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忍辱负重

因为听见的消息无法选择接受,因为林朝阳难免会有些失言,更有甚者平常都会说的尖酸刻薄的话都一股脑地说了出。等反应回来自己话里的意思,新朝阳也有些后悔当初,虽然想起魏正辙居然不过魏正辙也知道林朝阳的话说的难听,但是并不是完全的污蔑。自己比那个张易泽年纪要大很多,但是最后却被人家完虐,这样的事情说出来本就很丢脸。如果不是还需要林朝阳的钱,这个时候魏正辙估计也没脸继续呆在这里。。...

因为听到的消息难以接受,所以林朝阳难免有些失态,甚至平时都不会说的尖酸刻薄的话都一股脑地说了出来。等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意思,新朝阳也有些后悔,但是想到魏正辙竟然被一个小辈收拾了,想要道歉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不过魏正辙也知道林朝阳的话说的难听,但是并不是完全的污蔑。自己比那个张易泽年纪要大很多,但是最后却被人家完虐,这样的事情说出来本就很丢脸。如果不是还需要林朝阳的钱,这个时候魏正辙估计也没脸继续呆在这里。

想到还在病床上的女儿,魏正辙忍耐下了火气说道:“林少,咱们可是说好了,只要我尽力了,那么你们会负责我女儿的医药费的。虽然我确实没有打得过张易泽,但是我真的尽力了,只是张易泽太强了。”

“我是说过不管结果如何都会给你女儿出医药费,但是那是在我相信你的能力的基础上。现在你的能告诉我你并不值这些钱,我当然不会做这样的冤大头。”林朝阳有些余怒未消道。

其实以林家的身价并不将魏正辙女儿医药费放在心上,但是魏正辙的失手让林朝阳有些迁怒魏正辙,所以在钱的事情上故意刁难。魏正辙哪能不知道林朝阳的意思,但是就算知道他也不能一走了之。

“林少,我求求你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我女儿现在还等钱救命呢,你就当帮我一次吧。”魏正辙低声下气的乞求道。

“你求我啊?那你就求啊,你要是真有诚意,要不下跪求我啊?那样我或许会考虑”林朝阳冷冷地说道。

听到林朝阳这么说,魏正辙的脸色变得铁青,如果不是因为女儿急需用钱,他也不会在这里受气。可是如果林朝阳真地说话不算数,魏正辙还真没有办法。为了女儿的医药费,魏正辙虽然满心不愿,还是缓缓的跪了下去。

看到几个小时前还牛气冲天的魏教练现在像条狗一样跪在自己面前,林朝阳被张易泽完虐的怒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刚想让魏正辙起来,就听到后面有人喝道:“你个逆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林嘉诚听到客厅里面的吵闹声就下楼来看看,但是没想到正好看到魏正辙给林朝阳下跪的一幕。魏正辙在本市的名气虽然不能跟林氏比,但是作为常青市第一高手还是有些威望的,现在看到儿子侮辱魏正辙,忍不住喝道。

不等林朝阳搭话,林嘉诚上前拉起魏正辙,暗含歉意地说到道:“魏教练,真是不好意思,我儿子都被我惯坏了,我带他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跟这个孩子一般见识。”

他这话虽然是巍峨给魏正辙道歉,但是话里话外还是对儿子的偏袒,可是魏正辙有求于人,哪里能计较这些,他更加关心的是林朝阳应承过的医药费的事情。

“林董,这件事情我也有错,是我也学艺不精,不能完成林少的吩咐。只是我女儿的病情真的拖不住了,林少答应的医药费能不能给我。”魏正辙压住屈辱说道。

对于新朝阳在外跟人打架打输了找魏正辙出头的事情,林嘉诚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当然对于魏正辙的身手他也知道的,毕竟本市第一高手可不是浪得虚名。可是本市第一高手区对付一个毛头小子竟然失败了,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虽然林嘉诚也觉得这件事情魏正辙做的不够满意,但是他却不会像林朝阳那样做事没有分寸。想来也是,林氏集团能够成为本市少有的几个大企业,他的掌门人怎么会没有这点能耐呢。

“魏教练,这点你放心吧,令爱的医药费我们林家全包了,明天我就让管家把钱给你的送过去。你也辛苦了一晚上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林嘉诚保证道。

目送魏正辙离开,林嘉诚对还在发呆的林朝阳骂道: “你个小畜生,这样的事情都处理不好,将来怎么继承林氏。我看你的脑子是进水了,人家全力帮你做事,你这样折辱魏正辙对你有什么好处?”

“爸爸,这不怪我啊,我也没想到这个魏教练竟然是个软骨头,我只是说气话,他竟然真的跪下了。而且是他自己办事不利,连个毛头小子都对付不了,还有脸管我要钱。”林朝阳半是委屈半是气愤地说道。

“先不说他是不是软骨头,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尽力?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他女儿的性命,你说他有没有尽力?如果他尽全力都打不过人家,你责怪有用吗?”林嘉诚语重心长地说道。

“可是那只是个毛头小子,他怎么可能比本市第一高手还要厉害啊?”林朝阳有些不可置信道。

“我什么时候教过你以年轻取人?还有,你下次给我当心点,一个魏正辙都对付不了的人,这样的人我们最好和他做朋友而不是敌人,你清楚了吗?”林嘉诚问道。

“他打了我你还让我跟他做朋友?那咱们林家其实不是很丢脸,而且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啊。”林朝阳愤懑不平道。

“既然你不认可我的法子,那你就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不要因为这么点事情牵连到林氏集团,你能保证吗?”

