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奇怪

“原来是是这样!这蛮不讲情的……”李桂恍然大悟,心里气到想笑,边挥去拦薛蟠的拳头,边厉声:“我又没让你用那法子,你自己用,怨的谁来!”而薛蟠虽然身躯规模庞大且妖娆妩媚,虽然早被酒色掏干了身子,虚有架子而已,而李桂虽然不锻练,但每日去上学必定下山下因此闻言,薛蟠的八个随从都暗中将目光盯在了他们的小头目来禄和来寿的身上——要是出了事,好歹要有个出头鸟,替他们扛着。而来禄与来寿作为小头目,更是个机灵的,两人略一踌躇,随后来寿就跑到薛蟠跟前小声提醒道:“大爷,这样只怕政老爷不喜。”。...

“原来是这样!这蛮不讲理的……”

李桂恍然大悟,心里气到想笑,一边挥手去拦薛蟠的拳头,一边喝道:“我又没让你用那法子,你自己用,怨的谁来!”

而薛蟠虽然身躯庞大且妖娆,但是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虚有架子而已,而李桂虽然不锻炼,但每天上学必然上山下山,身体不但精炼而且力气也大,因此一挥之下,薛蟠一个趔趄,竟然差点被摔倒!

薛蟠是蛮横惯了得,哪里受的了这个,站稳身子之后,带着三个金戒的手指立刻豪横的向李桂一指,对身边的仆役说道:“给我打,狠狠打!打死他!”

按照平时得了薛蟠这个号令后,薛蟠打随从一定会摩拳擦掌,一拥而上,但是他们却不像薛蟠那么没脑子,他们清楚贾政对李桂的欣赏,现在薛家又寄居在荣国府,打完了,只怕是一时爽,随后薛姨妈一定会处罚他们给贾政赔罪。

因此闻言,薛蟠的八个随从都暗中将目光盯在了他们的小头目来禄和来寿的身上——要是出了事,好歹要有个出头鸟,替他们扛着。而来禄与来寿作为小头目,更是个机灵的,两人略一踌躇,随后来寿就跑到薛蟠跟前小声提醒道:“大爷,这样只怕政老爷不喜。”

“我管他喜不喜……”此时薛蟠的蛮横劲头发作,说着金光闪闪的手掌心一抡,继续说道:“打断他的腿罢了!”他心里对贾政到底还是有一些忌惮!

“妈妈屁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走为上策!我得快跑!”闻言,李桂心里一动,扭身就要跑。

他对薛蟠是否干打断他的腿是一点儿也不怀疑的!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朗声传了过来:“文龙兄,你这是为何!”

随着话音柳湘莲手按宝剑,跃众而出,挺鼻朗目,白衣如流,英气逼人之极!原来他没走远,听到喧哗声又回来了。

薛蟠对柳湘莲一直有意思,看到薛蟠这幅姿态,如钢铁般的蛮横立刻化成了绕指柔!身子酥了半截。

而就在这时旺财匆匆跑了过来,看到场面平安无事,立刻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然后匆匆对薛蟠说道:“大爷,夫人和小姐让你赶快回去。”

原来旺财见薛蟠带了一帮子人去找李桂的麻烦,觉得事情有些大,所以赶紧去了梨香院禀告了薛姨妈与薛宝钗,薛姨妈与薛宝钗自然知道其中的轻重,于是让旺财赶紧去制止。

而薛蟠虽然蛮横,但他这个人身上还是有一两个闪光点,一是他比较孝顺;二是他是宠妹狂魔;其实他们一家子的关系教别的大户人家是比较亲近的,《红楼梦》书中有记载第六十七回,薛蟠从外地回来时,专门给薛姨妈、薛宝钗买了几大箱子礼物,薛宝钗打开后一看里面全是笔墨纸砚,各色笺纸,另外就是虎邱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金斗、沙子灯……以及薛蟠自己泥捏的小像,薛宝钗当时是左瞧瞧、右瞧瞧,最后拿起薛蟠的小像,看看薛蟠,再看看小像,笑了。

因此薛蟠不会当众违背薛姨妈的命令以及薛宝钗的心愿,随后他向柳湘莲一抱拳,邪邪一笑,扭头又向李桂呵了句:“你等着!”说罢上马而去。

“多谢湘莲兄!”心中带着些余惊,李桂拱手向柳湘莲谢道。

“你怎么惹到他了?”柳湘莲一边回礼,一边问道。

“说来话长,他把我那防窃法子搬到他的铺子里,却不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结果那铺子里的掌柜伙计都受不了,据他说是掌柜伙计一窝跑了,然后他把这笔账算在了我头上。”李桂回道。

柳湘莲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有些好笑,又让人感觉有些愤怒!

怔了一下才回道:“他自愿东施效颦,怨的谁来,后庭兄莫怕,这个你占理,有事你尽管找我!”说罢长揖而别。

李桂回礼。

而回去的路上李桂却沉思了起来,他倒是不怕薛蟠,他清楚薛姨妈与薛宝钗喊薛蟠回去一定是给他套上牢笼!他沉思的是要是再遇到薛蟠这样的人,或者类似的人怎么办?他不怕讲道理的人,但这样不讲道理、讲拳头的……

突然间李桂感觉有必要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但是又缺银子!

而这件事也给了他另外一个启示,那就是现在他还真离不开荣国府!

