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威胁与妥协

的确事情真的是如玉这边做的,不然的话也会预料中到自己会回来。但是确认了也也没用,人家要不然躲着看不见人,他们也也没办法。之时云贞儿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张易泽地说:“麻正当云贞儿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张易泽说道:“麻烦你再说一下,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吴总说,他一定会见我的。”。...

看来事情真的是玲珑这边做的,要不然也不会预料到自己会过来。可是确定了也没有用,人家要是躲着不见人,他们也没有办法。

正当云贞儿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张易泽说道:“麻烦你再说一下,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吴总说,他一定会见我的。”

保安连云贞儿都不爱搭理,更别说张易泽这样的小卒子了。再说了,云氏和玲珑的敌对,几乎业内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情况下保安为难云氏的人,估计玲珑的领导不但不会责怪,反而会赞赏。

张易泽并不知道保安的想法,见保安有意刁难,也不再废话,抬腿一脚就将保安踹飞。是的,就是踹飞,当保安着陆的时候,已经是几米之外了,不光周围的人被吓住了,就连云贞儿也非常吃惊,她没想到张易泽竟然这么轻易就将一个壮男踹飞了。

被云贞儿吃惊的看着,张易泽心里非常受用,正想跟云贞儿显摆,就见那个被踹飞保安的同伙围了上来。张易泽哪里肯错过这样的天赐良机啊,一拳一脚就将拦路的两个保安打飞了,甚至还冲着云贞儿咧嘴笑了笑。

“贞儿,没有人拦路了,咱们进去吧。这玲珑的老总真是不懂事,连待客之道都不知道,我得好好跟他上上课,教教他做人的道理。”张易泽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于张易泽的放肆,云贞儿头一次觉得顺眼。既然玲珑不仁,那么也就别怪他们不义了。所以云贞儿而也没有反对,跟着张易泽朝着大门走去,张易泽则殷勤的从前开路。

“我吴某人永不找你给我上课,也不用你教我做人。说我不懂待客之道,你们这样的人算是客人吗?”

刚刚接到手下的人报告,说云氏的人打上门了,吴总是不相信的。现在云贞儿内忧外患,哪里有时间 。但是手下的人坚持,并且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让吴总不的不相信,于是赶忙下来看看情况。

当吴总看到保安都被人放倒,而罪魁祸首还要大言不惭的要教自己人生,不由得反驳道。云贞儿不怕吴总发怒,就怕吴总躲着。见吴总出来,抢先质问到:“吴总,汪秘书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

“我不知道什么王秘书,我只知道你们打了我们的保安,如果不给我们个说法,那么我们就报警了。你们云氏本来就内忧外患,要是让人知道你们还寻衅滋事,我想你们云氏干脆关门算了。”吴总避重就轻的说道。

来之前云贞儿就跟张易泽说过吴总的事情,云贞儿的目的是想让张易泽对吴总有所了解,也有利于他解决问题。所以当张易泽看到这个五短身材,满脸横肉并且秃顶的中年男人,就知道这个人就是玲珑的总经理吴总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确实打人了,所以对于吴总的质问,云贞儿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可是张易泽脸皮厚,并没有做错事情的自觉,嘻哈笑道:“吴总真是说笑,我们只是随手比划了两下,那些保安大哥也是让着我的,大家说是吧?”

听到他这么说,众保安纷纷在心里骂张易泽无耻,你都这么说了还让我们怎么回答?难道让我们说我们尽力了,还是被你一脚踹飞了?我们还要不要脸了?

可是要是承认自己手下留情了,不说没有人相信,就算自己真这么说了,怎么跟老板交代啊?没看见老板正在找茬吗。

众保安不说话,这让吴总很么有面子,心里暗骂这些保安烂泥扶不上墙。既然不能要个说法,吴总也不打算和云贞儿一般见识。他相信过段时间,云贞儿会跪着来求自己。

“吴总请留步,我还有些重要的事情没跟你说呢。”张易泽见吴总要回去,连忙出声叫住了吴总。

“如果你们是来求和的就换一个态度,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请你离开,我们玲珑集团不欢迎云氏集团的人。”吴总蛮横地说道,他的语气很冲,显然还在生气。

“我是为了紫玉朱雀玉符的事情来得,你确定要我离开?我要是离开的话,恐怕你们这个月底的拍卖会可就举办不成了。”张易泽一脸唏嘘的说到。

本来吴总是很讨厌张易泽的,打算等张易泽说完就嘲笑他一顿,毕竟他不相信云氏和玲珑还有什么大事,两家从来都没有业务来往。但是紫玉朱雀玉符这几个字还是让吴总心里一颤,也没有嘲笑张易泽的意思了。

“紫玉朱雀玉符?你知道跟这个有关的事情?还有这个跟拍卖会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想搞破坏吧?”吴总色厉内荏地说道。

如果云氏真的在下个月的拍卖会捣乱,吴总还真没有别的好办法。他们刚刚给云氏挖了一个坑,要是云氏打击报复,那是非常有可能的。再加上刚刚张易泽说得紫玉朱雀符的事情,让吴总错误的以为云氏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吴总确定要在这大庭广总之下说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呢我可就说了。”

