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美女偶遇

望着小段虽然表面恭谨,虽然实际疏离的样子,张易泽明白人家更本也没把自己放到眼里,能这么客套的跟自己说话的,恐怕了是看在自己是副主管的份上了。那就人家看不上张易既然人家看不上张易泽这样的副主管,张易泽自然也没有必要上赶着,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这件事情就让小段先出去了。倒是王昀哲对小段说得事情有所了解,焦急道:“这件事情是个麻烦,你怎么就接下来了呢。”。...

看着小段虽然表面恭敬,但是实际疏远的样子,张易泽知道人家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能够这么客气的跟自己说话,估计已经是看在自己是副主管的份上了。

既然人家看不上张易泽这样的副主管,张易泽自然也没有必要上赶着,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这件事情就让小段先出去了。倒是王昀哲对小段说得事情有所了解,焦急道:“这件事情是个麻烦,你怎么就接下来了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去要一笔货款吗,拿到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不成。”张易泽问道。

“事情当然有玄机,这笔货款已经烂尾两年了,当时的合同有瑕疵根本就要不回来,而且对方是玲珑下属的子公司,以咱们和玲珑的关系,没有法律支持的账目他们怎么会承认呢?”王昀哲解释道。

经过王昀哲的一番解释,张易泽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个合同的另一方玉元珠宝加工公司两年前曾经和云氏签订过宝石加工合同,当时云氏的负责人并不了解玉元的财务状况,导致加工费刚打过去不久玉元就破产了。

这样白白损失了一大笔钱,云氏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但是此时的玉元珠宝加工公司已经归破产清算组管理,对于云氏的要求明确拒绝了,只允许云氏申报债权,按照比例受偿,云氏不同意,便没有申报债权。

正是由于当时的意气之争,导致云氏既没有要回货款,申报债权也没有进行,最后血本无归。至于原来的玉元珠宝加工公司的本部,则在后来的被玲珑并购了,因为玉元珠宝加工公司名义还在,所以云氏集团会时不时去要债。

“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危险啊,走一趟就是了,也不一定非要回来。”张易泽蛮不在意地说道。

“如果仅是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可是以玲珑对咱们云氏的态度,每次去讨债的轻则被骂,重则被打,上次去讨债的那个女孩还被非礼了,现在还在家休养呢。”王昀哲胆战心惊地说道。

听王昀哲这么一说,张易泽也觉得这件事情和有意思了。既然王昀哲都知道这件事情凶险,那么作为主管的张成山更应该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还让自己去要债,这针对的意味也太明显的吧?

尽管张易泽并不怕别人眼中的龙潭虎穴,但是自己就这样乖乖听话去讨债,也太让人看不起了,就算去讨债,也要给张成山那个老狐狸点颜色看看,让他明白自己去讨债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而不是怕了他张成山。

“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办了,谢谢你的提醒,要不然我真的要被人当成枪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么点小事情还难不倒我。”张易泽自信满满地说道。

见张易泽自信的样子,王昀哲知道张易泽此时有了计较,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张易泽要小心之后才出了张易泽的办公室。

正好张易泽也需要去财务那边问清楚这笔债的事情,于是和王昀哲一起朝外走去,刚走过大厅,发现很多不认识的美女正在排队。看着眼前的莺莺燕燕,张易泽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多不认识的人来干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这些人都是来咨询的。咱们云总要招募秘书,所以公告发出去以后,好多来登记面试的,现在还没有开始就这么多人了,真不知道等面试的时候会有多少人,”王昀哲感慨道。

“面试的?怎么都是女的还大多都是美女啊,难不成这次云总的秘书要求这样?”发生了王秘书的事情,云贞儿想要重新招募秘书倒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这形形色色的美女不知道能不能干秘书那么劳累的工作。

“其实招聘要求上并没有限制年轻女性,只是云总喜欢提拔年轻人,而且谁都知道云总不肯让男人近身,所以男人哪回自讨没趣的来面试啊,来了也录取不上。”王昀哲低声解释道,看来背后说领导坏话他也不敢明目张胆。

经王昀哲这么一提醒,张易泽却是想起前几天前王昀哲跟自己说过的事情,云贞儿对于追求她的男人都深恶痛绝,男鞋应聘的男人知道回避也是应有之义了。

两人正在说话间,忽然转角处有个穿着淡黄色衣服的女人撞了上来,因为没有预料到墙角边上有人,张易泽正巧被撞了个满怀,感受到女人身上的柔软,张易泽一时间有些意乱情迷。

李云雪今天也是来面试的,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个朋友,只是她找了半天也不知道在哪里登记,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具体地址就想去找朋友会和,但是没有想到走的匆忙撞到了张易泽的身上,当下更加着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又看到你,你有没有怎么样?”李云雪惴惴不安地问道。

被李云雪的话打断了遐想,张易泽扶住李云雪的肩膀,说道:“我没有什么事情,你下次走路小心点,要是撞到了人就不好了。”

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会跟一个女人一般计较,尤其是漂亮女人,再说了,张易泽确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对于这个意外,也是一笑而过。

