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高山仰止

四周目光越发很奇怪,除了窃窃私语。宁舍我在圈子里混了一辈子,但是要点老脸的,赶忙把孟超拽进角落。孟超挺不好意思:“真的对不起,宁老,实际上我是一个很低调内敛的人,并不不喜欢出这种风头,不然的话您装做不认识了我算了。”“不不不,孟小友,老夫怎么会是这个意宁舍我在圈子里混了一辈子,还是要点老脸的,急忙把孟超拽进角落。。...

四周目光越来越奇怪,还有窃窃私语。

宁舍我在圈子里混了一辈子,还是要点老脸的,急忙把孟超拽进角落。

孟超挺不好意思:“对不起,宁老,其实我是一个很低调内敛的人,并不喜欢出这种风头,要不然您装作不认识我算了。”

“不不不,孟小友,老夫怎么会是这个意思,只是奇怪,你师父没告诉你这些么?”宁舍我百思不得其解。

“此事是我最大的秘密,原本打死都不该说的,但我为人忠厚,实在学不会撒谎——其实我没有师父,只在深网上遇到一个很神秘的前辈,经常随手指点我几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叫他一声‘师父’。”

孟超顿了一顿,“他叫‘传火老人’。”

“传火老人?”宁家爷孙对视一眼,“没听说圈子里有这样一位前辈,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他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至极的人。”

孟超很认真地回忆着,“从只字片语的接触来看,我觉得他是一个实力强横至极,但人品又非常高尚,脱离了低级趣味,一心只想做贡献的人;是一个拥有大智慧,高瞻远瞩,能洞彻未来的人;还是一个富有人格魅力,能在不知不觉中,征服、影响、拯救所有人的人!”

宁家爷孙:“……是吗?”

“自信点,把‘吗’去了,是。”

孟超道,“对了,我把宁老的伤,也和传火老人说了,他老人家只想了三秒钟,就随手指给我两味材料,一个是‘百年蚀心草根须汁液’,另一个是‘血色女王蜂翅膀’,我也不明白是啥意思,宁老,您懂吗?”

宁舍我沉吟片刻,忽然倒吸一口冷气,雪白的须发如钢针般炸开。

“百年蚀心草,血色女王蜂,这两味都是剧毒无比的材料,而且和我中的紫冠蝮蛇王毒性质相近,这是以毒攻毒的方子!

“以毒攻毒,我怎么从未想到是这样?

“有道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所有疗法都试过了,只有以毒攻毒,这一条路了!”

宁舍我神色恍惚,时而喃喃自语,时而掐指计算,时而无声大笑,面部肌肉蠕动,表情诡异极了。

宁雪诗看得害怕:“爷爷……”

“没事,雪诗,爷爷没事,爷爷的病有救了,孟小友没骗人,这位‘传火老人’真是神人,连老夫的面都没见过,三秒钟,随手指点,就解决了困扰老夫多时的痼疾,神人啊!”宁舍我叹服。

与此同时,孟超的视界中也跳出信息:

【经过你的指点,精英市民宁舍我在毒物药理学上,取得全新的领悟,贡献值+43】

精英怪,就是好,刷不够。

孟超吞了口唾沫:“宁老,以毒攻毒的方子千万要谨慎,传火老人随口说了这两味材料,并没有说调和比例、方式,还有各种辅料,您可要斟酌清楚。”

“无妨,以这位前辈的境界,肯指点老夫两句已经很不错了,那些细枝末节,有什么资格劳烦他老人家?老夫自己,对药理学也颇有研究,自然会和专家团队,再细细推敲整个药方。”

宁舍我感慨,“龙城穿越之后,奇能异士层出不穷,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孟小友,无论老夫最后能治疗到什么程度,这两味药都帮了老夫的大忙,真不知该如何向传火老人表达谢意才好。”

“这个无妨,传火老人是个淡泊名利的人,您就是一文不出,他也不会恼,您就是送他一套龙城壹号的跃层豪宅,他也不会客气——就是这么视金钱如粪土,很潇洒的。”

孟超想了想,“对了,关于《反关七解》的其余几解,我也问过传火老人,他并不介意公开,我这就演示给您看。”

不等宁舍我反应,孟超就用两根筷子,在空气里操作起来。

其实他的动作根本不到位,也完全不明白每一个动作背后,玄之又玄的科学道理,纯粹是照猫画虎,还画得不伦不类。

然而,未来的收割术,即便严重走形,看在宁舍我这样的大高手眼里,仍旧如闪电划破夜空,带来极大的启迪。

“这是——”

宁舍我捂着心口,脸色发白,连退两大步。

【经过你的指点,精英市民宁舍我在《反关七解》第一解上获得全新的领悟,贡献值+32】

【经过你的指点,精英市民宁舍我在《反关七解》第三解上获得全新的领悟,贡献值+49】

【经过你的指点……】

孟超从精英怪身上,爆出一大波贡献值。

“爷爷!”

宁雪诗见爷爷一副心脏病发作的样子,急忙上前搀扶。

她看不出孟超的精妙,只看到这个平平无奇的高中生,拿着两根油腻腻的筷子随便划拉两下,就把爷爷搞成这个样子,把她都快急哭了。

“我没事,雪诗,你不懂,你不明白这里的厉害……”

宁舍我嘴唇发白,双眼却格外有神,他凝重道,“孟小友,真是传火老人让你把升级后《反关七解》教给老夫,他想要老夫做什么?”

