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怎么又是我?!

“姑娘说的有道理。”那就谈崩了,那就直接开战吧。那两个人也也没再次跟齐欢闲聊的准备了,二话再说直接轻松上手。齐欢拍了拍腾蛇的脑袋,“作为礼物你当零食了。”自指出就算使出吃奶得劲也也不是这俩人的对手,齐欢没办法作弊,嘛腾蛇吃了这么久的素也该开荤腥了,齐欢拍了拍腾蛇的脑袋,“送给你当零食了。”自认为就算是使出吃奶得劲也不是这俩人的对手,齐欢只能作弊,反正腾蛇吃了这么久的素也该开开荤了,为了防止它每天对着自己流口水,还是送两人给它吃好了。。...

“姑娘说的有道理。”既然谈崩了,那就直接开打吧。那两个人也没有继续跟齐欢聊天的打算了,二话不说直接上手。

齐欢拍了拍腾蛇的脑袋,“送给你当零食了。”自认为就算是使出吃奶得劲也不是这俩人的对手,齐欢只能作弊,反正腾蛇吃了这么久的素也该开开荤了,为了防止它每天对着自己流口水,还是送两人给它吃好了。

听了齐欢的话,腾蛇立即张开血盆大口,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吞了进去。腾蛇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地摆摆尾巴。

把挡路的人处理完之后,齐欢拽着那个刚抓来的小姑娘,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她,“你要不要告诉姐姐怎么才能找到你姥姥呢?”齐欢知道那个老太婆实力比她高出很多,但是她很确定被她的雷球打中之后,那个老太婆的伤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好,既然有机会找到她,就一定不能轻易放过,花乾子已经没那么多时间等了。

“我,我不知道。”小姑娘用力挣扎着,一脸愤恨地表情瞪着齐欢。在愤怒的遮掩下,她眼中的恐惧仍然很明显,刚才腾蛇吃人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那是什么样的怪兽张嘴就把两个元婴期的修士给吞了?她可不想自己也被吞下去。

“真的不知道么?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想放过你算了,既然你不说,那你也喂蛇吧。”齐欢又拍了拍腾蛇,它立即把硕大的脑袋转了过来,小姑娘惊恐地看着它那张血盆大口,全身不由自主地哆嗦着。

“我,我……玉,那块玉,姥姥说把我腰间那块玉捏碎她就知道我有危险就会过来找我。”小姑娘终于没等挡住心里的恐惧,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扯下小姑娘腰间的菱形玉佩,齐欢扫了眼腾蛇,发现它竟然又把那俩人给吐了出来,这俩人除了衣服被腐蚀干净外,没有任何被消化掉的意思,只是看起来生死不明而已。

果然,她家的蛇只喜欢吃素。

那块玉被齐欢在手里捏了许久,最后她也没有捏碎。齐欢想了想决定还是找到师傅之后再说吧,光是自己一个人,搞不好还会变成上次那样,虽然现在她身子好多了,甚至算得上是因祸得福,不过那种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经历,她可不想再来一次。

腾蛇好心地把刚被它吐出来的两人埋在二十多米深的冰窟窿里,然后吐了口冰涎把用尾巴戳出来的深洞给牢牢封上,最后才慢腾腾地驮着齐欢和小狐狸走了。

看着腾蛇的举动,齐欢真的很确定,宠物之所以卑鄙无耻,完全是因为它的主人上梁不正,还好她不是腾蛇真正的主人。她把怀里的小狐狸拎出来,指着它的小鼻子认真地说,“如果你不乖,我就让腾蛇把你埋进去。”威胁宠物这种事,其实也是会上瘾的。

冰原中的温度似乎越来越低,天色也越来越暗,明明腾蛇的速度飞快,但齐欢抬眼看去仍然是一片银白色,这里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一样,就连狼皮也越来越难以抵抗这里寒冷的温度了。