见张易泽不仅不责怪还按过来安慰自己,李云雪紧张的心也放松下来,感激道:“谢谢你的谅解,我还要去登记,先不跟你说了,再见。”

直到李云雪走远,张易泽才收回眼神,但是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王昀哲正一脸诡异的看着自己,看着他猥琐的笑容,张易泽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

“张副部长,你这是看上了这个女孩了?不过你还别说,这个姑娘确实很漂亮,你要是看上了赶紧到登记处那边要他的联系方式啊,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王昀哲怂恿道。

如果没有云贞儿,或许张易泽真的有兴趣要姑娘的联系方式,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名草有主”了,怎么能干这种始乱终弃的事情呢,所系在内心犹豫了三秒之后,张易泽还是决定为云贞儿守身如玉。

“姑娘好看就看看了,至于娶回家我可没有这样的心思,你要是有心可以去要人家的联系方式,我看好你哦。”张易泽也开始怂恿王昀哲下手。

在确定张易泽对那还真的没有兴趣之后,万云哲高兴地说道“昀哲,你真的没有兴趣啊?那我可要下手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你快点去吧,要不一会找不到人家姑娘了,加油。”张易泽鼓励道。

王昀哲开始去勾搭李云雪,张易泽则是要去财务部门查看与玉元珠宝加工公司债务纠纷的事情。在第一天来的时候,张易泽已经对云氏内部机构分布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这次轻易就找到了财务部门的办公室。

“赵部长,我是来拿玉元珠宝加工公司的材料,你能方便跟我照一下吗?”张易泽进了财务部门的办公室,见到财务部长赵部长也在,于是上前问道。

“玉元珠宝加工公司的材料不是早就用不到了吗?你们要哪些材料做什么?”赵部长问道。

听到赵部长这么说,张易泽也有些不解,他并不知道赵部长说的用不到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张成山给自己安排了任务,那么这件事情还是需要弄清楚比较好。

“这是我们张部长的意思,生活让我去玉元珠宝加工公司索取两年前的一比债务,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赵部长你要是知道怎么回事的话,麻烦你跟我说一下。”张易泽谦虚的请教道。

看着张易泽态度放的这么低,赵部长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像张易泽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部长,想赵部长这样有能力的人对张易泽还是有些轻视的,如果不是张易泽态度诚恳,赵部长也不会多管闲事。

“小张啊,这件事情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咱们跟玉元珠宝加工公司是有债权,但是当初没有申报已经自动丧失了,现在的玉元珠宝加工公司早就不是原来的玉元珠宝加工公司了,所以我建议你也不要去了。”赵部长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这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确实没有说。既然没又办法要回了,那么张成山为什么还要然张易泽去跑一趟呢?这里面的肯定有事情,但是保安部内部的事情赵部长不打算参合,而且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张易泽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怎么办。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是要试试,麻烦您把资料给我找一下吧。”明白赵部长的意思,但是这件事情如果自己主动退缩,那么以后在张成山面前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了,既然张成山想咬牙自己一头,张易泽那里肯示弱。

“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太年轻了,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何必争一时长短。”见张易泽不听,赵部长感叹了几句,就开始帮着张易泽找当年的资料。可能是因为资料放了很很久没用,赵部长找了很久才找到那些资料。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我没说&不定我

    “师父,其实你也不用这么着急,我没说一定不同意啊。你再问我一次,说不定我这次会同意呢?”

    2020-09-21 08:01: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是&了一个

    “可是强扭地瓜不甜啊。我不能害了我的乖徒儿啊。都是我老头子的错啊,怎么就给你定了一个这么完美的姑娘做媳妇呢,唉。”

    2020-09-22 12:48:32详情点赞(0)回复(0)
  • 道这车&们的车

    “搭车?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就凭你也配坐我们的车。”司机轻蔑道。

    2020-09-21 09:05:15详情点赞(0)回复(0)
  • 似的,&自己还

    不管老头子怎么说,张易泽坚决反对定亲,尤其还是娃娃亲。也不怪张易泽反对,现在都什么社会了,哪里还有什么娃娃亲啊。自己都不知道女方是美还是丑,要是丑的跟钟无艳似的,自己还不是亏死了。

    2020-09-23 01:47:36详情点赞(0)回复(0)
  • 但是你&故作扭

    “美女,你还没有看够吗?虽然我长得很好看,但是你这么看我,我会害羞的。”张易泽故作扭捏的样子。

    2020-09-23 07:05: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张易泽&,就算

    张易泽的行为让劳斯莱斯的司机吓了一跳,等停好了车子,下车对张易泽说道:“你要是想死也别拦我们的车,就算撞死你我们也不会赔钱的。”

    2020-09-23 12:3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哎,&头子故

    “哎,既然你不满意那就算了。可怜那个女娃啊,长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结果还被人嫌弃。也罢,我这就跟女方退亲,强扭的瓜不甜。”老头子故作失落的说道。

    2020-09-22 09:38:02详情点赞(0)回复(0)
  • ” 张&的鄙视

    “不就是一个铁壳子和四个轮子吗?我看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们是去长清市区的吧?是的话载我一程。” 张易泽混不客气地说道,没有将司机的鄙视当一回事。

    2020-09-22 08:30:0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