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学颦

而后的几天李桂便带着晴雯忙着铺子的杂物,打扫清洁、刷漆、糊窗、买桌椅、做牌匾等等,但是这些杂活倒不需要李桂亲手不动手,柳湘莲找来的护院是极其很老实又能干的一个人,名字就叫胡很老实,黑黝黝的脸,粗大的身子,而已口拙。提问之际,而已‘嗯’‘哈’公开回应。这倒让李这倒让李桂想起了林之孝,以及王熙凤对他的评价:“三脚踹不出个屁来!”。...

其后的几天李桂便带着晴雯忙着铺子的杂物,打扫、刷漆、糊窗、买桌椅、做牌匾等等,不过这些杂活倒不用李桂亲自动手,柳湘莲找来的护院是极为老实能干的一个人,名字就叫胡老实,黑黝黝的脸,粗壮的身子,只是口拙。问答之际,只是‘嗯’‘哈’回应。

这倒让李桂想起了林之孝,以及王熙凤对他的评价:“三脚踹不出个屁来!”

不过李桂知道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忠心可用的!因此心里对胡老实很是满意。

随后一切按正常运行,可能是女孩子都喜欢有一个属于自己家园的缘故,以后的时间里晴雯倒是长在了铺子里,作些杂物的同时,又买了些花草、树木栽在了院中。

不过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顺当之中往往暗藏着不顺当的因素。

三月二十九傍晚,还没到饭时,薛宝钗坐在梳妆台边,梳妆台的右上角放着一沓厚厚的账簿,中间则是一个黑犀牛角为珠、红木为框的精巧算盘,乌发蝉鬓,冬装褪去,白绸为裙,让她显得既庄重又轻盈,只是黄铜镜中的黛眉犹如春山紧锁。

这是她的日常工作,每三个月她总要查一查账簿,以查盈亏。这其实是商家的常态,有条件的商家甚至每个月都清盘一次。

各商号的业绩并不理想,除了富顺号、和林号、宝瑞号三个商号之外,其余的还看不出有盈余。而即使上面三个商号也只是略有盈余。

心情有些烦躁,犹如春山远黛的眉头锁的更紧了,如此又翻看了一阵子,突然间想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薛宝钗抬起了鹅颈,向莺儿问道:“旺财回来了没有?”

旺财是薛家的小厮。刚才查账时,薛宝钗想看一看在云锦记施行防窃法子的效果,所以先翻了翻簿子,谁知云锦记得账簿还没送来,云锦记就在京师,所以拍了旺财去取。

“还没,应该快回来了。”小小的头颅往窗外探了下,莺儿回道。

而她话音刚落,一阵’咚咚‘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下一刻旺财的声音蓦的在院子里响起:“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

闻声,薛宝钗心里一‘咯噔’,随即站起,一提裙边,快不往中堂而去。而到了中堂时,薛姨妈也正从屋子里出来,一身绣兰的百褶裙,头光面净,珠圆玉润,只是神态破显示慌张,头上钏钗颤动。

至于堂下的旺财,本来青春俊俏的脸此时却是汗珠滚动,神色惶惶之极。

“怎么了?”薛宝钗再次问道,心里却蓦地一慌。

“跑了!回小姐,全……跑了……”下一刻旺财颤声回道。

而云锦记实际上是薛家最重要的几项生意之一,向皇宫提供的蜀锦、苏绣都从这里出,对薛家的意义不仅仅是赚银子的问题!薛姨娘乃是一无用之人,闻言她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身体往后就倒,好在香菱已经赶到了她旁边。

而薛宝钗也知道云锦记的重要性,闻声脑袋里也是‘嗡’了一下,不好好在她坚强些,随即就清醒了过来,下一刻就对着门开大声喊道:“来福,来福,快些找我哥哥,快去。”

说话之间,美目里已是噙满了泪水,随后又转头向旺财问道:“我问你,那些货物怎样?怎么会都跑了?”

“回小姐,货物缺了大半,刚才,刚才围观的清江记伙计说,云锦记得伙计早就说管的太严。”旺财回道,这回镇定了些。

闻言,薛宝钗隐约明白了些,随后她一边侧身看向薛姨娘,一边问道:“现在可有看管之人?”

