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倚老卖老

拿着这些资料回办公室,还也没就看,就听见桌子上的座机响了,张易泽不明白是谁电话中的,但是接通电话了,里面居然传来的是云贞儿的声音。“张易泽,一个小时候以后有个会议“张易泽,一个小时候以后有个会议要参加,你记得道顶层会议室参加会议,你的任命还要在会议上确认一下,不要迟到。”。...

拿着这些资料回到办公室,还没有开始看,就听到桌子上的座机响了,张易泽不知道是谁打来的,还是接通了,里面竟然传来的是云贞儿的声音。

“张易泽,一个小时候以后有个会议要参加,你记得道顶层会议室参加会议,你的任命还要在会议上确认一下,不要迟到。”

还不等张易泽回复,那边云贞儿已经挂断了电话。张易泽对于云贞儿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已经来了好几天,怎么还需要任命呢?不过云贞儿已经说了,张易泽还是打算去参加会议,也当熟悉一下云贞儿的工作坏境。

时间到了以后,张易泽乘坐电梯到了顶层的会议室,进去以后,发现参加会议的人大多都是自己不认识的而且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除了云贞儿意外,众人也都抬头看向张易泽,似乎对于这里出现一个年轻人有些诧异。

云贞儿见张易泽来了,对众人说道:“这次开会的目的就是给大家介绍一位同事,志伟就是张易泽,是保安部的新任副部长,云氏大厦的保安公祖也将交给他来负责。”

“云总,你任命副部长我们没有意见,但是这个人是不是太年轻了。您也知道咱们云氏大厦这边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要是真的出了什么纰漏的话,恐怕责任谁也承担不起吧。”云贞儿刚说完,一个五十多岁文士模样的人说道。

这个人虽然张易泽没有见过,但是他还是认出来,这人就是云氏集团的副总之一袁副总,也是当初跟随云天石的副手之一,在云氏做了很多年的副总了,就算是云天石隐退,他还是在袁副总。

张易泽之所以能够认出他,还要多亏了王昀哲跟张易泽曾经的八卦,这位袁副总堪称足智多谋,他自己也是一副文士打扮,跟当下的西装革履的人人坐在一起特别显眼,所有云氏员工私下都管他叫“老夫子”。

这位“老夫子”作为云氏集团硕果仅存的元老,他的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就算是云贞儿在云氏一言九鼎,也不能无视他的意见强行通过张易泽的任命。

“袁副总,我既然任命张易泽作为云氏的保安部副部长,那就说明张易泽是称职的,而且这件事情也是爸爸的意见,如果您要是对人事任命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询问爸爸。”云贞儿冷冷地说道。

对于这个袁副总,云贞儿也是非常腻歪,他常常仗着自己是云氏的老人对云贞儿指手画脚,好像不反对云贞儿的提议就不能凸显自己元老的地位似的。而且因为他的地位,哪怕是他无理取闹,云贞儿都只能忍着。

正是由于云贞儿开始的退让,让袁副总更加得意,从原来的不合意的事情才反对到现在什么事情都反对。就这样,袁副总成了云氏集团董事会上最大的反对派,不仅是云贞儿头痛,就连其他股东也无可奈何。

这次袁副总站出来反对本就在云贞儿的意料之中,如果哪天这个老家伙不反对,云贞儿才会觉得奇怪。但是让张易泽当这个副部长,是云氏前任董事长云天石的提议,作为老部下,就算袁副总也不好反对云天石的提议吧?

正是算准了袁副总的软肋,云贞儿才让张易泽上来开会。当袁副总反对的时候,云这儿就把这一切都是云天石的安排告诉了袁副总,如果袁副总聪明,那么他就应该闭嘴。

可是事情并没有如云贞儿预料的那样,往常对云天石的奉若神明的袁副总急需坚持道:“就算是云董事长的意思也不行,这个娃娃才多大啊,他那里能当领导啊?你们这样乱搞,是要把云氏搞破产吗?”

“袁副总,云氏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云氏,也是我们大家的云氏,我们怎么可能故意把云氏搞垮呢。而且张易泽在来的这几天工作还是非常出色的,几天前的记者围堵云氏总部的时候,也是他出面解决的。”云贞儿冷冷地说道。

众人听到张易泽竟然能够解决前几天的记者围堵时间,都觉得有些诧异,张易泽看起来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能耐了?在众人游移不定的时候,袁副总继续冷笑道:“云丫头,你编瞎话也要变的像一点,这个小娃娃那里有这份能耐?我才不会相信呢。”

为了堵住袁副总的嘴巴,云贞儿不得已说了前几天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确实没有办法跟袁副总证明,如果说张易泽放弃了师门的宝物才换的玲珑那边让步的话,恐怕不但不能说服人反而会被人当做是傻子。

想到这里,云贞儿也坚定帮张易泽要回紫玉朱雀符的事情,不过那件事情可以拖后,怎么搞定眼前这个老东西才是正理,要是事情呗袁副总搅黄了,下次再重新任命张易泽可不会这么轻易了。

“这位老先生,您反对我出任保安部副部长的原因究竟是因为我年龄太小还是因为我能力不足呢?如果是年龄太小的话,那我还真就要说几句了。云氏招募应该看得是能否胜任工作而非年龄的大小,如果年龄越大能力越高的话,恐怕所有的公司到要去养老院招募了。”张易泽调侃道。

众人没有想到张易泽竟然会这么说,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众人还是害怕这位“老夫子”的,所以轻笑了一下就知道自己失态了,赶忙重新变成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想看看张易泽有多少能力。

不仅仅是下面的人失态,就连云贞儿也没有想到张易泽竟然这个时候还敢说话。想要出声制止张易泽,又怕长了袁副总的威风,所以最后云贞儿打算静观其变,如果张易泽招架不住自己才说话。

袁副总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张易泽竟然还敢站起来说话,还敢叫自己老先生,这是在董事会上的称呼吗?还有说去敬老院招募那也是扯淡,而且这是不是张易泽在讽刺自己应该去养老院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袁副总怒不可遏地喝道:“你这个小娃娃,这里你有资格说话吗?你还补个我出去,你还不嫌自己惹出爱的麻烦不够多吗?”