张易泽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让吴总心里更加没底。不过他也是心机深沉的人,收回一脸的傲慢说道:“那请二位随我去办公室说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两人随着吴总去了会客室,坐下以后,吴总主动说道:“不知道这位小兄弟说得紫玉朱雀符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拍卖会的压轴拍品就是这块紫玉朱雀符。”

见吴总这么快就忍不住说到主题,张易泽神秘笑道:“这块紫玉朱雀符的情况我还真知道,而且我所料不错的话,那应该是脏物,要是玲珑拍卖赃物的事情传了出去,恐怕名声也要臭大街了。”

“我说这位小兄弟,你这话就说得有点过了。这块玉符使我们花钱买的,来路非常清晰,如果你想给我们泼脏水,恐怕你要失望了。”吴总恼怒道。

对于吴总的反应,张易泽并不奇怪,如果吴总因为一句话就相信,那他也当不上玲珑的总经理了。

“吴总,我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是事实。这块玉符是一座道观的镇馆之宝,在三十多年前的报纸上曾经出现过和快玉符的报道,当时的报道很清楚,这块玉符是不能买卖的,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去查啊。”张易泽翘起二郎腿说道。

听到张易泽这么说,吴总的脸色更加难看。本来他还侥幸张易泽是骗人的,但是张易泽现在连证据都说出来了,只要自己查一下几十年前的报纸,应该有结果,所以张易泽没有必要骗他。

如果张易泽说的是真的,那么吴总自然知道是什么结果。不能买卖的玉符也就是受到国家保护的,要是这个消息被传出去,恐怕马上就会被收回,送还到原来的主任那里,这样的结果不是吴总能够承担得起的。

“云总,王秘书的事情确实不是我故意引诱的,是他自己贪污公款,怕下个月审计被查出来才来投靠我们的,就连你要结婚的消息也是他放出去的声音,跟我们可没有关系。”有求于人的吴总果断把王秘书出卖了,要是王秘书在这里,估计要气的吐血。

其实此时的吴总心里也在吐血啊,要知道王秘书可是知道云氏很多的秘密啊,这么轻易就将他交出去,得损失多少利益啊。可是现在形势不由人啊,要是因为一个王秘书而搞砸整个拍卖会,那就得不偿失了。

正式衡量利弊以后,吴总才决定拿王秘书来交换,相信云氏应该会满意。其实仔细算起来,玲珑也没有什么实际损失,只是错失了一个超越云氏的机遇罢了。

果然,听到吴总这么说,云贞儿还是很意动的。但是想到这一切都是张易泽的主意,所以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张易泽,想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当然,这里面也有考校的意味。

见云贞儿看向自己,张易泽知道云贞儿的意思,于是主动接过话茬说道:“吴总,王秘书本来就是云氏的人,你拿云氏的人来换利益,恐怕有些太会打算盘了吧。啧啧,怪不得你能当上总经理呢,倒时会算计。”

“那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条件?如果想要狮子大开口,那就免开尊口了,我们玲珑不接受敲诈勒索。”吴总怕张易泽说什么过分的条件,连忙说道。

“我们也不会让吴总为难,除了王秘书交给我们,云氏集团门口那些记者就有劳吴总费心了,相信这么点小事情,吴总应该不会拒绝吧?”

尽管张易泽的条件还是有乘人之危的云因,但是除了费钱之外也没有多少损失,吴总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张易泽的条件。如果这次拍卖会不能如期举行,那么损失就不是这一点封口费了。

“你们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但是关于紫玉朱雀符的事情你们也不得泄露出去,如果这件事情在拍卖会之前爆发,那我们玲珑绝对跟你们不死不休。”吴总威胁道。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张易泽&,就算

    张易泽的行为让劳斯莱斯的司机吓了一跳,等停好了车子,下车对张易泽说道:“你要是想死也别拦我们的车,就算撞死你我们也不会赔钱的。”

    2020-09-26 04:2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师父&定的亲

    “师父您这话说得太客套了,古语说得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是我的长辈,您定的亲事我当然乐意了,我要是反对那就是不孝啊,为了想让你老放心,我一定讲这个徒弟媳妇给你娶回来。”张易泽拍着胸口保证道。

    2020-09-25 04:55: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四个&们是去

    “不就是一个铁壳子和四个轮子吗?我看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们是去长清市区的吧?是的话载我一程。” 张易泽混不客气地说道,没有将司机的鄙视当一回事。

    2020-09-25 11:23:4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客气

    “你来拦着我们的车,还说我反应过了?你要是识相赶紧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司机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2020-09-26 02:06:04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可是

    “你真的喜欢吃强扭的瓜?我可是背着你定亲的啊,太不尊重你了。”

    2020-09-25 03:36:30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急,&?”

    “师父,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没说一定不同意啊。你再问我一次,说不定我这次会同意呢?”

    2020-09-26 11:36:46详情点赞(0)回复(0)
  • 易泽跟&找她麻

    云贞儿实在没法把这个一身吊丝样子的张易泽跟找她麻烦的黑帮大佬联系起来。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云贞儿也不想多费心思。

    2020-09-26 08:58:0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我的&美的姑

    “可是强扭地瓜不甜啊。我不能害了我的乖徒儿啊。都是我老头子的错啊,怎么就给你定了一个这么完美的姑娘做媳妇呢,唉。”

    2020-09-25 04:08: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看啊&?”张

    “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女方真的有这么好看啊?”张易泽有些不信的问道。

    2020-09-24 06:20:0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