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路怒

而没过一会儿,冷冷清清的街道中就会出现了裘安与柳湘莲的身影,简单寒喧后,贺喜后,李桂把他们再引入了铺子里——铺子的西南角落里他摆了一个茶桌,为客人停脚短暂休息用的。入座后裘安和柳湘莲各掏出了红纸封好的十两白银,而已人情来往,李桂也没表示拒绝,客套了句后落座之后裘安和柳湘莲各拿出了红纸封好的十两白银,只是人情来往,李桂没有拒绝,客套了句之后,交给了晴雯。随后三人随意而谈,裘安和柳湘莲随意向四周查看着,同时嘴里说些‘以后财源滚滚的’话,只是心里有些不这么认为,毕竟这里的位置是在是太偏僻,而且从表面上看李桂要买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

而没过一会儿,冷清的街道中就出现了裘安与柳湘莲的身影,简单寒暄后,道喜后,李桂把他们引入了铺子里——铺子的西南角落里他摆了一个茶桌,为客人停脚休息用的。

落座之后裘安和柳湘莲各拿出了红纸封好的十两白银,只是人情来往,李桂没有拒绝,客套了句之后,交给了晴雯。随后三人随意而谈,裘安和柳湘莲随意向四周查看着,同时嘴里说些‘以后财源滚滚的’话,只是心里有些不这么认为,毕竟这里的位置是在是太偏僻,而且从表面上看李桂要买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

“后庭只怕是不擅于经济。”随意扫了几眼之后,裘安和柳湘莲几乎同时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而俄尔门外就传来了单聘仁爽朗的笑声,笑声如春雨入地,让人清爽,迎出门一看却见单聘仁穿着那身他喝茶的青丝袍在前,詹光、卜固修一个黑绸袍、一个白袍在后。

詹光和卜固修居然也来了!这倒让李桂微微一愣,不过随即释然了,这些人老于人情世故,相距这么近,要是不来,那才奇怪!

“恭喜后庭兄弟,开业大吉;祝后庭兄弟财源广进,源达四海。”随后三人齐齐一长鞠,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多谢多谢,请。”

把三人让进铺子后,照例又是寒暄了一番,而和裘安与柳湘莲一样,照例对铺子周遭打量了几眼,也和裘安与柳湘莲一样,詹光和单聘仁也得出了李桂不擅于经济的结论,当然单聘仁不一样。

而以单聘仁与詹光、卜固修的口才,一个就可以让真个场面如和煦春风,他们三个一起可以说是真正的谈笑风生……

闲谈了一会,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李桂起身,众人跟随,把鞭炮放了,‘噼噼啪啪’声里,落红满地,惜乎位置太过偏僻,没有看客,过客也只有二人。

随后众人再次落座,晴雯过来添水,而添水之际,晴雯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额’了一声向李桂问道:“咱们这长裤、内裤定价多少?”

“十两一件,不论大小。”李固毫不犹豫的说道。

在他心里,他是把长裤、内裤定为奢侈品的,毕竟橡胶的产量少,有这个资格!要是弄成大路货,不说原材料足不足,只是生产皮条,李桂估计也得把单聘仁累死!

而当时上最好的丝绸,被号称软黄金的蜀锦,才十两银子一匹!一匹是十丈!做李桂铺子上这样的长裤最起码能做十条,而李桂铺子上的长裤明显是清江步做的!

“他莫不是疯了!”

闻言,裘安与柳湘莲、詹光与卜固修互相对望了一眼,心里几乎同时冒出了这个声音。

而晴雯和单聘仁的感受却和他们不同,晴雯现在对李桂的相信已经快变成本能,闻言她明眸一亮,涌出了滚滚金光;单聘仁却是心里‘咯噔’了一下,心中想到了李桂每月给他的十两银子,而一条长裤就卖十两银子!

想到这里原来心里那股苦尽甘来的感觉顿时跑到瓜洼国去了,一股被压榨的感觉却油然而生,心中不由的思忖:“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以入彀中?早知道这小子善于挖坑,千防万防啊……我得从长计议!”

