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神秘来客

将玉符飞镖的表面都清除了一下,张易泽才从墙上将飞镖拔了下去。通过飞镖直接插入墙上的深度,张易泽也可以推断这个人肯定是个高手,自己要不然碰上了,肯定会被秒杀。原本张易泽下本来张易泽下山之后觉得自己还算个人物,没想到才下山没有几天就遇到了高手,这种感觉确实是糟透了。。...

将玉符飞镖的表面都清理了一下,张易泽才从墙上将飞镖拔了下来。通过飞镖插入墙上的深度,张易泽可以断定这个人绝对是个高手,自己要是遇上了,绝对会被秒杀。

本来张易泽下山之后觉得自己还算个人物,没想到才下山没有几天就遇到了高手,这种感觉确实是糟透了。

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飞镖,张易泽也没有看出哪里有问题。按理说这样的情况发生,毕竟那些所谓的高手也不会那么清闲,闲着没事拿自己练飞镖玩。旋即张易泽想起师傅嵩阳道人小时候教给自己解九龙环的手法试了下,刚才还束手无策的飞镖竟然自动裂开了。

确认里面没有什么机关以后,张易泽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这应该才是飞镖主人的意思,只是张易泽忍不住腹诽道:“我靠,送个纸条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吗?要是老子没有躲开,岂不是就要挂到这上面了,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不管怎么说,张易泽还是拿过了纸条,不过看到纸条上的字,张易泽脸色才变得凝重,只见字条上写道:欲知朱有能(二师兄)下落,可去静心茶舍一见。

看到这几个字,张易泽就知道来人很可能和自己一样是从山里来的,这样的说话方式根本就不像城市人说话的风格,也就只有上了年纪的和山里交通不便的人才会这么说话,而刚才虽然张易泽没用看清来人,但是还是知道那不是个老年人。

很多人都觉得年龄越高代表着功夫越好,其实这只是受武侠小说的影响,但是实际上,人的年纪大了以后,各项身体机能都在下降,身体在三十五岁以后就在走下坡路了,等到了七老八十,不需要人照顾就算好的,哪里还能飞檐走壁。

当然,相比于来人神秘的身份,张易泽更加关心的是二师兄现在的下落。既然这个人知道二师兄的名字,说明一定和二师兄有一定的关系。这样的人冒出来,相比于张易泽大海捞针使得寻找要好得多。

张易泽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神秘人的动机,但是人家能够轻易地到张易泽身边而不被发现,那就说明人家的功夫比张易泽高的不止一个档次,这样的情况下,人家完全可秒杀张易泽,哪里还需要跟他动歪脑筋呢?

既然得到了二师兄的下落,张易泽也不停留,直接下楼去了所谓的静心茶舍。对于这个地方,张易泽并不是很清楚,就连出租车司机也是费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了这个位于犄角旮旯里毫不起眼的茶社。

看着这门面只有一间的所谓茶社,张易泽还真不知道常青市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怪不得出租车司机找了很久才找到这个地方。相对于这间茶社,张易泽更加关心里面的人以及二师兄的下落。

这样人迹罕至的地方确实是一个打埋伏的好地方,所以张易泽一时间有些犹豫。但是想到约自己来这里的人应该没有什么恶意,而且张易泽本身也不是一个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所以最后决定进去看看。

张易泽上前推开虚掩的门,发现里面并没有人,于是大声问道;“我来找朱有能,请问你们这里有人认识朱有能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那个来给我送钱的吧?”一道声音从张易泽耳边传来,张易泽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吓了一跳。

虽然声音近在眼前,但是张易泽在茶舍观察了一下竟然没有发出声音的人。也就是说自己可能遇到高手了,要不然也不会声音就在自己耳旁,但是自己却看不到人。因为声音的出现,张易泽陷入了高度紧张的状态,推着门的手也不自觉的用力推门。

但是诡异的是不论张易泽怎么推门,都不能完全将门推开,仿佛门后有人在诡异顶着 ,不让他推开是的。张易泽不确定门后是不是有机关,但是推门的手始终不敢松开,害怕会突然间出现什么暗器。

就在张易泽高度紧张的时候,那个神秘的声音又出现了,只是这次声音明显虚弱了一些,只听那个声音说道:“你是想要挤死我吗?我不就是想要自己的报酬吗?我招谁惹谁了,呜呜呜……”

这个声音出现以后,张易泽就集中注意力在四处找人,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人还是没有找到,而那个人的声音感觉就在耳旁,甚至张易泽觉得自己甚至可以听到神秘人的呼吸声,这个时候张易泽已经可以断定自己绝对是遇到了高手中的高手。

“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要本门挤死了,你不会是想谋财害命吧?”

正当张易泽想要逃离茶舍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这次声音比上次还要虚弱,张易泽忍不住纳闷道:“难道这个神秘的高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爱越虚弱?只是被门挤死了是什么意思?是哪个门派的口号吗?”

不过张易泽只是开始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很快张易泽忽略的事情就出现额,确切的说是张易泽忽略的人出现了。

一个脸上有淤青的中年男人从门后走了出啦,声音到这哭腔骂道:“我就在门后打盹,我招谁惹谁了,凭什么这么倒霉差点被门挤扁了,呜呜,我多冤枉啊,差一点就没命了。还有你,我都说让你住手了,你怎么还越来越使劲了,你耳朵聋了啊?”

