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胸有成竹

就连台下的人也会觉得这是个不可能会完成4的任务,便也争相劝解张易需要考虑很清楚。他们并也不是袁副总,也也没和云贞儿抬扛的勇气,那就云贞儿被提名张易泽出任副部长,他们也也没意见不过作为“终极搅屎棍”的袁副总哪里肯善罢甘休,好不容易张易泽把把柄送上来,他怎么会放过呢。。...

就连台下的人也觉得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也纷纷劝说张易考虑清楚。他们并不是袁副总,也没有和云贞儿抬杠的勇气,既然云贞儿提名张易泽担任副部长,他们也没有意见。

不过作为“终极搅屎棍”的袁副总哪里肯善罢甘休,好不容易张易泽把把柄送上来,他怎么会放过呢。

“云丫头,既然这个小娃娃说得这么自信,咱们何不给他各机会呢。小娃娃,你记好了,只要你能要回这批加工费,这个副部长就归你当,要是要不回来,你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袁副总抢先说道。

对于袁副总的小手段,张易泽并不放在心上,既然他敢夸下海口,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感激地看了一眼云贞儿,张易泽保证道:“最多一周的时间我会把加工费要回来,如果要不回来我自动走人,但是如果我要回来了……”

看到张易泽自信满满,云贞儿心里也有了底气,不等张易泽说条件,打断道:“如果你要回来,我会按照公司的规定给你10%,哦不,20%的提成,诸位没有意见吧?”

尽管他口中说的是“诸位”,但是目光却看向袁副总,意思不言而喻:你的要求我们接下了,就算输了你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如果聪明的话就不要反对。

在云贞儿的严厉的目光下,袁副总知道如果自己继续反对,恐怕云贞儿真的会跟自己撕破脸。虽然袁副总经常和云贞儿唱反调,但是并不代表他真的不懂人情世故,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老顽固,恐怕云天石也容不下他。

“既然你这个娃娃这么有信心,那么老头子我就拭目以待。如果你真的能够拿回这笔烂账,就算让你当上副部长又如何。”袁副总语气怪异道。

“既然袁副总这么爽快,那我就再加一条,如果我拿回了这笔钱,请云副总叫我和云总的职位,毕竟云氏集团只有张副部长和云总,没有小娃娃和丫头,您说是吧?”张易泽得意的看了一眼袁副总说道。

在听到张易泽的要求的时候,袁副总的脸已经气得通红了,张易泽这那里是改变称呼的问题,最主要的打击自己的威信呢,就差明着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倚老卖老了。

被张易泽的话激起了火气,袁副总也顾不上身份,大声说道:“既然你要加注那么老头子就依你,只是你那什么下注?”

面对袁副总的激将法,张易泽当然不会上当,笑道:“袁副总真是说笑了,既然输了不能再这么叫,那你要是赢了自然就是随你叫了。我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云总,我是不是该出去了?”

尽管对于张易泽能够要回这笔钱心中存疑,但是云贞儿要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挥了挥手示意张易泽可以出去了。

现在会议室的众人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见张易泽已经出去了,众人才开始窃窃私语。众人大多不怎么相信张易泽可以拿回那笔几年前的货款,但是张易泽的自信他们也是看到的,一时间不知道张易泽是真的有办法还是装的。

除了办公室的张易泽并不知道会议室里因为他的事情讨论的沸沸扬扬,他只是想把做这件事情利益最大化。去玉元珠宝加工公司讨债不仅是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也是树立威望的机会,如果不做出点征集,恐怕一直会被人看不起。

有了上次跟云贞儿去玲珑集团的经历,这次张易泽打算自己去找玲珑的吴总,相信这件事情只要吴总点头,那么这比钱也不是没有要回来的可能。

在经过大厅的时候,张易泽又被大刘给拦住了。不过张易泽这次也是故意显摆,面对大刘面瘫一样的脸,张易泽故意说道:“我打算上班时间外出,而且我也没有请假,如果你想给我记早退的话悉听尊便。”

大刘对于张易泽的变脸有些不适应,上午自己刁难张易泽的时候他还一副气不过的样子,怎么下午就变成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了,这样大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没有给张易泽记早退。

熟门熟路的来到了玲珑集团的总部,巧合的是门口的两个保安还是上次来玲珑集团遇到的那两个。两人见到张易泽又来了,战战兢兢地问道:“你这次来做什么?要是找领导我去帮你问问。”

张易泽也没有想到经过上次的一番修理,玲珑的保安竟然这么有素质了,看来古人说的还是很对,素质底下的人就是欠削,玲珑的保安被削了一次,都知道主动为客人分忧了。

“不用通知你们吴总,我自己上去找他吧。”张易泽绕开想要带路的保安说道。不过想到自己并不知道吴总在不在办公室,张易泽停住脚步问道:“你们吴总现在在哪里,你们带我去一下吧。”

一个保安主动上前说道:“大哥,我这就带你上去,你跟我来吧。”

保安上去之前朝另一个保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上面汇报一下,自己则开始带着张易泽四处“找”吴总。得了同伴的示意,留下的保安拿出手机给吴总打电话到:“吴总,上次来闹事那小子又过来了,您看要让他上去吗?”