单聘仁已经不是青春冲动少年时,他也没有贸然责问,因为他清楚他之所以觉得底是因为他掌握着橡胶的制作,而用橡胶做成的成品价格又这么高!可是他也知道制作橡胶的法门李桂掌握着,要请别人也不是不可以,龙虎山上的道士个个都会;另外一个原因是他还不知道这个价格李桂能不能卖出去,这偏僻的位置!所以他才想着要从长计议。

而在众人短暂的沉默里,晴雯立刻觉察到了什么,她又是爆炭的性子,立刻顺手拿了条短裤,对着众人拉了拉,带着些火气说道:“这可是好东西,松紧自如,不用束腰。”

众人闻言微微一愣,而李桂这时则笑道:“各位,需不需要,若需,自选一条,算我送与你们。”

他说的实际上是谦话,因为还没开张倒要送人,这不吉利,没这个道理。单聘仁、柳湘莲等都长于世故,急忙推脱,裘安机灵,自然跟着推脱。

随后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李桂起身带着众人往前街的四海楼而去,到了四海楼落座之后,又让店小二给晴雯、胡老实送了四个菜。

席间谈笑风声不必细谈,约一个时辰后宴罢,众人都告辞而去,而后李桂独自回了皮尔记。

而李桂才行了月四五十步,迎面就听一声大喝:“入囊求的,你可坑苦了我,你倒在这快活!”

李桂循声一看,只见薛蟠一身红锦绣金菊的绸袍,坐在一匹雪白的大马上,拿着马鞭的右手金光闪闪,不知带了几个戒指,鬓角边还插了一朵红菊花,颇显妖娆,只是俊美的脸上带着豪横的狰狞。

薛蟠实际上是比较俊美的,要不然夏金桂的老娘也不会一眼相中,让他做了女婿,只是夏金桂的老娘长得是一双凡眼,只见其表,不见其理。

而对于李桂而言,他也深知自己和贾琏、薛蟠、贾蓉、以及四王八公一系的子弟不是一路人,身份上、目标上、行为上都不是,因此实际上李桂对这些人一项是有意避而远之的,更不想和他们这些人有冲突,即使有,他也不会直接冒犯,比如贾宝玉。

因此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些人有直接的冲突,而且一上来就是这些人中最蛮横无知的一个!也可以说是他最不想有瓜葛的一个。心中暗暗吃了一惊,李桂拱手道:“文龙兄何处此言?你我素无瓜葛!”

薛蟠刚刚从云锦记而来……几乎一上午他都在盘点剩余货物,而那云锦记的掌柜伙计上下早有逃走的准备,所以货物损失近一半,而且都是好货!粗略的估计下,约损失八千里两银子,薛蟠气急,又是个蛮横的,所以直接来找李桂的麻烦来了。

因此闻言,他直接‘呸’了一口,怒道:“谁是你文龙兄!你小子害的我丢了铺子,还在这里装清白……”

说话之间薛蟠已经来到了李桂的身边,兜手一抓李桂的前襟,喝道:“小子,陪我银子!”

此时李桂依然糊里糊涂的……但他心里的火气已经上来了,伸手把薛蟠伸来的手一压,淡定的说道:“我何尝欠了你的银子,文龙兄还是说清楚的好。”

“还说清楚,我就给你说清楚,我云锦记的铺子施行你那防窃之法,结果掌柜伙计一窝儿的跑了,一万两银子没了……”

薛蟠怒目狰狞,越说越气,说到这里,直接挥起拳头向李桂头部打去。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贵的母&是说李

    而且李贵的母亲还是贾宝玉的奶娘,也就是说李贵是贾宝玉的奶兄。也因为这层关系,贾母等才能放心让他当贾宝玉的长随。

    2022-05-17 07:37:40详情点赞(0)回复(0)
  • &花木的

    一场春雪过后,虽然花木的枝丫还带着冬天的残白,但融化的雪水洗净了纤尘,芽眼处的鹅黄嫩绿已经显露了出来,晨曦中,蓊蔚洇润之气暗腾,春意欲发。

    2022-05-18 05:12: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国府星&荣国府

    而是贾宝玉的长随又是他与寻常仆役的另一个不同点,贾宝玉可是荣国府星光之所聚,借他的星光,他也是很引人注意的,他要是跑了,荣国府肯定不会毫无波澜……

    2022-05-16 02:02:46详情点赞(0)回复(0)
  • &被送回

    如果被人认出,大概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被送回荣国府讨赏钱;要么应了曹公的隐笔……

    2022-05-16 07:33:5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为官者&、希望

    至于为什么助赖尚荣为官者、希望得到名声者不是贾赦而是贾政,《红楼梦》中其实已经给了解释:贾赦为人不堪,在朝中并无实职。

    2022-05-16 05:55: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来引&的意思

    所谓的长随本意是官人家的奴仆或奴隶,后来引申成为一种职业,带有帮闲和助理的意思。

    2022-05-17 07:47:40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样&桂不得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2022-05-17 04:36:01详情点赞(0)回复(0)
  • 果他真&荣国府

    因为如果他真的逃出荣国府,那么他就是逃奴,荣国府一定会追捕他的!

    2022-05-18 05:18:0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