对于突然出现的人张易泽先是一愣,但是听到男人的哭诉,张易泽才知道自己确实闹了笑话。自己当时是高度紧张,再加上屋子里没有人,难免会想到阴谋上,所以对于门后面的热也没有注意。

可是话虽如此,但是看到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磨磨唧唧的哭,张易泽还是觉得很恶心。尤其是面对中年男人的指控,不知道的会以为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事情了呢。

虽然心里恶寒,但是张易泽还是安慰道:“真是堵不起啊,我没有看到你,我过来时找人的,你知道住又能在哪里吗?”

听到张易泽说朱有能三个字,中年男人中间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始了继续哭,让张易泽感觉头疼。不过男人的停顿也让张易泽确定自己没有找错人,这个人确实跟二师兄有关系,要不然也不会中间停顿。

消息时有了,但是这个中年男人不回话,只是一个劲地哭,这让张易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想到刚才中年男人曾经偶尔提到钱的事情,张易泽利诱道:“如果你告诉我朱有能的下落,我可以给你钱,很大的一笔钱哦。”

这个方法看上去还算有效,因为中年男人确实停止了抽泣。但是当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易泽,马上哭的声音更大了,而且这样做甚至在中年男人雅尼看到蔑视,好像自己是一个穷鬼,没有资格里有他似的。

张易泽怎么着也没有想到自己想要利诱别人还被别人明白的嫌弃了,这简直是打张易泽的脸嘛,真是叔可忍婶也不可忍啊。

刚才的担惊受怕再加上中年男人的轻视,这让张易泽彻底爆发了,此时张易泽觉得哪怕就是找不到二师兄,也要给这个磨磨唧唧的中年男人一个教训,一个大男人哭的落雨梨花本来就恶心人,现在还敢瞧不起自己。

“我在问你一遍,朱有能现在在哪里?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保证你每天都可以尽情的哭了,所以你现在马上给我停下。”张易泽上前抓住哭泣的中年男人,单手提起来说道。

中年男人还是被张易泽的突然爆发给吓到了,暂时停止了哭泣,张易泽终于不用担心耳朵被荼毒了,声音缓了一下说道:“我是来找朱有能的,有人告诉我他在这里,如果你告诉我他的下落,我马上就走怎么样?”

见张易泽不复刚才的严厉,中年男人似乎知道张易泽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所以打算重新哭,张易泽无奈,只得只需威胁道:“你要是敢再苦,我就把你扔到下水道,让你哭个够,你最好想清楚了结果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哭。”

听到张易泽说的这么危险,中年男人明显是被吓到了,张易泽可以感受到中年男人明显在忍着情绪,从她不断抽动的两颊可以看出,他却是忍的很辛苦。,如果不是张易泽的威胁,人家肯定会继续难过一会。

“这位大哥,我是来找朱有能的,如果他在你们这里,麻烦你把他叫出来,我找他有些事情。”张易泽故作和蔼的说道,只是他现在还倒提着中年男人,确实让让人很难相信他的诚意。

“你说的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怎么帮你叫出来啊?”或许是张易泽看着中年男人的眼神太炽热,所以中年男子终于开始说话了。

“什么?你说你不认识朱有能?这怎么可能呢。我刚得到消息,说朱有能确实在你们这里,你可不要骗我,你要是骗我的,我照样让你哭得停不下来。”张易泽怀疑道,手下的力气也不自觉加大。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强扭地&娘做媳

    “可是强扭地瓜不甜啊。我不能害了我的乖徒儿啊。都是我老头子的错啊,怎么就给你定了一个这么完美的姑娘做媳妇呢,唉。”

    2020-09-25 03:55: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佬你是&找抽是

    “乡巴佬你是找抽是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敢拦截我们云氏集团的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司机说完就想把男人拉开。

    2020-09-25 12:54:3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是非&山下搭

    被美色迷了眼的张易泽下了山,才发现自己距离目的地还是非常远。而自己那个无良的师父并没有给自己钱,只是告诉自己山下搭车是不要钱的。

    2020-09-24 07:55:11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这样&公路上

    公路上的车辆不多,确切地说根本就没有车辆从路上过,所以走在公路中间也不会对来往车辆造成影响。但是张易泽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嘀咕道;“那个老不死的不是说公路上车多吗?车子都死哪里去了?”

    2020-09-25 06:3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好好&真的分

    “我活得好好的不想死,而且我也死不了,你这车还撞不死我。”张易泽认真的分辨道。

    2020-09-23 09:25:14详情点赞(0)回复(0)
  • 姐,咱&是他是

    “大小姐,咱们并不认识他啊,要是他是坏人怎么办啊?”司机阿峰听到云贞儿让张易泽上车反驳道。

    2020-09-23 11:04:53详情点赞(0)回复(0)
  • 暗喜,&:“既

    看着张易泽这么轻易就上当,老头子心里暗喜,但是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样子,故作勉强地说道:“既然你也同意,难你就下山去成婚吧。”

    2020-09-24 08:48: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峰都不

    对于突然出现的张易泽,此时云贞儿心里非常忐忑。云氏集团的仇人不少,要是真的有人来找茬,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对于司机阿峰的功夫,云贞儿是有数的,见阿峰都不是男人的对手,云贞儿只得出言询问。

    2020-09-23 06:41: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身材&父准备

    “这个死老头子真够缺德的,一岁的娃娃他是怎么看出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的?”拿着师父准备给的照片,张易泽怎么看也没有看出自己的未婚妻有那么完美。

    2020-09-25 08:37:5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