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情敌见面

听见中年人男人说不明白二师兄的下落,张易泽一时之间有些心急。从字条上写的内容上看,给自己纸条的这个人最多是明白自己和二师兄的关系的,更有甚者寒玉朱雀符的事情他都是明白的正是因为这样,张易泽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阴谋,但是还是找来了,所图的就是找到二师兄的下落。尽管已经知道了紫玉朱雀符,但是二师兄失踪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通过紫玉朱雀符也不一定能够找到他。。...

听到中年男人说不知道二师兄的下落,张易泽一时间有些着急。从字条上写的内容上看,给自己纸条的这个人最少是知道自己和二师兄的关系的,甚至紫玉朱雀符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准确的找到自己。

正是因为这样,张易泽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阴谋,但是还是找来了,所图的就是找到二师兄的下落。尽管已经知道了紫玉朱雀符,但是二师兄失踪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通过紫玉朱雀符也不一定能够找到他。

这个时候黑衣人给的线索也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这也是张易泽不惜孤身返险来到这里的原因。可是这个时候中年男人竟然说不知道二师兄的下落,张易泽如何能不着急啊。

“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个住又能得下落啊,只是今天白天有个人让我等人,说如果有人找朱有能的话,就把纸条给那个人,至于这个朱有能的下落,我是真不知道啊。”中年男人委屈的说道,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纸条?什么纸条?”张易泽惊讶的问道,脸上也有些微红,显然因为自己的话感到羞愧。自己得到纸条又看到这里只有一个人,想当然的就认为这个人知道二师兄的下落,但是却忽略了了另外的可能。

其实张易泽只是因为二师兄的事情暂时影响了理智,要不然也不会把眼前这个窝囊的中年男人当成约自己过来的黑衣人。不过既然这个中年男人有什么纸条,那也就说明自己没有找错地方,自己还是有希望找到二师兄的。

“就是一张写着几句话的纸条,内容什么的我也没有看,所以也不知道啊。”中年男人利落的说道,看他的样子,明显是怕了张易泽,要不然由会啰嗦大半天。

不过张易泽实在不想和眼前这个人多说话,径直说道:“你把纸条给我,我马上就离开,怎么样?”

“不行。”

“为什么?”

“你把我家的门弄坏了,想要一走了之?不赔钱你别想走。”

“那我陪你修门的钱,你可以把纸条给我了吧?”

“那也不能给你。”

“这又是为什么?”

“我给你纸条你都不给我报酬吗?我这么晚还在等你呢。”

“我答应给你报酬了,你可以把纸条给我了吧?”

“先给钱,再给你纸条。”

“你先把纸条给我,我马上给你钱。”

“先给钱。”

“先给纸条。”

……

等张易泽离开茶舍的时候,还是没有如约从中年男人那里拿到纸条,因为张易泽带的钱不够,中年男人宁愿被张易泽蹂躏也不肯交出纸条,大有一番要钱不要命的架势,让张易泽顿感无力。

想到自己趁兴而来,结果败兴而归,简直是倒霉透了。还有那个该死的中年男人,开始碰一下就哭个没完,跟水做得似的,但是当知道张易泽没有足够钱的时候,不管张易泽怎么用强,都不肯把纸条交出来,比革命先烈嘴巴还要硬,张易泽管这样的行为定性为“死要钱”。

用强没有用,要钱自己也没有,张易泽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先回去想办法。想到刚才“死要钱”那副市侩的嘴脸,张易泽觉得自己刚才下手真是太温柔了,说不定自己再凶残一些他或许会把纸条交出来呢?

当张易泽想要回去继续“逼供”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有熟悉的声音传来,虽然声音很轻,但是张易泽仔细分辨了一下,还是确定那就是云贞儿的声音。这大晚上的,云贞儿怎么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似的郊区呢?

“林朝阳,我来找你不是为了看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你不是说有关于我们云氏内鬼的事情跟我说吗?”张易泽走进以后,正好看到云贞儿和一个男人说话,而且语气不是很好。

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长相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从他的衣着来看,应该也是有钱人的样子,只是男人在云贞儿面前仿佛很心虚,面对云贞儿的质问,只是含糊其辞,名没有明确的回答。

看着他这副样子,云贞儿心里更加愤怒了。本来这个时候她应该回家了,但是就在下班的时候,忽然接到了林朝阳的电话,说有紧急的事情要找她。云贞儿当然不相信林朝阳这样的大少爷会有什么大事,但是林朝阳说知道云氏的内鬼是谁,这样云贞儿不得不重视。

但是等云贞儿到达目的的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但是她还是不相信林朝阳会拿这么重要的事情骗自己,所以静静地等着林朝阳说正事,但是等了很久,云贞儿还是没有听到林朝阳说起内鬼的事情。

最后在云贞儿的严词质问下,林朝阳才支支吾吾的说了实话,他只是想约云贞儿出去放松一下,至于内鬼什么的都只是他的借口而已。

听到林插秧这么说,云贞儿大怒,但是她是个有涵养的人,大怒也只是气冲冲地出了咖啡厅打算回家而已,但是这个时候林朝阳竟然恬不知耻地追了出来,看样子竟然还不想放弃,于是就发生了张易泽看到的那一幕。

“贞儿,你听我说啊,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只是你这段时间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的,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林朝阳低声下气的乞求道。

“不是有意的?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对哦们云氏有多重要?我们云氏不是你们林氏集团,这件事情的后果我们承担不起。还有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会很忙。”云贞儿冷冷的说道。

