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负荆请罪

“爸,这不也可以啊。”陈思玲父亲陈政,推着轮椅走出,道:“我们陈家又没做错什么?工厂证件齐备就让他们去查,产能也是稍稍慢一点。参与投标的事这一次不行啊除了下一次。但是你让陈思玲父亲陈政,推着轮椅走出来,道:“我们陈家又没做错什么?工厂证件齐全就让他们去查,产能也是稍微慢一点。投标的事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可是你让陈帆挨二十下鞭子,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爸,这不可以啊。”

陈思玲父亲陈政,推着轮椅走出来,道:“我们陈家又没做错什么?工厂证件齐全就让他们去查,产能也是稍微慢一点。投标的事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可是你让陈帆挨二十下鞭子,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二叔陈诚不屑道:“愚昧啊大哥,徐市长要针对我们陈家,仅仅是目前这点手段?一次半次还就算了,要徐市长三天两头给我们下绊子,我们那盘生意遭得住?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要怪,就怪你儿子到处惹事。早知道先前娶了赵家那丑八怪,有个大靠山,倒是不怕,现在嘛……”

陈泽兴老爷子也是低沉道:“都是你们过分宠溺他,导致他如此横行无忌。章家我们自然不怕,但章家现在有靠山,我们就得忌惮。现在人家靠山过来了,只能交人出去。”

左右两个佣人上前按住陈凡,三两下把他衣服给脱了下来。

“爸,不可以啊。”陈政还在苦苦哀求:“千错万错,都是我没教育好他。你要打,就打我吧。孩子他妈要知道他挨二十鞭,恐怕要吓得心脏病发。”

陈泽兴老爷子阴沉的扫了一眼陈凡,道:“那如何给徐市长一个台阶和交代?难道把你这么个残废交出去吗?章家能满意吗?我这边除了准备钱,始作俑者受罚是必须的。”

嘭,一条事先准备好的藤条拿了出来。

陈泽兴老爷子道:“我不能仅仅为了陈帆一个人考虑,我要为了整个陈家的未来考虑。大家都没意见吧?”

二叔陈诚说道:“我没意见,他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

三叔陈恩也说道:“我赞成二哥都是说法。不过鞭子可能交给章老板亲自动手,或许会比较能让他消气。”

堂叔伯们也纷纷点头:“二十鞭而已,有多疼?年轻人闯了祸吃点苦都受不了?”

三姑六婆们也纷纷赞成:“只要陈凡挨了这顿鞭子,章家和徐市长自然没借口祸及陈家其他人了。”

陈凡一旁听着,心里不由得得那个牡丹花下死的陈家大少赶到悲哀,这些都是至亲了啊,何况错的还是外人,面对压力,竟然如此冷漠无情。

陈凡心里又自嘲道:“我跟你的遭遇倒是挺像的。这都一群什么样的亲戚?”

陈思玲再次走了出来,横在陈凡面前,道:“爷爷,你说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好,我愿意让出大东集团,我不再参与陈家的生意,请大家放过我弟弟。”

陈政脸色大变,道:“陈思玲你在说什么?你不需要为你弟弟的事负责。”

陈凡再三说道:“那个,我真的搞定了徐市长和章家,你们信任我一下。”

“哈哈哈,大侄子,你到现在还是这么倔强。”有亲戚不耻道:“你所以依仗的不就是我们陈家,可徐市长不是我们陈家能得罪的,你拿什么打动徐市长?你说来听听。”

陈凡说道:“我需要跟你解释吗?三姑?反正你只是想看我乐子。”

众人轻蔑道:“哈哈,你在这还说什么屁话?真是不见棺材不掉眼泪。”

陈思玲生气的压低声音,呵责道:“我都说多少次了,你别乱说话。别逞强,听我的做你就不会受伤。我找你来,就会对你负责到底,你别给我添乱。”

她回头,看向陈家地位最高的人,道:“爷爷,这样可以吧?爷爷你也曾说过,女孩子始终要嫁人,大东集团是陈家的产业,不希望我当做嫁妆一样送给夫家。现在我就用我的嫁妆,还我弟弟的安全。这个代价,足够吗?”

陈泽兴问道:“孩子,你确定要让出大东集团?”

