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离开

陌天歌对这个从来也没没见过的二叔有些怕,不仅没称谓,并且明显带着戒备的神情。但叶江没在乎,他年纪已大,前番婚娶生子,而如今好好活着的血脉了隔了好几代,又是凡人,与他终是也没亲属缘分;而他与大哥的感情一向很好,而如今看见陌天歌,确定了果然是叶家血脉,心但叶江没在意,他年纪已大,昔年娶妻生子,如今活着的血脉已经隔了好几代,又是凡人,与他终是没有亲属缘分;而他与大哥的感情向来很好,如今见到陌天歌,确认了果真是叶家血脉,心里十分激动。。...

陌天歌对这个从没见过的二叔有些害怕,不但没称呼,而且明显带着戒备的神情。

但叶江没在意,他年纪已大,昔年娶妻生子,如今活着的血脉已经隔了好几代,又是凡人,与他终是没有亲属缘分;而他与大哥的感情向来很好,如今见到陌天歌,确认了果真是叶家血脉,心里十分激动。

叶景文走后,叶江细细地问了陌天歌在俗世的事,接着兴致勃勃地教她一些修仙之事,还挑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给她。

跟着叶景文的几天,陌天歌总是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些奇怪的东西来,有时甚至是飞剑之类,可放进去就完全看不出来。叶景文说,其实是他怀里放着一只乾坤袋,东西都是从乾坤袋里掏出来的,这令她羡慕不已。

现下这个二叔就给了她一个。这乾坤袋看起来就像个皮袋子,棕黄色的皮毛,摸起来光溜顺滑,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开口处一圈雪白,看起来十分精致。

陌天歌按二叔所说,稍稍输入灵气,果然手顺利地伸进了袋口,一摸,里头空空的,却是好大的空间。

叶江在一旁笑咪咪地看着她。

还有一个瓶子,拔开瓶塞,立刻有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她连忙又塞回去,然后将几样东西放进刚得到的乾坤袋。她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叶江,低声唤道:“二叔。”

叶江笑着摸摸她的头,道:“不用这么拘谨,我是你二叔,千真万确。”

陌天歌嗯了一声,但还是有些生分。

叶江也不强求,温言问道:“天歌,那叶景文一路上待你如何?”

陌天歌想了想,回答:“叶大哥挺好的。”

“哦……那你想不想跟他回玄清门?”

“这个……”陌天歌犹豫不定。

叶江道:“想来你也不清楚,我与你细说吧。如果加入门派,还是玄清门这样的大派,是有许多好处的,不但每月都有灵石丹药等物,如果拜得一个好师父,更是对修为大有益处,而且,最重要的是,以玄清门的名头,大树底下好乘凉。”

停顿一下,又叹了一声:“当然,还有坏处。一则大门派之中,高阶修士间各有派系,小修士之间也有小团体,不易相处;二则,门规森严,比起做散修少了许多自由;三则,你乃纯阴体质,我担心他们早有打算……”

这个早有打算,陌天歌也听得明白,就像传她功法的祖先一样,懵懂不知之时,前程已被他人决定。

又听叶江说:“虽说你爹遗言中说过,这守静真人立下了心魔誓,但此事算不上违背誓言,何况那叶景文如此热情,我总觉得所图不仅如此。”

陌天歌犹豫许久,才道:“二叔,你说怎样就怎样吧,我……没意见。”如果在叶景文与二叔之间,她还是相信二叔一些,毕竟与叶景文没有什么关系。

叶江沉吟许久,有了主意,吩咐道:“天歌,你且在洞府稍候,二叔去去就回。”

“嗯。”陌天歌巴不得一个人待着,对这个二叔还很陌生,她还是有些不自在。

叶江又从怀里掏出数枚玉简,道:“你若无聊,可以打发打发时间,这洞府里二叔布了阵,小心一些,若是不小心进了阵,就不要动,等二叔回来。”

“知道了。”陌天歌接过玉简。

交待完毕,叶江起身离开洞府。

陌天歌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低头看看手中的玉简。她神识还很弱,只能将玉简贴在额头,才能看里面的内容。

这几枚玉简,有的是心得,有的是功法,一一看过后,陌天歌被其中一枚吸引了注意力。

这枚玉简开题很简单,只有四个字,阵法之道。开篇道:天地阴阳,五行八卦,欲通阵法,先通其意。随后详细地讲述了阴阳五行八卦之意,所谓阵法,先要熟练运用阴阳五行八卦。

陌天歌看着就入了迷,虽然道家功法大都相通,她修炼的素女诀也有关于阴阳五行八卦的论述,可没有论述得这么深,而且后面列出了简单的几座阵法,更令她感叹神奇。

不知过了多久,洞府忽然一开,叶江脸色灰暗地走进来。

陌天歌抬头,还来不及称呼,叶江已过来一把拉起她:“天歌,我们快走。”

“啊?”她呆了呆,“二叔,怎么了?”

叶江冷笑道:“幸亏我多留一个心眼,偷偷去听他们说什么,那郑宣问叶景文究竟怎么回事,叶景文虽然没说出来,却肯定要你加入玄清门,是守静真人的意思。哼,他们分明对你有所图谋。”

陌天歌听得此言,默然无语。叶景文这一路,对她照顾有加,难道也是包藏祸心?

叶江又道:“天歌,快些收拾东西,我们立刻就走。”

她本来就没什么东西,因此只问:“二叔,我们去哪?”

叶江顿了顿,却是叹道:“昆吾如此之大,我们去东边就是,料想他们一时也找不到。只是苦了你,小小年纪,就要跟着二叔四处流浪了。”

陌天歌摇摇头,她当然知道,如果没有自己,二叔没什么让人图谋的,只是因为她,所以才被迫离开。想到此处,她对这个二叔多了亲近之意。到底是她的亲人,旁人不把当她回事,可是二叔还是为她着想。

叔侄二人很快收拾好东西,叶江也收了布在洞府门口的阵法,连多出的租金也没退,两人悄悄地离开东蒙山。

陌天歌望着脚下修士来来往往的东蒙山,握了握拳,最终跟着二叔离开。

也许是天生的血脉关联,她更愿意相信二叔。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如果不是这体质,他们不用匆忙逃亡,二叔可以加入玄清门,好好修炼,说不定还有结丹的可能。可是现在,二叔成了散修,又要带她逃离西昆吾,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晋阶了。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要筑基、结丹,甚至像祖先一样结成元婴,这样她就不用任何人为她牺牲,也不怕别人的觊觎,这才是修仙对她的意义。

一仙难求最新章节

一仙难求相关资讯

一仙难求

作者:云芨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完本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2393人
  作为女修士,长生路上要难以克服的困难太多。资质、功法、丹药、法宝,像都不能够少。感情、懦弱、仁慈之心、太贪心,像都不能够多。也没前者,修佛太慢,多了后者,凉得太快。更甚者,容貌要不然过还来,智慧要不然多不少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