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可怜之人

就黑衣人确实被张易泽的神出鬼没吓到了,虽然他当然是习武之人,听见张易泽话里话外都是对自己的蔑视,还击道:“一个只明白装神弄鬼的小角色,还真把自己当做主角了?一看着黑衣人好不想让的样子,张易泽对他反而有了几分欣赏,能够明知不敌还敢于迎战,确实值得人佩服。不等张易泽多想,就听到黑人喊道:“看招。”。...

开始黑衣人确实被张易泽的神出鬼没吓到了,但是他毕竟是练武之人,听到张易泽话里话外都是对自己的轻视,回击道:“一个只知道装神弄鬼的小角色,还真把自己当成主角了?一会你不要哭着求饶就好。”

看着黑衣人好不想让的样子,张易泽对他反而有了几分欣赏,能够明知不敌还敢于迎战,确实值得人佩服。不等张易泽多想,就听到黑人喊道:“看招。”

看着黑衣人接近,张易泽身体快速往后一闪就轻易地躲过了黑衣人志在必得的一击,在黑衣人还在惊疑不定的时候,张易泽已经欺身上前,双拳朝着黑衣人轰去。不过黑衣人虽然急促,但是还是接住了张易泽的双拳,只是被震得后退几步。

如果说交手之前黑衣人还觉得自己有几分把我,那么这次的交手就彻底打碎了他的幻想。尽管自己没有受伤,但是他自己知道已经尽力了,而看张易泽的样子明显还是游刃有余,当下高下立判。

可是想到自己被人拿住的把柄,黑衣人还是继续朝着张易泽冲去,显然是要拼命了。张易泽看到还一人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的打手都这么敬业吗?按照既定的版本不应该是跪地求饶或是逃跑吗?

虽然在分神中,但是黑人的攻势还是被张易泽轻易接住,只是在黑衣人全力攻击下,张易泽也不像刚才那么轻松了,可是相比于气喘吁吁多处负伤的黑衣人来说,这是不值一提,每次张易泽的反击都让黑衣人手忙脚乱。

较量了十几分钟,黑衣人好几次都差点被张易泽重伤,只是每一次张易泽都手下留情,才让他不至于彻底落败,可是最后落败也是迟早的事情。再又一次挫败了黑衣人的进攻之后,张易泽说道:“如果你在冥顽不灵,那么不要怪我不留情了。”

“我没有让你留情,是你自己自作多情。”黑衣人显然也被张易泽屡次点到为止激怒了,感觉自己全力以赴,在别人眼里就是玩笑,还有比这个更加难过的吗?

听到黑衣人这么说,张易泽才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尊重对手了。对方既然全力以赴,那么自己只要尽全力击败对方就行了,像现在这样,反而让对方气恼。

“刚才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可是我还是要问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你的身法光明正大,不像是做这些鸡鸣狗盗事情的人。”张易泽说道。

听到张易泽的评价,黑衣人的神情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但是对于张易泽的问题,他却不能回答。黑衣人有些愧疚地说道:“你刚才能够手下留情我很感激,但是谁派我来的我却不能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林朝阳派你来的吧?或者说是林家派你来的。我还知道他们一定是今晚紧急叫你来的,而且你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里,才会听命于他们,我说的对吗?”张易泽淡定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黑衣人见张易泽说得都对,大惊失色的问道。

也不怪黑衣人惊讶,张易泽说的这些几乎全都对。自己权势是林家派来的,而且还是大半夜的紧急派来的,而黑衣人之所以答应,也是因为曾经拖欠了林家的人情,这次不得不过来,只是没有想到这次的点子竟然这么硬。

“你不用诧异,我说的这些都市推断。我市今晚凌晨的时候得罪的林朝阳,他要是想要报复我自然是大半夜的找你。你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功夫也很正派,如果你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林家手里,怎么会替他们卖命?”张易泽解释道。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我也米有什么好说的,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要对你不利,现在败在你的手上,想要怎么处置悉听尊便。”黑衣人硬气道。

男人的担当确实让张易泽很欣赏,所以张易泽也不打算为难他,说道:“林朝阳打算怎么对付我你应该知道吧?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放了你。”

听到张易泽这么说,男人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张易泽这么好说话。但是张易泽也没有骗自己的必要,犹豫了一下说道:“林公子让我把你揍一顿,扒光了吊在树上,并且拍一下照片给他发过去,并且……”

说到这里,男人有些吞吞吐吐,显然后面的事情才是重点,只是看样子后面的事情不太好开口吧。男人本不欲继续往下说,但是看着张易泽的眼神,知道事情不熟清楚恐怕不能善罢甘休了。

“……他让我阉了你,并且再也治不好。”男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男人说完就不再多说了,显然他也明白自己的作为确实有些歹毒,如果不是自己有把柄在林朝阳手里,恐怕也不会答应做这么缺德的事情。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说话算话。”虽然心里气的半死,但是张易泽还是决定放男人走。

“你知道我想怎么对你,你还要放我走?你不要告诉我你毫不在意,我不相信有那么宽容的人,而且你也不像那么迂腐的人。”男人不解的问道。

“要说我不怪你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要对你做什么。真的想要报复我的是林朝阳,你只是他手里的工具,哦有什么怒火对着林朝阳就是了,没有必要跟你过不去,当然,下次就不一定了。”张易泽警告道。

