈着,讲述着白天的事情,听了王熙凤的叙述,贾琏搂着王熙凤的手一下僵了,半晌才说道:“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说罢咋舌不已。

王熙凤温柔道:“我到觉得你该跟他学学,多亲近亲近。”

“跟他?!酸文假醋的,我可受不了。再说了,这小子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跟他亲近,我能得什么便宜!嘻嘻,凤儿……”

……

虽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王熙凤严禁将金瓶失窃的事情外传,不过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李桂的事情最初却是由贾琏向外泄露出去的……裘良的闭门之情总是要谢的,要不是他关闭了城门,王荣和赵若华早已逃脱。

第二天中午,十二月十七,贾琏就呼朋唤友,拿帖子请了柳湘莲、薛蟠、韩琦、冯紫英、卫若兰等一帮子人,在翠红楼宴请了裘良。

而实际上之所以推后了这么长时间,实际上有两大因素,已是裘良职责所在,拱卫京畿的力量在大虞朝有三,由内而为分别是,外城的京营节度使,中间的五城兵马司与御林军。

京营节度使下辖西山大营和虎扑营,约二十万人,人数最多,王熙凤的叔叔王子腾就曾任此职;其次就是五城兵马司,分管五门,最后的御林军,除了仪仗营是摆设外,其余的不论是神机营还是近卫营都是实打实的存在。

裘良现在虽然只是五城兵马司的都司,也就是副都督,可军中纪律严格,所以贾琏只能等裘良不当值之时宴请;而另一方面,则是纨绔弟子的习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想趁机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中午,翠红楼、最大、最华美的蕴红厅里,众人济济一堂,而当柳湘莲到来时,那目若朗星、俊美飘逸、英姿飒爽的模样,立刻引得薛蟠心里一荡,眼里冒出了桃花,心里直呼:“天下居然有此等儿郎,回头必须和他多亲近些……”

酒过三巡之后,在贾琏正式道歉之际,裘良自然地问起失窃之事的情况,而这个贾琏当然要说,于是就把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

和所有人一样,当听到李桂把王荣和赵若华分审,步步为营的方法后,除了薛蟠,在这个以打板子、铁签子为主的审讯时代,众人都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精巧的法子,都是呆了一呆。

特别是冯紫英,他自己都没想到因为捡起李桂的一片纸,就落了个愚蠢之名,而且是透顶那种!近期他本来想找李桂些小麻烦的,看在贾政的面子上,大麻烦他不敢找!但听了贾琏的话,一丝惊惧在他脸上升起。他脸上恨惧交加,极是复杂,而卫若兰则眼神猛然一缩。

事情本来到此为止,但贾琏看到众人的模样,不知为何,可能是李桂毕竟是荣国府中人的缘故,心里蓦然骄傲,显摆之心顿出,然后笑道:“后来内人还向他请教了防盗的法子,他的做法更是离奇……”

“说说。”裘良的方板脸一整,急速说道。他可不是什么纨绔自带,作为一名五品的五官,他可是清楚李桂以上的方法的重大意义,比如用来审讯敌方的探子;而防盗的法门似乎更加重要!

闻言贾琏微微一笑说道:“说来可笑,我府上周瑞家的……”

随后贾琏简略的讲了起来……和原来礼事堂的人一样,初闻李桂所言,众人都觉得合情合理,没什么稀奇,知道贾琏讲到李桂将周瑞家的推到检房那个位置上……

裘良、柳湘莲、卫若兰也都是灵敏之人,但是他们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的转折,也没想到李桂的报复回这么快,这么的风水无痕……

“额……”

他们也不近轻轻地叫了出来,同时眼神一缩,随后他们就仿佛听到了一筐筐倒土的声音……

……

晚上景田侯府。

与荣国府不一样,景田侯府已经败落了,从裘安、裘良这两个人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景田候府现在只求安良而已。而实际上景田侯多年疾病再身,空顶着一个爵位!

不过现在景田侯府有了中兴之像,原因主要在于裘良,与一般的王侯公子不同,裘良是掌握着实际兵权的,一个王侯纨绔能走到这一步,裘良当然有着非同寻常之处……

景田侯府另一个中兴之像就是裘安,裘安聪敏好学,也让景田侯府上下感到前途广阔。即使裘良也很看好他。当天傍晚,当裘安从刘子山处回来(因为好学,他是经常拜访刘子山的),刚回到他的屋子,丫鬟小杏就走了进来,行礼侯,说道:“大爷有请。”

裘安对裘良是相当尊重的,不仅仅是因为裘良现在是景田王府的当家人,更是因为裘良的行事为人,也因此他们兄弟两个关系甚好。闻言,也不更衣立刻起身去了。

裘良的房间一副武者粗矿之风,宽阔的中堂里,后墙上挂着明光锁子甲、西侧漆红的刀兵架。东侧下册的炭炉像个水缸那么大!

当裘安到来时,裘良正一身黑色便服,坐在罩着虎皮的大椅上沉思着,完全没有翠红楼时的纨绔姿态。

“大哥找我。”进屋之后,裘安说道。

“你且坐。”闻声裘良睁开眼,探起了身,随意得向身下的大墩子指了指。

而裘安刚坐下,裘良便若有所思的说道:“你知道李后庭否?是否和他同在西山?关系如何?”

召唤的那么急,裘安还以为裘良有急事呢,没想到问的居然是李桂,他微微一愣,才回道:“是他同在西山,京畿一代读书人不闻李后庭者鲜矣,‘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即出自此人之诗。只是此人性格隐逸,我与他关系亦寻常,大哥问此作甚?”

“此人非比寻常!所谓隐逸,不过是看不起汝等耳,你可壶浆箪食,故意交之。”裘良回道。

越是在高位,便越是清楚李桂谋略与措施的厉害之处,特别是后面的推周瑞家的上火坑的法子,这样步步为营,因势利导,让裘良心里异常赞叹!

“额……”

裘安没想到裘良居然这么看中李桂,甚至到了要他折节的地步!愕然道:“大哥,怎么?”

“今日贾琏为前几日之事请我,讲了李桂进来的两件事……”

裘良缓缓而言,裘安一会儿恍然大悟,一会儿拍膝而叹,一会儿眼生警惕……

最后裘良板着方正的脸,缓缓说道:“此等人物,文才韬略具有,以后必非人下之人,你亲近,以后对你有益无害!”

长兄如父,裘良语气温存,淳淳教导,裘安接连颔首,一副兄慈弟悌的场面。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