“回小姐,我已找清江记得伙计代为看管,我这就过去。”旺财匆匆回道,旺财是个做事比较老成周到的人。

而这时薛姨娘‘嘤咛’一声清醒了过来,但随即泪如雨下!

……

来福大约找了一个时辰,才在醉春楼找到了薛蟠,其时薛蟠正和贾蓉、冯紫英、陈也俊、韩琦等喝着花酒,而听到来福的话后,薛蟠一下子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下一刻就一溜风似的往云锦记而去。而贾蓉、冯紫英等也紧紧跟随,到了云锦记铺子前的那条街道时,远远就看到云锦记的店面前红灯乱闪,灯光里人影绰绰。

薛蟠骑马直奔而去……

是夜荔香园大乱,灯火辉煌至半夜。

……

直到半夜,贾蓉才从梨香院回了府,此时秦可卿依然没睡着,斜躺在床上,仪态慵懒,听到贾蓉的喊声,她懒懒的起了身……

而在宝珠侍候洗刷之际,贾蓉忍不住笑道:“今天出了件好笑之事。”

随着时光的推移,秦可卿越来越对贾蓉心灰意冷,因此闻言,只是淡淡的回了句:“什么好笑之事?”

对于秦可卿的冷淡,其中的原因贾蓉是心知肚明的,暗地里他甚至有些佩服秦可卿的坚持,同时也感觉他老子有些无能,当然变态的心里之下,他很享受这场猫戏老鼠过程,也会幻想一下结局。

因此对于秦可卿的冷淡,贾蓉和以往一样视而不见,笑道:“那薛文龙东施效颦,在他家的铺子绩效行李桂之法,谁知铺子里的人却受不了了,连掌柜带伙计一窝跑了,薛文龙气坏了,我和冯兄等人一直陪伴至今。”

“哦……”

闻言秦可卿长长的睫毛微微抖了抖,心里突然莫名的对李桂担心起来……

……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还只是个红蛋虾之时,李桂便和晴雯一起往店铺而去。到了店铺不远就看到了刻着‘皮尔’的大匾。

这个名字有些生涩,晴雯这时已经会了近千字,但对‘皮尔’却不知何意,也曾问过李桂,李桂的回答是这里有很深的学问,不是一时半会能解释清楚的。

而越是学习,晴雯便越是知道自己的无知,当场吓得不敢说话!

而实际情况确实,当时刻匾时,猛然间李桂也没想到什么好名字,只是想到了皮筋,不过顺着皮筋思索,却又想到了皮尔卡丹。

到了铺子门口,李桂才发现门口已经被胡老实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洒了水……随后晴雯便把长裤、内裤摆在了柜台上,一件件整理起来……

李桂则摆好了鞭炮,静等裘安、柳湘莲、单聘仁的到来。他们三个是说好了的,不可不等。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三天以&这个方

    所以这三天以来,李桂琢磨良久,认为用当逃奴这个方法来改变命运,不但充满了不确性定性,而且充满了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

    2022-05-16 11:24:38详情点赞(0)回复(0)
  • &荣宁二

    《红楼梦》里荣宁二府出场露脸的人物几乎下场都是悲惨的,但是在荣宁二府的败落中赖家却飞黄腾达,赖尚荣稳稳当当的做着官,没受任何影响……

    2022-05-17 11:00:00详情点赞(0)回复(0)
  • 比赖家&面的因

    在以上两个条件中,李桂清楚现在自己相比赖家,荣国府,或者说贾政这方面的因素是不变的。

    2022-05-18 08:0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观景&韶华之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2022-05-18 03:58:24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子树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2022-05-18 04:47: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兼二十&班主任

    而他以前是县中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二十九班的班主任……

    2022-05-17 05:39:46详情点赞(0)回复(0)
  • 现象就&穿皆是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2022-05-16 12:2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是贾&赦!

    同时书中还有一个暗示,为了给贾雨村谋官职,林如海是给贾政写的信,而不是贾赦!

    2022-05-17 12:58: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