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诡于荒 第九章 请老……秃驴赴死

浓雾腾起又落下来,像是在翻跟头,而那太过不夸张的粗壮藤蔓,如一条森蚺般,紧追不舍浓雾,渐渐夜色相合。只余下那一身大红色嫁衣,在那远处还能隐约由此可见。苏翰景望着这一幕,心中难免嘟囔出来。这少女尸身只好了那“阿绫”的半张人皮,历时一年三载,便有如此手段,也不...

浓雾腾起又落下,像是在翻跟头,而那过于夸张的粗大藤蔓,如一条森蚺般,紧追浓雾,逐渐夜色相合。只剩下那一身大红色嫁衣,在那远处还能隐约可见。苏翰景看着这一幕,心中不免嘀咕起来。这少女尸身只得了那“阿绫”的半张人皮,历时三载,便有如此手段,也不知道这是那“阿绫”生前所修的古经太过惊人,还是那“阿绫”的修为精深所致。旋即,苏翰景便转身关上了禅房的门。正要让分身出来,好继续之前的修行,却忽然发现这禅房里多了一样东西。他这才记起来,自己还收下了一个“血鬼”当歉礼,由于这个“血鬼”只是他用来赶人的借口,以至于这一转头的功夫就给忘了。苏翰景看过去,那不过指头大小的“血鬼”,便是急忙行了一礼:“小倩见过老住持。”虽然个头小巧,但这举止却是温淑。苏翰景见到这“血鬼”犹如小家碧玉,却是不免有些惊讶,便问道:“你还记得你活着时候的事情?”因为在无法老僧留下来的记忆里,“血鬼”这种魑魅魍魉,通常是不存在丝毫理智的,只有些许如同山中野兽一般的本能。方才见她瑟瑟发抖,没看出什么来,可这会儿仔细一瞧,才发现这自称“小倩”的“血鬼”,双眼不仅神采灵动,更如活人女孩一般,眸子漆黑,隐隐透亮。“正是因此,姥姥才想将小倩送与住持。”这指头大小的“血鬼”柔声说道,她声音清冽,倒是好听得很。只是说话,便如人在弹奏美妙乐声,娓娓动听,这嗓音属实是老天爷赏脸。只不过苏翰景却是无暇仔细体会这悦耳声音。姥姥?小倩?再加这么一座被诅咒笼罩的寺庙,好家伙,这是齐活了啊!就等哪天这方外寺荒废,更名兰若寺,再凑一个叫宁采臣的落魄读书人,就可以好戏开演了!苏翰景心中腹诽,于是他说道:“你既然有生前记忆,那么以小倩二字来称呼你,却是不妥,你还是叫回原名。”但这指头大小的“血鬼”闻言,却是露出了为难之色:“可是,小倩生前,便是叫做小倩。”苏翰景看了她一眼,随后想了想,便问道:“那你姓什么?”“小倩姓聂。”“……”苏翰景嘴角一抽,没有犹豫就说道:“以后你便唤作圆真,算是老僧座下弟子。”“啊?圆真?”那指头大小的“血鬼”闻言,整个人都呆住了。“怎么?你不愿意?”苏翰景低头看向了她,目光有些许不善,一个妖鬼还敢有异议?要不是看这个“血鬼”身上的古怪之处不少,苏翰景早就催动仙道法力,一掌下去,把这“血鬼”拍个魂飞魄散了。叫什么不好,非要叫聂小倩。要是以后跑来个黑山老妖,算谁的锅?这指头大小的“血鬼”,被苏翰景的目光吓得一个激灵,于是连忙双手合十:“弟子圆真,见过师父。”“嗯。”苏翰景微微点头,“你自己去找个地方待着,别吓着白天来寺内礼佛的香客就行了。”“是,师父。”指头大小的“血鬼”应了一声,便立马穿墙而出。苏翰景这才伸出手掌,五指撑开,心中呼唤之下,玄牝珠浮现而出。然后,长发齐腰,无面垂首的分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苏翰景身后,十指摆动,顿时发出了金铁碰撞般的响声。苏翰景双眼闭上,他的意识随之一分为二。一半来到了分身体内,然后便控制分身去了隔壁的禅房,继续运转那弃人经的行功路线,好增加自身的仙道法力。分身是不会有疲惫感的,那么自然是让他昼夜不停,争分夺秒地去修炼!要不是刚才那“姥姥”突然到来,在禅房外咒骂个不停,这弃人经分身眼下还在修行中。不过苏翰景却没有修炼,他继续之前未尽的信息整理。除了那修行的两大境界,和天庭延寿一说外,苏翰景还了解到有关古经的一些事情。正如他之前猜测的那样。原来每一卷古经,在三百年之内,都只能让一个人修行成功。当有人凭借某一卷古经修成仙者下境后,那么那一卷古经上的文字图案便会随之消失,直到三百年后,才能再现。虽然在此期间,有其他人若是再去看那一卷古经,脑海里仍旧能呈现出那一卷古经的文字内容来,但却注定无法修成。因为每一卷古经的承载体,都不是寻常之物。能够积累起一种奇妙无比的物质。这种奇妙物质,是每个人想要成为仙者,必不可缺少的东西。而且这种奇妙物质并不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是仙者古经,所积累出来的奇妙物质,都是不一样的。“不过那个叫阿绫的,在修成那一卷古经后,那卷古经只用了一个甲子的时间,就恢复过来了。”“这应该就是蓑衣客把古经放在方外寺内的原因之一。”“无法老僧还真惨,明明已经见过了仙者,但对于仙者这个概念不清楚,一直以为自己从没遇到过仙者。”苏翰景不禁心中有几分兔死狐悲之感。毕竟他眼下的身体,便是无法老僧。“也不知道还要多少年,我才能凭借弃人经的仙道法力,让这具身体重回年少之时的模样。那蓑衣客可真是不地道,在修行界,没少对人说,那方外寺的无法老僧,是他的至交好友,可他却从头到尾没点明自己身份不说,帮都不帮无法老僧一把!”苏翰景想起那“姥姥”当时说的这一番话,真忍不住怀疑那“蓑衣客”是不是如他一般,也是穿越来的。两肋插刀,只插朋友两肋。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不多时就有敲门声在屋外响起。“住持。”是那个小和尚的声音。“进来吧!”苏翰景收敛了心神,他面无表情的看向门口。房门随即被人推开。一名小和尚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走了进来。将粥放下,小和尚本该立马退下,因为以往都是这般,但这个时候小和尚不仅没走,反而直勾勾的看着苏翰景。“有什么事吗?”苏翰景看他一眼,问道。“没,没事。”小和尚连忙摇头,然后又提醒似的说道:“住持,这粥你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苏翰景闻言,眉头便是微微一皱,刚拿起的筷子随即放下,然后他仔细看了两眼,便是一拂袖,将这碗粥打翻。顿时,就见有丝丝缕缕的黑烟,从粥水中一窜而出。“这是……一口就能置人于死地的水莽草毒?”苏翰景有着无法老僧近四百年的记忆,因此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何种毒药。然后他便看向了这个小和尚。

仙诡于荒最新章节

仙诡于荒相关资讯

类型:现言小说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青诗 在读:21720人
  有人枯活四百年;有人无骨皮囊做刀兵;有人偷脸只为青春永驻;有人求得仙道,却只剩下一道血影……生前无路,死后有门,是为鬼门。 向死不向生,谈作鬼狐听,是为聊斋。这世间,人有人相,鬼有鬼相,唯魔无相,因众生魔相。 这是一场光怪陆离的修仙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