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回巅峰

正心里想,门铃响了。是居民委员会的曹大妈。后面跟随三个戴战术护目镜,穿迷彩服,神色很剽悍的板寸头。四人膀子上都绑着红箍,上面写着“联防”。“一家都在呐,吃了吗?”曹大妈往屋里看一看,“今天晚上闹怪兽,我们可以看出一下各家的武器整备情况,呦,喝酒时啦!”“是居民委员会的曹大妈。。...

正想着,门铃响了。

是居民委员会的曹大妈。

后面跟着三个戴战术护目镜,穿迷彩服,神色很彪悍的板寸头。

四人膀子上都绑着红箍,上面写着“联防”。

“一家都在呐,吃了吗?”

曹大妈往屋里看看,“今晚闹怪兽,我们来看一下各家的武器整备情况,呦,喝酒啦!”

“没喝多少,肯定没醉。”

孟义山有些不好意思,给迷彩服敬烟。

为首的迷彩服摆摆手,谢绝香烟,掏出酒精测试器让孟义山吹了一口。

见酒精浓度的确不高,这才点了点头,表情活络一些。

“这是咱们小区新上任的联合防御战术小队,李队长。”曹大妈介绍。

孟义山急忙握手:“李队长好!”

“李大勇。”

联防队长和孟义山握手,声音很低沉,“刚才听曹主任介绍,您是老前辈,当年军队里的王牌射手,怎么样,家里武器弹药还够吗?”

“好汉不提当年勇,几十年前的事了。”孟义山一招手,“阿超,把家伙事儿都拿出来。”

孟超应了一声,搬走小沙发,单膝跪地,掀开地板。

从暗格里取出一支冲锋枪,一支半自动步枪,一支手枪,还有两枚手雷。

孟义山想要按照流程,将枪械拆装一遍。

谁知他才走了半步,孟超的双手就化作两团灰雾。

只听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所有人都眼前一花。

好似魔术表演,孟超面前的枪械都变成了最基本的零件。

孟义山愣住。

李队长“咦”了一声。

孟超淡定,双手甩动,十指仿佛拥有生命的精灵般轻盈跳跃,又在短短数秒之内,将混合在一起的零件分离,组合成了三支枪械。

觉醒了《基础枪法》,虽然只有“普通级”,也挺爽的。

他仍没起身,以跪姿将半自动步枪抵在肩头,驾轻就熟地检查瞄准具。

枪械就像肢体的延伸,散发着淡淡的杀气。

半秒钟后,孟超点头,将半自动步枪丢给李队长。

李队长一把抄住,站姿抵肩,只一眼,便有些动容:“好枪,保养得好,调校得更好,指哪打哪!”

“这是孟超,九中的高材生。”曹大妈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他们这种公租房小区,能出一个区重高的学生,很不容易。

“原来如此,好小子,要是加入军队,一定也是王牌射手!”

李队长赞了一句,继续道,“怎么样,家里子弹还够吗?”

“普通子弹还有三百发,穿甲弹只剩下两个弹夹,二十发。”孟义山说。

“行,既然一家有两个玩枪的行家,子弹不能少,我再分配给你们二十发穿甲弹,一百发普通子弹,真的刷出怪兽,希望你们为小区争光!”

李队长挥手,两个迷彩服数出子弹,让孟义山签字,交接清楚。

孟义山乐呵呵接过弹夹,得寸进尺道:“二十发穿甲弹实在太少,还有手雷也不够了,不能再给点儿吗?”

“没办法,老前辈。”

李队长叹气,“谁叫咱们小区去年杀死的怪兽数量不达标,没评上五星小区呢?上头只拨发了这么点儿枪支弹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那能怪我们吗?”

孟义山说,“天福苑没有孬种,可咱们是旧城的老小区,当年怪兽在这儿被咱们杀怕了,好久不往咱们这儿跑,上哪儿杀去?”

“这不是很好吗,您还想着整天有兽潮往咱们这儿杀过来?”

李队长笑笑,“克服克服吧,老前辈,只要今年能评上五星小区,明年咱们的弹药基数提高20%,到时候就富裕了。

“对了,万一真的刷出怪兽,别忘了搜集弹壳——龙城资源匮乏,子弹都要复装的。”

“知道,打了几十年怪兽,我还能不知道?”孟义山送曹大妈和李队长出去,去隔壁706敲门。

“老孟。”

曹大妈小声说,“706的王奶奶,儿子媳妇都牺牲了,孙女住校,家里就她一个人,老太太性子拗,死活不肯去避难所,待会儿真闹了怪兽,你多费心啊?”

“行,真有情况,我把老太太请到我家里。”孟义山答应。

“嘀咕什么呢,背后说老太婆的闲话呐?”

706房门打开,一个满脸皱纹,牙齿都掉光的白发老太婆,挥舞着特大号的霰弹枪,中气十足地吼叫。

好容易把王奶奶糊弄过去,孟义山回家,分配枪支弹药。

“阿超,没想到你们高中的枪械教育搞得这么好,那行,今天让你过过瘾,用二二杠,我再给你二十发穿甲弹,记住,用穿甲弹时,要加装强化套件的。

“素心,你揣好手枪,腿疼就别站着,我把你的轮椅调到战斗模式。”

孟义山自己抄起冲锋枪,熟练地摩挲几下,又“啧”一声。

没想到孟超能把枪组得这么好。

瞄准具的调校,也兼顾到了他的射击习惯。

“爸,我呢?”

白嘉草望眼欲穿,“你让妈把手枪给我,我们初中都教怎么打枪了,我的实弹射击成绩还是第一名呢!”

“你个小丫头片子玩什么枪,给你这个。”孟义山从后腰抽出一柄模仿狗腿形态,寒光闪闪的冷钢反曲军刀,“这也厉害着呢,当年你老子就用它,一刀剁下一头‘荒狼’的头!”

