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告别俗世

“小姑娘,你幸好吧?”青年看见她脸色惨白,似是被吓到了,地说,“修真之途,本就血腥,这种小人,严禁留他性命。你需得习惯才好。”陌天歌回过神,努力使自己镇静下去。这位前辈说得是的,这种人,活着还不明白要怎么谋算别人,更何况他要害自己,杀了就杀了陌天歌回过神,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这位前辈说得没错,这种人,活着还不知道要怎么算计别人,何况他要害自己,杀了就杀了。。...

“小姑娘,你还好吧?”青年看到她脸色苍白,似是被吓到了,说道,“修仙之途,本就血腥,这种小人,不得留他性命。你需得习惯才好。”

陌天歌回过神,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这位前辈说得没错,这种人,活着还不知道要怎么算计别人,何况他要害自己,杀了就杀了。

她仰头望着这青年,问道:“前辈,你是我爹的朋友吗?”

青年微笑,俯下身与她说道:“我师叔才是你爹的朋友,是我师叔受你爹之托,派我来接你的。”

这个人真的跟爹有关!那她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跟爹生活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她欢喜极了:“前辈,你会带我到我爹那里吗?我是不是可以见到爹了?”

青年却怔了怔。这个孩子显然很想念父亲,他怎么把这个死讯告诉她?思来想去,他终是开了口:“小姑娘,你爹……已经陨落了,他临终放不下你们母女,才将此事托付我师叔。”看到这小姑娘欢快的脸色一下怔住,他心有不忍,又安慰道,“你别伤心,你还有个叔叔在世……”

话到此处,终是没说下去,这小姑娘抓住他的袖口,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手忙脚乱:“小姑娘,你别哭啊,我……”哄孩子他实在是不拿手,不禁心里后悔,早知道还不如晚些说,眼下实在没办法,只好任她先哭个痛快。

目光转到一旁,凡人车夫吓得缩在马车旁瑟瑟发抖,惊怕不已地看着他,他皱了皱眉,说道:“你且去吧,我们不伤凡人。”

车夫得了这一句,放下心中大石,千恩万谢,连忙驾了马车就走。

看着马车远去,青年低下头,这孩子已经停了哭声,换成了抽噎。

他虽不会哄孩子,却也怜惜她小小年纪父母双亡,便又温言道:“你莫伤心了,我带你去昆吾,找你叔叔好不好?”

陌天歌抬起泪痕遍布的脸:“前辈,我……我从来不知道我爹长什么样,我努力修炼,就是想要去找爹,可是……”

青年拍了拍她的头:“我们修仙之人,生死之事都要看透,你爹已经故去,他希望你好好的,你可莫要辜负了他。”

陌天歌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看她终于不哭了,青年露出微笑:“那我这就带你走,好吗?”

陌天歌犹豫:“以后都不回来了吗?”

看她这神色,青年还以为她不舍得,也是,即便这小姑娘已经是修士,到底还是个孩子,从小生活在俗世,也许是舍不得俗世的亲人。

“既已踏入仙道,还是舍弃尘缘的好。小姑娘,若是你舍不得离开,在这俗世中修炼,是很难再进一步的。”

陌天歌摇摇头:“我不想留在这里,除了天巧,他们都不喜欢我。”

“哦?”青年没料到,这孩子明明看来十分乖巧,竟然不招人疼,“那为什么你还想回来?”

陌天歌道:“天巧对我好,我想以后是不是还可以来看她。”

青年闻言一笑:“原来是这样,这也好办。等你筑基了,就可以飞行,到时候想回来就回来。”

飞行?像他那样在天上飞?陌天歌眼前一亮:“真的吗?”

青年含笑点头,随后道:“我这就带你一起飞,几天就可以到昆吾了。”

陌天歌点头,又摇头:“前辈,我可不可以回家看看再走?”

“当然可以。”说罢,青年一挥手,背上的剑自动飞出来,他牵着陌天歌踏上飞剑,“这就先送你回家。”

只听“嗖”一声,眼前景物突然变换,陌天歌一惊,随后看到自己身处半空中,周围是黑漆漆的夜色,底下朦胧可见山川河流,她顿时脚底发虚。

见她如此模样,青年笑出声来:“别害怕,有我在,掉不下去的。”

陌天歌脸色发白,心惊胆战,听到安慰,勉强点了点头。

青年见状,慢慢地与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小姑娘,你姓陌,叫什么?”

陌天歌一眨不眨地地盯着下面,答道:“我叫天歌,天下的天,唱歌的歌。”

“陌天歌,”青年念了一遍,笑道,“这名字不错。我与你爹一样姓叶,名叫景文,景色的景,文章的文,你不必叫我前辈,只叫叶大哥就好。”说罢,又问,“你怎么会修炼的?你爹留下的功法么?”

陌天歌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嗯,我无意中发现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经过李玉山一事,她越发小心。

叶景文的目光落到她的手上,看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手上这珠子不是凡品,内含灵气,是一件宝物吧?”

陌天歌一惊。果然是筑基期,李玉山虽然也看到过,却根本没怀疑,这位叶大哥,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看她惊吓的模样,叶景文笑了:“别担心,若我不可信,师叔也不会派我来了。我刚才还知道,你确实遗传了你母亲的纯阴体质呢,如果我起了坏心,早就直接把你劫走了。”

听他这么一说,陌天歌才稍微放了心,不好意思地道:“前辈——哦,叶大哥,这珠子是我爹留给我娘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发觉它可以聚集灵气。”

“哦,”叶景文多看了一眼,问:“可否与我看看?”

陌天歌想了想,将珠子褪下递过去。

叶景文接过,翻来覆去看了一番,又分了一缕神识探进去,最后递还到她手上,笑道:“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一串聚灵珠,里面刻有一套聚灵阵,对于低阶修士来说,确实是件宝物,不过修为高了也就没用了。想必你爹留与你娘,是希望保她无灾无病,延长寿命。可惜……”

陌天歌默默地收起珠子。她知道娘的病是治不好的,仅仅只能是延长寿命。

抬头看看身旁的叶景文,她想了想,问道:“叶大哥,我爹真的是仙人吗?你们呢?”

“当然,你爹可是结丹修士,西昆吾鼎鼎有名的修士。”看到陌天歌亮起来的眼睛,他笑,“至于我,是玄清门的弟子,我师叔是玄清门长老守静真人。我师叔可了不得,是天极难得一见的百年结丹的天才。你爹与我师叔相交,当然也很了不起。”

陌天歌听得有些迷糊:“叶大哥,既然我爹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

这个问题叶景文却无法回答,只叹道:“修仙一途,实在艰险,不仅是人心难测,为了天材地宝和机缘,还要与天相斗,任是天纵奇才,也无法保证自己能一直活着……”

见陌天歌并不明白,他不禁自嘲一笑,这些事告诉一个还没有经历过的孩子,怎么能明白呢。

说话间,陌家村已经到了。

一仙难求最新章节

一仙难求相关资讯

一仙难求

作者:云芨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完本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2393人
  作为女修士,长生路上要难以克服的困难太多。资质、功法、丹药、法宝,像都不能够少。感情、懦弱、仁慈之心、太贪心,像都不能够多。也没前者,修佛太慢,多了后者,凉得太快。更甚者,容貌要不然过还来,智慧要不然多不少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