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生意

年初的情景大约如此都是像,商家的铺子在屋檐上、屋角下挂满了红灯,街面上游人熙来攘往,街道另一面的小摊小店铺琳琅满目。而古今的女孩大约是像,到了街上晴雯一下去了精神,在一会儿跳到绢花的摊子,一会儿跳到胭脂水粉的铺子,一会儿又跑去丝绸铺子,厚厚的灰狐而古今的女孩大概也是一样,到了街上晴雯一下来了精神,在一会儿跳到绢花的摊子,一会儿跳到胭脂水粉的铺子,一会儿又跑到丝绸铺子,厚厚的灰狐皮大氅卷起了风……。...

年年的情景大抵都是一样,商家的铺子在屋檐上、屋角下挂满了红灯,街面上游人如织,街道两面的小摊小铺琳琅满目。

而古今的女孩大概也是一样,到了街上晴雯一下来了精神,在一会儿跳到绢花的摊子,一会儿跳到胭脂水粉的铺子,一会儿又跑到丝绸铺子,厚厚的灰狐皮大氅卷起了风……

“你怎么不买呢,看了这么多?”过了一阵子,腿疼,李桂暗地里催促道。

“总要看完比较比较再买。”晴雯手里拿着花簪,头也不回,轻悦的笑道。

“我的天那!”

李桂不可思议的看着看不到头的长长的街道——前世他不是没陪过女朋友逛街,但小小的县城,购物街不过两三条,总长不超过两千米,而这……可是京都!

……

事情没出一点意外,晴雯像是从笼中放飞的小鸟,一直到傍晚时分,晴雯才果子、水粉、绢花、鞭炮大包小包的回了府……回到屋子之后,晴雯把东西在小桌子上一放,然后提起茶壶,快速的给李桂沏了茶。递给李桂之后,又给炉火填了炭,砂壶装了水,然后便开始分检大包小包:胭脂水粉,绢花绸布放在了她的床头;果子、干脯摆在了桌上;烟花炮竹放在了门口。

放完烟花炮竹之后,晴雯‘哦’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顺手超起了门后生火用的短柴刀……

李桂双腿伸直,任她去做。溜了一下午,他现在真的腿脚发软,他现在只想喝茶,同时心里暗下决定以后再也不陪晴雯逛街,同时‘咚咚’的刀劈声里,心里奇怪着晴雯纤细的身子怎么会蕴藏这么大的力量!

俄而,晴雯风风火火的进了屋子,扭身左右看了看,然后对着李桂一摊手,皱着琼鼻说道:“那些无花果真讨厌,到处都是,弄了我一手,也不知弄没弄到衣裳上。”

羊脂酥白的小手上沾满了浓稠的、白中带黄的无花果汁液。晴雯只是随口一说,说完刚想缩回洗手,而就在这时李桂却突然间一伸手……

“你,你……”

晴雯大惊,本能的想收回手,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告诉她,不需要收回,而这样一瞬间她的心却乱了,一边微微缩了缩手,一边颤颤的说道:“你,你……”说话之间,眼神如跳珠,雪颊已荔红。

而这时李桂伸手沾了沾晴雯手心里的汁液,抬手仔细的看了起来……

晴雯:“……原来是……”

心情蓦然间有点失落,晴雯暗暗瞅了李桂一眼,而这时她却蓦然发现一缕笑意正从李桂脸上升起。

“这,你,怎么了?”随后瞧瞧李桂、又瞧瞧李桂的手,晴雯好奇的问道。

而李桂依然紧盯着白色的汁液,回道:“咱们可能要发财了,你想不想当掌柜的啊!”

对于掌柜,晴雯可是熟知的很,荣国府的掌柜的都是负责一方的大员,薛家的也是,那可是威风八面,晴雯本身就是心高气傲之人,螓首一抬,明眸生电,脆生生回道:“想,做什么掌柜?”