孟超摇摇头:“还是那句话,传火老人说,无论武道、收割术还是灵能科技,都是龙城全体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所以他不会吝啬任何功法,只希望宁老的双手和双眼复原,又学会全新的《反关七解》,能够收割更多资源,和全体龙城市民一起,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宁舍我如遭雷击,嘴唇哆嗦了半天,叹服道:“前辈的风采,如高山巍峨,前辈的胸襟,如大海无量,服了,老夫,不,小宁子彻底服气了!”

宁雪诗的美眸,在孟超和爷爷之间来回扫了好几圈,她也不得不服。

“也只有传火老人这样不世出的前辈高人,才能培养出孟超这样……特立独行的少年啊!”

宁大小姐心情复杂。

“孟小友,你和雪诗在这里小坐片刻,老夫去招呼几个圈中好友,待会儿再介绍你们认识。”

说着,宁舍我把孙女拉到一边,低声道,“现在相信爷爷的话了吧,孟小友很值得结交,至少,比那个廖飞俊靠谱百倍!待会儿我去应酬,你帮我好好招呼孟小友,不得无礼,听到吗?”

“是,爷爷。”

宁雪诗不知想到什么,脸颊滚烫,娇羞道,“可是,他还在上高中,比我小了三岁呢!”

宁舍我:“嗯?”

宁雪诗:“哎?”

孟超探过头来:“啊?”

……

交易会另一角,廖飞俊将血色红酒一饮而尽

舔舐着嘴角,他盯着孟超和宁雪诗说说笑笑,好一会才收回目光。

“咦,那不是孟超吗?”

在他身边,九鑫资源回收公司的技术总监顾明失声道,“这小子,怎么有资格来这里?”

廖飞俊目光一寒:“你认识他?”

“化成灰都认识,俊少,我今天找您,就是说这小子的事情,他可把咱们的脸给打肿了,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顾明哭丧着脸,将前天晚上的冲突,包括晶化神经球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最后可怜巴巴道,“我跟随‘毒手廖三通’老师学习了那么久,圈子里谁不知道我是廖老师的弟子?这小子仗着‘鬼手宁舍我’撑腰,就这么嚣张,不把廖老师放在眼里,俊少,这口气咱不能忍啊!”

廖飞俊有些厌恶地撇撇嘴。

这个顾明,仅仅跟随自己爷爷学了两年收割术,技术稀松平常,整天惹祸丢人,廖飞俊才懒得管他的闲事。

不过,廖飞俊的爷爷“毒手廖三通”和“鬼手宁舍我”是师兄弟,几十年来技术都被师兄压过一头,还曾为了抢夺怪兽材料闹过矛盾,两人积怨已久。

这次宁舍我神经受损,眼看就要淡出收割者圈子,正是自家爷爷趁机踩上去的大好机会。

爷爷早就暗示过他,找机会向宁舍我挑衅,逼对方沉不住气,和爷爷公开较量一场,然后“毒手”大破“鬼手”,一扫几十年的郁闷。

这倒是个机会……

廖飞俊琢磨着,淡淡道:“顾明,你上当了,宁老鬼中了蛇毒,十成功力废了九成,别说雷霆战队待不住,恐怕很快就要从收割者圈子里引退,这样一只死老虎,你们有什么好怕的?”

“什么?”

以顾明的层次,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内幕消息,愣了半天,不由怒道,“该死,早知宁老鬼已经变成死老虎,那天我和虎爷就不该放过这小子!”

廖飞俊笑笑:“宁老鬼这段时间满城寻找衣钵传人,这小子既然能辨识出‘灵化神经球’和‘晶化神经球’的不同,想来有几分天赋,宁老鬼见猎心喜,才给这小子撑腰——本来很简单的事情,你们自己吓自己,却弄复杂了。”

顾明又羞又怒:“我说呢,一个住公租房的穷小子,怎么搭上‘白发鬼手’的线!”

廖飞俊哑然失笑:“怪不得他的校服都破破烂烂,原来还住着公租房,宁老鬼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找了好半天的衣钵传人,就找了这么个货?也难怪,现在谁都看出宁老鬼是个废物,有些人脉和天赋的圈中少年,谁愿意当宁老鬼的传人?”

见对面两人相谈甚欢,不知孟超说了什么,引发宁雪诗凝神细听。

少女低头时的风情,令廖飞俊的眼珠子红起来。

他让顾明端来两杯红酒:“走,再怎么说,我爷爷和宁老鬼也是师兄弟,这小子真当了宁老鬼的弟子,就是我的师叔,我这就去和‘小师叔’打个招呼。”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最新章节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相关资讯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作者:卧牛真人
类型:同人小说 状态:连载编辑:执伞青衣袖 在读:3501人
  
  • 发乱糟&年忽然

    教室最后排,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少年忽然惊醒,发出惨叫。

    2022-06-24 11:44: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孟超一&感觉,

    孟超一个激灵,瞬间找回十七岁的感觉,屁股一撅,满脸坚毅。

    2022-06-25 04:27: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口,最&,怪兽

    严东兴继续咆哮,“光是‘怪兽战争’最初十年,我们就损失了三分之一人口,最惨烈时,怪兽每天都能突入市中心,人类在每一座商场,每一个小区,每一间厕所里和怪兽激战——你说,我们屈服了吗?龙城灭亡了吗?”

    2022-06-22 10:48:0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