“云贞儿,你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清高,你还不是因为你未婚夫的事情不理我?我都没有跟你计较你突然冒出来那个什么未婚夫,你难道不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吗?”见云贞儿顽固的样子,林朝阳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件事情你知道了?”云贞儿愣道。

“这件事情今天穿的满城风雨,我当然知道了。贞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相信你会找个穷小子找未婚夫,我找你也是想听你解释一下。”林朝阳继续问道。

关于自己未婚夫的事情,云贞儿其实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在她的眼里自己和张易泽是两个世界的人,未来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如果不是今天这件事情爆发,云贞儿也不会正视这件事情。

可是她不正视,并不代表别人不在意,最少现在看来林朝阳是在意的。其实云贞儿和林朝阳并没有什么私情,只是在一众追求者当中,只有林朝阳让云贞儿的排斥最轻,而且云氏对于云氏的帮助也很重要,这让云贞儿一直把林朝阳党委“备胎”。

但是备胎就是备胎,并不带表云贞儿有多喜欢他,现在既然林朝阳介意张易泽的事情,云贞儿觉得自己有必要吧事情说明白。

“林朝阳,这件事情确实如你所想,我确实有个未婚夫,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们自己也没有什么感情,你要是觉得这件事情让你不高兴,那么你可以去追求别的女人或者对外说你把我甩了。怎么说你随便吧。”

刚才还一脸气愤的林朝阳听到云贞儿这么说,不由有些着急。他是真的喜欢云贞儿的,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点事情就要跟云贞儿分手呢?可是看云贞儿的样子,并不像是说笑。林朝阳怎么可能不害怕。

“贞儿,你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不介意你那个什么穷鬼未婚夫,那个人我会帮你摆平,你不要给我分手。我以后再也不拿公司的事情骗你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林朝阳低声乞求道。

云贞儿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但是张易泽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林朝阳真是癞哈莫想出天鹅肉,当着自己的面追求自己的未婚妻,真当自己是死的吗?

“我说这位林公子啊,你这样子是不是也太可怜了些。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这有哀求又流泪的,你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水做的呢。”张易泽阴阳怪气地说道。

只顾着沉浸在爱上中的林朝阳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与人偷听,而且这个人竟然还认识自己。想到刚才自己没出息的样子,林洋恼羞成怒道:“你到底是谁?是谁派你来偷听的?”

“啧啧,没想到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的林公子现在倒是硬气了,只是我实在不明白,难道林公子只喜欢对着女人哭不成?”张易泽继续讽刺道。

“没想到有人竟然欺负到我林朝阳的头上了,不过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我们林家在常青市的地位,你如果还要嘴上逞威风,恐怕有你后悔的时候。”林朝阳恐吓道,眼里也都是狠戾气。

“我真是好怕怕啊,要是万一林大公子找我麻烦的时候一定奥苏我一下啊,我仇家太多,省的不知道到底是谁找我麻烦。”张易泽态度恶劣的反击道。

没想到面对自己的威胁,张易泽竟然还能如此轻描淡写,折让林朝阳愤怒的同时,也有些摸不准张易泽的来路。如果这个人比自己的背景还要厉害的话,那么起了冲突,最后估计他们林氏也占不到便宜。

正是因为犹疑不决,所以林朝阳反而不敢继续说狠话了。这一切看在张易泽的眼里,让张易泽对林朝阳的评价又降低了不少,自己这个“情敌”还真是草包一个呢,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在女人面前面子都不要了。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城?女&有这么

    “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女方真的有这么好看啊?”张易泽有些不信的问道。

    2020-09-24 05:28:47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急,&同意啊

    “师父,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没说一定不同意啊。你再问我一次,说不定我这次会同意呢?”

    2020-09-24 03:04: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候,我&有词地

    “定亲的时候你才两岁,我怎么跟你说啊。要不是到了约定成亲的时候,我自己都忘了这件事情了。”老头子浑然没觉得自己有错,振振有词地辩解道。

    2020-09-23 03:18:27详情点赞(0)回复(0)
  • 常悦耳&张易泽

    虽然女人的话有些咄咄逼人,但是张易泽还是觉得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听声音就知道肯定是个大美女,张易泽忍不住YY起来。

    2020-09-23 01:26: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距离&常远。

    被美色迷了眼的张易泽下了山,才发现自己距离目的地还是非常远。而自己那个无良的师父并没有给自己钱,只是告诉自己山下搭车是不要钱的。

    2020-09-23 02:41:12详情点赞(0)回复(0)
  • 确切地&,所以

    公路上的车辆不多,确切地说根本就没有车辆从路上过,所以走在公路中间也不会对来往车辆造成影响。但是张易泽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嘀咕道;“那个老不死的不是说公路上车多吗?车子都死哪里去了?”

    2020-09-23 02:29:41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可&是我的

    “好事你怎么不娶啊?那可是我的终身大事啊,你也太不慎重了,怎么着也应该问问我的意见吧。”

    2020-09-22 12:3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身份&开。

    “乡巴佬你是找抽是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就敢拦截我们云氏集团的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司机说完就想把男人拉开。

    2020-09-22 11:36: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泽被司&神惊到

    “我不是谁派来的,要非说是谁派我来的,那就是我师父派我来的。我只想搭车,不想干别的。”张易泽被司机的眼神惊到,想起刚才美女的话回答道。

    2020-09-24 11:55: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