白嘉草嘟哝:“这个故事你都说八百多遍了。”

孟义山瞪眼:“什么?”

白嘉草缩头,扁着小嘴:“老爸,我们班好多同学,家里都让他们用枪,我同桌丽丽,上回还用火箭筒呢!”

孟义山冷笑:“丽丽用火箭筒,你也要用,那上回家长会,老师说人家丽丽站桩能一口气站三个钟头,你咋站不了?”

白嘉草嘴硬:“我,我不是站不了,我是觉得初中里的桩功太简单,太无聊了!”

爸妈根本不信。

孟超也凑过来,满脸严肃:“没错,现在高考对桩功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高中老师再三强调,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三不怕烦,桩功、呼吸法和冥想法,这是三位一体,修炼的基础。

“爸,妈,我看小妹这段是有些浮躁,还是要好好教育,以后让她每天回家,也站两个钟头桩吧?”

白嘉草倒吸一口冷气,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孟超:“你,你好毒!”

孟义山和白素心对视一眼,摆出一副和蔼的笑脸:“小草,你哥说的对,不如……”

“不如我还是用刀吧,很多绝世强者都用刀!”

白嘉草急忙接过狗腿刀,甩出几个漂亮的刀花,又接过刀鞘,绑到小短腿上,偷偷瞪了孟超一眼,气咻咻继续洗碗去了。

晚上八点。

全小区准时切断电力和灵能供应。

所有能量都要集中起来,供应探照灯、高压电网以及自动化防御系统。

厚度超过二十公分的合金装甲落下,遮蔽各家各户的窗口,只留下拳头大小的射击孔和观察孔。

自动战斗堡垒从便民菜场、小超市、小广场和小学校底下升起。

从居民委员会隆隆驶出一辆伤痕累累的老式反怪兽自走炮,联合防御战术小队也开出一辆锈迹斑斑的步兵战车,组成机动力量。

天福苑,要塞化完成。

房间里一片昏暗,大家早早躺下,闭目养神,准备厮杀。

只剩下晶石收音机,还在断断续续发布着最前线的消息:

“第一波怪兽在城北炼钢厂一带出现,正在突破五福路防线,怪兽主力为火焰黑甲虫群,数量一千左右,军队和超凡者已经投入战斗。”

“九沙区出现零星怪兽,居民正以街道和小区为单位,就地猎杀。”

“注意,迷雾降临,灵能紊乱,有可能干扰人类的脑电波,很多怪兽也有精神攻击能力,为了提升士气,确保全体市民的精神健康,下面是地球时代的经典军歌联播。”

“……向前方!我们的血气方刚!崭锋芒,震虎狼!

随着迷雾越来越浓,空气中游离的灵能越来越狂暴,无线电波的干扰也越来越严重。

慷慨激昂的军歌渐渐模糊,只剩下“沙沙”声。

居民们关掉收音机,隔着厚重的钢筋混凝土和合金装甲,聆听远处的炮声。

炮声令人心安,这是人类的咆哮。

孩童在父母的怀抱里,听着隆隆的炮声,睡得很香。

……

孟超反锁房门。

家里只有两室一厅,原本爸妈睡主卧,白嘉草睡次卧,他在客厅里搭行军床。

到了高三下半学期,为了让他安心备考,白嘉草和哥哥临时调换了房间。

“咕嘟。”

孟超拧开一瓶高能营养剂,大口吞下。

学校老师说,高能营养剂蕴藏丰富灵能,是普通怪兽血肉的百倍以上,每次服用都要小心谨慎,最好用瓶盖,分小勺服用。

服下之后,立刻站桩、冲刺、轰拳,进行高强度修炼,才能令药力释放,温和地滋润每一颗细胞。

孟超却像炎炎夏日的午后,喝冰镇肥宅快乐水一样痛饮。

伴随着狂暴灵能涌入血脉,孟超体内发出一连串雷鸣般的声响。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放飞自我一年,渐渐萎缩的细胳膊细腿,还有干瘪的胸膛,全都鼓胀、充盈起来。

头发和皮肤渐渐有了光泽,能隐隐看到毛孔中溢散出丝丝热力,在周身形成凶兽般的气息。

双眸更是炯炯有神,鹰隼般锐利。

孟超喝得过瘾,一瓶接一瓶,将刚刚赚到的营养液和药剂挥霍一空,才意犹未尽地打了个饱嗝。

“痛快!”

仿佛主战坦克填满了燃料和弹药,他哈哈一笑,随手出拳,拳锋破空,发出“嘶嘶”如毒蛇撕咬的声音。

比起楚飞熊的重拳,孟超的出拳声更尖锐,像是所有力量都压缩到一点,在实战中,更具备恐怖的破坏力。

“力量又回来了。”

孟超捏紧拳头,掌心仿佛攥着一块烧红的钢铁。

虽然治疗进度还不到七成,孟超却觉得,自己已经超越了高二时的巅峰。

“这种不断变强,一寸寸扼住命运喉咙的感觉,真爽。”

他一口气刺出上千拳,又做了三分钟不间断的高抬腿原地跑,出了一身酣畅淋漓的大汗,将药力吸收得涓滴不剩,正欲枕着半自动步枪,养足精神。

忽然,听到墙壁另一边,传来轻轻的“咔嚓”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最新章节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相关资讯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作者:卧牛真人
类型:同人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3501人
  
  • 今往后&贡献全

    孟超满脸诚恳,还微微鞠躬,“感谢严老师和班长的指点,我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改,从今往后,我一定坚定立场,刻苦修炼,为龙城在异界之崛起,贡献全部力量,多说无益,请看我的实际行动吧!”

    2022-06-23 07:00:1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