陈思玲点头道:“是,只要爷爷能帮我弟弟渡过这次难关。”

“好。你这个代价,足够。”陈泽兴点头答应了下来。

二子陈诚见状,道:“爸,说起来,我跟章建生关系挺不错。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牵线,以大东集团新总裁的身份,去跟章家谈一下生意,看钱份上,章家可能会罢休。”

“陈诚,你这什么屁话?”三子陈恩立刻反对道:“大东集团收回来,老爸说了让你打理?我看我们家霜儿挺不错,专业对口,又有才干。爸,不如让霜儿接管大东集团历练一下。”

陈思玲一开口让出大东集团,两个叔叔就开始争了。

陈泽兴脸色阴沉,一个都不应允。

陈政又推着轮椅走到女儿身边,道:“孩子,你……唉,都怪这逆子。闯的什么祸?把这个家败光了你才满意吗?”

说完,陈政一顿拳头打在陈凡身上,陈凡比较尴尬,任由这便宜老爸打,反正也没多少力气。

“哎呀,真是个好女人。”陈凡心里叹气,看向一旁冷若冰霜的陈思玲,对她多了几分好感和怜悯。

母亲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父亲却是因为车祸失去双腿的残疾人,爷爷不疼,奶奶不爱,一家子亲戚都想谋划她手中掌握的大东集团。

如此情况,还希望保住他这个“弟弟”,当之无愧的扶弟魔啊。

此时,陈家的佣人已经领着徐市长和章家父子进来了。

大老远的,就听到徐市长爽朗的笑声:“哈哈哈,陈老,好久不见啦。”

陈泽兴连忙从那红木椅上下来,笑呵呵的上前迎接:“徐市长,莅临寒舍,蓬荜生辉啊。你这样的大忙人来一趟可不容易,今晚特地为你开了一瓶80年份茅台,不醉无归。”

徐文状道:“哎哟,80年份的茅台,陈老破费了啊。我今晚来,就是为了你和章家的事,做个中间人。大家都是商人以和为贵,对吧?”

陈泽兴道:“对,徐市长说得对!这是都怪我那不成器的孙子,竟然把章家的孩子打成残废,太缺少管教了。哎?章老板怎么……”

走前头的徐市长并无异样,但走后面的章家父子就好看了,二人都背着削去刺的荆棘,造型特别独特,陈家众人都搞不懂这是干啥?

“噗通”

还抱着绷带,行动不便的章熙平直接跪了,道:“小子章熙平,昨日得罪陈少,今日又对陈少犯下诸多恶行。今诚心悔过,特来向陈少负荆请罪,道歉认错,万望陈少海涵,大人不记小人过。从今之后,陈少你一句话,上刀山下油锅,小子章熙平不皱一下眉头。”

“什么?”陈家一行人吓得都站起来了,这怎么回事?

他们还商量怎么收拾陈凡,让章家消气呢,章家反而来负荆请罪?

众人奇怪的看向陈凡,他们好像反应过来了,从陈凡进屋开始,他就没带怕过,这到底怎么回事?

冒牌狂少最新章节

冒牌狂少相关资讯

冒牌狂少

作者:金鳞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眉目不知秋 在读:19005人
  因为穷被女友无情地出轨,还得被炒鱿鱼。却又因为一场误会,陈凡富有了,无权有势了。陈凡立誓从昨天就,切记再被任何人看不起。广市,某企业办公室,陈凡的电脑上突然跳出一条匿名信息,上面的内容让他敲打键盘的双手僵住了。。
  • 女人,&笑娼啊

    “男人没钱,留不住女人,只能怪自己啊,现在笑贫不笑娼啊。”

    2020-09-23 04:21:31详情点赞(0)回复(0)
  • 而犯众&理,立

    看到这么多同事嘲笑陈凡,原本还有些担心撬下属墙角而犯众怒的经理,立刻心态放开了。

    2020-09-23 03:35: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房的黄

    匿名信息很快又跳出来了,这次却是昨晚李蔓跟经理开房的黄色录像。

    2020-09-23 02:35: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定你的

    李蔓高兴的亲了一口经理,大赞:“陈凡你看到了?什么才是男人,经理这样的才是男人,一句话就决定你的生死。陈凡,低个头认个错吧,不然你这个月房租都给不起了。”

    2020-09-23 12:17: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个屌

    “陈凡你还只是个屌丝,经理的舅舅可是董事局的股东。”

    2020-09-23 10:5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陪经理&见客户

    “喂,陈凡,昨晚你女朋友陪经理见客户后,去开房了。”

    2020-09-21 02:58: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抓起&在我给

    他抓起一份文件,走到陈凡面前狠狠的拍打他的脸,狰狞笑道:“陈凡,注意你的身份。这是你上个月绩效提成的两万奖金,我本来今天就要提交给财务。现在我给你打回去,让你清醒清醒。”

    2020-09-24 04:06: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