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诡于荒 第七章 这成仙过于潦草了

那屋外女子甚是惶恐焦躁,即便因她而至的那些许夜瘴迷雾,了弥漫此间禅院,都不能够令她压下心底那一阵阵非常强烈的焦躁。风声呜呜咽咽,但这禅院却是出乎意料的宁静。就像是此地也没人。却借着烛火的光芒,也可以看见那禅房里正有几道身影。她拨拉着身上的藤蔓,想借这附近的...

那屋外女子甚是惶恐,即使因她而来的那些许夜瘴迷雾,已经笼罩此间禅院,都不能令她压下心底那一阵阵强烈的不安。风声呜咽,但这禅院却是出奇的安静。就像是此地没有人。然而借着烛火的光芒,可以看到那禅房里正有一道身影。她扒拉着身上的藤蔓,想借这附近的植物,来试图遮掩自身,好增添几分只能聊以自慰的安全感。但是,她却忘了这不是她那扎根了数百年的地方。而这禅院里的植物,除了杂草外,便只有那几个盆栽。砰!捧盆栽倾倒,那陶盆应声而碎。而与此同时,那禅房的门总算是开了,苏翰景那一张在夜色下瞧着有些可怖的面貌,随之出现在她的视野中,然后她便听苏翰景说道:“请进。”声音嘶哑,犹如夜枭戾嚎。但落在她耳里,那不啻于天籁之音,洋洋盈耳。而这会儿,苏翰景也看到了这屋外女子的形貌。这哪里是一个女子?分明就是一个树藤交织而成的人形!只不过在某些地方交织的过于细腻,由此能分辨出是男是女来罢了。苏翰景不免在心底疑惑起来。因为她刚才的话语中,可是明确提到了“尸身”一词。莫非这树藤交织而成的人形,是她的临时身体吗?苏翰景想了想,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转过身,先行走回了屋内,然后盘膝而坐,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女子走进来。她没有脚步声,落地只有枝叶在地面上摆动所产生的些许动静。丝丝缕缕的夜瘴雾气跟着翻滚进了屋。这让这名女子很是尴尬,连忙解释道:“老住持,我得了那半张人皮,才有这般造化,却也因人皮不全,始终不得修成仙者,以至于这些夜瘴无法随心所欲的收放,还望老住持勿怪!”苏翰景目光微微一动,然后直接问道:“你在何处修行?”因为在无法老僧留下来的记忆里,没有和这个女人相关的半点记忆画面,可听对方先前说的那一番话,她不光是认识无法老僧,还对这方外寺内的事情,一清二楚。这女子之前所提到的“那位”,是指天弃僧。而这天弃僧,便是这方外寺内三大诅咒中的第二道诅咒!往日里,无法老僧对这天弃僧也是讳莫如深,曾与“蓑衣客”交谈时提到了寺内诅咒,自然也提到了天弃僧,而当时无法老僧的说辞,便是与这女子一般,以“那位”来指代,完全不敢说出这三个字。似这三个字有什么大恐怖。“在方外寺的后山处,有一个常年不见天日的山涧,我便在那里修行。”这女子连忙回答。苏翰景翻了翻无法老僧的记忆,发现还真有那么一处地方,由于常年瘴气弥漫,阴冷积水,蛇虫不少不说,还难以行人,以至于人迹罕至。即使是采药人,都少有进去的。不过,无法老僧活了将近四百年,怎么从来不知道那山涧里,有眼前这个魑魅魍魉呢?于是,苏翰景再次直接问道:“你是何时开始有的灵智?”“回老住持,我是在三年前。”“三年前?”苏翰景顿时一脸错愕,是他听错了吗?其实是三百年前,而不是三年前?“正是三年前。”女子重复了一遍,然后她见眼前这老和尚一幅吃惊模样,便主动道出来自身历:“老住持,你可曾记得,在那三年前,曾有一名金王府上的金甲禁卫,追杀一名江洋大盗至那一处山涧,然后将那名江洋大盗斩杀在山涧中?”苏翰景点了点头。无法老僧记忆里有这一事,因为当时闹出的动静不小。只不过,那个时候无法老僧早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所以只是听闻,不曾亲眼所见。“那不是一般的江洋大盗?”苏翰景一番联想,立马明白了她这番话的另一层意思。“江洋大盗能有让金王府的金甲禁卫出动的实力?”这女子闻言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一如苏翰景这般,仿佛夜枭之声,并且还有些刺耳。“你有话就请直说。老僧闭门造车太久,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其实是一概不知。”苏翰景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嫌她的笑声难听。“老住持,要知道,金王府的金甲禁卫,那可都是得道成仙之辈啊!”这女子说道。苏翰景顿时呆住了。这是他第二次从这女子口中听到“得道成仙”一词,然而另一位“得道成仙”的人,竟然只是人家府上的一名护卫?别看金甲禁卫这个名字威武霸气,可说到底,不还是人家府上的护卫?“老住持,可是对得道成仙有所疑虑?”这女子忽然问道。苏翰景微微点头。“老僧不过是古经初成罢了。”他说道,“你却称呼老僧得道成仙了,那么这金甲禁卫想来也是修成了古经而已,这又如何称得上是一声得道成仙呢?”“老住持你可知道,这古经初成,便是仙者!只需要获得一份天庭文书,就可以飞升而去!自此位列仙班,岂不正是得道成仙?”苏翰景闻言,顿时就很想来一句,你莫非是在诓骗我?成仙有这么随意的?他不禁睁大眼,因为这实在是有点令人难以置信。“老住持眼下修成了古经,那么想来以老住持的人脉关系,一份天庭文书,或早或晚,都会来到的。”这女子这时候又说了起来,“毕竟老住持与那位水王爷,可是出了名的关系莫逆。”苏翰景闻言,便是满眼不可思议之色。但不是因为她这一番话。她的话很好理解,那位“水王爷”,无非是指“蓑衣客”。毕竟无法老僧就那么一位“老友”!苏翰景只是在惊疑,这一个才开了三年灵智的魑魅魍魉,怎么知道的东西如此之多?而无法老僧枯活近乎四百年,却对此全然不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苏翰景问道。“老住持莫不是忘了我刚提到的,我曾得了半张人皮?”这女子摇头反问了一声。然后她想起了自身处境,便连忙又说道:“这半张人皮,便是那一个江洋大盗所留下来的。而这江洋大盗,其实只是对外的一个说法。这半张人皮的主人,本身也是一位得道成仙之辈!在被金王府的金甲禁卫杀了后,没有立即死去,机缘巧合下成就了我。”“你得到了那半张人皮中的记忆?”苏翰景目光微微一动。“正是!”她连连点头。苏翰景顿时无言,倒不是因为这魑魅魍魉的机遇,而是他在感慨此方天地的成仙,实在是过于潦草了一点……

仙诡于荒最新章节

仙诡于荒相关资讯

类型:现言小说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青诗 在读:21720人
  有人枯活四百年;有人无骨皮囊做刀兵;有人偷脸只为青春永驻;有人求得仙道,却只剩下一道血影……生前无路,死后有门,是为鬼门。 向死不向生,谈作鬼狐听,是为聊斋。这世间,人有人相,鬼有鬼相,唯魔无相,因众生魔相。 这是一场光怪陆离的修仙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