对于张易泽话里的意思,男人当然是明白的。正是因为心里明白所以男人才不相信张易泽这么轻易就放过自己,如果是自己的话,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你叫魏正辙,是常青市的武士教练,因为女儿生病急需要钱,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偶说的对吧?”张易泽说出了刚才自己从男人身上“读”出的基本信息。

如果不是对男人有所了解,哪怕魏正辙只是别人手里的工具,张易泽也不会轻易放过他。可是面对一个急需给女儿筹措医药费的父亲,张易泽实在是下不去手,也只能顺水推舟放魏正辙离开。

眼看就要亮了,而魏正辙的一身行头实在不适宜出现在白天,所以他谢过张易泽以后,就消失在草丛中,只剩下张易泽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其实张易泽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伟大,当他听到林朝阳的报复竟然这么惨烈的时候,也知道自己确实得罪了林朝阳。想到自己当初还知道手下留情,没想到这些所谓的社会精英竟然心眼这么小,因为被踹飞了就要被人废掉。

如果开始的时候张易泽还觉得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那么经过这次的事情,林朝阳做的事情可是彻底惹怒了张易泽,如果不给林朝阳和林氏点颜色看看,恐怕他们还以为自己怕了他们呢。这次放魏正辙回去,与其说心软不如说向林朝阳和林氏示威。

魏正辙在回去的时候还是很注意隐藏行踪的,尽管张易泽不追究自己的责任,但是魏正辙还是不想带条尾巴回去。不过到回到林家别墅,魏正辙都没有发现有人跟踪的痕迹,心里也知道张易泽确实是放过自己了。

由于林家的主人还没有早起,所以魏正辙只能在客厅里等候,他心里其实还是非常忐忑的,尤其是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最后还被张易泽知道是谁下的手,虽然这是张易泽自己猜出来的,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

林朝阳听下人们说魏正辙回来了,也顾不上洗漱就朝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问道:“魏教练,你有没有把那个混到小子废掉啊?他有没有像狗一样向你求饶啊?”

看着林朝阳兴致勃勃的样子,魏正辙实在不知道怎么跟林朝阳解释。林朝阳沉浸在狂虐张易泽的幻想中,并没有看魏正辙的脸色很不好。细分了很久的林朝阳见魏正辙一句话不说,疑惑的问道:“魏教练,完成任务你不高兴吗?”

“林少,我并没有完成任务,那个张易泽太厉害了,我这次失手了,对不起。”在林朝阳咄咄逼人的目光下,魏正辙顶住压力说道。

“你说什么?你竟然失手了?你也有没有搞错啊,你可是本市排名第一的高手,怎么会失手?你是不是对咱们约定的条件不满意?这样吧,止痒你收拾了张易泽,我答应的所有条件加倍。”林朝阳并不相信魏正辙失手,他以为这是魏正辙再跟自己谈价钱。

“林少,这不是多少钱的事情。我根本不是张易泽的对手,交手几个回合就落了下风,最后也没得手,我哥他差距太多了。这次都怪我没用,不过我确实尽力了,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帮我女儿交手术费。”魏正辙低声下气说道。

“你还有脸让我给你出手术费?你有没有搞错啊,你多大岁数啊,张易泽多大岁数啊?你比人家打了这么多,竟然说不是人家的对手,你怎么有脸说啊?”林朝阳讽刺道。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个一身&不想多

    云贞儿实在没法把这个一身吊丝样子的张易泽跟找她麻烦的黑帮大佬联系起来。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云贞儿也不想多费心思。

    2020-09-25 07:08:0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一跳&道:“

    张易泽的行为让劳斯莱斯的司机吓了一跳,等停好了车子,下车对张易泽说道:“你要是想死也别拦我们的车,就算撞死你我们也不会赔钱的。”

    2020-09-24 01:14: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我&”但是

    “背着你定亲是我不对,我这就帮你推掉亲事。”但是老头子好像没有明白张易泽的意思,想要将亲事推掉。

    2020-09-25 10:39: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动。但&得非常

    听到车里人的说话,司机停止了反击的动作,等待男人的回答,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男人的对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此时张易泽在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司机看着张易泽的样子,觉得非常恶心

    2020-09-26 07:22:51详情点赞(0)回复(0)
  • 花容月&瓜不甜

    “哎,既然你不满意那就算了。可怜那个女娃啊,长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结果还被人嫌弃。也罢,我这就跟女方退亲,强扭的瓜不甜。”老头子故作失落的说道。

    2020-09-25 02:02: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强扭地&唉。”

    “可是强扭地瓜不甜啊。我不能害了我的乖徒儿啊。都是我老头子的错啊,怎么就给你定了一个这么完美的姑娘做媳妇呢,唉。”

    2020-09-24 03:11:45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说&司机色

    “你来拦着我们的车,还说我反应过了?你要是识相赶紧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司机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2020-09-24 05:46: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有看&云贞儿

    “那你上车吧,我们确实是长清市区的,希望你到了市区就别再打扰我们。”打量很久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云贞儿说道。

    2020-09-24 01:47:00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不出&张易泽

    司机阿峰被张易泽的话噎得说不出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张易泽的司机呢。

    2020-09-23 06:59:1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