而对于李桂说的要发财,晴雯一点也不怀疑。

而李桂把手一放,一边走向盆架,一边回道:“做衣服,嗯,我思量思量。”

而在这个朝代,成衣店极少,裁缝店却多,人做衣服大致的流程是自己买了绸布,然后到裁缝店剪裁,最后拿回去自己缝制,当然也有委托裁缝店缝制的,那时裁缝店会找手巧之人,这其实就是闺阁女子能接到针线活的原因。

但这其中缝制所得的银两极少,裁缝店中间差价转的也少,远不如布商赚钱,“衣服?那个怎么能发大财?这汁液和发财有什么关系?”请问疑惑了起来,而以她的直性子,随即她就问了出来。

而李桂由无花果树想到的是橡胶,当老师代教化学的有机化学时,他随便翻看过很多资料,其中有介绍橡胶的科普小知识,并非只有橡胶树才可以产橡胶,杜仲树、蒲公英、橡胶草、无花果的汁液都可以,二战时期德国由于航运被切断,就是用无花果树的汁液制作了橡胶,只是要大规模量产还得橡胶树。

而橡胶的用途之广自然不必多说,车胎、密封圈,水管等等,当然此时还没想到做这些,他想到的是皮筋,松紧带。

这个时代的人穿衣是极为麻烦的,别的不说就说那长长的裹裆布,肥大的内衣,用绦布条束紧都很是麻烦,这其实也是大户人家都有丫鬟侍候的原因之一。还有那翩翩长发,梳了又梳,盘了又盘、扎了又扎的。

而这个生意也完全符合李桂心里的要求,首先这绝对是一个我有你无的生意;其次这项生意不需要他动手,也就不占用他的时间;再次以现在的条件肯定没法大规模生产,生意的规模正好符合他的身份。最后一点就是在这个时代可以缝制的女子很多,荣国府里就有很多,甚至熏陶除了晴雯这样的高手!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他处理的,比如铺子地址的选择,缝制与销售人员的招聘、护院、运输等等。

不过李桂认为这些只是杂事,很好解决,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让他觉得最关键的却是橡胶的制取。

他没有亲自制作过橡胶,当然也没用无花果汁液制取过,这不是他的职业,他只是从书中看到过制取橡胶的条件;温度六十度,一个半大气压。

“回头你就知道了。”

心不在焉的向晴雯回了句,李桂心里已经嘀咕着:“这单聘仁应当能办到,他是炼丹高手,石头都能练成丹药,这提取个东西应当不在话下,一次实验不成,多试验几次就是,以后就让他负责,嗯,还有无花果汁液,这个给他银子,让他自己去搞,反正平常他除了闲扯蛋,也没什么正事,还要拴住他……”

越想,李桂越觉得胸有成竹,却全然不知晴雯在他背后,一双白白的眼刀,已经一下两下,把他的后脑勺挖的稀巴烂!

而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随即就听春杏笑道:“今晚厨里弄了虾仁馅的饺子,可鲜了……”

明月升起之日,月光如银,通红的火炉边,晴雯和春杏托着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桂,李桂带着酒气,讲着话:“那老顽童施展出左右互搏之术……”

话音刚落,‘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由远而近响了起来。

“到子时了,咱们也去放炮,讨个吉利。”闻声晴雯一下子站了起来。

“韶华何其迅也!”

想到不知不觉中来到这里已经近一年,李桂突然间有些感慨。

烟花如霰……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尘,芽&欲发。

    一场春雪过后,虽然花木的枝丫还带着冬天的残白,但融化的雪水洗净了纤尘,芽眼处的鹅黄嫩绿已经显露了出来,晨曦中,蓊蔚洇润之气暗腾,春意欲发。

    2022-05-22 05:27: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怎么办&策。

    至于该怎么办,初来想到这一点时,李桂本能的想逃出荣国府,但随后一想,这实在是个下下之策。

    2022-05-22 10:29:22详情点赞(0)回复(0)
  • 以助赖&府,或

    同时李桂还明白荣国府之所以助赖尚荣为官,还有荣国府,或者说贾政为名的缘故。

    2022-05-20 07:47: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因为&能放心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2022-05-21 06:55: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没有&工作的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2022-05-20 04:58: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因此&们有了

    也因此豪门勋贵更需要好的名声,他们毕竟是皇帝的近臣、宠臣,他们有了好名能给皇帝的名声锦上添花。

    2022-05-21 11:37: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现在的&……

    只是这一声叹息也饱含了很多的无奈。无奈,既是因为现在的身份,也是因为未来的命运……

    2022-05-20 01:51: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