些许诗词上的名声与秀才这个小小的身份并不能给他很好的保护,就像苏东坡,被贬官以后,买羊肉都只能买别人买剩的羊骨,然后在诗词里发泄一番……

……

而当李桂回到皮尔记的店面时,晴雯正独自一人坐在店面里面——并没有什么客人!而晴雯是伶俐的,也可能是跟随李桂时间长了的原因,在李桂进入铺面的那一刻,从李桂微皱的眉头中她立刻觉察到了什么,一边起身沏茶,一边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刚才遇到了薛文龙……”随后李桂一边坐下,一边把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哪个又没有求他去做!”

李桂讲后,晴雯立刻柳眉倒竖,气呼呼的把手里的拂尘一摔,怒道。

“他就是这样的人!我对这样的一项避而远之,谁知这次却没避开!”

“嗤!咱们不会赔他银子吧!”

“陪他什么银子!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么多银子,只有一个丫头!”

“你!越来越贫嘴了!”晴雯瞅着白眼,脸上却带着津津笑意。

……

与此同时荣国府、梨香院、中堂里,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秦可卿、三春、林黛玉、薛宝钗以及一种丫鬟红红翠翠、挤挤一堂——出了这种事情,听闻后,这样的亲戚,他们总要来宽慰一番。

而实际上她们早就来了,已经宽慰了薛姨妈一阵子,只是听闻薛蟠去找李桂的麻烦,她们才又留了下来,当然对于这个消息的反应,众人的心事是不一一样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必须阻止薛蟠的胡作非为,只有贾宝玉,不知怎的,感觉薛蟠要真是痛打了李桂一顿,那才痛快。

而王熙凤和探春的注意力则不在这件事上面,她们心里奇怪着为什么李桂的法子在她们府里施行的好好的,怎么到薛家铺子里就走了样?

知道薛蟠回来,众人一颗心落地,才告辞而去。

……

而皮尔记这里一个下午并没有什么生意,只是进来了两个妇人,但听到价格后立刻走了。到了傍晚时分,李桂和晴雯一起回了荣国府。而他俩不知道的是在两人走后,单聘仁从西边路上的榆树后探出了脑袋……

单聘仁之所以窥视,是因为在他想来,如果李桂的生意火爆,那么他就可以顺理成章且理直气壮的向李桂提出加薪的要求,可他没想到她看到的场景居然如此冷清!

回去的路上,他心里很是忐忑!

……

夕阳漫道中,李桂和晴雯回到了小院,简单的洗了下脸,春杏就送来了晚饭……吃过晚饭之后,李桂照例坐在了书案边,然后信手伸向了书架,而就在这时晴雯却‘啊’了一声。

“怎么了?”李桂一惊,转头问道。却见晴雯正抱着那个装银子的小箱子。

而这时晴雯已经一边掀起小箱子的盖子,一边说道:“咱家遭贼了,你看着小锁都被撬开了,还好,咯咯,这贼来的不巧,这里面我只放了十来两银子,这箱子看来是不能用了,嗯,也不能放在屋里了,以后我随身……”

说着晴雯从袖子中掏出了裘安等送的喜银,又打开箱子,拿出了包裹银子的红布,而在提起之际,她却轻轻‘咦’了一声,抬起螓首疑惑的看向了李桂。

“怎么了?”李桂再次好奇的问道。

“你看。”说着晴雯打开了红布,一锭银子赫然出现在了她白皙红润的掌心。

红楼长随最新章节

红楼长随相关资讯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连载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17人
  再次穿越成了贾宝玉的长随李贵,李贵,厉鬼……单名兼美的秦可卿;雍容华贵的薛宝钗;风姿卓绝的林黛玉;顾盼生辉的贾探春……群号:210146422大虞泰宁三年,初春,荣国府。。
  • 家败落&时光之

    而此时距离贾家败落也不过三五年的观景,这样的命运,未来这样的短促,也让李桂不得不感叹时光之匆匆,韶华之易逝。

    2022-05-18 09:02:25详情点赞(0)回复(0)
  • 用冷子&兴的话

    第二种现象就是优待奴仆,用冷子兴的话讲是主仆上下安享尊荣,王熙凤也说过咱家只有进人的,林黛玉进府见丫鬟仆役所穿皆是绫罗绸缎也能显示出来。

    2022-05-16 12:09: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龄、&资产,

    而即使没有人认出那又如何!以他现在的年龄、资产,无片瓦之屋,无立足之地……

    2022-05-18 02:48:26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贵身&他实际

    不过在李贵身上没有引申,他实际上就是贾宝玉的私人奴仆,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贾宝玉出门时听贾宝玉喝使,给贾宝玉办杂事的。

    2022-05-18 05:56:5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但是在&做着官

    《红楼梦》里荣宁二府出场露脸的人物几乎下场都是悲惨的,但是在荣宁二府的败落中赖家却飞黄腾达,赖尚荣稳稳当当的做着官,没受任何影响……

    2022-05-18 05:39: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役的另&引人注

    而是贾宝玉的长随又是他与寻常仆役的另一个不同点,贾宝玉可是荣国府星光之所聚,借他的星光,他也是很引人注意的,他要是跑了,荣国府肯定不会毫无波澜……

    2022-05-16 02:52: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笔法&了然。

    但是曹公还是用隐喻的笔法给出了李贵的命运,民间谚语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贵谐音为鬼,因此李贵的命运一目了然。

    2022-05-16 12:3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梦》里&。

    《红楼梦》里并没有具体交代李贵的命运,这是因为李贵在《红楼梦》里只是一个小人物的缘故。

    2022-05-16 03:46:1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