看着袁副总的样子,张易泽觉得很有意思,完全没有他这个年龄段的人该有的反应,他的镇定自若落在众人的眼里也是禁不住点头。

“老先生,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我既然来参会当然有权利说话了,难道这董事会是您老的一言堂,只允许你说话不允许我这个当事人说话?如果云氏有这样的规矩,那我马上出去。”张易泽以退为进地说道。

云氏当然没有这样的规矩,而且就算有这样的规矩也不会罗列出来,张易泽明面上是示弱,实际上是笃定袁副总不会承认,虽然很多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

“好,很好,既然你这么说,那么老头子机听听你有什么高见,如果你还是说一些激怒老头子我的话,那么这个副部长你也别想当了。”袁副总知道自己在嘴巴上不是张易泽的对手,所以不再跟张易泽辩论,反而让张易泽自开始说。

看到袁副总突然熄火,云贞儿直到情势不妙,这个时候是说多错多,跟刚才的辩论是不一样的。刚才以袁副总的身份跟张易泽辩论,人们只会嘲笑袁副总以大欺小,如果让张易泽一个人说,那么就只剩下给他挑刺了。

云贞儿担心的也是刚才袁副总想到的,以院副总的身份,像张易泽这样的人哪里有子跟跟自己辩论,袁副总打算当张易泽说完的时候,重复他的话里找几处错误,然后打发了事。如果不是因为生气张易泽的顶撞,袁副总才不会跟张易泽争论呢。

“既然袁副总不说了,那么就说明袁副总还是觉得能力比年龄重要的嘛。”张易泽说的时候也不忘给袁副总扣帽子,扣完帽子继续说道:“那么怎么证明我的能力呢?刚才云总说的事情确实是我做的。”

院副总听到张易泽开头这么说,哼了一声继续往下听,如果张易泽还没有什么新鲜的依据,原副总不介意让张易泽马上滚蛋。

“我想说的只有一句,我打算收回玉元珠宝加工公司拖欠云氏多年的欠款,如果我能够收回来,是不是可以证明我的能力?”张易泽斩钉截铁地问道。

他的话刚说完,线面的人包括云贞儿和袁副总都惊住了,不过两个人一个是惊喜一个是惊吓,袁副总没想到张易泽竟然会夸下这么大的海口,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这个张易泽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云贞儿则是非常惊讶,她不知道张易泽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他不知道玉元珠宝加工公司已经名存实亡了吗?如果张易泽完不成自给的承诺,就算自己也不能保住他了。

“张副主管,这件事情你有把握吗?你要知道当初的玉元珠宝加工公司早就破产了,就算你能要回钱你找谁要去?我看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你的能力我还是知道的。”云贞儿委婉地劝道。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是不是&快点开

    还不待司机说完,张易泽往后一躺,打断道:“是不是欺人太甚你自己清楚,我才不跟你争论,你还是快点开车吧,我还赶时间呢。”

    2020-09-26 05:12:00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这&个人就

    “师父,你不用自责,强扭的瓜有时候也很甜的,我这个人就喜欢吃强扭的瓜。”

    2020-09-25 12:01:48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出现&氏集团

    对于突然出现的张易泽,此时云贞儿心里非常忐忑。云氏集团的仇人不少,要是真的有人来找茬,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对于司机阿峰的功夫,云贞儿是有数的,见阿峰都不是男人的对手,云贞儿只得出言询问。

    2020-09-26 04:34: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实在没&个一身

    云贞儿实在没法把这个一身吊丝样子的张易泽跟找她麻烦的黑帮大佬联系起来。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云贞儿也不想多费心思。

    2020-09-26 06:5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司机停&道自己

    听到车里人的说话,司机停止了反击的动作,等待男人的回答,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男人的对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此时张易泽在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司机看着张易泽的样子,觉得非常恶心

    2020-09-25 10:49: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中最&玩闹的

    八月初的天气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这个时候除了乡野间玩闹的孩子,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人们更喜欢在家吹着空调,躲避着炎热的天气。

    2020-09-25 06:07: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泽这辈&了。

    “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我就是不满意你背着我定亲而已。”听到姑娘这么好,张易泽心里也有些小激动了。迎娶白富美啊,那可是张易泽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了。

    2020-09-24 05:24:4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就&?我看

    “不就是一个铁壳子和四个轮子吗?我看也值不了几个钱。你们是去长清市区的吧?是的话载我一程。” 张易泽混不客气地说道,没有将司机的鄙视当一回事。

    2020-09-25 10:05: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事&么着也

    “好事你怎么不娶啊?那可是我的终身大事啊,你也太不慎重了,怎么着也应该问问我的意见吧。”

    2020-09-23 04:35: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