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诡于荒 第十章 无妄之“锅”

随着这碗粥被弄翻,黑气一窜而出,那小和尚了面色惶恐不安的跪在地上:“住持,也不是我要干的!是圆真师兄!圆真师兄逼我做的!要不然的话,他就得杀了我!”“圆真?”苏翰景下意识地想起了那指头大小的“血鬼”,纳闷儿这个“血鬼”怎么会有这般威望之时,他好不容易是...

随着这碗粥被打翻,黑气一窜而出,那小和尚已经面色惶恐的跪在地上:“住持,不是我要干的!是圆真师兄!圆真师兄逼我做的!不然的话,他就要杀了我!”“圆真?”苏翰景下意识地想到了那指头大小的“血鬼”,纳闷这个“血鬼”怎么会有这般威望之时,他总算是从无法老僧的记忆里翻出来,原来是这寺内一个和尚的法号,就叫圆真。在方外寺已经有三十几年了,年幼时因为体力不足干不了粗活,便如眼前这个小和尚一般,负责无法老僧的每日一餐。这让苏翰景不禁沉默。因为有点尴尬,他居然取了一个重复的法号。然后他看了这一碗被打翻的粥,能找来水莽草熬制成毒水,与米粥混合,可以说这圆真为此很上心了!因为把水莽草熬制成这般毒水,需要至少一年的光景不说,由于这水莽草的毒性太过剧烈,以至于正常途径下,这种毒草根本没办法买到。“这也就是说,这个叫圆真的和尚,想要杀了无法老僧的心思,早就有了。”苏翰景念及此,便让这个小和尚起来。“你犯了错,这方外寺是不能留你了,所以你收拾一下,下山去吧!”苏翰景故作沉痛模样,说完还特意别过头去,挥了挥手,做出一副不想再见到这个小和尚的样子。“多谢住持!我这就出寺!”小和尚闻言,顿时面露喜色,然后转身就跑。苏净看着这个又一次因为急不可耐,而匆匆跑出禅房的小和尚的背影,不由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这时,一道指头大小的身影穿墙跑了进来。“师父,大事不好啦!我按照你说的,去寺里找可以住的地方,却听到这寺里的和尚,想要杀了你哎!对了,师父,你等会儿千万不要喝粥!他们想要用一种剧毒之物,来趁机毒死你哩!”一进来,小血鬼“圆真”便嚷嚷了起来。苏净倒是没想到他这一时兴起,强行收下的这个“血鬼徒弟”,还有这般用处。旋即,他便伸手指了指那被他打翻的白粥。“你说的,可是这一碗掺了水莽草毒的粥汤呢?”小血鬼“圆真”顿时愣了一下,然后她看了一眼这地上的粥水,随即又看向苏翰景,问道:“师父,你怎么发现的?”一听这个“血鬼徒弟”这么问,苏翰景顿时就来了兴致,于是把经过细说了起来。能够装逼的事情,不和人说一回,心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师父你是发现这个小和尚的举止和平时不一样,所以试了一下?那师父你为什么不杀了这个小和尚啊?反而还让他离开方外寺!要我看,小小年纪,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还心肠如此狠毒,这个小和尚是真的不能留哩!”小血鬼“圆真”听完后,不由为苏翰景打抱不平起来,一副小脸愤愤的样子。苏翰景闻言,便再次双手合十:“南无阿弥陀佛!老僧是出家之人,不宜杀生。”说完,苏翰景又补充道:“这方外寺,有三道诅咒。这其中之一,便是方外寺的僧人,不能随意离开。”小血鬼“圆真”顿时又愣了一下。然后她看着这会儿面无表情的苏翰景一眼,心中不由直嘀咕:这个老和尚貌似有点心黑呀!但愿她不是才从“姥姥”那个狼窝里跑出来,就又掉进了一个老虎洞里。忽的,她想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于是连忙仰起小脸问道:“师父,那如何才算不是随意离开呢?”“寺内吃穿不够时,亦或者缺少药物时离寺,便不算随意离开。”苏翰景说道,“嗯,几日前才有僧人下山采买的,最起码到年底之前,是不会缺少吃穿了。”小血鬼“圆真”不由再次愣住。这个老和尚,不是貌似有点心黑,而是确实心黑!“圆真呐,你是不是在想为师心黑呢?”苏翰景微微眯着眼。而冷不丁听到苏翰景这一问的小血鬼“圆真”,瞬间面如土色,然后急忙矢口否认:“没有!没有!师父,我是妖鬼,没心没肺至极,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呢?”苏翰景点点头,他神情没什么变化,只是他心中却开始思索起来。因为这个“血鬼徒弟”,无论是她的形貌,还是性格表现,都宛如一个真正活人少女。要不是她脚下没有影子,苏翰景都没办法确定她是妖鬼。“一口血雾,应该是没办法让她有如此变化的。”“所以,这其中应该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还是有大好处的秘密。”想到这里,苏翰景便突然心中一叹,然后起身走到门口。他抬脚走了出去。苏翰景原本想等无法老僧们的逆徒过来的,好来个以静制动,反正他的分身弃人经已成,却没想到那帮逆徒到现在都没动静。“难道就没想过会毒杀失败吗?不准备一个计划二?”苏翰景心中奇怪。然后他见那个血鬼也跟了出来,就问道:“徒儿,你知不知道,那些逆徒,眼下在何处?只弄了一个毒死老僧的计划吗?”“他们还准备一把火烧了这方外寺。”小血鬼“圆真”想也不想就说道。“放火烧?”苏翰景于是赶紧加快步伐,果不其然,他看到有好几个和尚在搬运干柴,然后一捆一捆地往附近的僧舍上扔。而苏翰景的到来,也一下子吓到了这些和尚。“住……住持!”这几个和尚,具是脸色大变。“怕什么!”但这时,又是一声大吼传来,随后就见一名中年和尚举着火把走了出来。苏翰景这这个中年和尚有点印象,是在大殿前被他喊“逆徒”那个和尚。而这个中年和尚的法号,便是圆真!“逆徒,你这是为何?”苏翰景有些不解的问道,因为无法老僧对这中年和尚,那是养育之恩和教诲之恩都有。“呵呵,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你开口闭口就是逆徒,可曾想过我的感受!我任劳任怨,可你动辄打骂!”这个中年和尚圆真涨红了脸,大声吼道。苏翰景不由沉默,因为这是无法老僧的问题。而这时,那中年和尚圆真接着说道:“但是那不是我想要杀了你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你杀了圆法师兄他们!”“那不是老僧干的。”苏翰景开口辩解道,圆法就是那个小和尚的亲生父亲,当年为情不顾无法老僧劝阻,逃下了山,然后自然是被那第三道诅咒给杀了。“不是你还是谁!”中年和尚圆真说着,突然冷笑一声,“师弟们,看看咱们住持,已经活了将近四百年,可他有考虑过传下这长生之法吗?”

仙诡于荒最新章节

仙诡于荒相关资讯

类型:现言小说 状态:连载中编辑:长青诗 在读:21720人
  有人枯活四百年;有人无骨皮囊做刀兵;有人偷脸只为青春永驻;有人求得仙道,却只剩下一道血影……生前无路,死后有门,是为鬼门。 向死不向生,谈作鬼狐听,是为聊斋。这世间,人有人相,鬼有鬼相,唯魔无相,因众生魔相。 这是一场光怪陆离的修仙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