“那个小子?你说的是前几天跟着云贞儿一起来的那个小子?他来这里能有什么事情?”吴总惊慌地问道。也不怪吴总着急,上次张易泽过一语道破紫玉朱雀玉符的来历让吴总很被动,吴总不知道张易泽这次来是否也和那块玉符有关。

面对领导的询问,保安也是非常的无辜,他们不是没有问张易泽的来意,但是以张易泽的功夫,他们那里敢得罪他啊,要是稍微不顺意,估计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这个…….,这个……我也不清楚,当时他们也没说啊,现在王春来(带领张易泽上楼的保安)正带着他兜圈子呢,如果你想见他,可以给王春来打电话。”保安支吾说道。

看到保安们的反应,吴总哪里能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张易泽吓破了胆,一边暗骂这群保安废物,一边思考张易泽这次的来意,如果还是因为这块玉符的话,吴总还真得见一见。

拿定了主意以后,吴总直接给王春来打电话,让他带着张易泽上来,自己则是在沙发坐好,等待张易泽说明来意。

“吴总,终于见到你了,我还以为这位保安兄弟打算带我继续兜圈呢,怎么着这次打算见我了?”张易泽一见到吴总,气愤地说道。

本来张易泽来玲珑总部只是为了解决玉元珠宝加工公司的事情,但是跟着保安上去以后他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保安领着张易泽从一楼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如果不是因为吴总打电话过来,恐怕女厕所都要找一遍。

气急的张易泽想要继续帮保护回忆几天前的感受,正在这个时候吴总的电话打了过来,王春来也如释重负地将张易泽待到了吴总办公室。见到吴总以后,张易泽也不好继续对王春来动手,所以不免损了吴总几句。

让王春来下去以后,吴总主动问道:“上次的事情不是已经了结了吗,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吴总此言差矣,上次我们的交易是不把这家事情透漏出去,但是这次我爱找你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啊,上次我答应你的事情绝不会反悔,但是这次是另一件事情啊。”张易泽装作无辜地说道。

“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还能有别的什么事情?你来我这里不是因为紫玉朱雀符的事情?”吴总松了一口气问道。

“还是为了紫玉朱雀符,但是这次确实另一桩事情。我知道了紫玉朱雀符的主人,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可以让它的主人主动放弃这块玉符。”张易泽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相信吴总只要不傻就该知道怎么办。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要是想要敲诈勒索救命声,不用编造这样的瞎话。先不说你能不能找到紫玉朱雀符的主人,就算你能找到,人家为什么放弃这块无价之宝?你的话真是一句也不可信。”吴总嘲讽道。

面对着吴总的嘲讽,张易泽面色不变,镇定地说道:“吴总是不是太自信了,你怎么知道我找不到紫玉朱雀符的主人?你又怎么知道紫玉朱雀符的主人?话说的太满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见张易泽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吴总也不禁有些怀疑了,难道张易泽真的找到了紫玉朱雀符的主人,并且可以让紫玉朱雀符的主人放弃玉符?想到几天前的调查结果,吴总问道:“你既然找到了紫玉朱雀符的主人,那么你说它的主人是谁?”

“既然吴总不相信我,那我只好实话实说了。这紫玉朱雀符既然是长青山的镇派之宝,主人当然是长青山的掌门嵩阳道人。如果嵩阳道人明确可以放弃这件事情,那么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呢?”张易泽眯了眯眼说道。

读心护卫最新章节

读心护卫相关资讯

读心护卫

作者:竹叶青
类型:科幻次元 状态:连载中编辑:对酒眉 在读:28350人
  
  • 忑。云&且对于

    对于突然出现的张易泽,此时云贞儿心里非常忐忑。云氏集团的仇人不少,要是真的有人来找茬,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对于司机阿峰的功夫,云贞儿是有数的,见阿峰都不是男人的对手,云贞儿只得出言询问。

    2020-09-23 03:44: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汽车的&中间,

    正在这个时候,远方传来了汽车的“滴滴”声,一辆劳斯莱斯从远方疾驰而过。张易泽看到终于有车过来了,非常高兴,走到马路中间,伸手将要驶过的车子拦下。

    2020-09-23 09:11:50详情点赞(0)回复(0)
  • &。”男

    “我已经很好看了,不需要你叫我好看,你只要让我搭车进城就行了。”男人装作听不懂司机话里的意思。

    2020-09-23 08:55:12详情点赞(0)回复(0)
  • 暗喜,&:“既

    看着张易泽这么轻易就上当,老头子心里暗喜,但是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样子,故作勉强地说道:“既然你也同意,难你就下山去成婚吧。”

    2020-09-22 08:45: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泽下了&己距离

    被美色迷了眼的张易泽下了山,才发现自己距离目的地还是非常远。而自己那个无良的师父并没有给自己钱,只是告诉自己山下搭车是不要钱的。

    2020-09-22 06:13:0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不待&易泽往

    还不待司机说完,张易泽往后一躺,打断道:“是不是欺人太甚你自己清楚,我才不跟你争论,你还是快点开车吧,我还赶时间呢。”

    2020-09-22 06:21: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八月初&乡野间

    八月初的天气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这个时候除了乡野间玩闹的孩子,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人们更喜欢在家吹着空调,躲避着炎热的天气。

    2020-09-21 05:27: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古语&事我当

    “师父您这话说得太客套了,古语说得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是我的长辈,您定的亲事我当然乐意了,我要是反对那就是不孝啊,为了想让你老放心,我一定讲这个徒弟媳妇给你娶回来。”张易泽拍着胸口保证道。

    2020-09-24 04:46:4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