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叶江

东蒙山下的大院,陌天歌看见叶景文从怀里摸出一个袋子,摸了一把东西丢出,桌上立马会出现十几块晶莹剔透的玉石,颜色各有相同。院里负责接待的修士更殷情了,原来是偏偏说不能够透漏租客的消息,现在的立马地说:“前辈,不久前确实有这样的修士来租洞府,您且足够的耐心等等叶景文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东蒙山下的大院,陌天歌看到叶景文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摸了一把东西丢出来,桌上立刻出现十几块晶莹剔透的玉石,颜色各有不同。院里接待的修士更殷勤了,原来明明说不能透露租客的消息,现在立刻说道:“前辈,不久前确实有这样的修士来租洞府,您且耐心等等,我去查查。”

叶景文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那修士袖子一拂,桌上的玉石全数不见,请两人在此稍等,就匆匆进里屋去了。

陌天歌不解地问道:“叶大哥,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给了他就同意了?”

叶景文道:“你可看出上面有灵气?”

陌天歌点头,她不觉得稀奇,因为这些天跟着叶景文,所见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灵气的,修仙界的东西,怎么可能没灵气。

叶景文道:“这就是灵石,灵石储有灵气,可以在对战时补充灵气,也可以用来布阵修炼,实是不可或缺,所以我们修仙之人都将之当作金银。”

这是陌天歌从书中看到过的,只不过她从来不知道灵石长什么样,原来就跟普通的玉石差不多,只是含有灵气而已。

没过多久,那修士从里屋出来,十分客气地向叶景文说道:“前辈,月前确实有一个名叫叶江的散修到此,租住了一处洞府,时间是……三个月。”

“哦?在哪里?”

那修士道:“前辈到半山腰的广场,往左边小路走,那个洞府号是庚字第一百八十九号,您按字牌找就是。”

叶景文点点头,道了声“多谢”,就带了陌天歌出了门。

像他们这样出租洞府的,有像客栈一样的排号,有了号就好走了。按那修士的指引,两人找了一阵,就找到了那个洞府,这洞府离广场有点距离,灵气也相当一般,可见叶江并不打算久居,或者身无长物。

“有人在吗?”叶景文喊了一声,许久没有回音,他琢磨了一番,从怀中取出那枚陆溪山给他的传讯符,注入一些灵力,却发现玉符仍然黯淡无光,便知叶江并不在此处。

陌天歌问:“叶大哥,怎么了?”

叶景文道:“你叔叔不在,估计离这里有些距离,所以传讯玉符感应不到他,无法发出。”

“哦。”陌天歌说不上失望,其实,她是有些紧张的。爹她从来没见过,娘又在七岁的时候去了,而其他的亲人,没有一个人疼她,她有些害怕,这个叔叔也不喜欢她……

叶景文虽然发现了她的紧张,不过没当回事,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亲人,以后要相依为命,紧张是正常的。

寻不到人,两人只好回头。不过,已经知道了落脚处,以后要找就方便了。

离开之前,叶景文取了张普通的传讯纸符,在洞府门口留下讯息,随后带着陌天歌离开,打算到此处玄清门店铺住一天,明天再过来看看。

一边回去,叶景文一边说道:“你别着急,既然已经到找到洞府,很快就可以见到你叔叔的。”

其实,陌天歌一点也不着急,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去面对多出来的,以后也是惟一的长辈。

走进店铺,原来给叶景文出主意的炼气修士立刻过来,行了一礼后问道:“叶师叔,人找到了吗?”

叶景文摇头:“只找到住的地方,人还没见到。此处可还有空房?”

“有的。师叔放心,此处灵脉虽不比太康山,倒也不算差,就算在此住上数日,也不会有大影响。”

“嗯,先带我去歇一会儿,郑师兄若回来,你就与他说一声。”

“是。”

那修士带着两人正要往里走,却听门口传来声音。

“叶兄,请。”

叶景文转头,看到的正是此处掌柜郑宣,和另一个清瘦的老者,此人头发花白眉头深锁,也是筑基修为。

叶兄?他还来不及多想,郑宣已经看到了他,脸上出现惊喜:“叶师弟,你怎的来了?”