齐欢裹紧狼皮,原本红润的嘴唇已经隐约泛着青紫,她尝试运转体内的灵气,可是眼下寒气侵体,她一丝灵气都调动不了。如果再找不到出口,或许真的会被冻死。

没想到冰原里最大的危险竟然真的是寒冷,永无尽头的寒冷,无法抵挡。

“被冻死,真的很丢人啊。”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冰原里静的听不见任何声音,齐欢半趴在腾蛇身上,抖着嘴唇叹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声息。

所以她并没有看见,前面,那扇浮在空中的石门已经缓缓打开了。

“还有救么?”温暖的气息将齐欢包裹其中,朦胧间她听见有人在身边说话,周围不再是让人绝望的寒冷,齐欢动了动手指,还好,没有被冻掉,这让她有几点庆幸。

“小妹,她只是被冻僵了,又没有被冻死。”女子轻灵悦耳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指责的意味。

“哼,被冻死总比笨死强吧,我还从来没见过修真者被冻僵的呢。这么点儿修为,也敢闯仙府,不知道说她胆子大好,还是该说她没脑子!”清脆的女声传来,带了几分泼辣,不过听着却也很悦耳。

“你呀,就不能少说两句,快拿一粒固神丹来,她耗损了不少灵气,需要好好调养一下。”温柔的女声再度响起。

不大一会儿齐欢就感觉一粒药丸被强行塞进她的嘴里,然后在她口中化成液体流进肚子里。液体被吞进去之后,温暖的气息再度升腾,神智还处于迷糊阶段的齐欢很确定,这粒药丸肯定是那个小妹塞进来的。

睁开眼的时候,齐欢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石室里,这里没有任何人在,她的救命恩人似乎不图回报就离开了。在她面前是两条通道,又是选择题。

齐欢站起身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内灵气澎湃,太极图上隐隐多了几缕烟雾,那些烟雾组成了一个圆盘,只是现在还不是太清晰,齐欢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这一次齐欢直接闭着眼睛钻进其中一个通道,在进去的时候还不小心把头撞在石壁上,齐欢一边揉着头上多出来的一块包,一边摸索着往前走。

这次她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只是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脚下直接踩空,然后摔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而已。

说真的,齐欢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活着进入仙府内部,不过眼下她很确定,自己还在喘气。活着就好,死过一次之后,她对生活的要求降低很多。

与一脸喜色的齐欢相比,大厅里其他人的神色就有些奇怪了,他们都是历尽千辛万苦才聚集在这里的,多一个人就意味着自己得到的宝物就少了一分。他们刚刚才达成的协议,因为齐欢的突然出现再度被打乱了。

不过不大一会儿他们的争论又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有人发现齐欢的修为不过结丹初期而已,对他们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甚至有人已经准备直接将她抹杀掉。

看着手里拿着一把七色羽毛扇的年轻修士慢吞吞地朝自己这边踱来,齐欢真的已经无力叹息了,她真想问一句,怎么又是我?!

“我只是路过……”齐欢挣扎着来了一句,因为她发现自己手腕上挂着的那条蛇似乎完全陷入了睡眠状态,她怎么拽都拽不下来。没有腾蛇在,她现在跟落在虎嘴里的小白兔也差不了多少了,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我知道。”那人在齐欢五米外停下脚步,手上的羽毛扇漫不经心地扇着,“只能说你的运气不佳。”那人轻轻挥动了一下手里的扇子,一根绿色的羽毛瞬间变成一只通体墨绿的灵兽,朝着齐欢就扑了过来。

“是么,这话还给你。”低沉的嗓音里带了些不屑,明明听了那么多次的声音,可偏偏每次听见还是会心里痒痒的。

齐欢偏过头,看见两人从一扇石门里踏进来,为首的那个依旧带着血红色的面具。抬手之间,刚刚那个在齐欢面前摇扇子装诸葛亮的那位已经被金色的巨剑给串成了糖葫芦。

“好久不见。”齐欢朝墨夜挥挥手,可惜看不见他的表情,对于墨夜真正的容貌,齐欢还是很欣赏的,可惜他竟然不知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偏偏要用面具给遮住,浪费了那张漂亮的小脸蛋。