在林氏父子因为张易泽争执不休的时候,张易泽此时却陷入到了苦恼中。无他,因为自己的位置实在是太偏僻,张易泽找不到回云氏的路了。本来记忆中的路怎么也找不到,而且眼看上班时间就要到了,再不回去就要迟到了。

拿出手机想要给王昀哲打电话来接自己,可是转念一想,王昀哲也没有专车,而且他还要上班,自己就算找王昀哲也没有用。在第十三次拦车未遂的情况下,张易泽只好给云贞儿打了过去。

“我是云氏集团云贞儿,请问你是哪位?”手机里面传来了云贞儿的声音,声音是张易泽没有听过过的冷清,原来玉珍而工作的时候是这样的啊,张易泽心里想道。

“贞儿,我是张易泽,我现在在郊外回不去了,你能不能开车来接我啊?”张易泽简要说了自己的处境,当然关系魏正辙的事情忽略了过去。

“你还在郊外?牛辉一晚上都没有走回市区吧?”云贞儿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

昨晚因为气愤张易泽的偷袭,云贞儿一气之下就把张易泽赶下了车。当时云贞儿以为以张易泽的身手也不会有设么危险,所以也就没有继续理会张易泽,只是让云贞儿没有想到的是这都第二天早上了,张易泽竟然还在郊外呢。

“贞儿,你误会了,我现在不在南郊,应该是在北郊公园这边。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过借我一下啊?”张易泽乞求地问道。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北郊公园吗?难道你是故意绕开市区吗?”云贞儿对于张易泽的道歉不知道怎么反应,只好说起了张易泽的位置。

张易泽当然知道这是云贞儿还没有下期所以找机会讽刺自己呢,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嘲讽几句张易泽并不放在心上,反而腆着脸说道:“还是挺神奇的呢,我都不知道怎么走着就到了北郊了呢。”

对于张易泽的无耻程度,云贞儿有了重新的认识,她心里是不想理会张易泽的,可是既然张易泽这么说额,她也不想因为自己和张易泽的事情影响到张易泽的工作,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一会儿会让阿峰送你回公司,到时候你跟他联系吧。”

听到云贞儿这么火,张易泽心里很高兴,看来云贞儿还是很关心字的,想要说几句感谢的话,但是那边云贞儿已经挂断了电话,让张易泽都没有说出口。

不得不说阿峰作为一司机还是很专业的,不到20分钟就成功找到了张易泽,张易泽上车对阿峰感谢道:“真是麻烦你了,这大清早还要过来接我。”

“感谢倒是不必了,不过你最好大晚上不要一个人到处跑,你来常青市还没有几天,要是下次走丢了,我可不一定能找到你了。”阿峰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过话里的关心还是让张易泽感觉很温暖。

到了云氏集团以后,阿峰放下张易泽就回去了,只是临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看了张易泽一眼,和让张易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张易泽还要上班,转眼之间就将这件事情放在一边了,毕竟自己马上就要迟到了。

进了云氏集团的大厅之后,张易泽就看到正在大厅巡逻的大刘,虽然上次的事情弄得很不愉快,但是现在已经是同事了,张易泽还是主动大招道:“大刘,早上好啊。”

大刘应该是还在记恨上次的事情,所以面对张易泽的打招呼并没有回应,反而在大门的考勤记录仪上记录道:“保安部副主管上班迟到一次,记过处分。”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法把这&人,云

    云贞儿实在没法把这个一身吊丝样子的张易泽跟找她麻烦的黑帮大佬联系起来。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云贞儿也不想多费心思。

    2020-09-25 07:06: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活&车还撞

    “我活得好好的不想死,而且我也死不了,你这车还撞不死我。”张易泽认真的分辨道。

    2020-09-23 04:25: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姐,咱&驳道。

    “大小姐,咱们并不认识他啊,要是他是坏人怎么办啊?”司机阿峰听到云贞儿让张易泽上车反驳道。

    2020-09-24 02:09: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倾国倾&喜欢我

    “不仅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呢,听说姑娘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简直就是你们年轻说的那个白富美啊。不过你不喜欢我也不能为难你,不知道这么好的姑娘要便宜谁了。”

    2020-09-25 07:34:44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不出&还以为

    司机阿峰被张易泽的话噎得说不出话。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张易泽的司机呢。

    2020-09-23 05:03: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打断&甚你自

    还不待司机说完,张易泽往后一躺,打断道:“是不是欺人太甚你自己清楚,我才不跟你争论,你还是快点开车吧,我还赶时间呢。”

    2020-09-25 07:00:33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背着&候的事

    “什么?你竟然背着我给我定亲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张易泽盯着面前的死老头怒道。

    2020-09-24 06:10:52详情点赞(0)回复(0)
  • &给你娶

    “师父您这话说得太客套了,古语说得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是我的长辈,您定的亲事我当然乐意了,我要是反对那就是不孝啊,为了想让你老放心,我一定讲这个徒弟媳妇给你娶回来。”张易泽拍着胸口保证道。

    2020-09-25 07:30:03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看出&要长相

    “这个死老头子真够缺德的,一岁的娃娃他是怎么看出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的?”拿着师父准备给的照片,张易泽怎么看也没有看出自己的未婚妻有那么完美。

    2020-09-26 07:49: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