这郑宣正好也是清泉峰的弟子,与叶景文相识。叶景文也绽出笑容:“郑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看出这个小师弟有话要说,郑宣回头对那老者一笑,拱手道:“叶兄,请先上去坐会儿,我马上就来。”

这老者面上没什么笑容,点了点头,随着另一个炼气弟子上去了。

叶景文多看了他一眼。

郑宣笑吟吟地看看他,又看看牵在他手里的陌天歌,问道:“叶师弟,难道你是下山收徒的不成?”

叶景文苦笑道:“郑师兄开玩笑,别说我们筑基弟子没有收徒的资格,光是清泉峰那群小毛孩,我已经头痛死了,还收什么徒。我是奉守静师叔之命而来,想找一个人,不知师兄有没有听过?”

“哦?”郑宣同为清泉峰弟子,对自己直系师叔的事更关心,立刻问道,“是什么人?”

“是一位散修,筑基期,年纪与师兄差不多,名叫叶江。”

话音刚落,郑宣面色已然变得惊讶无比。

叶景文皱眉:“郑师兄,怎么了?”

郑宣脸上露出笑:“我带回来的这名客人,正是叫做叶江,却不知是不是你找的那个。”

叶景文惊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下问道:“他可是来自青蒙山叶家?”

“不错,不过叶家最后一名结丹修士陨落,已经不存在了。”

得到这答案,叶景文越发肯定这就是要找的人,立刻道:“还请师兄为我引见。”

郑宣笑着点头:“与我一同上去吧。”

楼上待客间,看到他们进来,那老者站起身来。

郑宣道:“叶兄,这是我同门师弟,也与你一般姓叶,名景文。师弟,这就是叶江叶兄。”

两人见礼之后,叶景文开门见山:“敢问道友,可是姓叶名江,原是青蒙山叶家的修士?”

叶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既然人家如此慎重,便也正色答道:“不错,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青蒙山叶家了。”他脸色颓然,显然对于叶家传承断在自己手里感到沮丧。

叶景文又问:“那么,叶道友可是叶海叶前辈的胞弟?”

叶江面上出现惊讶之色。如果昔日有人这么问,他是不会惊讶的,因为兄长大名鼎鼎,西昆吾一带很多人识得青蒙山叶海。但如今不同,兄长已于十年前在天魔山失踪,确认死讯也有些日子了,连叶家都消失了,怎还有人来问?

虽是如此,他面上平静地答道:“不错。”

听他肯定,叶景文松了口气,将陌天歌推上前来:“叶兄,在下奉了鄙门守静师叔之命,下山寻叶海叶前辈的后人,并将他的后人交到你手上。”

一仙难求最新章节

一仙难求相关资讯

一仙难求

作者:云芨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完本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2393人
  作为女修士,长生路上要难以克服的困难太多。资质、功法、丹药、法宝,像都不能够少。感情、懦弱、仁慈之心、太贪心,像都不能够多。也没前者,修佛太慢,多了后者,凉得太快。更甚者,容貌要不然过还来,智慧要不然多不少
  • 开:“&来吃饼

    编好了辫子,陌天巧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天歌,来吃饼。”

    2022-12-04 01:1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哥哥&好,总

    天巧和她哥哥天俊,是大伯的孩子,天巧对她很好,总是把自己的零食分她吃。

    2022-12-03 01:00: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奉女子&事起就

    世人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陌家族学也是如此,陌家村的女儿,极少有上学堂的,都是晓事起就帮着家里料理家务,只有家境通达的人家,才将女儿送来识几个字。

    2022-12-03 07:52: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露水

    日头渐起,小姑娘踩着一路的露水,往村西祠堂而去,路上不时有男孩儿奔跑嘻闹。

    2022-12-01 06:54: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村里

    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见过她几次,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不久两人就成了亲,在村中住了下来。

    2022-12-01 10:35: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居有&…”

    她想了想,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冬则温,夏则凊。晨则省,昏则定。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业无变……”

    2022-12-02 07:02: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出心疼&粥。

    寡淡的清粥腌菜,没有多余菜色,一个是病人,一个是小孩,难怪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红润。妇人看着女儿,露出心疼之色,小姑娘没有看见,只埋头喝粥。

    2022-12-03 11:34: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的脸

    偷偷抬头看夫子的脸色,却见夫子面色严肃,又连忙低下头。

    2022-12-02 12:02:0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