“美女,我们又见面了。”瞧瞧人家赤翼多热情,上来就要拥抱。眼看着一个“花孔雀”朝着自己扑过来,齐欢毫不犹豫地扔出撕空绫,将他牢牢捆住,以防自己贞洁不保。

“美女,我可是天天想着你,你难道就不想我么~~”赤翼无视众人的目光,在撕空绫里挣扎着对齐欢诉衷肠。

“不想。”齐欢往后挪了两步,跟赤翼保持一定距离。

“你好狠的心~~我的初吻已经被你夺去了,你竟然不负责任~~~”赤翼的话越说齐欢就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盯着赤翼看了好半天,然后猛地扭头看向墨夜。

墨夜干咳了两声,把头给转过去了,直接给了齐欢一个后脑勺。

“我觉得……比较吃亏的那个人是我才对……”齐欢慢吞吞地来了句,虽然那算不上一个吻吧,虽然那是由自己主动的,不过,这种事不都是该女的吃亏么!自己也是奉上了初吻呢!

“啊,老大很乐意负责任的。”赤翼奸笑。

咔嘣一声,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响起,齐欢额头留下几滴冷汗,“那个啥,我就先走了,改天见。”

半劫小仙最新章节

半劫小仙相关资讯

半劫小仙

作者:o滴神
类型:现言小说 状态:完本编辑:春风酿酒 在读:20047人
  捡个贵师傅,修个无上大道,拐只狐狸当宠物,色诱个魔头当老公。修仙不可怕的,不怕没文化。都说仙途漫漫,仅有很适合自己的那条路才是最好是走的。这更本是谬论!咱就得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不能够渡劫不紧要,咱也可以渡别人的劫,成自己的仙。系列故事《御佛》新书《中魔》正漫画连载。青塘是个很小的古镇,这镇子以前并不叫青塘。据说是有一位仙人经过这里,并在镇子里留下了一柄叫青塘的宝剑,小镇因此而更名。。
  • 她只回&二十多

    宋巧儿这一走就是四十多年,其间她只回了一次宋家,当时宋老爷已经年过五十,可是宋巧儿却仍然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这让宋老爷更加对神仙之事深信不疑。当了神仙的弟子可就是长生不老啊。

    2021-10-15 06:04:29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不管&惨的描

    看见老道之后,宋至也不管是不是认识,当即扑到老道身上就嚎啕大哭了起来。听了宋至一番悲惨的描述,老道竟然决定跟他走上一番。所以,宋至才没有去沧澜山就赶了回来。

    2021-10-15 10:50:12详情点赞(0)回复(0)
  • &。齐欢

    齐欢,二十三岁,在穿越前她是职业宅女。齐欢生平最大的理想就是可以一辈子躺在床上,并且有钱花有食物,所以穿越的那一刻,她在床上。

    2021-10-14 02:0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敢靠近&也都跑

    现在宋家已经没有人敢靠近后院半步,就连下人也都跑了个干干净净。

    2021-10-14 06:53:06详情点赞(0)回复(0)
  • 故失踪&的时候

    而且那天之后,宋家宅子里就开始发生奇奇怪怪的事儿,先是宋家厨子发现他养的家畜无故失踪,然后是柴房莫名其妙的起火,更吓人的是宋家大太太在佛堂里念经的时候,竟然发现那些贡品不翼而飞了。

    2021-10-14 06:00: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偏偏这

    “想办法想办法,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大仙都请了四个了,还不是没有用。”宋老爷将手里的青花瓷茶杯重重放下,这院子他住了十多年,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就闹鬼了呢?

    2021-10-15 12:48: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假的?&周,捂

    “真的假的?”被叫做李婶的女人鬼鬼祟祟地看了眼四周,捂着嘴小声问。

    2021-10-14 06:02:5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